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西沉走后好几天,他跟宋嫣然一同出现在伦敦街头的照片传得满天飞。许翘不得不接受自己恐怕是被绿了的事实,学校这群闲得蛋疼的嗑瓜子群众却还不打算放过她。

    无论出现在校园哪处,都有人交头接耳议论……

    “她就是许翘啊,被顾西沉抛弃的那女的?”

    “嗯嗯。怎么还敢来学校啊,心真大。要我肯定待家里不出门了吧。”

    去食堂吃饭的路上,身后俩女生八卦时丝毫不顾忌音量,摆明说给她听的。

    烦都烦死。

    许翘嗦着嘴里的一根棒棒糖,突然回头,对她们做了个丑到爆的鬼脸,吓得嚼舌根的两人后退一步。

    哼!

    许翘气鼓鼓地叉腰质问:“我为什么不能来学校!我又没做错什么!你们不要太过分哦!”

    被问住的两人自然没想到许翘脸皮竟厚到这般程度,看神经病的眼神白了她一眼,灰溜溜跑走了。

    吵赢了吧,许翘心里仍是涩涩的。

    在食堂买了碗米线,一个人躲在角落安静地吃。

    刚出炉的米线。好烫。

    她吃得嘴唇通红,鼻涕流个不停,眼泪都快掉出来……

    心里默念着:该死的顾西沉。我讨厌你。最讨厌你。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

    *

    下午体育课。

    F班跟A班同一时间上的。

    之前校庆时凶过许翘那个学生会主席莫名其妙跑来跟她讲话:“唉,你想不想加入学生会。虽然你成绩一般,也没拿过奖,但破格录取个人,这点权利我是有的。”

    许翘暗自吐槽这人真够自恋的,摆出冷淡的表情,直白告诉他:“哦,谢谢你咧,我没有这个想法。”

    不想?男生颇为不解,“许翘,你考虑清楚!这个机会可不是谁都能得到!”

    “嗯,不想。”许翘盘腿坐地板上,看班里男生打篮球。

    懒得解释。反正不想。

    男生继续纠缠,苦口婆心劝她:“你现在被顾西沉甩了,全校都在看笑话,你就不想做出点成绩给大家看看吗?”

    许翘蹙着眉,感觉很不痛快。

    但又不好说什么话,怕得罪人……

    所幸正在打球的秦尚看见了,篮球抛向多管闲事的男生,狠狠砸过来,怒气冲冲:“干嘛呢?谁准你跟我翘儿讲话的!”

    学生会主席差点没被一下砸晕,捂头瞪了眼秦尚,悻悻离去。

    秦尚快步走来,捡起地上的篮球。

    问许翘:“那傻逼跟你说什么?”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答非所问:“顾西沉几时回来?”

    “哈?”

    秦尚僵住,摸摸脑袋,起身想走……

    许翘赶紧拉住他的衣角,低着头,求他:“告诉我。”

    告诉我。

    他还会不会回来……

    他是不是……

    真的不要我了。

    秦尚叹了口气,也很是纠结。

    顾西沉啊。

    病得不轻,爱上他,也会被传染的。

    “许翘,算了吧。”

    秦尚难得良心发现,道:“你治不住他,算了。”

    *

    跟顾西沉恋爱的第一天。

    许翘紧张到不敢直视他。

    这情形持续好久,在学校见面,她的脸就红得像煮熟的虾,说话声音发抖,顾西沉叫她往东不敢往西,一下课就被这家伙使唤去小卖部买水,书包里装满他最喜欢的甜食,顾西沉稍一不高兴,就拿出巧克力和薄荷糖去哄。

    “不吃。”顾西沉逗她,“舌头伸出来。”

    许翘还搞不明白,他的头已凑过来跟她接吻,“你嘴里的比较甜。”

    顾西沉接吻技巧好着呢。

    亲她,能把奶酪磨成扯线的芝士,唇齿相依,舌尖抵着口腔上颚,轻轻绕圈,舔得她浑身发痒,唇发酸。

    上课,他闷头睡觉。

    下课了就来折腾她。

    外表酷得要命,其实就是个幼稚的少年。

    会突然盯着她看很久,笑得坏:“白色。”

    许翘愣住:“什么?”

    顾西沉伸手揉她耳朵,笃定地讲:“你今天内衣颜色。”

    许翘惊讶极了:“你怎么知道的!”

    他托下巴,很是得意。

    “猜的。”

    ……

    偶尔去操场,许翘捧着本漫画看,他的头枕她大腿,玩手机打游戏。

    秋风起,金黄的落叶,凛冬来,成了下雪的场景,天气渐渐转凉,时间变得又缓又长,甜蜜酸涩。

    认真回想。

    恋爱这段时间,顾西沉对她真可算很好,不寻常的好,好到她几乎忘了,这天人长相的少年可并非善类。大概也不是像她这种平凡女生可以掌控住的男朋友。

    唉。

    早知这样……

    回家的公车上,许翘倚着窗,不禁长叹,早知这样,我应该早点把顾西沉上了才对——

    恋爱谈了三个月。

    也没有进行正式的亲密接触。

    许翘恨呐!

