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近半月的好天气,舞会这天偏生下起了大雨。

    许翘出门前,她妈给自家小宝贝披上件保暖的软呢子外套,忍不住赞扬道:“我闺女今天真漂亮,晚上舞会要玩得开心,然后早点回家。”

    许翘乖巧点头。穿着款式简单的纯白抹胸裙,脸侧垂两条银线的珍珠耳坠,妆化得极素雅,只涂了两道细长的白色眼线,粉唇饱满,眉间淡淡的愁,娇憨中带了丝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少女气质。的确漂亮。她一直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知道了妈妈。”

    许翘揪紧大衣领口准备出门,被妈妈突然叫住:“是男朋友来接你去舞会吗?”

    “啊?”不敢正面回答,许翘慌乱地低下脸,“嗯。”

    “真是的,你说这孩子来了也不上楼打声招呼。”母亲笑容慈爱,伸手抚摸宝贝女儿的脸,“下回带西沉来家里吃饭,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许翘重重一点头,赶紧推门出去,再演下去,可要忍不住哭给她妈看了。

    楼下接她的人自然不是顾西沉。

    “没想到吧!”

    细雨中,李莉莉撑伞冲许翘挥挥手,调侃道:“翘翘,你也有坐我顺风车的一天啊。”

    “嗯嗯。真了不起,好羡慕你。”

    许翘微笑鼓掌,跟李莉莉打哈哈,然后迅速变脸,怒视一旁的严子皓:“你今晚不准对我好朋友动手动脚,特别是跳舞的时候,也得保持绅士手,听到没有?”

    好大的口气哇。不给帅哥面子。

    李莉莉做作地给她一推搡,“可别这样说。”

    心想:应该是我别对大帅哥动手动脚才对吧……

    “天冷。”严子皓身姿笔挺,绅士地替许翘和李莉莉拉开车门,做个“请”的手势:“上车再说。”

    *

    华尔兹舞会在学校西式大礼堂举办。

    战乱时期某位犹太商人为流落异乡同胞修建的基督教堂,荒废数年,后来这片地被顾家所属集团收购,而后修葺成贵族私立高中。

    步入华丽的礼堂,古董长桌摆放着无数陈旧的银饰烛台、角落每一座艺术雕像都保存完好,碎花墙纸上悬挂着巨型天使唱歌的油画,无处不彰显出历史的厚重。

    舞会必须正装出席。豪车一辆一辆地往学校内开。

    夜幕降临时候,现场爵士乐队开始演奏轻柔的蓝调。

    孙筱到得晚。

    下车后,顾西沉来车旁迎接她,跟故事里白马王子似的,Saint   Laurent高定西装,抹了发油,露出俊美五官,眼尾一颗朱砂痣,身姿卓越,高贵斐然。

    孙筱深吸口气,屏住呼吸上前挽住顾西沉的手,女孩提起宽大裙摆,露出一点点脚尖,在众人艳羡的眼光中登场。

    满场惊呼声,人人都在询问顾西沉身边的女孩儿是谁?

    成为被议论的主角。跟全校最帅的男生约会。对女高中生来说,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时刻了。

    ……

    角落里,孤零零的许翘拿起一个芒果芝士挞,咬了一小口,远远看着顾西沉和孙筱搂在一起跳开场舞。

    说自己一点不恼火。。。

    是不可能的。

    “哼~”许翘吐舌尖,“有什么了不起,马上就给你们摔一跤。”

    说完诅咒竟还灵验了。

    孙筱不小心崴脚摔倒在顾西沉怀里,揽着女孩的腰,他温柔地扶她起来。

    啊咧?!

    嘴都要被气歪了,许翘放下手中没吃完的芝士挞,大步朝两人走去,硬生生插入,活像韩剧里搞破坏的女配,“请问。舞跳完了可以让一让吗?”

    偌大的舞池。

    许翘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俩,一副知不知道你们很碍眼的表情。

    “好的。”孙筱成了女主角,自然不跟她计较,拉着顾西沉的手,颇为茫然地问:“可是,你的舞伴呢?”

    “秦尚!!!”

    许翘勃然大怒,找到正在跟人寒暄的秦尚,“过来跟我跳舞!”

    是的。

    她找不到别人了。全校除了秦尚……没人敢做她的舞伴……

    开场舞后。

    乐队换了曲子,少男少女们成双结对地涌入舞池。

    顾西沉端起一杯香槟。

    静静观赏许翘跟秦尚尴尬地你踩我一脚,我踩你一脚;一边跳舞一边吵架,好不热闹。

    孙筱在他身边,顺着眼神望去,思索道:“你邀请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气许翘吗?”她还没天真到以为顾西沉会突然喜欢上自己。

    顾西沉放下酒杯,转头看向主桌边用餐的女人,像在与孙筱说话,细看却是出了神。

    “你高兴吗?”

