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翘珍珠耳坠晃动,犹如砰砰乱撞的小心脏。

    粉嫩的脸蛋染上醉醺醺的红晕,唇角上扬,微昂起下巴,按理来讲……应当是要接吻的节奏吧。

    “噗。”顾西沉低头笑了。“骗你的。”

    借着月光,他跟她咬耳朵,“不是说分手了,想复合没门。嗯?这就受不住了?”

    ……许翘浑身僵硬。

    又被骗了。

    顾西沉这个冷漠、绝情、神经质的绝世大坏逼。如果她手边冰可乐,一定会泼过去浇他个爽透心凉!

    “滚蛋。”许翘狠狠推开他,“你别碰我。”

    ——再跟你说话,我就是猪。

    顾西沉放开她。

    一点也不生气,噙着笑意,转身走了。

    礼堂电路修好之后,终于恢复了明亮,舞会一切归原。方才还激动得劲歌热舞的孩子,纷纷假装无事发生,捂嘴偷笑。

    散场后。

    李莉莉与严子皓先行离开。

    高兴坏了的唐乐瑶活蹦乱跳地左手挽着秦尚,右手挽着许翘,没有舞伴的三人一同步出礼堂。

    外面雨越下雨大,豪车停在门口、排成无尽的一长列。

    “要不别坐车了。”

    许翘不知发哪门子的疯,突然提议:“我们走出去。你们敢淋雨吗?!”

    淋雨有什么不敢的。

    秦尚脱了外套,“来吧。”

    唐乐瑶惯常翻个白眼,才不陪他们发疯。

    “老娘裙子很贵的,要是……”话没说完,就被许翘跟秦尚一起拽住手拖入雨中。

    昂贵华服的三人瞬间变成三只漂亮的落汤鸡。

    “你们两个有病吧!!!”唐乐瑶眼线晕成两圈黑,妆花了,假睫毛飞到鼻子上,彻头彻尾的鬼见愁。

    秦尚大笑,西装外套往她脸上一扔:“妈的,吓死老子,衣服给你遮雨。”

    “哈哈哈哈哈哈。”许翘捧腹,怕唐乐瑶报复她,提着裙子就往人少的地方跑。

    “臭丫头你别跑!!给我站住!”

    唐乐瑶气得嗷嗷叫,非得把许翘弄得比自己还惨不可。

    ……

    淋雨的这三人简直小学生打架。

    “别扯我头发啊唐乐瑶。”

    “操,唐乐瑶你踢老子干啥?”

    “你他妈再碰我一下试试许翘!”

    今夜没有星星。

    青春的迷失疯狂往往在黑暗中找到发泄出口,可爱的是天光一来,发现世界全然不一样了。

    顾西沉坐车里,透过窗远远看着雨中的他们。

    很美。

    即便说过一万句身不由己的谎话。也有几句是真的。

    比如“你今晚很漂亮。”

    比如“我很喜欢你。”

    *

    在家度过一个周末回学校。

    不出意外感冒了。

    许翘打了无数个喷嚏,昏昏沉沉的。歪头趴在桌上睡大觉。

    “就你这小样还成天瞎折腾。”秦尚无语,手指向教室另一处嘻嘻哈哈的独立女强人,看看人家,昨天淋了雨还去通宵泡吧,今天照样来学校。

    “别跟我说话了。”

    许翘蒙住脸,“我晕。”

    秦尚摇了摇头,问走来的唐乐瑶:“阿沉呢?”

    “没见到。”

    唐乐瑶也不清楚,顾西沉今天没来学校。

    “该不会昨晚跟孙筱开房去了吧。”秦尚颇为不悦,“搞了一夜,今天学校连都不来了。”

    “你放屁。等着,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唐乐瑶掏出贴满水钻的手机,突然有点着急,毕竟姑妈说过,表哥不能再违反校规,严重的话会被退学处理。

    可电话那边怎么也没人接。

    奇怪。

    “孙筱那小贱人来了吗?”

    “来了啊。”秦尚冷笑,“全校都要看顾西沉的新任女朋友,她能不来。”

    “啊欠——”

    趴在桌上女生猛地一抬头,喷秦尚一脸口水。

    看了眼唐乐瑶,然后冷冷起身往教室外面走。

    这俩白痴。

    你一言我一语废话个没完,吵得自己觉都睡不好了!

    刚走出教室。

    许翘就迎面撞见孙筱。

    她看上去心情不错,哼着歌儿,手里拿着包葡萄软糖,见到许翘,递过一颗糖:“吃吗?”

    “不用。”

    许翘拒绝,连谢谢也不想说,原谅她没那么大度。

    “顾西沉昨晚送我回家了,还带我去见了他母亲。”孙筱不是很在意,收回手将糖塞进自己嘴里,好心问:“许翘,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

    废话最多的人在这里呢。

    许翘知道孙筱在炫耀,故意气她。所以不能生气,生气就输了。

    “我们分手了。”

    “真的吗?为什么分手呀?”孙筱,很惊讶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我?”

