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七章 危难结缘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3 本章字数:4849

    慕容宇自辞别了小玉回来之后,每一天都是魂不守舍.也不愿意批阅文件和处理政务.真可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就在这时,有一个天降的好机会给了慕容宇.原来是因为临近慕容宇所把守的南阳城的一处山林中出现了一批山贼.已经人强马壮.朝廷屡次派襄阳的张劲父子,樊城的王飞云出兵讨伐.皆不能胜,于是崇祯很是着急,因为此时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已然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另一半则是是满清军队骚扰明朝边境,并占据辽东.所以崇祯很怕那些山贼被李自成收编.于是想起了忠义王的孙子慕容宇现在在南阳地界做总兵.于是派慕容宇出兵讨伐.这恰巧给了慕容宇一个好机会.于是慕容宇重新振作起来,典齐兵将共是5万余人又联合了其余诸城的总兵和守将一起对敌.

    话说这一天,大军准备出征了.慕容宇穿上了一套银盔银甲,骑上赤炭火龙驹,手握双剑身后插着那只神剑.十分英姿飒爽,喝了壮行酒,喊了一声:“三军出征.”于是大军出了城门,浩浩荡荡开向离此有三十多里的一处山林,叫小孤山黑松林.不出半个时辰便来到了小孤山的对面,慕容宇下令原地扎营休息.大军驻扎完毕后.慕容宇便召集了几个亲信大将如审威、张奉、段大鹏,秦武,尉迟林,淳于祥六个大将一起商量如何对敌。早有审威说道:“启禀大元帅,末将曾随张劲将军来讨伐过这批反贼。深知他们的底细。”慕容宇道:“既是这样,快说给本帅听听,也好研究研究。”审威答道:“是,这批山贼号称什么‘梅山七杰’都有一些歪门邪道的功夫。所以不可强夺,只可智取。应该如此行事”放下他们如何商议不提。

    这批山贼,并非此地人氏乃是从山东梅山的人。因为山东连年灾荒,于是逃难至此,感到无路可去。于是只好落草为寇,为首一人唤做“闹海蛟”姚天胜乃是一个不第举人,后来得到一个道人的帮助学会了一套武功,排行第二的叫“九尾龟”单冲,本来就是个山寨的头领。很有人气,第三的叫“神机狐”纪礼,是一个学得妖法的妖道。第四个是曾经被慕容宇打败的那个刘通号称“白面猿”后来又逃了出来,来此入伙。第五个是他的帮手被司徒义制服的胖子叫“黑皮猪”高清,第六个叫“震山虎”王勇,最后一个叫“紫面熊”房天书。双手有万斤之力。这日七贼正在聚义堂说话,忽见一个小喽罗慌张来报告道:“禀告各位大王,大事不好了。朝廷又派人来征讨我们了。”‘九尾龟’单冲毫不惊慌说道:“慌张什么,来征讨。应战就是了。咱们打败过他们那么多次,有什么可怕的”小喽罗回道:“此次来的人,咱们原来没见过。”早有“紫面熊”道:“那有什么可怕的,待我去会会他”提了双锤,带了几百来人下了山。来到阵前,见对面阵上果然有一个银袍小将没见过。见此人身着银盔银甲,披着银袍。手中握有双剑,脚下跨有一匹赤炭火龙驹。十分威武,而慕容宇也在观望对方阵上的主将。见对面的人,身材高大,长得面似蓝靛十分怕人,头发却是红的。身上穿的是普通的衣服,只简单的套了一件坎肩式的盔甲。手中提着雷鼓瓮金锤,便问道:“对面的可是什么梅山七杰”房天书喝道:“正是,不知你是什么人”慕容宇道:“我便是来讨伐你们的人,南阳城总兵。你要是聪明快快下马投降,免得小爷我杀上山去。”房天书冷笑道:“好大的口气,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看锤”说罢,舞锤催马便上。早有段大鹏赶上去道:“休伤我家元帅,看枪”于是两人都在一处,却不想这房天书武艺不凡。竟不出几合将段大鹏砸死于马下。又冲上的淳于祥和尉迟林也被房天书一锤一个锤死于马下。慕容宇一见大惊,一催赤炭火龙驹。舞双剑来敌房天书,房天书舞锤相迎,却见慕容宇将双剑舞得上下翻飞,几乎无可抵挡。最后竟把那房天书生擒活捉。手下的一百喽罗早被官兵杀的哭爹喊娘,死伤无数。慕容宇撤兵回营。

    这边则气坏了另外六贼,早有“白面猿”刘通说道:“大哥,今晚。我带一千精兵去劫敌营,救回七弟。姚天胜说道:“好吧,我在让六弟震山虎,五弟‘黑皮猪’一起帮你。”于是准备了一阵,等到天已大黑。悄悄溜下山潜到对面敌营。却见灯火通明,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又等了一会见灯火都熄了,便各自寻找房天书的囚处,忽然周围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慕容宇带了剩下的三个将军冲杀出来。如下山猛虎一般,直杀到面前。刘通借灯火一看,更是怒不可懈,正是仇人慕容宇。恶狠狠的抽刀杀来,早被慕容宇以双剑挡回并如砍瓜切菜一般的杀了。刺的浑身冒血,死尸摔倒再地,而其余两员大将不但活捉震山虎而且有杀了黑皮猪。一千贼兵或死或伤逃回山寨。

