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剑侠传 / 纳兰惠宇 著 ]

    作品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为了让作者 纳兰惠宇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请购买正版图书!

    书籍介绍:

    本书主要是写了明末清初的历史武侠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从明亡到清初经历了亡国,抗清,失败,重出江湖和出家五各过程。

    经历了很多事情,也见证了那段风雨飘摇的时代。

    详情请看本书。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3 本章字数:5245

    故事发生在明天启年间,在江南的苏州府里。在城南大街上有一座宽阔的宅院,十分气派。红砖,绿瓦,雕梁画柱。宅子很大。内有假山,花草应有尽有。宅子的大门是两扇漆红大门,门上是铜制兽环。另有很多颗门钉,门上是一块大匾,匾上所刻四个大字忠义王府。府前是几级台阶。台阶之下是两边各蹲一只石狮。宅子的主人复姓慕容名守绪,其祖上乃是南北朝时期前燕国皇室之后。后因国家覆灭,只得流落到辽东。

    后来经过历史的延续,终于到了朱明王朝。慕容氏总算可以回到中原,经过了一番兴衰荣辱之后。慕容氏终于重新振兴起来,到了明天启年间。慕容延庆(慕容守绪之父)由于与朝中权监魏忠贤私交甚密,于是受提拔做了兵部尚书,左都御史,锦衣卫东路镇抚使以及苏州府的巡抚。与魏忠贤一起害了不少忠臣良将。而且还鱼肉百姓,不出几十年明朝已然摇摇欲坠。神宗,光宗,熹宗一直到思宗。慕容氏一家一直风雨不倒,岿然不动。但慕容延庆却在明天启五年之时,横遭惨死。只因为党附权宦魏忠贤。但杀他的人并非旁人,而是他的亲生儿子慕容守绪。慕容守绪因不满父亲所为,屡劝不止。只好大义灭亲命人趁其熟睡之时刺死了慕容延庆。自己怕人追查,于是趁夜深人静带了妻子刘氏,三个子女慕容扬,慕容鸿,慕容燕逃出了苏州府,逃回了原籍辽东。

    此时辽东已然大乱。后金汗努尔哈赤东征西讨,已然统一辽东。而辽西大半土地除宁远外,已无城可守。慕容守绪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后,便逃到明山海关外。

    而当时辽东最高职位的便是宁远守将,蓟辽督师袁崇焕。袁崇焕听说了慕容守绪的事后,十分感动。又深知慕容守绪极会用兵,于是劝他一起守卫宁远。之至崇祯即位,铲除了魏忠贤之后才敢回中原来。崇祯帝闻听近臣的奏报方知慕容守绪的这一番作为。于是予以褒奖,将其招回中原做了苏州府的巡抚。

    慕容守绪有三个子女,长子慕容扬做了礼部侍郎并娶了刑部侍郎杨伦的女儿杨素贞。次子慕容弘做了驸马娶了当朝皇上的十公主。三女远嫁到蒙古科尔沁部的一位亲王。再说这杨素贞十月怀胎,生了一个男婴。长的相貌俊秀且白皙透亮。慕容守绪十分喜爱孙子。为其起名叫慕容宇,他便是本书主人公。慕容宇从小就很聪明,父母在京城居住。所以他从小就和祖父母住在一起。祖父在他满五岁的时候,便叫人请了文武两个师傅教他。慕容宇悟性很好,四书五经被的滚瓜烂熟。武艺也是触类旁通。转眼就又过了五年,慕容宇已经十岁了。这日慕容宇正在书房读书,忽见一个家丁叫鲁周的来到书房找他。慕容宇很客气的说道:“鲁叔叔,有什么事吗?”鲁周答道:“少爷,老太爷叫你到他书房去呢?”慕容宇道:“好,我这就去”两人于是结伴走到后院的退省斋去见祖父慕容守绪。慕容守绪说道:“老鲁,你先出去吧。”鲁周退了出去。慕容守绪说道:“孙儿,来坐下。”慕容宇遵命坐下说道:“祖父找孙儿有事吗?”

    慕容守绪今年已有70岁了。精神却依然很好。两只眼睛还是炯炯有神,身材魁梧但却经常笑呵呵的没有一点让人畏惧的感觉。鹤发童颜,有一把花白胡子。身穿寿字长袍,外披白蟒王袍。手中握有一跟龙头拐杖。慕容守绪说道:“你今年已经十岁了,十年前有个高僧曾对我说过你是一个可以成就大业的人。应该在你满十岁时将你送上少林寺。在那里由高僧教授你武艺以及做人的道理,你可愿意否”慕容宇欣喜道:“孙儿自然同意,何时出发”慕容守绪说道:“既然同意,那这个月末便可以上路了。让史家兄弟史亮,史达,史明,史清,以及老管家鲁周送你去吧。你可以走了”慕容宇告辞而去。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月底慕容宇已然准备好了,和祖父一起去给祖母辞行。

