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肖淑不是顾西沉的亲生母亲。

    许翘从不知道,全校也没几个人知道。大家眼里,他是无法无天的顾家继承人,平时作风霸道又行事招摇、是含着金汤匙来到人世的天之骄子。他母亲是校董,刚成年就能开豪车、办派对,是学校最有钱最有人气的那一拨儿富家子中的领头羊,这么风光的人物,谁不羡慕?

    谁也不会把顾西沉这样的大少爷跟“惨”字联想到一起。

    太过于震惊,许翘讶异得一时说不出话。

    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事儿,些许内疚。

    ……难怪他会情绪失控。难怪他会发怒。

    一旁。许翘妈妈对顾西沉幼年丧母的经历十分心疼,给他倒茶、上点心、不停安慰“可怜的小宝贝”“往后多来阿姨家吃饭”“肚子饿了给阿姨打电话。”当他是三岁小孩怕他吃不好。

    “妈……”

    许翘:“别说了。”

    她难受。

    结果她妈不说,她爸接上了话茬。

    “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把心底伤痛埋在坚强的外表下,不让家人以及朋友担心。”许翘爸爸表扬道:“你做得很好,西沉,叔叔很欣赏你。”说完举起杯又要跟他喝酒。

    许翘要疯了。

    这种时刻,不是应该所有人都不说话,默默难受一会儿才对吗!?

    顾西沉笑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歪头看许翘,看她娇滴滴的、两眼泪花。

    “叔叔阿姨不必担心。”当着许翘爸妈的面儿,顾西沉伸臂把发愣的小姑娘揽进怀里,在她唇上飞快亲吻一下:“我现在很好。”

    饶是再开明的家长也会被他大胆的行径吓一跳。

    许翘爸爸不自然地吭了一声,妈妈捂脸笑,

    太难了。

    许翘觉得自己太难了。

    抱起腿边打转的球球往客厅跑。逃之夭夭,“啊啊啊球球饿了!我去喂猫了!”

    ……

    除却这一桩小插曲。

    今天晚饭时间总的来说进行得相当愉快,顾西沉离开时,爸妈还叫她下楼去送。

    上次那家便利店门口。

    许翘买一大桶冰淇淋挖了一口,蹲地上吃。

    “顾西沉你满意了吧。”

    “我爸妈都好喜欢你。”小小的抱怨道:“如果知道我们是在演戏,呜说不定我会被赶出去家门。”

    西沉坐她身边。

    用许翘含过的小勺子也吃了一口冰淇淋,淡淡香草口味,是他喜欢的,夺过许翘手中的冰淇淋桶,不客气地挖着吃。

    “干嘛啦!”

    许翘怒了,“想吃自己去买呀。”

    顾西沉齿间咬着小勺子,露出大白牙对她笑,恬、不、知、耻。

    算了。

    许翘下巴磕在膝盖上,静静看他吃:“我今天让着你点好了。”

    “为什么。”顾西沉还是笑,心情不错的样子:“可怜我没妈?”

    残酷的话轻巧地说出来,就没那么残酷了吗?

    许翘觉得没有。

    想想还是有点儿生气,“你母亲的事,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如果早知道,她也不会讲出那么难听的话。

    “因为不……”顾西沉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塞进许翘嘟起的嘴里,“重要。”冰得她牙齿打颤,跳起身直跺脚。

    “呜。呜呜。”含着这一大坨冰,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瑟瑟发抖地想办法,一激动,许翘直接坐在了顾西沉身上,张嘴将正在融化的冰淇淋递还给他。

    亲密无间的。

    两条舌头炙热纠缠、甜腻的香草气、贴得太紧牙齿不时撞在一起,冰到麻木全忘记了疼,只有甜,只有少女嫩藕似的一条胳膊挂在男生脖子上——灵魂和肉体都要献给他。

    其他什么,一点也不重要。

    *

    五月。天气渐渐热起来。

    许翘楼下卖水果的小摊儿堆满西瓜,路灯下蚊子变多,小区老人晚饭后带孩子出门散步。

    夏天来了哩。

    私立学校的夏季校服,是掐腰紧身款式,胸口系条蓝丝带,齐大腿的灰色短裙、为了大腿瘦几分肉穿裙装好看,女生们都拼了命的减肥。

    “如果瘦了的话!他说不定就会喜欢上我。”

    高中校园不可避免的八卦传闻中:唐乐瑶跟校草男友分手进入短暂的空窗期;李莉莉跟严子皓进展顺利,恩爱放闪羡慕死一众单身狗;秦尚还是那个吊儿郎当、不负责任的风流样儿。

    但顾西沉——

    全校都在意的“顾西沉女朋友”位子上,最后大家发现、既不是许翘也不是孙筱。

    “他没有女朋友。”

    “这段时间一直一个人。”

    由此得出结论,每个女生都有机会,当然、瘦子的机会更大。

    因为许翘就很瘦。

    ……

    “瑞士莲巧克力、奶油冰淇淋吐司、烤棉花糖,靠,全他妈是发胖的。”秦尚帮顾西沉一件一件拆女孩送来的礼物,嗔笑道:“她们咋知道你喜欢吃甜食?”