    山寨的另外三个大王,听后十分生气。“闹海蛟”姚天胜拍案而起喝道:“来人呀,抬我的三叉戟来。我要去会会他,竟敢上我四个兄弟。”早有二寨主“九尾龟”单冲说道:“大哥,杀鸡焉用宰牛刀,让兄弟我去收拾他。”于是命人典起几百喽罗一起下山迎战慕容宇。而此时,慕容宇早等的不耐烦了。就要带兵杀上山来了。忽见对面冲下来兵马。为首一人,身才魁梧。横眉立目,但也是相貌堂堂。手里握有一根凤翅溜金镗,身上穿了一套锁子连环如意甲。并披有一件青色大袍。脚下跨的是黑龙驹,“九尾龟”单冲见对面一员银盔银甲的小将,少年英气十足,很是喜欢。只可惜是在两军阵前,否则一定要结交这小将。单冲问道:“对面是何方人氏,请通名抱姓。”慕容宇道:“我正是南阳城的总兵兼当今圣上所赐的世袭王爵忠义王。你快快投降,本王还可饶你不死。”单冲见他竟出狂言,喝道:“好大的口气,着镗”催马赶到,一镗砸向慕容宇。旁边众将惊呼道:“元帅小心”慕容宇在少林寺练了七年功夫,早就练成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使双剑架起溜金镗,单冲见镗被架起。忙又施展了一招,将镗撤了回来,二人斗在一处。不分上下,单冲见久战不胜。便使出暗器,从衣袖中射出几枚毒镖直冲慕容宇飞来。慕容宇一见不好,正要躲避。已然晚了,躲了两镖,刚坐起身。第三支毒镖飞到,慕容宇闪了一下。毒镖正中慕容宇的左臂。慕容宇疼的“啊”了一声,从火龙驹上摔落下来。人事不醒,单冲大喜,正要来拿慕容宇的首级。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吹得众人东倒西歪。单冲也是如此。遮住眼睛,过了一会待风过了。再看对面阵上已无人烟,更没有慕容宇了。

    唬得单冲不敢胡来,心想一定是哪个神仙显灵救走了慕容宇。反正自己也赢了,便率兵回山了。却不知刚才这股旋风乃是前文书说过的兔精小玉所施的。

    原来自从上次辞别了慕容宇,兔精小玉也动了凡心。因为这青年不但长的十分漂亮,眉清目秀。而且还十分的懂礼貌,见到满洞的珠宝却不动贪心。要不是自己主动送上武器和良驹或许他还真会一样不要呢!于是兔精小玉也在日思夜想他的梦中情人。而且特意来到附近的一处观音祠,跪在观音菩萨的下面。请求观音菩萨将慕容宇赐给他。观音菩萨见兔精小玉是诚心请求并且平时也没什么劣迹。于是便同意了,但是又加了一条。若是真的嫁给了慕容宇,兔精便需损失几百年的道行以用做相诋了。小玉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于是小玉从有一千年的道行便为只有五百年道行的小妖精了。而且再尘世中每呆一年便损失一百年的道行。最后会真正的便为一个凡人女子。小玉也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后来果然如此,不但和慕容宇白头偕老。还有了一儿一女。日子过的十分幸福,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求完观音后回来的路上,正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和自己的白马王子相会,

    忽然听见凡间一阵喊杀声。小玉拨开浮云一看,不觉大惊。正是自己朝死暮想的慕容宇再和对方打仗,而且眼看要受害。便赶紧施了一道法术,卷起一阵大风将慕容宇和他的兵马一起救了。将兵马吹到了大营之内,而慕容宇则被她带回自己的山洞就是上次二人相会的那个洞天府地。见慕容宇左臂上有一支毒镖,还好此镖上的毒不是什么特别的毒,于是赶紧用洞府中藏的解毒药掏出来给慕容宇服下。又拔出了此镖,给慕容宇盖好被子。便又出去了。

    过了好长时间,慕容宇才醒过来。二目一看,见此处很熟悉。好像曾经来过。但到底是哪,还是想不起来了。毕竟是受了伤,再仔细一看周围。见是一处石洞。但好象是个女孩住的地方,因为四处都是花。而且还香气扑鼻,而且自己睡的床上也是很清香。还有金丝织的幔帐和珠帘,更坚定自己是被一个女孩救了,而且自己还躺在女孩的闺房之中。正要挣扎起身,忽然听见珠帘一动,从外面进来一个身穿紫衣紫裙的姑娘。定睛一看正是前些日见过的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兔精小玉。小玉虽换了一身衣服却更加妩媚动人,小玉说道:“公子醒了,你可知道你睡了多长时间。整整两天。可吓死小兔了”慕容宇赶紧回答道:“姑娘,是不是你救了我。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请受在下一拜。”正要下床相拜,但一动却疼的难受。小玉道:“公子的伤还没好,不能动弹。小兔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若是没有公子。我恐怕早就死了,又怎会救公子呢!所以还是公子大恩在前”两人寒暄了一阵,小玉说道;“公子两天没吃东西了。是不是饿了,我去给公子拿些吃的。”说罢出去了,不一会回来了。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摆了些水果和一些可口的饭菜。都是小玉根据慕容宇喜欢的菜肴做的。又有一壶清茶,慕容宇谢过小玉。便靠在床上,努力的吃。但是怎么也吃不到嘴。原来慕容宇的右臂也受了伤,小玉见此情况便将饭菜一口一口的喂给慕容宇。慕容宇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吃罢了饭,二人又对面坐着聊天喝茶。却不知茶里有**,喝完了茶。慕容宇感到头痛便有倒下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慕容宇醒了。一看可不得了,不知怎么。自己的衣服全没了,而旁边躺着的正是小玉,小玉也是半裸着的。正在安详的睡着的。慕容宇想了一会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大事已去,只好认命了。而且自己不也是很喜欢小玉的吗?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这样了。慕容宇发现自己的伤也好多了,完全不像昨天了。而且可以下地走一走了,原来小玉也是经过旁边一个山神老婆婆的指点。才想把自己送给慕容宇,从此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他的妻子了。而且小玉的处子之身一但失去,便会有一半的功力和道行传给那个男子身上。这也是日后慕容宇可以成仙的道理。慕容宇起来后,绕着整个屋子转了几圈后来到镜子前,见自己还是像原来那样而且似乎比原来还要精神。又上外面练了一阵功夫。发现武艺竟比原来还要厉害。正在纳闷时,早有小玉来到身边。二人此时俨然是一对小夫妻了。小玉柔声的说道:“相公,起来了。今天感觉如何,你是不是觉的很纳闷,为什么自己的功力加强了呢?”慕容宇道:“对呀,娘子你怎么知道”小玉便将缘由给他讲了一遍。