    。。。

    原来做一个好女人真的没那么容易,许翘现在恨不得撕烂孙筱这张嘴,如果可以,连顾西沉也一并收拾掉。

    “不是。”说完这句。

    许翘擦身离去,怕自己真忍不住动手。

    ……

    她心里难受,想去找李莉莉说会儿话。

    然而。

    许翘自问已经很惨了,感冒、被甩、被渣男骗、被坏女人羞辱,最糟糕的是……在这个极度需要人安慰的时刻,最好的朋友李莉莉竟然跟严子皓开始谈恋爱。

    “我们昨天晚上接吻了。”

    莉莉捧起脸,笑容满面像一朵小花,“他好会接吻啊,天,他就是我的罗密欧。”

    呜,肉麻。

    “严子皓个狗东西。”许翘气得手发抖,“我明明警告过让他不要对你动手动脚耍流氓!”

    李莉莉握住许翘的手,解释道:“这怎么能叫耍流氓呢?!”

    “亲。”

    “这叫爱情发生的一瞬间。”

    唉陷入幸福恋曲女人都是智障,许翘知道自己多说无益,最好的朋友已经被爱情迷晕了理智,“好吧。”

    “不过莉莉,不管怎么样,我都祝福你。”

    她吸了吸马上要流出来的鼻涕,满脸真诚:“就像你说过的,跟帅哥谈一场恋爱有什么好吃亏的,不管结果怎么样,别后悔,别怕,勇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嗯!”

    李莉莉用力点头,捏拳道:“就算最后被甩了,我也不会像你一样成天哭鼻子的!”

    操。中枪了。

    病情加重,许翘一下瘫软在地板上。

    ——太惨了。让我死一死吧。不想活了。

    *

    放学回家。

    承受了一整天连环暴击,许翘现在只想好好躺床上睡大觉。

    “宝贝~”

    她妈用十八少女的嗓音来唤她吃饭,“别睡了,先吃点东西。”

    没法子。

    许翘懒懒地起身,艰难地去餐厅扒饭。

    爸妈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又问起她的那位“男朋友”。

    “有、有事吗?”

    许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傻孩子,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明天请人家到家里吃顿饭啊。”

    “可以不要吗?”许翘脸埋进饭里,不敢看她妈,“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呢。”

    “不行!”

    她爸第一个不答应,“不在家里正式吃顿饭,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真够乱的。

    许翘烦得很,事情一开始就错了,顾西沉不是她男朋友了,他们已经分手了,上次不过是一场误会,应该好好跟爸妈说清楚才对。

    “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她妈拍了拍女儿的手,“别担心,让你爸打电话跟他说。”

    “?!”

    “不要啊……”许翘抱住她妈的大腿哭,“求您了……不要这样做……”

    她妈却以为这是害羞的表现。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现在的孩子啊早熟,都能理解。”她妈摸摸女儿的小脸,咋床单都滚过了还这么害羞。

    许翘干脆闭上眼装死。

    打吧打吧,反正顾西沉也不会接,他今天没来学校,秦尚找了他一天都没联系到人。

    可是她爸从阳台上打完电话回来……

    “答应了。”

    “这孩子挺有礼貌,一直叫我叔叔,还让我跟阿姨问好。”

    “翘翘,爸妈对你交男朋友的事情不反对,你也别有压力哈。”

    顾西沉接电话了?不仅接了,他还答应了!?

    许翘捂着额头又是一阵晕眩。怎么会这样。

    顾西沉到底要玩她到什么时候。

    *

    同样在餐厅吃饭。另一个家庭的气氛却截然不同。

    孙筱姑妈阴沉着脸,表情严肃。

    “你老师今天来电话了。说你在学校早恋。”

    孙筱停住筷子,不明白姑妈为什么提起这件事。

    “谈的是校董的儿子对吧?这件事情已经传到对方父母耳朵里了。”

    “筱筱。你觉得自己配得上他吗?”

    “人家打电话来的意思清楚,就是让你们赶紧分手。你好不容易进了个好学校,要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别到时候被退学了。咱们丢不起这个人。”

    姑妈每句话都扎进她心里去。

    孙筱眼泪一颗颗滴出来,咬着牙什么话也没说。

    心里清楚——一切都是假的。他邀请她参加舞会,带她去见他母亲,让所有人误以为自己是他女朋友。都是假的。

    所谓童话故事般的舞会与王子,不过是顾西沉借此伤害她的利剑。

    是自己犯傻了。

    他怎么会喜欢她呢……

    从头到尾,他喜欢的人,想保护的人,都是许翘。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