    卧底是谁近在眼前。

    “我不是故意说出去的!”许翘急忙解释,有点不打自招的意思,“是、是她们问我,送男朋友什么礼物会开心,我说好吃的、甜的。这样。”

    鬼才知道她们是要给顾西沉送礼物,这个月又没有情人节……

    秦尚剥开一颗巧克力球准备吃。

    许翘阻止他,“你别吃啊!放回去,这都要还给人家的。”

    “还个屁。”秦尚就吃了,“许翘你他妈又管闲事了,你他妈怎么这么闲啊。”

    “!!!你!”

    前后桌两人惯例在吵架。

    顾西沉戴了耳机,专心写试卷,眼皮子没抬一下,完全不搭理他们。

    “啧啧。”秦尚不禁感叹:“谁能想到。顾西沉也会有认真学习的一天。”

    “他在写什么?”

    许翘偷看了几眼,没看懂。

    “阿沉家教老师给出的物理试卷。”秦尚跟许翘说:“贼鸡巴难,他妈给请的,以前常春藤大学教书的老教授。”

    好像上次舞会之后。

    顾西沉回学校就变了个人似的,不打架、不逃课,上课听讲,下课继续读书,一下弄得F班氛围比A班还好了,用班主任的话说“连太子爷都开始念书了,你们还凭什么不努力”

    下课时。许翘手托脸。

    凝神看着认真写卷子的顾西沉。

    窗外绿荫青翠、阳光剪碎了照拂在他俊俏的侧颜,高挺的鼻梁架了副无框眼镜,眼尾一颗妖艳的小红痣,削尖的下颔瘦得跟笔画出来似的。

    见过这个少年很多种好看的姿态。

    但好像、眼前这样带点书卷气的顾西沉是最好看的——收敛了过往的嚣张跋扈、戾气,变得温暖、缱绻。难怪追求他的女生都突然变多了。

    想到这儿,许翘稍稍有一点不开心。。。

    从抽屉拿出一本英语习题,叼着笔头怯生生地问顾西沉:“不好意思,能不能教我写这道题。”

    “哪道?”

    顾西沉扯了耳机,低头问。

    许翘盯着他半阖的眼、眼睫好长。

    随意指了本子上的一道题,“这个。这道。”

    顾西沉冷冷地抬起头:“确定?”

    “……嗯。”

    “这道题上节课老师重点讲过的。”顾西沉拿起习题本轻轻拍了拍许翘的脑袋,“你又没听。”

    唉。

    许翘抱头,龇牙地想:好好活着果然什么都能看见。顾西沉竟然也有教训她没有好好学习的一天。真怀疑明天是不是世界末日。。。

    *

    中午。

    许翘特意去找李莉莉一起吃饭。

    “好吧,勉为其难陪你吧。”李莉莉剪了个俏皮的短发,刚好齐耳朵,像画报上的中国娃娃,“瞧我是不是亲姐妹,男朋友也不管了陪你吃饭。”

    “嗯那小的给您磕个头吧。”

    许翘卑躬屈膝行了个礼,恋爱中女人惹不起。浑身散发着烂草莓的酸臭味。

    李莉莉知道她肯定有话想说,挑了三楼小食堂僻静的座位,开门见山问:“你跟顾西沉还没复合吗?”

    许翘摇头。吃了口沙拉。

    她也要减肥,再胖下去肚子会有赘肉。

    “那……”李莉莉悄悄问她:“你们现在是炮友吗?”

    很多情侣都这样,分手了也会继续上床的。顾西沉这么久没交女朋友,十分不正常。

    “也不是。”许翘做个鬼脸,微笑道:“我们现在是,和平、友好、关系融洽的、好朋友。”

    “呵呵。”李莉莉尬笑,“骗谁呢。好朋友。”

    怎么就不行?

    许翘气鼓鼓的:“你是在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顾西沉?我们现在就是好朋友!”

    “我是觉得不现实。”

    自己现在也是有恋爱经验的女孩子了。

    李莉莉告诉许翘:“你知道的。喜欢一个人。就会忍不住想要拥抱他、亲吻他。”

    “跟他做爱。”

    “随时随地都想,根本克制不住!”

    许翘耷拉下脸,知道莉莉是什么意思……

    “除非。”

    李莉莉喂了颗小番茄到许翘嘴里,“除非、他已经完全不喜欢你了。”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