    慕容宇从此以后再山里又呆了一个月左右,把伤养好了。而且每天坚持练武,使自己日后在很多的武艺上有很深的造诣。也多亏了这一段的努力,而小玉也很支持他。并且知道他很爱读书,尤其是兵书和一些诗书之类的。便引他来到一个洞窟,原来这里是藏书阁。慕容宇欣喜若狂,把小玉抱起来连转好几圈。转的两人都晕了。慕容宇更加爱自己的妻子小玉了。而小玉也是如此,经过时间的磨合,发现慕容宇身上还有不少的美德没有发现呢!慕容宇和小玉虽然感

    情甚笃,但在感情方面却能很好的控制。因为感情方面过盛会引起身体的衰老和对武艺的生疏而且对修炼内功也是很有弊端的。

    且说这日,慕容宇对小玉说道:“娘子呀,我有一件事放不下。”小玉问道:“夫君,有何事挂念”慕容宇道:“我是不是因为被人所伤才被你救的”小玉诧异的说道:“是呀!怎么了。”慕容宇答道:“我想出去一趟,去那小孤山一趟。我要报那一镖之仇,而且我害怕天下已然大乱。我不能出去干一番事业,实在可惜。所以我想出去闯一闯,你看怎样”小玉答道:“好呀,我早盼着你说这句话呢!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出去闯荡,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夫君,我也有个请求,你出去闯荡能否带上我。我从没出去过,很想见见世面”慕容宇答道:“我也正有此意,那咱们收拾收拾。你把洞口封好,咱们今天就走吧。”小玉自然答应。收拾停当后,便下山了。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八章  报仇血恨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4692

    且说这慕容宇与爱妻小玉在深山里呆了几个月后,觉得如此闲着实在无聊。便与小玉商量是否可以出去闯荡一下。正巧小玉也想出去见见世面,两人不谋而合。便决定出去闯荡江湖。小玉来到石洞前,默念了几声咒语,石洞骤然关闭。慕容宇问道:“这可靠吗?不会有人闯进来吗?”小玉道:“这石洞乃是我姥姥留给我的。她老人家设计的这道石门没有人能打得开,此乃断龙石。关上它,就再也打不开了,以后我们回来可以从别的地方进来。”慕容宇十分佩服,二人带了包袱和各自的武器,慕容宇将双剑之中的一把雌剑给了小宇。那把雌的叫莫邪剑,雄的叫干将剑都是上古传下来的宝剑后来落到忠义王的手里,忠义王因为喜欢孙子,便将此剑传给了慕容宇。而小玉另外还有一个兵器叫——玉杵。此杵并非僧人所用的降魔大杵,而是一种捣药的小玉杵。这也是一种很古老的东西。传说这杵是从天上月宫中嫦娥的玉兔手中掉落下来的。传到此间的,所以小玉的姥姥才得以有此法宝,修炼成仙。闲话少提。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便又来到南阳城外,慕容宇道:“小玉,我不想进城了。咱们今晚就在城外客栈里住上一晚吧”小玉答道:“就依相公你吧”慕容宇说道:“小玉,以后在外面。你就别叫我相公了,那样太古板了。你喊我云轩好了,那是我的字。我也叫你玉儿好了。”小玉自然答应,二人说着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口。早有客栈的伙计看到了,见是一对青年男女。好象是一对伴侣,男的是丰姿伟岸,气宇轩昂,面貌俊秀,唇红赤白,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左手提一把宝剑,右手牵着一匹火炭红的良驹。旁边的女子一身紫衣紫袍,也是十分娇媚动人。两只眼睛更是如秋波一般的撩人心魄。而且身上所穿的虽不是特别华丽,但也决非凡夫俗女所能穿的。光彩照人。两人进来之时,客栈内一片寂静。本来也没有多少客人,此时,众人又都看着二人看呆了。仿佛时间都停滞了一样,心想:“世上竟然会有如此俊美漂亮的一对金童玉女。真是不枉活此生呀”

    只听慕容宇说道:“伙计,我们要住店。请你给我们找一间好一些的房间吗?顺便再帮我将我的宝驹好好喂一喂。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呢!”店伙计赶忙答应道:“好勒,两位里面请。来人给客官把马牵到后院好好喂喂”二人随店伙计步进店内,见此店不算很大。但很安静,也很干净。有两层楼,楼上有五间客房。楼下则有五间客房,而后院还有两间独门独院的客房。十分豪华,乃是一般豪门公子和一些当世贵族居住的。虽然空着但房间已被人包了。正堂西北角有一个柜台,柜台上是一副算盘和一本帐簿并有几壶好酒放在上面。柜台后则是一把太师椅。太师椅上现在空着,掌柜的出去了。店伙计给两人指引上了楼,往左边一拐便来到房间了。店伙计推门进屋,二人随后跟进去。见果然很清净,而且屋内也是打扫的十分归整,可以说是一尘不染。靠墙有一张绣床,床边是幔帐。屋子有两扇雕花窗户,外面是青山绿草环境幽雅别致。但是因为已是傍晚所以看不太清楚了。屋内正中是一张不大的八仙桌,桌旁是几把椅子。桌上摆放着一个茶壶和几只杯子。屋子右边还有一个衣橱,供客人摆放些自己的包袱衣物什么的。慕容宇问妻子小玉道:“玉儿你看这房间如何”小玉惊喜道:“真好,我一直以为只有我那才有这样的好住处。原来到处都有呀”店伙计诧异,慕容宇赶忙打圆场道:“这里没什么事了,麻烦伙计你一会打点热水来再端点吃的来行吗?”伙计也不敢多问,赶紧出去张罗了。不一会,果真打上来一盆热水和一托盘酒菜。

    二人走了好长一段路了,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赶紧吃了饭菜。又洗了脸和脚之后,便休息了。一夜无话,次日天明。二人起来了,慕容宇打开窗户呼吸

