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西沉眼角有颗朱砂红的泪痣,都说这痣地方生得不好,天生爱流泪。

    他却不爱哭。

    小时候挨了伙伴的揍,被笑话长得像女孩,咬牙忍过一阵,变强之后揍回去就是了。父母常年不待在身边,仅在一年圣诞节飞回来见一次面,却也并不觉得孤单。生病去医院开药,肚子饿了吃佣人准备的食物,无聊的话跟朋友去找点乐子。

    人生无非是这样——

    不过尔尔。

    没什么不可以失去,没什么是必要得到。

    比如:顾西沉的生日明明是平安夜后一周,那两个大忙人总记错日子,时间久了,他也就无所谓解释什么,反正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

    *

    回到座位。

    许翘被顾西沉牵着手。

    他神情专注,目视台上宋嫣然表演芭蕾,面色没一丝动容,跟平日里听秃顶校长在台上唠叨发言没两样。

    许翘撅嘴盯着他细瞧。

    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感……

    为什么跟想象中不一样?哪儿不一样也说不清。就觉得,即使宋嫣然不是顾西沉分了手的恋人,仅仅是个会跳舞的漂亮姑娘,他也不该反应如此冷漠。

    而且他现在明明牵着她的手,手心很暖,无所顾忌的秀恩爱,在全校面前展示两人的关系。

    许翘还是充斥着满满的不安。

    果然是因为没有上床的缘故吗?

    她迷糊了,低声嘟囔道:“奇怪。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演出半途,F班这边溜走好几个,除了宋嫣然的开场舞,后面的节目一个塞一个无聊,顾西沉没醒酒,在国外儿童唱诗班的歌声中,阖上眼,倚着许翘的肩沉沉睡着。

    “喂、喂。”

    许翘身体僵直,着急地唤他:“别睡啊。”

    糟糕!

    班主任看过来了,脸色乌黑像在发火的边缘,估计因为是顾西沉,狠狠瞪了许翘几眼,没再说什么。

    “真是、拿你没办法。”

    许翘嘴角微微上扬,有苦有甜,拿指尖轻戳顾西沉的颊,点出一粒小酒窝,在他耳边喃道:“喂,顾西沉。我们做爱吧。”

    再不占有你,我怕就没有机会了。

    不想再患得患失了,不想再猜测你是不是喜欢我了……

    虽然比不上宋嫣然美丽娇俏,但我也有我的优点和长处,我会好好守护在你身边,绝对不离开你啊。

    趁他睡着后听不见。

    许翘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跟顾西沉发生关系。

    *

    校庆演出终于结束,全场掌声响起。宋嫣然走在人群中,似耀眼的一道光,渐渐逼近,站到顾西沉的身边。

    “好久不见。”

    她笑,看着顾西沉,黑毛衣、棉布长裙,气质淡然的打扮,尚未卸妆,五官明艳,不过年长两三岁,却像个成熟的大人。

    “生日快乐。”宋嫣然一歪头,甜美万分,面带羞怯:“昨天就想祝贺你来着,睡过头忘了,不怪我吧。”

    顾西沉睡醒打了个哈欠,不咸不淡地摇头。

    宋嫣然顺势与他寒暄近况。

    其他人见到这场面,私底下议论纷纷。

    “什么情况?宋嫣然跟顾西沉认识?真劲爆!”

    “嘿,你们不觉得这画面养眼多了吗?”

    “那可不,许翘真是没逼数。”

    ……

    什么嘛。

    许翘眯着眼,磨牙。

    作为正牌女友被完全无视了。

    不由气愤地上前握住顾西沉的手!

    终于换来宋嫣然轻飘飘的一转眼。

    “学姐你好,我是他女朋友。”许翘做作地冲她自我介绍,明知这种行为傻透了,偏偏忍不住刻意为之。

    “哦。”

    宋嫣然眨眨眼,仿佛顾西沉的女朋友是一可有可无的物件,柔声道:“你好。”

    许翘死盯着宋嫣然,娇小的身体挡在顾西沉前面,这股子护食的劲儿就像在萨摩耶面前逞凶斗狠的腊肠犬,毫无气势可言。

    瞅着怪可怜的。

    宋嫣然扑哧一笑,跟顾西沉又说几句话就走了,显然没把这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小女孩儿放在眼里。

    “......”

    有什么了不起!

    许翘气鼓鼓的想:就算你比我好看,家世比我好,顾西沉跟你谈过恋爱,那你们也已经分手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我也会跳舞!”

    许翘转过头,颇为无厘头,跟顾西沉地说:“我还拿过奖,全校一等奖!”

    顾西沉也不拆穿:“哦?这么厉害?”

    “那当然!我是低调,我不说。”许翘倔强地扬起脸。

    的确不好意思说,她那是小学的时候跳健美操拿的团体一等奖。

    *

    入夜。

    今年圣诞节的聚会订在Lit   Club。城中装修最顶尖的夜店,离舞池稍近的卡低消三万起,顾小少爷一掷千金,市价八千八一瓶的黑桃A香槟摆成高塔,炫目迷人的光线下,精致漂亮的富二代纵情饮酒作乐,气氛嗨到爆炸。

    唐乐瑶一袭桃红色亮片短裙,黑长靴,大圆耳环,剪了个齐眉的黑长直发型,又飒又艳,拉着许翘去舞池蹦迪。

    可惜纯情小妞没来过这场合,浅蓝牛仔外套,白球鞋,裹得严严实实,在这群穿着清凉的俊男靓女中,尴尬地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许翘!”音乐嘈杂,唐乐瑶在她耳边吼:“不会跳舞你就骚一点啊!出来玩儿,越不正经越有意思!”