    神龙侠侣(2)

    刘氏本不愿爱孙出去,但也不想耽误他的前程只好放行。慕容守绪有嘱咐几个家将和管家好好照顾慕容宇,不到少林寺一步也不能离开。否则拿他们是问。

    终于主仆六人启程了,因为有忠义王的虎符和令牌。所以各府州县不敢怠慢,连忙迎接。连各省的绿林英雄也都望风而逃,但仍有那不识相的。

    这日,主仆一行七人来到了山东省地界,前面是青州府。城外是一片大树林,叫长叶林。因为树木的叶子都很大很长。此时正当午时,天很燥热。史亮说道:“少爷,咱们休息一会吧。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都人困马乏了。”慕容宇答道:“鲁大叔,您看呢?”鲁周道:“那就依少爷的吧,休息一会。再上路”

    众人都很高兴,停了马车。放开马匹任其食草,几人唠起了家常。过了大半个时辰,眼见日头偏西。鲁周劝道:“少爷,时候不早了。快些启程吧,一会城门就关了。”慕容宇说:“好吧,五位史家叔叔快些启程吧。”四人自然不敢违抗,牵来马车,将慕容宇扶上车。各自骑了马,正要走之时。忽见四面跳出十几个人来个个横眉怒目,长的行行色色。头扎围巾一看便知乃是草寇山贼。为首一人长得如黑塔一般,又高又膀。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一脸横肉,凶神恶煞。

    身穿开杉大襟,手里握有一把鬼头大刀。这人一声大喝:“站住,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牙嘣半个说不字,把脑袋切开晾着晒”

    史家老大史亮怒道;“什么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抢掠民财。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黑大个道:“我管你是谁,快点交钱。少费话”史亮道:“我等是大明忠义王慕容守绪的手下,你敢拦我们。胆肥了吧。”黑大个一听非但不惊反而大笑。

    史亮怒道;“笑什么”黑大个道;“我当是何方神圣,一个小小的忠义王有什么威风的。他不就是那个弑父媚上的老家伙吗?有什么可张扬的”史亮一听大怒:“竟敢侮辱我家王爷,找死。”说罢,纵马抡刀冲上。黑大个不慌不忙,舞刀相挡,两人都在一处。马车内早气坏了慕容宇和鲁周二人,一个是替祖父生气,一个是替主子生气。慕容宇不由分说,喊了一声:“大胆草寇,污我祖父清白。看剑,舞剑冲出马车。车外早混在一团了。史家四兄弟与众山贼都在一处。一边是久经沙场的将军,一边是山林的草寇。天壤之别,不一时,这帮人便被杀的死倒一片。而慕容宇正与黑大个斗在一处,黑大个似乎武艺不凡。但此时也是口中大叫不好,边打边撤。竟被越战越勇的主仆六人追得无处可逃,连黑大个也被慕容宇略施一招,削掉了一只耳朵。鲜血迸流,逃回本山,他姓阎名彪,江湖号称:“活阎王”杀人不眨眼,却败于一个毛头小儿之手,说出去叫人耻笑。

    他是离此不远的五华山的副大王。此次败于慕容宇之手,乃是回去搬兵。放下他不说。再说主仆七人继续前进过了青州,又向前行进。终于出了山东来到了河南地界,众人见已快到目的地便放松了警惕。谁料又险出祸事。

    这日终于到了嵩山脚下,眼见已是黄昏。这次是史家老三史明,他说道:“少爷,老管家。你们看天已到黄昏,不如休息一晚,明日再上山吧”史清说:“是呀,这么晚了。就是上山人家也不一定接纳呀”老管家鲁周和主人一样心慈面善,老好人。于是说道:“好吧,不过这次可要多加小心。”四人十分高兴,赶忙找了家客栈。却不知这是家黑店,五人走了进去。早有店小二迎了过来,问道:“几位客官,是住店吗?我们这可有上好的房间。”鲁周问道:“是住店,你们这有好的房间吗?安排两间。顺便帮我们把车卸了,把马匹喂好”店小二答道:“好勒,几位客官请随我上楼看房,管保你们满意”几人上了楼,来到里面的两间上房,看了看很满意。于是准备住下,史家兄弟一房,老管家和慕容宇一房。店小二不一会端来了热水和饭食。几人先洗了脸和脚,然后开始用饭。

    神龙侠侣(3)