    了一下新空气,便拿了包袱和随身武器便下楼了。店伙计赶忙上来道:“二位客官休息的可好,二位早上想吃点什么。”慕容宇随便点了些点心有要了十几个大馒头用做路上吃,便上柜台旁结了帐。因为慕容宇二人出来时,带了很多珠宝银两什么的,所以不愁吃喝。但慕容宇也不喜欢浪费,所以什么东西都是适可而止。店伙计早把慕容宇的宝马赤炭火龙驹牵了出来,慕容宇把小玉扶上马后,自己也纵身跃上马背。一拉缰绳便上路了,一路朝西。终于来到了上次打了败仗的地方,小孤山黑松林。来到山下,二人见此地事隔一月还没有大变。正上山。忽听身后有马蹄之声,并有人跑动的声音。转身一看,竟是仇人梅山三杰,真是冤家路窄呀。慕容宇心想:看来老天爷显灵了,注定让我报此之仇。

    一勒马缰绳,对小玉说道:“玉儿,先行下来。让我去会会他们。等一会我来接你,你可别乱跑。”说吧催马赶过去,只见这梅山七杰惶惶张张往前跑。不时还往后面瞧,看来后面有人再追击他们。“闹海蛟”姚天胜,跑再头前。正跑着忽然听见有人说道:“诸位,一月不见。别来无恙乎!你们的老朋友来找你们来了”

    姚天胜听见此言,抬头一看。见对面一个青年人,长的十分英俊潇洒。手中握有一把宝剑,跨下骑一匹火炭驹。但却不认识,便道:“这位兄弟,咱们又不认识,怎么说是老朋友呢?”慕容宇冷笑道:“你不认识我,可你兄弟认识我”姚天胜便问旁边的二兄弟“九尾龟”单冲道:“兄弟,你可认识那人吗”单冲不看则已,一看吓的险些从马上跌落下来。此人正是一月前自己用毒镖射伤的慕容宇,当时眼看就要取他首级,不想被一阵大风救走。单冲便认为他一定不在人世,或是去别处了。不想竟在此相会,真是冤家路窄。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你还活着”慕容宇冷笑道:“没想到吧,我来报那一镖之仇了。看剑”说罢一挥宝剑催马冲向单冲。单冲只好舞开溜金镗催马相迎,二人斗在一处。只几个回合,单冲便发现慕容宇的武艺越来越厉害了。渐渐招架不住,于是又想故技重施。掷出几枚毒镖,早被慕容宇舞剑打落。单冲大惊之下,竟不知该如何相还。瞬时间便被慕容宇一剑刺中小腹,流血过多而亡。死尸倒与马下,早气坏了“神机狐”纪礼,纪礼曾在九华山学过几年的道术。于是舞开手中七星剑,并默念咒语。刹那间,天空便乌云照日,黄沙漫天。腥风血雨之中,冲出不少妖魔鬼怪,虎豹狼虫,十分骇人。忽然一阵大风吹过,黄沙散落、乌云散开,什么虎豹狼虫,妖魔鬼怪无非是一些剪的纸人纸虎罢了。不足以为事,“神机狐”大惊道:“谁破我仙法”只听一个女声道:“什么仙法,无非是些歪门邪道的妖法罢了。还敢糊弄人”纪礼一看,见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身着紫衣紫袍,手提一把宝剑和一把玉杵。纪礼想:一个黄毛丫头,没什么厉害的。便道:“你是什么人,敢破我仙法。贫道与你素无瓜葛,你莫非是想帮他。”指着慕容宇,只听小玉道:“敢伤我相公,找死。看本小姐一剑”说罢,拔剑刺向纪礼赶紧接架相还。不想这纪礼只是二把刀,不出几招。便被刺死,姚天胜见又失一兄弟。心想不可恋战,保命要紧。于是大喊一声;“你们等着,后悔有期。”喊罢,掷出几个响雷,一阵烟雾后。二人再看,姚天胜早无踪影。二人又杀了一阵喽罗,剩下的喽罗兵早就跑散了。

    二人也打的没了意思,便住了手。小玉问道:“云轩,咱们下面该往哪走呀”

    慕容宇答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咱们去中原去转一转吧。”小玉自然是答应。于是二人便有上了路,或走水路,或走旱路。这日来到了江南地方,小玉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景色。尤其是有‘人间天堂’之称的苏杭地界,苏州又是自己的故乡,慕容宇带着妻子在苏州城里绕了几圈之后。便又往杭州

    而去,想找找自己的结义弟兄司徒义。于是二人便租了条船,顺水路往福建而去。这日来到了浙江省金华府,慕容宇见船上没有多少吃的了。便对小玉说道:“玉儿,船上没有多少吃的了。咱们上岸去买些吃的吧。”小玉答道:“好吧,那船怎么办?”慕容宇道:“把船先停靠在附近的一处港口让那些船家帮咱们看一下。”小玉道:“好吧”于是两人将船停靠在附近的一处港口处又花了五两纹银让那些船夫帮着照看一下。船夫见有报酬,于是很高兴的答应了。

    慕容宇和小玉这才上了岸,往城中而去。见金华府虽是一个海边小城但却十分繁华,城中也有兵丁巡逻。俨然是一座边陲重镇,二人一路说笑。走到城中央,正在大街上走,忽然见前面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二人便上前去看热闹,见是一对父女正在卖艺。父亲再一旁敲锣,女儿则在舞动双剑努力的卖艺,不时有人叫好,那个父亲此时便拿了铜锣的背面接受众看客施舍的钱财。走到慕容宇面前时,慕容宇非常同情他们父女。便给了一两纹银,因为别人给的都是几纹铜钱,至多是一贯铜钱。所以这一两纹银显得十分扎眼,那中年男子说道:“这位客官,为何如此慷慨。小人虽是卖艺的,但也不能无故收取这么多银子。还请客官收回纹银。小人不敢接受。”慕容宇答道:“老伯,我并非是想摆阔。而是发自内心的想帮帮你们,你们行走江湖卖艺为生也挺不容易的所以还请老伯收下钱财。你们父女也可以改善一下伙食或是买一些衣服了。”那中年男子十分感谢答道:“既是这样,那小人就收下了。公子真是菩萨心肠呀”后来这对父女越加卖力了,仿佛是专门演给慕容宇看的。正在这时,忽然从人群外挤进一帮人来。为首的那人尖嘴猴腮,身穿一套华丽的衣服。身上是绫罗绸缎,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花花公子,后面跟着几个家丁各个是歪嘴斜眼。一看就知道来此不善。只见周围的人如看见瘟疫一般躲的远远的,那花花公子说道;“好好,演的可真好。来大爷有赏,说吧往锣里扔下五两纹银。那中年男子哪里知道这人的底细,忙感谢。只见那花花公子说道:“大爷既然花了钱,那就应该有点好处吧,我看你这闺女长得不错。不如给大爷我当个小妾吧哈哈哈”说完大笑,那中年男子听后脸色大变,说道;“不可,不可。我这闺女还没长大呢!今年刚十六,大爷别跟小人开玩笑了”那恶少说道:“谁跟你说笑了,来人给我拉走”上来几个人便要动手拉人。只听一声大喝:“住手,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吓的众人一时没敢动手,那恶少仔细一看。见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后面还跟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喊这声的正是慕容宇,

