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翘决心跟顾西沉问清楚。他总这样一意孤行,把自己当傻子。再这么折腾下去,许翘心理也得生出什么疾病不可。

    一大早到学校。

    操场寻了半天没见着顾西沉,跑去严子皓问:“他来了吗?”

    “顾西沉?”

    “对。”除了这个混蛋还能有谁。

    “在更衣室。”

    许翘连忙放下书包,火急火燎往篮球馆更衣室跑。

    安静的馆内。

    一阵急速奔跑的声音以及匡威鞋摩擦平滑地板产生的刺耳噪音,许翘“啪”地拉开门,更衣室里没人,但有间柜子开了,还有浴帘后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在洗澡。

    许翘不管了。捏拳狠狠敲了下柜门,叫嚣道:“顾西沉你出来!”

    没一会儿水声停了——

    赤身裸体的男人走出来。

    身材硕长肌肉精瘦,高她足足一个头,架子上扯了条干净毛巾搭在湿漉漉的黑发,神色冷清,对怒火冲天的女生完全视而不见。

    这种无视的态度让许翘更加气愤,一把拽过顾西沉的毛巾,“喂。可以听我说话吗。”凶巴巴的。一点也不怕他。

    全校没人敢得罪顾西沉,但她敢,至于为什么敢……可能连许翘自己也不知道。

    顾西沉:“说吧。”

    径自穿衣,与她天南地北的两极反应。

    “晚上你不用来我家。”

    许翘气也不喘:“我会跟我爸妈说咱俩已经分手了,你不是我男朋友,你谁也不是,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你别来。”

    够狠。许翘心意已决,不想再留有余地。她一再食言跟他搞在一起,犯了无数次蠢,可就算是蠢成猪,也经不起他一而再的欺骗。

    空气静默。

    顾西沉系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才缓缓出声,“我答应你爸了。”言下之意,他答应过的事情从来不反悔。

    “谁叫你答应的?”许翘讨厌他的不动声色,又一把抢过顾西沉的领带,藏在身后不给他。就像跟大人闹着要玩具的小孩。

    “是我叫你答应的吗?你凭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擅做主张?凭什么你说分手就分手,说来我家就来我家?请你好好回答我!”越说越鼻酸,许翘是拿指甲狠狠抠手腕的皮肉才忍住不哭。

    “砰”男生一手撑着柜门,终于转头认真看她的脸。

    蹙眉问:“你究竟在闹什么?”

    顾西沉只觉得许翘在胡闹。

    “许翘,你是不是忘了,先说分手的人是你。”

    逼问他跟孙筱什么关系。

    骂他是心理变态,说再也受不了他了要分手。

    “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顾西沉冷笑,“帮我口一下,就告诉你。”

    许翘脸色变得不好看。

    那天会突然吵起来,确实是因为她受了刺激,但他难得就一点错儿没有妈?

    她嘴笨。反正、永远都也吵不过他。

    “我只是不像你……”报复似的,许翘恨恨地反击:“可以同时跟两个女人约会。”

    顾西沉表情阴冷:“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跟孙筱在交往。”

    许翘知道自己现在一定面目狰狞,但不说出口的话,她意难平。

    “顾西沉。”

    “做人不可以三心二意,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不想当第三者,所以你离我远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妈妈没教过你吗!?”

    ……啪——顾西沉捏着许翘的下颔将人狠摁在柜子上,眸色很黯,狠戾如歃血的牲口,语气不善。

    “的确没教过。”

    “不如你见见她。你教教我?”

    顾西沉他妈早死了。

    刚被接回顾家的时候,顾西沉连筷子都不会用,吃饭不闭嘴,跟其他落魄的穷孩子一样喜欢狼吞虎咽。

    顾肖淑嫌他没教养。

    一遍遍的体罚,甚至关在房里几天不给东西吃。

    但顾西沉儿时起就比旁人犟,顾肖淑越管他,他越是放纵,最后离家出走,直到被送去警察局。

    自那以后,顾肖淑就再没理会过这个捡来的孩子。

    说他是“天生的贱种。”

    “跟那个吸毒死掉的妈,一路货色。”

    ……

    许翘蜷缩成一团,全身力气被抽掉。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顾西沉。

    “你教教我——”

    好像是癫狂了,突然发狠抱紧她,又疯、又可怜。

    *

    天台。

    秦尚背靠着栏杆抽烟,要笑不笑地看着孙筱。

    “叫我上来干嘛?”

    总归不会是为了看风景。

    虽然春日的阳光很好,大雨洗涤过校园,四处是青草香,但面前的女孩恐怕没心情体会这些。

    “我想知道……顾西沉邀请我去舞会、带我去见他母亲,是不是故意的。”

    想确认心中的答案。

    即便已经猜到真相,还是会心存侥幸,万一不是呢?