    却不料,酒不但误事而且这次还藏了**。不一会史家兄弟和鲁周都麻倒了

    只有慕容宇由于年纪小没有喝酒,所以没有中毒。更没有晕倒,忽然听见有人上楼了,赶紧藏在桌下。果然见几个人进了房间,为首那人正是店小二。

    只听他们谈论道:“又有一笔买卖了,这几个人太笨了。抬下去宰了,剩下的钱财对半分了。”店小二说:“慢,这活人好象是前几日在长叶林打伤二当家的那些人,怎么少了那小孩。”正在这时,忽然见从桌底翻起一人。使剑逼住了店小二,此人正是慕容宇。吓的众人一惊,但一惊之后有镇定了,无非是一个毛头小儿,有何可惧。店小儿喊了一声:“拿下”几个蒙面人冲了上来,慕容宇正要动手,蒙面人却几声惨叫。倒在地上,胸前皆中了几枚飞镖。店小二大惊之时,早被慕容宇制服了,慕容宇怒声说道:“快拿解药来”小二连忙说:“不在我这,在我门掌柜那”慕容宇说道:“那你带我去找你们的掌柜的那里。你要想使花样

    我就要了你的命。”小二赶忙说:“小人不敢,小祖宗。我这就带你去”二人出了房门,下了楼。来到先前看到的一个内间,屋子不大。但正中有一把太师椅,

    椅上端坐一人,尖嘴猴腮。一看便知并非善类。此人大约有四十岁模样,见人进屋,忙命令几个彪行大汉挡住了出路。好象有准备一样,说道:“好一个英勇少年,连“活阎王”都败与你手,不简单。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来人给我抓住他”说罢,便冲上来几个大汉。慕容宇纵然有功夫,但怎敌的过几个彪行大汉,被人捉住。只见老板说道:“小兄弟,我给你引见一个熟人”说罢令人将一个黑大个叫了出来,此人正是“活阎王”阎彪。耳朵已包上了一块纱布。阎彪一见慕容宇便冲上来道:“老子今天要报一剑之仇,也割你的耳朵来下酒。”

    正要行凶,忽然一声惨叫。又中了一镖横死于地上,掌柜的叫纪连发。纪连发大惊道:“什么人。”只见一道黄影闪过,大门被用力踹开,几个大汉被一股神力击飞了出去,实乃震惊。门外那人走了进来,慕容宇见是一出家僧人。这僧人身材削瘦,但却很高大威猛。身披袈裟,内有黄色的僧袍。此袍只有得道高僧才有权拥有,胸前挂有佛珠。手中握有一跟九龙禅杖,口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几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有何能耐。”纪连发一见,口中不干不净的骂道:“死秃驴,多管闲事找死。给我废了他”那几个彪行大汉放开慕容宇转而去打僧人,却见僧人舞动禅杖一会就打的几个大汉爬不起来了。纪连发眼件大事不好,正要逃窜。那僧人略施小计就将纪连发捉了回来。并取回了解药,

    对慕容宇说道:“小施主,快去救你的同伴吧这有贫僧。料他也跑不了”慕容宇谢过僧人,上楼将史家兄弟和鲁周救醒。几人闻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怒。随慕容宇下了楼,见到纪连发已被绑了起来。僧人正盘腿打坐,几人谢过高僧。史亮上前一刀砍死了纪连发,还要砍小二。被高僧劝住:“施主,饶他一命。明日自有官府料理他。”鲁周谢道:“大师可是少林寺的高僧吗?大师法号如何称呼,日后回禀了我家老爷。也好相报呀”僧人道:“贫僧正是少林寺的僧人,法号慧能,我奉方丈慧海之令。下山来等一个少年上山学艺的,刚才见这小施主出手不凡,我想定是我要找的人。小施主你叫什么”慕容宇道:“大师,我叫慕容宇,我祖父是忠义王慕容守绪。我是听祖父的话,初来宝刹学艺的。他们是我的几位叔叔,一路护送我来到此地。”慧能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是如此,明日便可随我上山回禀”一夜无话,次日天明。六人整理了行装随慧能上山了。

    只见果是名山宝刹。嵩山位居五岳之中,是有道理的。嵩山不算险峻,但也是人迹罕至,嵩山有很多山峰,连绵不断。而少林寺为于主峰,此锋又称少

    神龙侠侣(4)

    室山。山中绿草如茵,繁花似锦。苍松翠竹,飞禽走兽仿佛人间仙境。令人心旷神怡,畅快之至。几人拾级而上,终于到了半山腰。见有一座高耸的牌楼。

    牌楼上写着:“少林寺”过了此处,方才真正进入了寺内。只见有两个值事僧拦住众人去路道:“阿弥陀佛,佛门境地。闲人勿入”慧能此时站出来说道:“他们是方丈要我下山去找的人”值事僧见是方丈的师弟,罗汉堂的主持慧能,赶忙让开。几人走了进去,有爬了会山道,方才到了寺门外。这少林寺之所以闻名天下,乃是当年曾助唐太宗打败过王世充。故此唐太宗李世民奖励十八棍僧的义勇,不但亲笔所书:“少林寺”三个大字而且准许他们锻炼僧众练武,而且准许他们吃肉喝酒。自此以后才有了“天下武功出少林”一说。也令不少人望而却步。

