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筱拎着书包,走进拐角这间教室:大名鼎鼎的高二F班。

    她站上讲台,将全班学生尽收眼底,第一眼见到的——是大名鼎鼎的顾西沉。

    他坐角落,怏怏托下巴望她。面无表情。

    一张冷淡至极的厌世脸。

    孙筱提着口气,感觉有些手足无措,幸好一旁班主任及时发了话:“这是新来的转学生。大家好好相处。”也没让她尴尬地自我介绍,直接安排座位:“咱们女生少,你就挨着许翘坐吧。”

    班主任说完指向前排的一个女生,“她就是许翘。班长。有什么问题找她。”

    孙筱点点头,垂首下台坐在她边上。

    靠得近了,闻到她身体萦绕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奶香。不是奶茶的那种劣质香精气味,是天然的、接近婴儿皮肤的香味。

    同桌,名叫许翘的女孩朝她咧嘴,大大一括弧的笑,拿笔头戳着脸上的酒窝,眨眨眼,俏皮极了:“你叫孙筱?哪个筱啊?春眠不觉晓的晓?”

    “不、是。”

    孙筱齐刘海被风吹了下,露出精致的眉眼,水灵灵的一汪清泉,不知怎么解释,干脆拿笔写给她——

    “这个筱。”

    “哦哦哦。”

    许翘撅嘴盯着“筱”字瞅了半天,脑子又绊住了,组不出好词好句,乐呵道:“我叫许翘,翘是人中翘楚的翘。咱们以后就是同桌啦!”

    孙筱心想:我知道。

    你是许翘。谁不认识你呢。

    脸上挂着客气的微笑回道:“嗯,认识你很高兴。许翘。”

    ……

    许翘跟顾西沉冷战好几天了。

    自打那回在保健室,许翘一本正经警告顾西沉不许再碰她,这家伙竟然就听了话当真不碰她了!电话也不打,短信也不发,见了面好脸都不给一个。

    许翘能不知道他葫芦里闷的什么药吗?

    还不是知道她会率先耗不住,等着她乖乖给他服软呢。

    ——哼,我偏不。

    许翘转过头,遥遥冲顾西沉翻了个大白眼,下齿压住上唇珠,扮鬼脸,没吓着顾西沉,把恰好过来的秦尚吓了个大跳。

    “我日,见鬼了。”

    秦尚踢了踢课桌:“犯病啊你!”

    许翘正气头上,龇牙咧嘴地,真想骂他两句……

    “关我屁事是吧?!”秦尚抢先替她说了。“你啊你,就是近墨者黑,跟顾西沉学坏了都,唉,我可爱的翘儿回不来咯!”

    “你、你别提他!”许翘被踩住痛脚,恼羞成怒:“瞎说。我怎么就跟他学坏了。”

    “好。我瞎说。”

    秦尚挤了下眼睛,“喂,许翘。你老公让我叫你过去,他要给你赔罪。赶快。”

    啊?

    许翘一愣,“真的?”

    秦尚咂嘴:“骗你干嘛,还不快去。夫妻哪儿有隔夜仇的,非得顾西沉亲自来请?”

    许翘咬着牙,心理斗争了还不足两秒,一跺脚,跑了。

    圆滚滚的小雪球,冲向后排的顾西沉。

    ……

    没过多久。

    孙筱听见后头响起许翘奶声奶气的尖叫声:“臭秦尚!你骗我!”

    “他没说给我赔罪!”

    孙筱心一惊。

    慢悠悠转过头。

    看见辫两根松散麻花辫的女孩被霸道的少年压墙上亲,亲得话语都碎成了玻璃球滚地上,大珠小珠落玉盘。

    “放、放开我、讨厌、顾西沉、你讨厌!”

    明明那样欢喜,嫣红的耳根、桃花般的眼梢全出卖了她。

    那样做作。矫情。

    又偏生可爱可怜得紧。

    ——又或者……有人觉得她可爱罢了。

    俊美的少年抱她在怀里,上下其手,像在逗弄自己爱胡闹的小猫,异常宠溺,全无平日对待旁人的傲慢冷淡。

    孙筱眸子像被刺了一下,赶紧收回眼神。

    “别觉得腻歪,等你呆久就习惯了,这两人每天妖精打架。见怪不怪了。”秦尚不客气地坐在许翘的位置上,对她哈哈一笑:“欢迎你来F班。”

    孙筱低下头。

    淡淡地笑了笑:“嗯。谢谢。”

    *

    秦尚想约孙筱,怕跟过去几次一样被拒绝,用了顾西沉的名义。

    “中午一块儿吃饭吧,今儿顾少做东。”他笑脸相待,很是讨好的模样,“就当庆祝你转来F班。”

    孙筱顿了顿,思索一阵,还是婉拒:“可我约了人。”

    “啧,别这么扫兴啊。”秦尚大喘口气,急躁道:“你不给我面子,顾西沉的面子要给吧,他特意交代让我来邀你一道去。”

    说谎。

    鬼话连篇的男人。

    可即便如此,孙筱的心仍不免恻动,顾西沉邀她……真的?