    那恶少说道:“哪来的东西,竟敢管老子的闲事。给我揍他”几个家丁冲上来想要动手。慕容宇丝毫不急,上前一步。那几个家丁扑上来要收拾慕容宇,慕容宇使出在少林寺学的功夫,大小擒拿手,般若掌。几招之内就将那帮狗腿子打的满地找牙。那恶少见不好,正要逃跑。早被小玉在旁绊了一跤,摔倒再地。慕容宇上前一脚踩住恶少说道:“服不服”恶少答道:“服,服。大爷饶命”慕容宇又问;“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恶少答:“不敢不敢”慕容宇道:“滚过去,给他们父女磕头道歉。”恶少从地上爬起来,由慕容宇押着给那对父女道歉又嗑了两个响头。慕容宇才道;“滚吧,别人我在看见你”恶少连忙带着家丁一起走了。众人都叫好,那对父女连忙跪下道:“谢谢公子仗义相救”慕容宇道:“大伯请起,姑娘请起。在下只是路见不平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客气”二人起来了。慕容宇又道:“来,拿着东西快走吧。此处不易久留”中年男子说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日后有了机会也好报恩”慕容宇答道:“在下复姓慕容单字宇。苏州人氏。不知大伯如何称呼”中年男子说道:“小人姓穆名武,小女叫

    穆蓉蓉。本是山东人氏,因山东有旱灾故此流落到此。”说完后,便走了。小玉对夫君的好感更增加了。二人管完这个闲事后,便又上路了。买完了吃的和用的来到港口,找到自己的船。又向福建行去,不出几日。终于到了福建省,又走了一几天便到了福州。进了城,找了间不大大客栈先住下来。然后每天出去游逛。终于碰见了故友。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十章  首战告捷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4914

    慕容宇见过了司徒父子后,更坚定了要投到军营。抵抗满清鞑子,当晚司徒父子摆下宴席给慕容宇接风洗尘。邀请了很多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各大镖局的镖头,金夏两城的总兵,巡抚,总督等。司徒清云给他们介绍了慕容宇。

    说道:“各位兄台,这位是我犬子的结义弟兄,又是我的义子。复姓慕容单字宇,这位小兄弟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武艺非凡。而且很有报国安民之心,几次跟我提出想投到军中效力。可是卑职这里实在是太小了,不足以发展。所以我想让他和犬子一起投到辽东去抗击满清鞑虏,诸位看如何呀。”众将都道:“好呀,这小兄弟有此爱国之心,实是不易。应该让他去,司徒将军您的这两个儿子在福建的吃住都交给我们吧”司徒清云连忙感激道:“谢谢各位兄台的关照,小弟感激不已。”又对慕容宇和司徒义道:“来给诸位叔叔伯伯见礼,以后父亲不在。他们就是你们的长辈。明白吗?”慕容宇和司徒义一起回道:“明白,孩儿一定谨尊父命,决不敢肆意妄为。”又转过身来给诸位将官行李。众将官自然客气一番。司徒清云说道:“大家都别客气了,开席吧。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都别拘束。众将官都道:“好,司徒将军如此大气,小弟们一定给你面子。”

    于是开席,众将官因为经常要在战场上拼命,一直以来都是精神紧张,所以席上自然是一片欢腾。划拳行令,觥酬交错。热闹非凡,慕容宇和司徒义也陪了金门城的五杰喝酒聊天。

    这五杰日后都帮慕容宇守过襄阳。五杰之首叫‘青面玉龙’程玉嘉,父亲是胜远镖局的总镖头,自己也随父亲走过几次镖。善使一把五花点刚枪。今年才20岁,长的十分俊朗。只是脸上是青色的,五杰第二的是‘赤发金虎’蒋玉涵,身形高大健壮,父亲是个屠夫出身。后来入伍当兵,最后升到参将,这次也随父亲来此参宴。善使一把虎头大刀,长了一头的火红头发。胸膛之上还有一只虎头刺青,打起架来十分勇猛。也是20岁,排行第三的英杰叫‘碧眼银雕’

    常玉昊,此人的祖父两辈都在福建省做总兵,这次也是一起随父亲来的。善使强弓硬箭,百发百中,屡克叛军。眼力极好,长的有身份俊秀。排行第四的叫‘锦身花豹’韦玉华,此人父亲金门有名的龙英镖局的镖头。善使一把方天画戟,此人武艺也是非常高强,并做了镖局的副镖头。排行最后的是‘苍首白狼’

    邓玉林。这人父亲在福建的一个城池中做总兵,他则给福建总督做保镖。此次随福建总督来此赴会。五杰与慕容宇和司徒义十分投缘,遂义结金兰。‘青面玉龙’程玉嘉为长,‘赤发金虎’蒋玉涵为次,其后便是慕容宇和司徒义,接着是‘碧眼银雕’常玉昊排第五,‘锦身花豹’韦玉华排第六,最后是‘苍首白狼’邓玉林。七杰又来到场子上比试武艺,结果五杰都发现慕容宇的功夫之在他们之上,于是想改排行。慕容宇连忙推辞,众人见此。只好照旧,后来襄阳鏖战之时,也多亏了这五杰带兵援救。转眼到了半夜,宴席撤了。离家近的回家了,远的就在总兵府里住下了。慕容宇和小玉也回到了自己的偏房去睡了。一夜无话。