    慧能带了他们进寺,见寺院十分宏伟。依山傍水,山清水秀。钟声,鼓声,念经之声不决于耳,而且后院还有几十个出家人正在练武。终于来到了大雄宝殿,早有方丈在外等侯,见到师弟将人领来十分高兴。有见慕容宇一别数年,已非当年的襁褓中的婴儿,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非常高兴,又向鲁周寒暄了几句,便送走了几人。

    从此慕容宇便在山中一呆就是七年多。开始了他的学艺生涯。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二章 学师少林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3 本章字数:5170

    慕容宇和几个家丁告了别,鲁周带了史家兄弟下山不提,再说慧海对他说道:“慕容宇,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老师,我教授你佛法。让你不致于以武欺人,而我师弟慧能则交你学习少林工夫,明白了吧。你先去换件寺内的素袍,寺里哪怕是俗家弟子也不可衣着光鲜。以免让一些人嫉妒。一会回到这来听我讲经。”慕容宇答道:“徒儿遵命”于是跟了小和尚去自己的卧房换了一身粗布衣裳。见寺内房屋虽大但决不奢华,到处是供奉的佛像。而自己也并不是一个人住,便问:“小师父,为什么这还有几个人的行李呢?”小和尚道:“这你有所不知了,少林工夫源远流长,并且集天下武功之精粹。所以很多豪门望族都将自己的子孙送到本寺来学艺。但是本寺地方不大,无法容纳很多人。只好分期分批教授,也只能让几个人住一个禅房。”慕容宇说道:“多谢小师父指教,请问法号如何称呼”小和尚说道:“小僧法号行空,是本寺继方丈之下的第三辈弟子。你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好了。你先换身衣裳然后随我去大殿听讲佛法。”慕容宇于是进屋去换了身素服,虽衣服比较旧,但也依然能衬出慕容宇的英俊。

    不一会,行空带了慕容宇来到大殿,早有很多人在那了。慕容宇四处打量,见果然是名山古刹,大雄宝殿十分壮丽。四处都是红柱,进了殿内见正面便是佛祖如来。佛祖也是纯金所制。旁边是四大金刚,横眉怒目震慑人心。使人不敢有半点邪恶之念。然后是方砖铺地。相当壮观,众人坐在蒲团上。过了一会,进来的是几个僧人。正中的一个正是方丈慧海,旁边分别是达摩堂,罗汉堂,迦叶堂,以及藏经阁的几个长老。慧静,慧能,慧空,慧昌。都是慧海的师兄弟。慧海说道;“阿弥陀佛,老衲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人。他以后会是你们大家的师兄弟。慕容宇,请上来吧。”慕容宇走了上来,躬身一礼对大家说道;“众位师兄弟们,小弟复姓慕容单字宇。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众人都齐声鼓掌。慧海又给大家讲了好长时间的经文。只听钟声敲响,慧海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大家去吃斋吧。”众人齐声颂了佛号,方才散去。

    慕容宇自己独自来到斋堂,拿了一个碗。走上前去打了一碗素斋和一个馒头,然后找了个空坐,便吃了起来。过了一会听见有人问道:“请问,这有人吗?”

    慕容宇抬头一看,见此人是个少年,似与自己同样年纪。身材高大但很消瘦,脸上呈现的是一副不大好看但却齐整的脸。忙答道;“没有人,坐吧。”少年道:“谢谢了,你也是刚来吧”慕容宇道:“是的,”少年又道;“今天上台说话的是你吧,你姓慕容?忠义王慕容守绪是你的什么人?”慕容宇道;“他是我祖父”

    少年自我介绍道:“我姓司徒名义,我父亲是镇守福建的福建总督司徒青云。是他送我来的。咱们叫个朋友吧。”慕容宇答道:“好呀,我在这正好没有朋友呢”

    两人唠起了家常,却忘了这是寺院。什么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不一会就见很多人都起来往达摩堂走去。两人只好起身跟随大家往达摩堂去了,达摩堂的长老就是前番救过慕容宇他们的慧能高僧。进了达摩堂,正中是一间大殿。供着达摩祖师。大殿外是一个练武场,旁边是兵器架。什么刀枪剑戟,斧钺勾叉,带尖的,带刺的,带勾的,带挠的应有尽有。只见已有一些俗家弟子等在那了。二人也随他们站在了一起。不一会,见一个值事小僧喊道:“达摩堂长老到,全部集合”众人分成几排马上站好。果然从屋中步出的正是慧能,慧能身穿杏黄僧袍,外套袈裟。足踏云鞋布袜,身材高大。头上是光头,头上还有戒疤。

    司徒义也是头一次来这,还没见过慧能。低头对慕容宇说道:“他就是咱们的师傅?我看他也没什么特殊的吗?”慕容宇答道:“你可不知道,我的命都

    神龙侠侣(6)