    好诱人。

    “我……”

    见她似有松动,秦尚连忙握住孙筱的手,制止她说下去:“那就说好啦,中午一块儿吃饭。”

    孙筱抿唇微笑。

    “好吧,不过要带我朋友一起。”

    秦尚兴奋道:“成!这有什么问题。”

    ……

    另一处。

    许翘快给顾西沉气死了。

    她饱满的唇被亲得发肿,面颊滚烫,双手背在后头被他大力握紧牵制,近身相贴之下几乎无法呼吸。他像抱孩子似的揽她在怀里,极尽挑逗。

    明明…明明警告过,不须再碰她了,全然不被当回事。

    变态。

    许翘一脸郁闷地回到座位,刚转来的女生问她:“你没事儿吧?“

    怎么会没事,她气得想打人。

    许翘摇摇头,下唇被咬狠了,嘴角破了,还有血。

    白嫩的脖间几道吻痕,不知情者还当受了多不堪的蹂躏,绯红的脸蛋似七月的赤霞,一阵儿云烟过,一阵大火烧,美得惊人。

    孙筱瞧见,又问“你……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许翘鼓起双颊,气嘟嘟地说:“是。太过分了。”

    ——这一次,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先原谅他的!

    *

    中午。

    许翘一下课就往教室外冲,故意避开顾西沉,跑去找李莉莉吃饭。

    食堂人来人往,她跟李莉莉在后头排队。

    “我就是太惯着他了。”

    许翘忍不住抱怨,“完全不把我的话听进去,一点也不尊重我的想法。”

    李莉莉拍拍她的肩,劝道:“别气了,顾西沉的少爷脾气又不是今天才犯,全校谁敢惹他,谁不怕他。你能怎样?”

    “我是不能怎样。”许翘咬牙,“反正,我不想跟他说话,不理他,见都不要见到他就是了!”

    话毕。

    说曹操曹操到。

    顾西沉突然出现在食堂口,引起周遭一阵骚动。

    穿宽松的白帽衫,黑牛仔裤,AJ限量版球鞋,鼻梁架着一副平光眼镜,头发凌乱又有型,“帅”这个字有点儿俗,但除了帅得要死又找不到更精确的词汇来形容。

    身边跟着秦尚和严子皓他们几个,这般身形高大、时尚、英俊的男生一同走来,着实惹眼了些。

    “喏,你老公来找你了。”李莉莉推了许翘一把。

    顾西沉从不到学生食堂吃饭,不是来找她的还能找谁?

    许翘抱肩定在原地。

    装没看见。

    哼,他找我,我就得跟他走吗?

    做梦。

    她高高昂起头,给自己打气,别理他,就算顾西沉今天跪在这儿求我,我也要大步离开,谁让他那么不要脸!

    许翘感觉自己此刻的想法异常坚定,几乎没有反转的可能性。

    然,顾西沉似乎并不打算给她作威作福这机会。

    经过她们俩时,也就轻飘飘地扫过来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跟秦尚上了二楼的包厢去——

    ……

    就这么、走了?

    许翘愣住,连忙回头看。

    顾西沉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在楼梯间,倒是跟在后头的严子皓瞧见她,问了句:“许翘,一起吗?”

    她还没吱声呢。

    秦尚拐过来,恶笑道:“别管了,人正跟阿沉闹呢,谁的面子也不会给。”

    严子皓一脸诧异:“真的?许翘,作什么啊,一块儿上去吧。”

    话都被他们说尽了,许翘瞪了两人一眼,气得不止想打人,简直想杀人了!

    大吼道:“不去!!!”

    ……

    她不去,自然多得是人愿意去。

    李莉莉端着餐盘,眼睁睁看着孙筱和她的几个朋友去了二楼顾西沉所在的包厢。

    坐下,问许翘:“那女的谁啊?”

    许翘垂头丧气地吃饭,“新转来我们班的。”

    叫什么来着?

    “孙筱。”

    李莉莉白了那女的一眼,为好友打抱不平:“她为什么要学你的打扮?”

    发型,妆容,甚至,校服外面穿的小外套、袜子、球鞋、都很像。

    远远看过去,还真容易认错。

    “学我?”许翘眨了眨眼,“没有吧。”

    “呵。”

    李莉莉一声冷笑,就知道这傻丫头看不出来。

    提醒道:“喂。你别真跟顾西沉吵架啊。都说冷战不能超过三天不知道吗?小心日子一长,给了居心不良的人可趁之机。”

    许翘深吸一口气。

    咬着可乐吸管,怔怔地说:“凭什么?”

    “凭什么要我先低头?”

    凭什么……我这么怕失去他……

    他就不怕失去我?

    *

    二楼的包间。

    秦尚正拿单子点菜,趁菜没上,严子皓找顾西沉组队打场游戏。

    孙筱被朋友挽着手走进来时,一眼见到角落里的顾西沉。

    他低着头,专注在游戏中,看也不看她。

    “来啦?”

    秦尚招呼孙筱坐下,热情地问她想吃什么菜。

    “随便,我都可以。”

    她敷衍道,眼神不由自主地往顾西沉那儿飘。

    闺蜜在孙筱耳边偷偷地说:“我还是第一回跟F班的人走这么近呢,筱儿,你等会帮我跟严子皓要一下微信好吗?”

    “啊?”

    一时没反应过来,孙筱蹙眉:“你自己去要啊。”

    “我哪儿敢啊!”

    闺蜜窃喜:“你说严子皓会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唉,反正顾西沉是没戏了,我觉得严子皓也挺帅的,你觉得呢?”

    孙筱细声说:“还行吧。”

    “你不喜欢是吧?那记得帮我要微信。”

    “嗯。”

    她咬唇,答应了。

    再次望过去,与恰好抬起头顾西沉撞上。

    眼神交汇。

    心扑通扑通一阵乱跳。

    严子皓帅吗?

    她不觉得……

    只要有顾西沉的存在,这世间所有的光便凝聚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孙筱知道:

    她贪心极了……

    只想要这世间最好的。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