    次日天明,司徒义来找慕容宇去陪父亲上城巡查。小玉则在府内与女眷闲逛。司徒义和慕容宇来到城上,见司徒清云已经和众将官在城上巡视了。二人上前请安。司徒清云道:“无需多礼,起来吧”二人见身后有不少都是昨夜见过的。众人正在说话,忽然见一个参将上城禀报:“启禀总兵大人,城外五百里外有不明军队驻扎。”司徒清云一皱眉道:“莫非满清鞑子这么快就来了。再派人去查探。”参将领命下去。司徒清云回头问众人道:“诸位将军有何主意”有的主张主动出击,有的主张监守不出以免中计。司徒清云问慕容宇道:“慕容少侠,

    依你看,应该怎么办呢”慕容宇回道:“小民对军政之事不是十分通晓,不敢随意胡说,但小民却有一拙计。不知该不该说”司徒清云道:“但说无妨”慕容宇接道:“是,总兵大人不如这样,咱们先派一小队轻骑兵大约五千人左右。去查探敌方,如果敌军人数不多可以先将他们灭了,挫其锐气。如果敌军势大,则速速返回不可打早惊蛇。然后牢牢守住城池,再在城上准备好弓弩手防止敌军强行攻城。然后带兵埋伏在城外将敌军围住,并去请求救援。定能将敌军一举消灭。”司徒清云及众将听完都不约而同鼓掌喝彩,这回真的佩服他了。司徒清云说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谋略之才,带兵经验也如此丰富。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慕容宇答道:“小将不才,曾在南阳城当过一段时间的总兵。

    所以有一些带兵经验和作战谋略。”司徒清云说道:“既然如此,就派你去侦察吧”慕容宇回道:“小将遵命”于是开始分配人马,令五杰随自己各带人马一千随自己去敌方查看,司徒义则与父亲在城内守城。又令临近几个城的总兵回去调些人马来支援,但切不可顾此失彼。以防中计,还令金门的几个非常勇猛的副将,参将:赵林,李恒,邓诚,秦猛,袁镐五个将军各带四千步兵和骑兵再城外埋伏好。将敌军引到旁边的一个峡谷去,那也有伏兵。分配完毕,众将散去准备。慕容宇穿上连环锁子甲,头顶乌金盔,手中是双剑。身后插着那把神剑。骑着赤炭火龙驹,带了五杰和五千人马出城查看。出城后又对五杰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各带一千人,先去查探发现敌军后先在左侧埋伏好。”程玉嘉,蒋玉涵领命而去,慕容宇又道:“五弟,你带一千人和我在一起。发现敌军后,听我号令,一起向敌营射箭。”常玉昊领命,接着说道:“六弟,七弟你二人各带一千人,从右路进发。发现敌军后在右侧埋伏好。”韦玉华和邓玉林也接令而去。

    这样大军分成五路,进发的速度也快了。走到半路,遇见了查探回来的参将,参将道:“将军,敌军果然是满清鞑子,不过人数不多。大约有三千骑兵,已然扎下营垒了。小将打探道:“他们准备夜袭金门”慕容宇松了口气道:“好,彭参将,你先回去禀报给总兵大人,让他们小心把守。”参将告退。慕容宇问常玉昊道:“五弟,依你看此战该不该打”常玉昊道:“三哥,小弟认为如果咱们不打他们,他们可就要收拾咱们了。所以还是先下手为强”慕容宇道:“可是满清鞑子到底有什么威力,可以攻陷我大明辽东几十座城池并时时进关来骚扰。这咱们也没有底呀。所以咱们还是先小心为是。不可轻举妄动,明白吗”常玉昊说道:“明白”大军转眼就到了离敌军几十里的地方,慕容宇下令全部下马埋伏好。过了,一会其余四杰也都到了。慕容宇命人再去查探,见敌军丝毫不知,便一声号令,常玉昊早准备好了,带了五百的弓弩手潜行到离敌营十几里的时候,慕容宇发射信号。常玉昊带头向敌营射箭,早射死了几个哨兵。惊动了敌营。敌军主将乃是后金天命汗努尔哈赤的五子阿巴泰,阿巴泰一听说明军带兵杀来了。十分惊讶,原来明朝军队都是固守城池的,怎么开始学着野战了呢?忙带了人马出战,常玉昊见主将已出。便不再发射,早有慕容宇带兵赶上来。

    阿巴泰见对方主将乃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后生,便用满语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来此打我。”旁边的通译用汉语翻译了一遍。慕容宇回道:“我乃是大明福建金门总兵司徒清云的义子,你们这帮鞑子想来打我们,真是妄想,快快撤军吧。”通译又给阿巴泰翻译了一遍。阿巴泰乃是行武之人,不善言辞。于是口中大叫满语,带兵冲将过来。慕容宇舞动双剑带兵冲上,慕容宇以双剑敌住阿巴泰,常玉昊也抢上来帮忙。其余四杰见自己人被满洲鞑子围了起来十分着急,

    正好慕容宇又发了信号,于是四杰带了兵马蜂拥而上。如下山猛虎一般。

    冲进敌阵,一场大战。打的天昏地暗,慕容宇舞动双剑将阿巴泰逼住防止他发信号请救兵。其余五杰施展浑身解数,将后金军杀的连连后退。慕容宇见大局以定,敌军被己方打的以死伤数千人。阿巴泰十分紧张,于是率兵撤退。逼开慕容宇带人撤出包围圈,此时敌方只剩五百余人。慕容宇道:“五弟,看你的了”常玉昊搭弓拉弦,只听嗖的一声。直冲阿巴泰射去,阿巴泰举刀一拦。虽未射中后心,但去正中小腿。阿巴泰疼的哎呀一声,但仍是匆忙逃窜。慕容宇等人哈哈大笑,慕容宇道;“班师回城”大军撤退回城,来到城外。早有人给他们开了城门,慕容宇等人上了城。司徒父子十分担心,上前询问。慕容宇将战况一一详解,司徒清云十分高兴。司徒义说道:“大哥,你有如此能耐。为何不早说”司徒清云正想让人大摆宴席,慕容宇确道:“大人,我认为现在还不可轻敌,敌军只是小股部队前来打探,大部队一定还在后面。所以我等还要严密防守。切不可骄傲。吃饭的小事,等彻底将满洲鞑子赶走后再吃不迟。”司徒清云答道;“是,是”于是接着回到总兵府商议对策。

