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现代艺术展分南北两个馆区。

    许翘跟顾西沉去的北区。

    馆内,空间巨大地陈列着各种恢弘的艺术展品:金箔纸造的降龙垂挂在天花板、环保材料塑成一棵三米高的白色迎客松昂昂而立,无数火红线绳盘桓在空中,漫天遍野,编织成梦境一般迤逦的锦簇。

    真漂亮。

    四处均美轮美奂。

    不过,美是极美。奈何看展之人艺术造诣委实不深。

    许翘左瞧右瞧,各个展品各种角度都拍了照片,还是不知回去后的论文报告该咋写,只好求助顾西沉:“请问您有什么想法吗?”

    顾西沉指向角落一扇门,“那儿不错。”而后搭着许翘的肩,姿态慵懒,覆在她耳旁轻笑道:“不如去看看。”

    许翘惊讶了下。

    神秘的一扇门,拧开老旧的门栓,推开走进去才发现——原来里面有间冲洗胶片的暗房。

    好像、并没有其他人发现。

    跟普通暗房不同,黑漆漆的室内除了红光,门上还开了个猫眼大的小洞,一道光折射进来,透过墙,能看见外面的人,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偶尔还有风。

    “真有意思。”

    许翘兴奋地握住顾西沉的手,“你怎么知道这儿的?”

    顾西沉:“看见的。”

    诡异的小洞,能看见里头红光。一经发现就藏不住。正如藏不住秘密的人心。

    ……

    暗室里设备齐全。

    许翘背身、用手遮住门口一道追光。

    顾西沉拿出他的相机,当场冲洗今日拍的胶片,用的是最便宜的一次成像卡片机,不是莱卡、也不是哈苏,来时随手在路边摄影馆买,没想此刻就用上了。

    “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呀?”许翘乖巧问。

    冲洗的暗室不能有一点光,难道说,她要罚站一两个小时吗?

    “很快。”

    顾西沉胶片并没用完。

    他将胶卷放入显影罐内,轻轻转动,然后拿起胶卷透着红光观察拍摄的底片,再将相纸放入显影液中,很快,不过三分钟罢了。

    许翘不解道:“这就好啦吗?”

    相纸上已经出现模糊的雏形。

    “没有。”

    顾西沉动作细致地把相纸拿镊子夹出、放入定影液中,“还需要一点时间。”

    定影半个钟。清水冲洗半个钟。

    ——他们多的是时间。

    红与黑的光影之中,顾西沉抬起白皙的面孔,朝许翘微微一笑:“所以。可以做别的事。”

    “啊?”

    许翘愣住了,浑身一凛。

    小手还紧紧捂着门上透光的小洞,顾西沉已经来到身后,一双手掌摩挲她蜜桃形状的屁股,低哑着嗓子道:“我们干点有趣的事。”

    不、不会吧。

    许翘紧张地寒毛都竖起来,起了鸡皮疙瘩,想转身,被顾西沉摁住肩,命令道:“别动。忘了?不能有光。”

    胶片还在成影。可不能功亏一篑。

    “你想……做什么……”

    许翘不动了,声儿都在发颤,感觉顾西沉伸手解她的背扣,拉下裤子两条背带,不出所料,是准备好好服侍她一番。

    “听话。”男生嗓音也有几分悸动,柔情肆意,蜜里调油的,“会很舒服。”

    顾西沉蹲下身,单腿跪地,捧起许翘圆润的臀股,轻轻咬上她光滑的皮肤,嫩肉在齿间爆开,化成水与唇舌交融。

    蕾丝边的小内裤夹在股缝中成一条线,他一点点啃咬、吮吸,直到鸡蛋白似的股肉布满齿痕。

    “湿了吗。”

    顾西沉用力掏进阴户,指尖在阴蒂上重重按压,挤出一滩子淫水。湿了。又甜又腥的蜜水在鼻尖四溢,花骨朵娇媚绽放。

    他掰开两瓣臀肉,舌尖舔着股缝里的皱褶,每一处都照顾到位,直到紧致的小屄口动情地颤动,等待男人哺喂。

    许翘高高地翘着屁股。死咬下唇忍住难以抑制的呻吟。

    顾西沉把舌头伸进来了。

    搅乱了节奏,一只手还在阴蒂不停地揉,粗粝的舌在阴道口打转不住往里伸,嫌不够,两根手指狠狠插入小穴,双管齐下,是想要活生生吃了她。

    啊——啊啊啊——许翘无声地尖叫。高潮一波接一波地来。

    持续不知多久。腿软得几乎无法站立,他才停止动作。

    顾西沉起身,一根手指还停留在滚烫的软屄里,胸膛压着她的背:“舒服吗。翘。”

    “呃~呃”许翘含泪。痛苦地大力摇了摇头。

    “骗子。”顾西沉笑着细吻她的小脸蛋,“那继续?”