    是他救的呢!”接着就把如何力斗群贼的事迹说了一遍。司徒义惊讶道:“真的呀,那他可太厉害了。”正在这时,只听慧能说道:“从今天开始,有贫僧教你们武功。不过少林工夫博大精深,不下苦功是学不到任何东西的。而且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保家卫国,惩恶扬善的。如果有谁仗着会武功来欺负人。让贫僧发现了,决不轻饶。明白了吗?”众人齐声说道;“知道了”慧能又说:“好,我今天教你们少林功夫最基础但也最厉害的功夫”有人插嘴说;“师傅,是不是易筋经”还有人插道:“那一定是般若掌”慕容宇端详发言的两人,一个瘦高但仪表堂堂,另一个身材矮胖但却也掩盖不住他的雄姿英发。一个叫曾啸天,一个叫谭巡浩。慧能说道;“都不是”又有两个人插道:“是不是大力金刚指”“应该是龙爪手”这两人也是风度不凡,一个是身材宽大一个是身材匀称都是少年英杰。一个叫张云举,另一个叫赵鲲鹏。慧能只好总结道:“非也,我教授给你们的是站桩扎马”众人泻了气。站桩扎马是每一个学武的人都会的,不足为奇。只听谭巡浩说;“师傅,这站桩扎马我们都会了,不需要学了”慧能反问道:“真的都会了。”众人答;“都会了”慧能说:“好我试试你们,谁想上来与为师较量较量”慕容宇正在犹豫该不该上时,早见谭巡浩纵身而上,说道:“师傅,徒儿谭巡浩愿意领教”慧能说:“你不是说你会站桩吗?那为师就来试试,”谭巡浩赶紧就扎住马,守住下盘。慧能一掌击来,只奔谭巡浩的前心抓来。谭巡浩不免一惊使左手相挡,慧能将掌力化开,转向左间击来。不一会就把谭巡浩折腾的汗流浃背。慧能一边继续和谭巡浩以掌相持。一边对众弟子说道;“看好了,我要摔他一跤,谭巡浩一听大惊。想护住下盘。可此时早已来不及扎马了。只见慧能左腿一用力将谭巡浩的马步打乱。右腿使劲一勾,扑通一声谭巡浩四脚朝天仰面摔倒。众人都叫;“师傅,好工夫”慧能道:“看见了吧,这扎马有多重要。刚才那一跤若是马步扎的稳便可免于一劫。都谦虚点吧,跟我练扎马。”

    谭巡浩心胸狭窄,脸皮又薄。此次出丑十分恼羞成怒。暗道:“死秃驴等着吧,我要让你后悔”谭巡浩心中恶念一起,便要造孽。这是后话。

    众弟子随师傅练了几个时辰的扎马功,方才散去。这几人性格迥异不同,但都出身于名门之后。但都是善良之人,家中长辈多在明廷为官。曾啸天的父亲叫曾变蛟,乃是辽东的一城总兵,后来因与其余几个总兵一起征伐后金大汗努尔哈赤,兵败逃回关内。派儿子上少林寺学艺以图东山再起。果然曾啸天继承父职做了辽东沈阳城的总兵多次与几个明朝虎将如祖大寿,洪成畴打败过后金军。张云举的祖父两辈均是襄阳城的守将。后来却被闯王李自成的农民军夺取了城池。崇祯帝大为震怒,降了张云举父亲的职。张劲(张云举之父)不甘,遂派儿子去少林寺学武然后为他报仇。后来张云举不付众望,接替了职位率精兵几千收复了城池,杀退了增援的农民军。又招收了不少英雄好汉,例如赵鲲鹏,曾啸天,司徒义和慕容宇誓守襄阳。屡次击退清军,为江南的百姓制造了一个坚固的堡垒。司徒义父亲是福建总督,多次败于海贼之手只好派儿子上山学艺,打败海贼。不想最后却是丧身于清军之手。司徒义也只好孤身投靠张云举。赵鲲鹏的父亲乃是云贵两省的总督又身为云南沐王府的家将,拥兵自重。十分厉害却败于吴三桂之手,只好命儿上少林学武。赵鲲鹏下山之后没有几年父亲便死了。他只好也投靠了张云举。惟有这谭云浩,父亲早死。母亲改嫁给明朝亲王成王朱翔林。成王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谭云浩的很多毛病。后来因欣赏少林武艺却无缘得见只得派养子前去学艺并密受儿子若是见到了少林拳谱务必要偷到手。这谭云浩本就心怀不轨,这次有大为出丑,自然不甘心。所以早早晚晚要出事的。神龙侠侣(7)

    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转眼已过去了两年多。在这两年中。慕容宇的功夫已有了很大的增进,虽说只练了基本功。但还是很有成效的,慕容宇每日以手代锄来种菜刨土。两只手练的十分有劲,如铁爪一般。而且每日都下山抬水都是双手各持一只圆锥形木桶,成满水上下十几趟。所以双腿也极为有力。