    再说这阿巴泰缘何能来到此地,原来后金天命汗努尔哈赤在崇祯十年便陆续派兵绕过宁远,锦州以及山海关。从蒙古草原穿过来到长城的喜封口,从此突破。来到关内骚扰,开始只是快见快出。怕明朝收拢大军堵住出口。后来听说明朝大乱,农民起义军在中原起义,崇祯无暇顾及自己。便派军队逐渐延伸。

    一直到了福建。但也是不敢长住,还是游击形式。但是这回却派三万人马来,总元帅就是努尔哈赤的长子大贝勒代善。阿巴泰带了残兵败将回到主营,早有人来接,阿巴泰忍住疼痛。拔下了小腿上的箭,见箭尖无毒,总算放了心。包扎好后进了帅帐,见长兄代善坐在椅子上。忙低身下败,请罪。代善性格宽厚,有听到阿巴泰如何带兵与明朝军队交战,所以便原谅了兄弟的过错。忙掺起自己的四弟来说道;“兄弟,没事起来吧。打仗哪有百战百胜,一会失败不是过错。何况你还英勇抵抗。我相信大汗也会原谅你的,你跟我说说这明军将领是什么样的人竟有如此威力。”阿巴泰见兄长果然不怪罪自己便道:“这明军首领说来奇怪竟是一个毛头小儿,也就20岁左右吧。和咱们十五弟差不多(注:十五阿哥就是多尔衮)但武艺非常,而且行军诡异,出奇不易就冲了过来。并有弓弩手配合作战,我军的一些八旗勇士就是叫他们射下马来的。”代善道:“既然如此,明日我带人去会会这小将。你有伤在身就不用去了。”阿巴泰不敢违令。次日天明。代善带了一万人马来到金门城下。

    早有人禀报了司徒清云,司徒清云心中想道:“我这义子所说果然不错,敌军却是还有大部队。有见代善指明叫慕容宇出战。便叫了慕容宇下城迎战,慕容宇自然答允,带人下城。早有司徒义和五杰护着来见代善。代善见对方主将果然是英俊潇洒,英气逼人,顶盔贯甲,骑马配剑十分威武。便用汉语说道:“你这小儿,有何能耐敢伤我兄弟,”慕容宇也不惧怕答道:“你等派兵侵我大明疆土,伤我大明子民又是何故。既然你等派兵侵占我大明疆土,那我为何不能伤你兄弟呢。若是聪明,快快退兵去吧”代善见慕容宇如此回话,句句再理。不在答话,叫人前去溺战。一个满洲将官前去讨战,早有司徒义前去迎战。

    二人斗在一处,二人都使长刀。所以很是较劲。但司徒义在少林寺学的武,也不是好欺负的。不出几合,就将那将官斩于马下。代善大惊,又派了几个满洲勇士前去应战。但还是不如中原武术厉害。被五杰一一击败,或死或伤。代善见大势不好,便亲自上阵迎战。慕容宇一纵马也迎了上去,二人都在一处。

    代善也是很厉害的,曾在辽东屡克明军。所以开始并不将慕容宇看在眼里

    但后来发现此人不可小觑,心想此等人才若是我后金的该有多好,那逐鹿中原的梦想就可以早点实现了,所以对慕容宇是手下留情。慕容宇发现后,心想:“他在打什么主意,对我手下留情。莫非他想收买我。不行我决不能吃他的好处。让别人看了还以为我私通敌军呢”于是便在暗下杀手,代善支持不住。终被刺伤一处,而此时。代善忽件见城门大开,从城内冲出明军来。向自己冲来想撤退也是不能,明军已将自己的军队牢牢困住。一阵厮杀,后金终于冲出包围圈,但一万人只剩了五千余人。代善匆忙带人兵撤回,只见慕容宇仍然带人猛追不舍,心想:“这小孩看来是想生擒我呀。”便扭头回道:“我说这位小兄弟,别再追了。我等这就回去带兵撤回关外,再不入关了。”慕容宇道:“好,若再进关让我遇见,决不饶你。走吧”带兵回城。

    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十一章    舌战敌使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5806

    话说,慕容宇击败了代善的满清锐骑之后。回到城中,早有司徒清云带了城中的众将以及自己的儿子司徒义以及五杰前来迎接。司徒清云说道:“宇儿,

    你果然很厉害,武艺非凡。而且精通兵法。实在是来之不易的人才。今晚义父要给你饯行,明日你就可以和司徒义一起去辽东了”慕容宇说道:“多谢义父,孩儿遵命”众人回城,司徒义和五杰也一起夸慕容宇的武功和兵法精妙。以及他的英勇。

    一日无话,到的晚上。慕容宇正在屋中和小玉聊天。忽然门外有人敲门,慕容宇问道:“什么人,有什么事吗?”门外那人说道:“我是司徒大人的管家,

    大人让你和尊夫人一起去礼堂用餐”慕容宇道:“好,多谢你转告,我们这就去。”

    说罢二人整了一下衣衫,打开了门。见门外那管家是个45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有些山羊胡。头上戴一顶管家戴的房帽,身穿青色袍子。那管家说道:“两位随我来”慕容宇道;“劳烦您带路”管家答道:“您是我们老爷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不必多礼,更何况您还帮我们将满清大军赶跑了呢!所以您也是我们的大恩人。走吧”三人边走边聊,不一会来到了礼堂。

    司徒父子早已摆好盛宴了。这次请的人更多了,不但前日未走的各个城的将军甚至连临近广东,广西两省的总兵,巡抚都请到了。席间,自然还有金门五杰。慕容夫妇上前给司徒清云及其他的总兵,巡抚行礼,司徒清云很是骄傲的说道:“诸位大人,这就是小弟的近日所收的义子。我这义子文武精通,深通兵法,近日两次击败满清鞑子的军队。而均是以弱胜强,是在是我大明之福呀。”