    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八九不离十,顾西沉多半已经被宋嫣然勾回去了,她一直知道自己有点儿傻,只是没想到事已至此,最遗憾的事情竟然是:没有来得及跟顾西沉上床。

    想来家里那一箱子情趣用品也派不上用场了。

    真是遗憾。

    ……

    小区外的水果店。

    许翘买了一袋子平日舍不得买的进口苹果,还买了怕长胖一直不敢吃的抹茶味八喜,最大盒装的。

    既然失恋这么惨,她要化悲愤为食欲。该吃吃,该睡睡。

    天不会塌的。

    许翘走进电梯、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含嘴里。

    爸妈今晚似乎去亲戚那喝喜酒了,她翻书包找家门钥匙。

    走出电梯时,没注意有人。

    重重撞上对方,手里提的一袋子苹果散落满地……

    “对不起、对不起!”

    许翘弯腰道歉,头也未抬,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捡苹果。

    走廊的灯最近总失灵。

    灯光微弱,一闪一闪。

    摸着黑,许翘终于搞定她的苹果了,正要拿钥匙开门。

    一起身,有人从背后温柔地拥住她。

    是熟悉的、清新的海盐气息……

    他的。

    顾西沉下巴磕着她的肩,温度极低,寒气逼人,抱住暖炉似的许翘,在女孩耳边轻言道:“喂,我回来了。”

    *

    顾西沉回来了——

    许翘偏过脸,与大半身子覆在自己肩头的少年对视,呆站在门前没了动作,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傻子。

    顾西沉命令,“开门。”

    “哦。哦哦哦。”

    许翘缓过神来,连忙打开家门。

    家养的小黄猫特意溜来门口来迎接主人,见到生人胆儿特小,一下跳到鞋柜上,奶凶奶凶的、龇牙咧嘴地喵叫。

    许翘腹诽,干得好,球球。

    顾西沉没说话。上前抱起猫,把小东西塞进胸口,浓密的长羽睫盖住阴郁的眼,短短几日不见,瞧着竟瘦了一大圈。

    许翘冲过去夺回球球,没好气地说:“你来干嘛。”

    顾西沉木然抬起头:“嗯?”

    许翘不禁更生气了。

    他、他做了坏事还装无辜!

    “你不是去伦敦了吗!”

    她一肚子委屈,正无处宣泄。他跟宋嫣然一同去了伦敦,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了!全校都看她笑话,现在……又不声不响地出现……

    到底是为什么?!

    顾西沉慵懒地倚在门框边,神色黯淡,静静看着她。

    “你干嘛。不说话。”

    许翘的心咯噔一下,语气放轻了些,有点儿虚,奇怪。明明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为什么自己要心虚。

    顾西沉满是疲惫,并不愿解释什么。

    他刚下飞机,连续很多天没睡过完整好觉,总是一阖眼,就被噩梦惊醒。

    梦见母亲的尸体起了蛆,每一寸皮肤青筋都扎过针孔,毒瘾发作,死在某个寂寥无人的深夜里。

    梦见儿时的自己,躺在这具尸体旁,呼吸着房间作呕的腐臭味,看着地上女人五官狰狞,却无论如何找不到出口逃离。

    ……

    顾西沉脸色病态的白,瞳孔漆黑,目光幽幽、深邃,神秘而令人感到恐惧,像宇宙虫洞,天地万物都可以吸进去。

    许翘语气更弱了:“顾西沉——”不免带着担忧:“你怎么了?”

    “睡觉。”

    顾西沉逼近她,低下脑袋,轻轻抵着女孩的额:“在你这儿睡、可以吗?”

    他太累。

    只想好好睡一觉。

    虽然不过饮鸩止渴,只有死亡才能最终得到解脱。

    就像梦中所见所思一般。

    *

    许翘定在那儿,明明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想得到准确的答案,想大声痛骂他,想爽快地把他赶出去。

    可顾西沉如今这副失掉魂魄的模样,又是她极不愿见到的。

    他看上去状态很差。

    像冬日里随时会凋零的花儿。

    “好。”

    许翘乖乖点头:“我给你拿毛巾。洗个澡再睡。”

    她说完,跑去洗手间给顾西沉放热水,找了条干净的毛巾和牙刷,又找了件父亲穿过的大T恤给他备好。

    直到男生身体湿漉漉地从浴室走出来,穿睡衣,用吹风机帮他头发弄干。把顾西沉穿过衣服扔进洗衣机。麻溜儿地,伺候得井井有条。

    终于。

    在阳台洗衣机发出“轰隆、轰隆”的噪音声中,男生躺在她香软的床铺上沉沉睡去。纯净的睡颜,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房间内。

    许翘倚床边,下巴磕着膝盖,仔仔细细瞧他。也没去多虑若是父母回来了,该如何解释家中凭空出现了个大男人。

    只不过略略欢喜、略略忧愁。

    喜的是:顾西沉总算回来了,并第一时间回来找她。

    忧的是:她的的确确不愿失去他,太害怕失去,竟为此失掉了自尊,亦失掉了分寸。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