    “啊?”许翘懵圈,没躲过去,被唐乐瑶摁住灌了一大口酒,香槟加威士忌混的爆弹,酒精下肚,音乐又刺激,瞬间炸得她头脑发热,不知身在何处。

    唐乐瑶恶作剧完跑了。

    剩许翘孤零零一人在舞池中央,回头去寻顾西沉,他却没看她,正跟人聊天。身旁围了许多漂亮人,但一眼望去,许翘只看得见他……

    顾西沉一整套香奈儿男士西装、白衬衫,领口别钻石胸针,指间戴满银饰,气质冷峻高傲,虽是十八岁的清秀少年,纸醉金迷的混沌氛围中,莫名冲撞出勾人的成熟色欲。

    忽明忽暗,晃得许翘眼神迷离。

    呐。

    许翘恍惚想:你是我的。顾西沉。你是我的。

    臭坏蛋。讨厌鬼。

    我今天一定要把你上咯!!!

    ……

    没等许翘醉酒发神经,冲过去当场把顾西沉办了——宋嫣然姗姗来迟。

    高贵的天鹅舞者来了夜店也不免俗地堕落成冶艳的妖精。

    波浪卷儿的长发披肩,狐狸的酒红毛皮草,银色长裙,一字带细尖高跟鞋,身材窈窕,化了大浓妆,缓缓走来,美得动人心魄。

    站在顾西沉身边,瞬间成了闪光灯下,无可挑剔的女主角。

    宋嫣然为什么会来?

    许翘惊讶地嘴合不拢,被舞池的人一拥挤推搡,东摇西晃。

    来就来吧……

    为什么要靠我男朋友那么近?为什么要跟他说话?!

    许翘急红了眼。

    却怎么也挤过不去,反倒被人群阻隔,离顾西沉越来越远。

    恰好DJ这时打了一首drake的one   dance。

    许翘身边一个帅气的小哥哥,英俊高挑,舞跳得很好,好多女生想过来勾搭,这人却一直跟许翘互动。

    “baby,I   like   your   style……”

    随着这句女声,男生坏笑着勾住许翘的腰。

    想带她跳舞。

    他动作野蛮,许翘的牛仔外套顺势滑落,露出圆润柔滑的香肩,里面薄薄一件吊带黑裙,锁骨精致,胸口大片的嫩乳呼之欲出。

    “哇。”男生似是没想到,惊喜又诧异:“这么有料?”

    奶子真大。

    许翘被他控制住身体,哭笑不得,衣裙越滑越低……

    讨厌。

    里面这件是用来晚上诱惑顾西沉,怎么被陌生人平白看了去!

    “有男朋友吗?”那人笑得肆意,捏她腰上的肉,调侃道:“有也没关系,甩了他,跟我在一起。”

    DJ在打碟,光线越来越暗,夜店舞池中央的男女摩肩擦踵,许翘无处求救,酒精上了头,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拿手护住自己的胸,硬生生隔出小段的安全距离。

    “你、你快放开我。”

    许翘急哭了,嘁声道:“我有男朋友,他也来了。”

    “那真可惜。”

    男生低垂着头,凑近了说:“陪我跳完这支舞,ok?”

    才不ok……

    许翘睁着通红的眼,偏过头想要大叫“顾西沉”的名字,不过,方一扭过脸,顾西沉已经驾到。

    人高马大的两个黑人保镖拨开人群,他站中央。

    面无表情,一挑眉,速度快得要命,霍地抬起长腿,一脚狠狠踢上骚扰许翘那男生的下体。

    操。

    被袭击的男生闷地倒地,痛苦得吱不出声。

    “活够了?”

    顾西沉不耐烦地转了转无名指的戒指,阴冷地,又是一脚,踩上他的下巴,不意外,揍得他下巴脱臼。

    许翘迟钝,这才反应过来。

    冲去双臂抱住顾西沉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别打了!”

    她害怕。

    顾西沉把她扯下来,讳莫如深地瞧了许翘一眼。不复温柔。

    恋爱之后,他就再未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仿佛她不值一提,对他没有意义。

    许翘娇软的身体虚虚的靠着赶过来的唐乐瑶肩头……

    “没见血。”

    秦尚蹲在台子上,笑得没心没肺:“真稀奇,有进步了。”

    全场静默。音乐停了。

    富二代的圈子不大,围观的都知这是顾家的少爷,得罪不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连个报警的都没有。

    反倒是顾西沉拿出手机,叫了律师过来。

    警车没一会儿就到了。

    秦尚跳下台子,冲地上被揍得不省人事的男人说:“哈哈,运气够好的,顾少爷送了你圣诞礼物。”

    赔钱嘛。

    顾西沉家有钱有权,打个架算鸡巴事。

    “许翘!”

    唐乐瑶唤了唤一时回不过神的许翘,“你还好吧?”

    她懵懵地抬起头。

    看见顾西沉的背影,想追上去。

    宋嫣然已经抢先一步——

    与他并肩离去。

    走了没两步,突然回过头,看着许翘苍白的脸,露出得意的神情。

    婊子。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