    至于站桩也比其他的俗家弟子更为认真。可以一站两三个时辰不动,头上还放着茶杯一动便倒。这一天,慧能招来众弟子让他们展示一下两年来的成果。众人都上来各显神通。尤其是慕容宇和谭云浩。相差不远。但却心态却是不一样,一个是想练成了武艺可以保家为国,更可以造福百姓。另一个却是想早日报一跤之仇,并想早日拿到易筋经。慧能说道:“好,大家都有进步,从今天开始,我来教授大家少林寺的入门功夫,大小擒拿手。会了擒拿手,不用刀枪也可擒贼。慧能叫慕容宇上台来给大家做示范。师徒两个比划了一阵,慧能略施小计,跳到被后将慕容宇的双手擒住。说道:“看清楚了吧,开始练吧”众人散开来练。

    到了晚上,众人解散。司徒义,慕容宇和曾啸天一起散步,正好来到了塔林外。这塔林乃是存放寺内历代高僧的舍利之处,一般不准闲人进入。门外都有僧人把手。而奇怪的是今晚这却无人把手。三人觉得奇怪,四处找人。忽然曾啸天喊道;“你们快过来,我找到了”二人闻声而至,见过有一看守的僧人被打昏在此。三人大惊,知道寺内有歹人出没。便冲进塔林,左转有转来到了本寺最重要的藏经阁下。见一个值事僧被打昏了,又见一个黑影钻进了藏经阁内。三人不由分说也追进了阁内。一气追到了顶楼,这黑衣人见无处可逃。便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竟敢多管闲事找死”慕容宇厉声喝道:“快放下经书,我可以饶你一命。”黑衣人不答话,便下死手一掌击向慕容宇击来,慕容宇虚晃一招躲过此掌,随即使大擒拿手来擒黑衣人。两人斗在一处,黑衣人渐渐败退下来。而慕容宇却是越战越勇。黑衣人见不能胜,便下毒手。从腰中拔出几枚银针。向慕容宇刺来,眼见慕容宇就要受害。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闪过,一挥手打下了银针,黑衣人见势不好,打开窗户便想逃跑。黄影正是高僧慧空,慧空伸手抓住黑衣人的衣服,黑衣人一使劲还是逃了出去。但后心处已被抓破,并抓下一块布来。这黑衣人纵身跳下藏经阁,找来火把竟要纵火烧阁,企图烧死师徒四人。慧空眼见不好,双手抓住司徒义和曾啸天也跳出了阁外。正在这时,早有慧能带了寺内的众僧前来救火。慧能问道:“孩子们都没事吧”慧空说:“没事”司徒义喊道:“师傅,师叔不好了。火势又大了,慕容宇还在阁内。”慧空竟忘了慕容宇,转身从阁外冲进去。救出了慕容宇。才算是躲过一劫。慧能已与群僧救下了大火。所幸易筋经还没有丢。

    次日天明,慧海方丈招寺内僧众来到大雄宝殿之外。说道:“昨夜,本寺有歹人前来行窃镇寺之宝——易筋经。并且企图纵火烧塔。”众人唏嘘一阵。慧海又道;“多亏了达摩堂的几个俗家弟子慕容宇,司徒义,曾啸天见义勇为,夺取经书,才未使寺宝遭劫。并打跑了贼人。他们也险遭遇害。这三个英勇的好少年,佛祖会保佑他们的。大家跟我一起念经保佑他们”众人念了一会,慧海道:“老衲认为此人非是外贼,因为外人根本不熟悉寺内的格局,更别说是严密封锁的塔林,而且从案发时间来算,他也决逃不出寺。所以,这人一定是家贼。请你们各自看看身上是否有缺损衣服的人。”众人一片骚乱,过了一会报说没有。

    其实那黑衣人就在中间,正是谭巡浩。此时由于来不及换衣服所以身上定然会缺损布的。此时正是心惊肉跳。慧空见没有成果,说道:“散了吧。赵鲲鹏,张云举,谭巡浩你们三个留下来。我有话说。”三人留了下来,慧空说:“我要试

    神龙侠侣(8)

    试你们的功夫如何。”其实是想试出罪犯。因为这三人武艺均与慕容宇三个不相上下。张,赵二人心中无贵,故此不惊慌。谭巡浩却是准备冒着危险拼上一回了。从张云举试起,张云举虽学会了大小擒拿手。但却十分生硬不灵活。而赵鲲鹏虽能应用自如,但手法柔软也不像凶手。该试谭巡浩了。忽听几声钟响,该念早经了。慧空说道;“智锐(谭巡浩法号),你晚上到我禅房来一趟。”谭巡浩方才一块石头落了地。话说当晚,谭巡浩带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靴内来到慧空禅房之中。慧空说道:“来,我跟你比划比划”谭巡浩动了杀心,几招下来慧空已猜出是他了,正要停手。忽见谭巡浩顿下杀手,拔出匕首刺进慧空的腰上拔出来有刺进他的胸膛之上。慧空捂着胸口说道:“你,你,你竟敢害我。”便倒地而亡。谭巡浩也吓坏了,塞起匕首就逃跑了。不敢走大路,从后山逃出了少林寺,投靠了附近一个山寨做了其中一员。此时慧能正带着众弟子来看师兄,进到屋中见到慧空已死去多时了。再叫人追已为时以晚。慧能通知了师兄慧海方丈,慧海召集了众人说了慧空遇害之事,众人皆伤心不已。慧空高僧生前人缘很好,又和蔼可亲,如今却遭横死。真是老天无眼呀!慧海带人超度了亡魂。