    “不。不要。”许翘细声呐道。瘪着嘴,是真快哭了。

    顾西沉太坏了。

    明明是公共场合的艺术馆就扒了她的裤子玩弄,把她弄得湿哒哒的,自己却还衣冠楚楚,干干净净,连身汗都没出。

    “宝贝。”

    顾西沉亲昵地唤道,抽出穴中的手指在许翘唇边给她尝,“呐,不是教我喜欢你。来试试。”

    许翘想也不想地一口咬上去,如愿尝到自己方才流下的味道,可怜地娇嗔道:“臭坏蛋。你惯会欺负我。哪儿是喜欢我,你就是喜欢欺负我。”

    呜呜胳膊都酸死了,都这个时候,还一直不敢放开手。

    坏蛋还笑话她……

    真是蠢得可爱。

    顾西沉覆在许翘的身上,双臂搂着她,温言细语:“是喜欢的。许翘。”

    若不喜欢,又如何想要欺负你……

    想看你哭,想看你笑。想看你憨憨的撒娇。

    *

    帮许翘整理好衣服。

    顾西沉转身去处理只需最后一道程序的胶片,拍了十多张,最终完美成像的不过七八张。

    拿镊子夹起相纸在清水中一遍一遍冲洗,胶片呈现的颗粒影像逐渐变得清晰。

    每一张照片。拍摄的人物都是许翘。

    不经意的偷拍。

    女生背手站在金箔纸造的巨龙下,昂起头,好奇地仰视;弯腰蹲在白色迎客松下,双手托脸,发困的脸;漫天红线缠绕在空中,她开心地笑了,留下动人的侧颜。

    原本为提交报告才进行的摄影,却张张都是拍她。

    冲洗完毕,连顾西沉自己都有些许诧异。

    还说不喜欢她——

    蠢丫头。

    ……

    “好了吗?!”

    许翘见顾西沉把相纸放上了上光机,“是不是快好了呀!”

    “嗯。”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许翘想要看他都拍了什么。

    “再等会儿,马上。”

    顾西沉走过来,握住许翘的手,换他把手放上去,遮光。

    面对男生贴心的举动,许翘心里一乐,不过面色上还是装作愠怒,“下次不许再这样了哦。”

    “哪样?”

    顾西沉逗她。

    “就是……亲我……”下面。

    后两字,许翘没说,反正他懂的!

    “喜欢你不可以亲吗?”

    顾西沉明知故问。又拿“喜欢”来拿捏她,太不要脸了。

    许翘却是很讲道理的:“可以。不过得在家里,不可以在外面胡来。”

    “什么是胡来?”

    “就……就你刚才那样!”

    “哪样?”

    “顾西沉,你讨厌!”

    他们俩在里头甜甜蜜蜜地拌嘴。

    一门之隔。

    孙筱和秦尚站在门外,也吵了起来。

    “我警告你!孙筱!”

    秦尚一把拖住女生的手,将她摔在墙上,表情凶狠:“敢去跟许翘胡说八道,我杀了你!”

    “呵。”

    孙筱不屑一顾,“跟女人动起手这么勇猛。秦少,别装了,你就是个胆小鬼。”

    “你他妈再说一次?”

    秦尚是真被逼疯了。

    他跑遍了整间艺术馆,也没找到许翘和顾西沉,他必须赶在孙筱冲动之前,把事情处理干净,不然……

    “我为什么不敢说?”

    “我怕什么?!”

    孙筱气急败坏道:“我不像你!面对喜欢的人半个字也不敢透露,成天装聋作哑。”

    她步步紧逼,每字每句都震耳欲聋。

    “顾西沉知道他最好的兄弟在窥觊他的女人吗?许翘知道你喜欢她,喜欢到拿我当替身吗?”

    孙筱淡笑:“秦尚,你不敢动我的。”

    “因为你就是情愿憋死,也不敢对许翘跟顾西沉说一个字。”

    “不错。”

    秦尚怒极反笑,深吸一口气,“我不敢。”

    “所以别逼我。”

    他掐着孙筱的肩,咬牙道:“否则,老子让你死在前头。”

    秦尚说完,一脸愤慨地转身离去。

    孙筱脑中空白,突然一阵耳鸣,瑟缩成一团缓缓蹲坐在地上。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站起身。她不怕,说已经都说了,还有什么好怕了?

    秦尚要跟她一起死。那顾西沉和许翘也别好过!

    ……

    如她所愿。

    那一簇光亮的出口、无人察觉的小洞内。

    暗房甜蜜的气氛荡然无存了。

    许翘浑身发冷,仿佛坠入冰天雪地,起了彻骨的寒意。

    她放下手。

    与身旁的顾西沉相视对望,同样的,看见他眸中火花逐渐熄灭,一片冰寒。

章节目录

西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小饭团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饭团哦并收藏西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