    “何必问我。”秦尚笑了,“去问西沉不就知道了。”

    她不说话。

    “害怕了?”

    秦尚早猜到,故意激她:“说自己喜欢他,却又怕他,连问个话都不敢。不可笑吗。”

    孙筱果不其然被激怒,抬眸问:“有什么可笑的。至少我是真心喜欢他,你连真正喜欢的人都不敢对她说出自己心意!”

    “。。。”

    秦尚狠狠吐掉叼着的烟头。

    孙筱继续说:“你演技真的好,秦尚。我一度差点也以为你真喜欢我。”有人说,爱如贫穷、咳嗽般绝对无法掩饰。

    你不可能永远假装喜欢一个人,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秦尚上前一步,表情严肃得不像他。

    “闭、嘴。”恨不能掐住她的脖子,叫她说不出话。

    孙筱满脸讽刺的笑道:“你害怕了?”

    “怕被大家知道,你喜欢许翘。”

    “你以为我像她,但对不起让秦少您失望了——我跟她一点也不一样!”

    ……

    *

    晚饭许翘还是带顾西沉回家吃了。

    唉,这是她第一百零一次造反失败。

    许翘发誓——自己现如今可以跟顾西沉吵架、冷战、放狠话,甚至退学。她都可以做到。

    唯一赢不过的是,这家伙太会装可怜——只要顾西沉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像条流浪狗似的摇尾乞怜,她就会善心大发,想要抱这只小狗回家。

    “少说话。多吃饭。”

    进门前,许翘叮嘱顾西沉:“如果我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你一定要说,我们还小,没有结婚的打算。”

    不然……真怕爸妈会把这假的“男朋友”直接升级为她未来的“老公”。

    “还有。如果让我妈知道你还有另外的女朋友,一定会杀到学校剁了你,请你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许翘哼了哼,一副“那你就死定了”的得意样儿。

    顾西沉啧了下。

    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直接摁门铃。

    门一开。

    雪白的小球球“噔”地从鞋架上飞进顾西沉怀里,舔舌头撒娇,“喵喵~”发出腻人的喵叫。

    “臭猫。”许翘揉它的脑壳,才见几次啊,回回都比对她这个女主人还亲热。

    “回来啦!”

    她妈出来迎接,“快吃饭了,你爸今天亲自下厨做菜。先坐客厅等会儿!”

    许翘尴尬地看顾西沉。

    完蛋,她爸做饭可难吃了,她妈一走,许翘偷偷在他耳边说,“我爸做饭不好吃,你不能揭穿他,知道吗?”

    顾西沉盘腿坐地板上。

    一点也不客气地拿叉子吃水果,没心肝儿的问:“为什么?”

    “那多打击人啊。”

    从小到大,每回许翘有高兴的事儿发生,她爸都要亲自下厨,这是他们家惯例,所以饭菜再难吃许翘也能吃得喜气洋洋的。

    “嗯。”

    顾西沉答应了。把球球放在肩头,温柔地蹭了蹭它的软毛。

    ……

    不过上了餐桌发现许翘的担心有点多余。

    清蒸大闸蟹、清蒸鲈鱼、澳产大龙虾、日式三文鱼,满桌都是现成买来的鲜货,完全不考验厨师手艺。

    “哇,今天的菜很丰盛嘛!”许翘开心极了,坐在最豪华的那张长椅上,拿起一只大闸蟹就准备动筷子。

    看得出是被宠大的小姑娘,许翘她妈也不拦着,笑着给顾西沉夹菜:“喜欢吃阿姨买来的这些菜吗?”

    “谢谢阿姨。”

    顾西沉点头,接过递来的蟹,闷声不响开始剥壳。

    他吃相一直很好。许翘是见识过的,一双艺术家似的手,吃完了能把被拆的蟹壳摆出原来的形状。

    教养不错。

    许翘他爸满意的微笑,觉着这孩子家教好。

    “切。”许翘瞥了瞥嘴。果然就连爸也会被这家伙骗。他就是个大骗子。

    饭吃得开心,许翘爸爸还给顾西沉倒了杯红酒,不停举杯相碰。

    结果发现顾西沉酒品也相当不错。

    “西沉呐。”

    “以后有机会,咱们两家人一块儿吃个饭。把你爸妈也叫上。”许翘爸爸喝得脸红了,拍了拍他肩:“你父母一定非常骄傲,有你这样的儿子。”

    顾西沉举杯的手顿了一下。

    深呼吸一口气。逼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顾西沉人生中很少会有——想哭的时刻——

    “对不起。叔叔,恐怖不行。”

    他苦涩地垂头说:“我与我母亲关系并不好。准确来说。十岁之前,我都没有见过她。”

    原本还吃得手忙脚乱的许翘一下愣住。

    听见顾西沉对她爸说……“因为她并非是我的亲生母亲。”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