    从此慕容宇更加认真练武了,什么大小擒拿,长拳,猴拳,龙爪手,十八般武器样样都精通。尤其善于使剑。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三章  闯荡江湖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3 本章字数:4974

    慕容宇自从师叔慧空横遭惨死之后,发誓要努力学好武艺抓住凶手为师叔报仇。什么长拳,南拳,猴拳,蛇拳。武器更是样样精通,尤其是双剑。舞得如梨花暴雨一般无有缝隙可钻。转眼又过了5年,慕容宇一从刚来的毛头小儿变成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此时已有17岁了。话说这一日,慕容宇正在后山练武。忽然来了师兄行空,行空见到慕容宇说道:“智端师弟,方丈有事找你。”慕容宇收了宝剑,客气的答道:“师兄,方丈有何事找我”行空答道;“这我可不清楚,跟我来吧”;两人说着便走向正庭。来到慕容宇最熟悉不过的大雄宝殿外,平时练武练累了,便在此参一会禅。行空说:“师弟,进去吧,”慕容宇走进大殿,早见方丈和师傅都在。便上前施礼道:“徒儿见过两位师傅,不知师傅找我有什么事”慧海笑道:“也没什么大事,你来这已有很长时间了。已经学了不少东西了。所以你可以下山回家了。也该回家看看了”慕容宇答道:“是我一个人走吗?”慧海道:“和你一起来的几个俗家弟子都该下山了。不过本寺有一条规矩。凡是下山的人先要过本寺最有名的十八铜人阵,过了此阵方可下山。你回去好好准备吧,依你的功夫过此阵应该是探囊取物一般容易。而且下山之后要好好的做人,切勿以武欺人。”慕容宇双手一抱拳说道:“徒儿谨遵师命,请师父放心。”于是说罢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禅房,收拾了一下行李。正在这时,结义弟兄司徒义和曾啸天进来了,一见忙问:“大哥,你这是何意,莫非要下山了。”慕容宇答道:“正是。不但是我,还有你们呢,刚才方丈跟我说,咱们都该下山了。明天去过了十八铜人阵便万事大吉了,你们也快准备准备吧。”二人听了大喜,赶紧收拾了行李。

    结伴出了禅房,曾啸天说道:“不知张兄,赵兄知不知道?”慕容宇想了想说道:“方丈应该跟他们说了,咱们不用通知了。若是下山时候不一样,他们该说咱们诓他们了。那样岂不是阴差阳错。”二人答道;“大哥所言极是。”三人准备了一晚上。其实另二人也早知道了,本想通知他们但恰巧与慕容宇想到了一处就没有通知。次日清晨,众人来到了十八铜人阵外。早有慧海和其他几堂的长老在外等候了。慧海说道:“诸位俗家弟子,今天是众位下山的日子。你们在本寺学了不少武功为了校验你们的功夫是否学成。所以让你们来闯阵,过了的可以下山了。不过的吗!就老老实实的回寺联系直到过了为止。明白了吧,听我口令过阵”不一会阵门大开。阵中有各式各样的地形,或凸出或凹陷。或直角或转型。阵中却显的十分阴森。众人如蜂起云涌一般越入阵中。开始了闯阵。尤其是以慕容宇,司徒义,张云举,曾啸天,赵鲲鹏为首,更是展开浑身解数。将在寺内学的武艺都使了出来。很快众人之中被打下阵来的不计其数,只有达摩堂的五个弟子还在尽力闯阵。不一会到了第五阵,此阵只剩下十个铜人了。而这十人偏又是此阵中最为厉害的。不一会,赵鲲鹏,曾啸天便被打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司徒义也被打了下来。台上只剩下张云举和慕容宇,又过了四人张云举也支持不住被打了下来。只剩下慕容宇一人在还在阵上与两个铜人对战。

    左边一个铜人一掌击向慕容宇后心处,慕容宇在寺里练了两年的闻声出手的功夫,使了招“铁板桥”一弯腰躲过此掌,另一个铜人又是一脚踢来。慕容宇不慌不忙闪身躲过,顺手使了一招般若掌将铜人击出。另一铜人见师兄被打,忙使出“鹰爪手”直抓向慕容宇,慕容宇见此招极为迅猛。不敢硬接,纵身跃起,使出“大鹏展翅”将那铜人击下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得罪了”

