灯(番外) 𝓷ⅰнō𝓷𝓰𝓰𝔢.čōⅿ(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段昭和苏叶的炮友关系维持了将近两个月。
  苏叶不会做饭,这段时间里段昭除了当炮友还会顺便兼职厨师。他也不怎么会做饭,但比起连面条都煮不出味道的苏叶,厨艺还是好上不少的。
  段昭还在空闲时间报了个烹饪班,如今已小有成就。
  具体表现在之前苏叶早上起来吃的是水煮蛋,现在能吃上华夫饼了。夲攵jíáňɡ洅𝔪i𝔰𝔢ωu.𝒸om韣傢哽薪梿載 綪荍㶓蛧址
  工作日苏叶不会跟他做爱,她下班回来精疲力尽只想洗澡睡觉,不上床的话段昭基本见不到她人。
  苏叶将他归为炮友,任何生活上的事都不会跟他提及。后来段昭承担了她的一日三餐,苏叶才勉勉强强让他进入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都想在下班后回家吃上一碗热乎饭,苏叶也不例外。
  她会帮着洗碗,但通常在手刚碰到水时就被抓着手腕拉开。段昭让她去洗澡,几个碗他自己可以洗。
  做饭的人不洗碗,这是苏叶家的规矩。段昭听了后没再拦她,站在一旁陪着,没话找话。
  平常苏叶都不太跟他聊天,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进门接吻上床。洗碗的时候苏叶估计也觉得无聊,会愿意搭理他几下,跟他聊会天。
  晚上,他们在房间做爱。
  最常用的姿势是抱操,段昭喜欢用手从背脊的凹陷处开始缓缓向圆润丰满的臀部摸去,然后抓着滑腻的臀肉将鸡巴嵌入她的逼里,一阵一阵慢慢起伏。
  欲望的火苗在她的腰间舔舐,火焰跳动着向下蔓延,萦绕在腿心。皮肉互相碰撞,段昭会忍不住在她臀上轻拍,动作柔得就像羽毛,被欲火点燃后熔化了她的整个身体。
  在一种极度兴奋的战栗中,段昭吻着她唇把鸡巴抽出,扶着她靠在墙上,接着又马上操了进去。苏叶双手撑在墙壁上,一条腿跨在他臂弯之中。像一条泊在岸边的小船,被绳索系着,被翻涌的欲海撞得颠簸飘摇。
  苏叶整个人都压在了墙上,乳尖隔着衣服碰上冰凉的墙,身后又贴着具滚烫的躯体。她受不住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刺激,塌下腰想要逃离,被抓着大腿按回原位。
  “站直了。”段昭的呼吸洒在耳畔,“苏老师,这就不行了吗?”
  手指爱抚着她的臀部那细嫩的肌肤,向前挪到肿胀的阴蒂揪弄。他一遍又一遍地轻轻地蹭着她的脸,因肉体接触而产生的美比视觉上的美要深厚得多,段昭始终觉得苏叶很漂亮,尤其是在床上满脸潮红的样子,更是漂亮得不像话。
  苏叶再次战栗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发出细微的呻吟,直到最后叫出声来,体内深处溢出来的躁动全化作爱液溅出。
  段昭偶尔会神思恍惚,觉得现在这种相处模式跟寻常夫妻没什么区别。可每回做完爱,苏叶背对着他躺在床边时,段昭都会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苏叶总是很平静,好似所有的兴奋和高潮都是他的。即使他紧紧地抱着她,将性器埋在她体内卖力抽插,她眼里都没什么情绪。
  她半眯着眼,露出那颗浅淡的小痣。段昭很少会讨厌这颗痣,只有这时候才觉得这颗痣很碍眼,挡住了苏叶所有情绪。
  等苏叶抬起眼,他们之间的迷雾翳障就会被揭开露出其中的隐患和僵局来。他们是靠着性爱连在一起的,他对她而言是高中同学,她不了解他也不想去了解他。
  甚至早上醒来后都不想跟他温存,窗帘把外头的光线遮得严严实实,苏叶把响了不到三秒的闹钟按掉,在黑暗中把衣服穿好,静静地拉开门走出去。
  段昭小时候在海边待过一段时间,他觉得苏叶这幅举动就像退潮一样退去,把他留在那儿,如同岸上的一块不起眼的石头。
  这种无力感不会维持很久,只要苏叶给点甜头,这点酸涩感就会被盖过去。
  苏叶心情好的时候会跪在床边捧着粗长的性器艰难地含入口中。湿润的腔体包裹住半勃的鸡巴,舌头垫在牙齿上含吮,能清楚地感受到鸡巴不断胀大直到完全勃起,在口腔里跳动。
  尺寸太大没法全部含进去,满满撑在口中以至于眼角都溢出来了泪。段昭用指腹抹去泪珠,把人捞起来抱到床上接吻。
  段昭轻柔地爱抚着那圆润的臀部,从那儿仿佛有一团滑腻腻的火传到他的手中。指尖又一次陷进湿热的甬道里,吻上她腿间敏感的肌肤,黏腻的水声传入耳膜。
  手指是在苏叶哭泣着高潮时抽出的,紧接着滚烫的鸡巴抵上敞开的逼口,撑开扔在痉挛的内部开始挺腰抽送。
  这时候段昭会觉得,苏叶或许还是有点喜欢他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