    “啊?”孙筱无措地点了点头。自然,是高兴的。

    “那带你去见个人。”

    顾西沉单手插兜直起身,漫不经心的神情,听上去比邀请她喝杯咖啡还随意。

    孙筱心脏在剧烈跳动,悄声问:“带我去见谁?”

    他回答得极快。

    “我母亲。顾肖淑女士。”

    *

    舞会过半。

    许翘和李莉莉都跳累了,倒在沙发上与唐乐瑶聚在一起。

    李莉莉抓狂道:“再也不想穿高跟鞋啦!我脚被磨了好多泡,到底是哪国人民规定舞会不能穿运动鞋参加?!”

    “Maybe你可以去里约跳桑巴。”唐乐瑶刻薄她,“或者非洲部落跳抖腿舞。”

    “……”李莉莉无语,悄悄问许翘,“你们班这位大小姐嘴一直这么毒吗。”

    许翘赔笑脸,“是的。习惯就好。”

    唉。好不开心的春季舞会,甚至比去年还惨。

    打扮得再漂亮有什么用。

    大家都觉得她可怜。

    学校里疯传许久的分手传闻今日尘埃终于落定。

    “看来许翘是真被顾西沉甩了。人都有新女朋友了。”

    “那女的比许翘还不如呢,听说是新转来咱们学校,拿的全额奖学金。”

    “什么鬼嘛,家里比许翘还穷哦。”

    这些话,听了就让人生气。

    比许翘还不如。比许翘还穷。

    自己难道真的很差吗?!

    越想越生气,许翘忿恨地看着水吧边的秦尚和严子皓,“凭什么那两个家伙可以喝香槟。咱们只能喝果汁!?”

    “算啦。”李莉莉给她递来一杯苹果汁,“谁叫你还没满十八岁呢。”

    六月末生日的许翘,谈过一场失败的恋爱,却至今是个未成年。

    唐乐瑶起身去厕所抽根烟。

    经过主桌时,看见顾西沉跟自己姑妈聊天……

    意外的是旁边还有孙筱。

    她有兴趣了,快步走过去,“在聊什么?”

    “你表哥跟我介绍他的舞伴。”顾肖淑手轻放在脖子上的钻石项链,优雅地扭过脸,“认识吗?”

    “是我们班的。”唐乐瑶轻快地讲,满脸天真:“所以是表哥的新女朋友吗?”

    孙筱的脸红得发烫。

    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身体紧靠着顾西沉才不至于摔倒。

    “暂时不是。”

    顾西沉握住孙筱的腰,言语暧昧:“带来给母亲见见。”

    “倒是尊重我这个母亲。”顾肖淑满意地点头,拿起刀叉继续用餐。

    ……

    这场无聊至极的华尔兹舞会最后靠秦尚掀起个小高潮。

    他找人切断了电路,耀眼光亮的礼堂瞬间一片漆黑,女孩子们尖叫声中,男生点燃了存放的蜡烛。

    e   on.”

    恶作剧始作俑者一笑,在许翘耳边说,“好戏开场了。”

    。。。

    黑暗中,许翘哪儿也不敢去,站着没动。

    一阵地球爆炸般撕裂的鼓声和贝斯。不知哪儿传来的摇滚乐,幕布后藏了另一支现场乐队开始演奏。场面瞬间嗨到沸腾,底下学生一片欢呼,总算不是枯燥的古典钢琴曲。

    被礼服和西服束缚整晚的孩子们释放热情。

    许翘看见李莉莉脱了高跟鞋,像个疯子似的,牵着严子皓甩头。唐乐瑶飘逸的大裙摆被她扯下来,抖动着大腿开始喝酒跳舞。

    不禁开心的笑了。是嘛。这才像高中生开舞会的样子。

    主桌边还在用餐的老师校领导们面面相觑,大声喊停也没用。法不责众,只得先去找人开紧急电路。

    许翘也想加入他们。

    刚走出一步,就被人牵住了手……

    礼堂突然响起皇后乐队的《love   of   my   life》,深情演唱着“How   I   still   love   you   I   still   love   you”,浪漫的音乐声儿中,有情侣抱住接吻。

    多适合接吻的瞬间啊。

    身边人紧紧握着她。把她拖进角落。

    许翘仰起头,“顾西沉。”

    “别说话。”

    他抱住许翘,亲吻她的小脸蛋,带着笑意:“你今天很漂亮。许翘。”

    ……

    听错了吗?许翘眨了眨眼,顾西沉在夸她。

    他很少很少夸她的。

    “还有。”顾西沉松开许翘,道:“我很喜欢你。”

    天哪。她一定是听错了。

    顾西沉从来没说过这句话……

    面前的人一定是假的。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