    另一铜人还要动手早被慕容宇使出“龙爪手”制住了,不敢动弹。铜人只好认输。慕容宇返回阵外,早有几个兄弟迎接他了。慧海道:“智端好功夫,破了阵

    神龙侠侣(10)

    你可以下山了”慕容宇道:“师父,徒儿想提一个请求,”慧海说道:“说吧,”

    慕容宇说道:“我这几个兄弟虽未破阵但也尽了全力,是否可以也放他们下山”

    慧海道;“果然重义气,好。师傅答应你,让他们也下山”其余四人谢过师傅,

    和慕容宇一起起身上路了。慧海带众人送出寺外说道:“慕容宇,见到你祖父,帮师傅代声好”慕容宇早已归乡心切了,回道:“是,师傅,你也保重身体。”

    这才开始了他的闯荡生涯。

    来到山脚大路上,五人要分道扬镳了。互相道了别,张云举往襄樊方向去了。曾啸天往辽东而去,赵鲲鹏回云南昆明。只有司徒义和慕容宇同路,一个往福建而去,一个往苏杭而去。同是江南,两人一路说笑走了很长一段路。,这日,天已近正午,两人感到饥渴难耐。正巧道旁有个小茶馆,茶馆的幌子上写着三字“百里坡”二人走进茶馆,早有伙计迎上来道:“二位小兄弟,想用点什么”司徒义道:“先来壶凉茶,再上几张大饼和一只烧鸡”伙计说道:“好勒,凉茶一壶,大饼半斤,烧鸡一只。二位捎等,一会就上”二人放下手中行李和贴身武器,一个是双剑,一个是青龙刀。找了个比较凉快的地方坐了下来,等着饭菜。过了一会,果然菜上来了。还有沏好了的凉茶一壶。二人自从上了山,几年都没有吃过荤腥了,差点都忘了什么问。二人吃的狼吞虎咽,十分高兴。

    正在这时,听见茶馆外一阵马蹄之声。慕容宇抬头一看,见是两个官差一路骑马赶到此间,下马来至店内。叫道;“伙计,快来。我们要用饭。一会还要赶路。”伙计一见是官差怎敢得罪。忙问:“二位差官老爷,要点什么”慕容宇仔细观察二人见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身材极不搭配。都穿着皂色制服,头带尖顶帽子。脚穿马靴。腰间挂着配刀和锁人的绳套。其中一人说道:“来几斤牛肉,再上几张烙饼再来点凉茶。”另一个说道:“再上点你们这拿手的,什么葱烧海参之类的。”另一个插道:“快点,老子还要赶路”店伙计忙下台准备。

    二人中那个瘦子说道:“我说兄弟,这次的差事太难办了。老爷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再半个月之内捉住采花大盗一支梅刘通。可快到日期了,咱们还是找不到这个如何是好?”另一个说道:“我说兄弟,你着急又有什么用,他总不会自己跳出来吧。咱们吃了这顿饭再向前寻访一定可以抓住那采花贼,实在找不到也只好回去领罪了。”过了一会,饭菜上来了。两个人不说话了,都在吃饭。于此同时,慕容宇和司徒义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司徒义喊道:“伙计,算帐”伙计赶忙过来道:“两位吃的可好,还要点什么”慕容宇道:“谢谢,我们吃的很好,不要什么了。结帐吧”店伙计拿了算盘。说道:“好勒,我给你们算算,半斤大饼是五钱铜子,一只烧鸡是一两银子。凉茶免费。共是一两五钱银子。”司徒义二话不说从随身带的钱囊里拿出二两纹银,慕容宇说道:“怎么好意思让你付帐。”司徒义道:“这有什么,到了下站,你再给我付不就行了。”店伙计还要找钱,司徒义道:“不用找了”二人动身上路了,又走了几天的路。见前方是一片树林,过了树林便到了江苏省境内。马上就要到家了。慕容宇道:“兄弟,咱们在这休息一会”司徒义答道:“我也正有此意”二人进了树林,找了个开阔地休息。

    正在唠着家常,忽听不远有兵器争斗之声。二人毕竟是少年心性,好奇的寻声找去。拨开树丛,见有四个人正在争斗。其中两个人正是不久前在茶馆遇到的那两个官差。另外两个应该就是什么采花大盗一只梅刘通。以及一个帮凶。此人长的十分矮胖。慕容宇悄声对司徒义说道:“兄弟,我看那两个差官不是他们

    神龙侠侣(11)

    的对手,不如我们上去帮个忙如何。”司徒义欣然答应。于是各持武器冲了过去

    此时,一只梅刘通正要一刀劈向瘦小差官身上。忽然竟被一股强力逼了回去

章节目录

神龙剑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纳兰惠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惠宇并收藏神龙剑侠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