    有些总兵和巡抚半信半疑,曾经目睹慕容宇击退清军的一些将军都出来做证。于是众人都开始对慕容宇表示钦佩了。正在众人吃喝谈笑时,忽然从门外慌慌张张闯进一个守卫总兵府的亲兵来。说道;“禀报总兵大人,大门外有人递了一封书信给您,要慕容将军去见他。还说如果慕容将军不出去的话,他们就自己进来。司徒清云十分惊诧,问道:“来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说什么了”亲兵道:“一共是七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出家的僧人。剩下的四个好像都是鞑子。只是都穿了便衣。小的也看不出,只是他们说的汉语都很生硬。而为首的那个好像是一个鞑子派来的使节。另外还有一个是个汉人。”司徒清云听到这问道:“什么还有汉人和道士?”亲兵说道:“是,大人”司徒清云道:“诸位,看来鞑子还未死心,而且还想报复我义子,走咱们一去看看他们是什么东西。”于是司徒清云走在最前面,司徒义和慕容宇以及小玉及五杰跟在后面,其后便是众位将官和参宴的佳宾和各路的豪杰。众人出了礼堂的门左转来到大堂,接着又路过前庭大院。出了大门。

    见门外果然站着几个人,而为首的那人长的相貌俊秀。身上所穿的都是华贵的衣服。因是夏天,所以手中还有一把折扇。说他相貌俊秀有点失真。那人好象是女扮男装因为他长的十分漂亮,而且摇善动作也很轻柔。不象是男子模样。他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出家的僧人,身穿一身皂袍而且还戴着篼帽只是他手持佛珠而且他还是个光头,头上是六个烙印。正是出家人的证明。旁边是个汉人,大约有40岁左右。长的十分苍老而且很不中看。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手持钢刀站立年轻人的身边。后边那四人一看就是满人,因为满人喜欢留辫子。即使到了中原也不改本色,只是暂时将辫子盘起。这四人长的十分粗壮。肯定是满人中的武士负责保镖护卫的。只见那年轻人张口说道:“汉人果然守信,看了信便出来了。不过胆子也太小了,我们只来七个人。你们就全出来了,这要是我们大军来到,你们是不是得全城出动呀”

    慕容宇一听说道:“阁下出言未免不逊了吧,什么叫胆小。真正胆小的人就不敢出来了,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们是什么人。敢只身来到我大明的总兵府叫阵。如果换做是阁下,我想你也会这么做的。”年轻人又道:“果然是牙尖嘴利,我还以为你们汉人都只会之呼者也呢?还真没瞧出来,汉人中还有你这样的人才。看来我阿玛说的果然不错。这位兄台可是叫慕容宇吗?”慕容宇答道:“在下不才,正是慕容宇,请位兄台高姓大名。可否赐教”年轻人道:“我的名字不足挂齿,我还是说说我此行的目的吧,待你听过答应我们的要求后。我自然将姓名告诉你。”慕容宇道:“请说罢”那年轻人似乎有些不满,像周围一看。于是说道:“你们汉人就是这样待客的吗?把人堵在大门之外,况且这也不是说话之所。而且人多口杂。说话似有不便”慕容宇正言说道:“非也,你们是自己找来的。并非我们请你们来的。所以你们不算是客,就算是客也是不速之客。而且君子所之言无背人之处,背人之言定无好事。所以不必屏退旁人,不过既然来了。却也不能让你们在外说话。这确也不合乎待客之道,诸位里边请。”司徒清云和众将听到慕容宇刚才和对方的对话,无不敬佩。不但语言简练精妙而且言谈之间,丝毫不损大明的威望和尊严。反而多是讽刺对方之言。

    众人于是又回到了大厅之上,分别列坐。司徒清云对手下人说道:“快给客人上茶,其实这话是说给其余众将说的。只是被那年轻人听到了并且错解了意思。年轻人答道:“汉人果然待客厚道,一进屋,便要上茶,看来还挺虚心改正错误的吗?”慕容宇听到他话里有话,又在讽刺汉人了。于是说道:“非也,阁下对中原的文化还是不了解呀。敬茶在中原有两种意思,一种是敬客,一种是送客,阁下看来是不受欢迎的。硬要充当不速之客了。不管你是什么客,你现在可以说你来的目的了吧,是不是想投降我们大明,若是如此。我倒想结交一下阁下了。”这话,在场的人听了。都是在心里一阵嘀咕,有的听了是想这小子果然厉害,两三句话就折的对方无可回答。倒把对方的锐气先压下来了。有的想这小子未免太自夸大了,只是一碗茶。请客和送客本就不好分辨。莫非他也在讽刺我们要送我们了吗?

    而这边年轻人也不示弱答道:“既然如此,那好。我就索性说了吧,本人乃是奉我大清国皇帝之命特来招抚于你们的。你大明已然名存时亡了,农民军已然攻入北京了,崇祯吊死了。你们还在这儿等死吗?要知道农民军就是被你们逼反的,他们定回来找你们晦气的。所以你们若是投降了我大清国,我大清定然不会亏待你们,我阿玛就是大清的开国元勋,我家姓佟佳氏。我叫佟敏,这回你明白了吧!我见你有些本事不如你就投到我父亲帐下为官吧,我一定让你封官加爵。而且我也不瞒你,我是个女子。但我们满洲女子各个豪爽,并不像你们汉人女子一个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大家闺秀。只会撒娇装嗲。”正说到这儿,忽然从人群里传出女声来。说道:“住嘴,你敢说我们汉人女子不如你们满人女子,真是信口胡说。你有什么理由,像你们这样整天抛头露面的有什么好。有伤风化,所以你们才是蛮夷吗!”这话正是慕容宇的妻子小玉所说。

    原来小玉初见这人,便知她是女子。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但越听越不对劲,好象是那满人女子有点相中自己的夫君了。而且还想占为己有。虽说自己的丈夫很正直。但英雄难过美人关,眼前这女子的美貌丝毫也不逊色于自己。

    所以害怕丈夫上当。便出言相助,她这话。众人心中都不免赞同,因为毕竟这是再为汉人说话。又折辱了对方。这佟敏听了这话,转头看去见是一个年轻女子。看来是慕容宇的姐妹了。便和言道:“这位姐姐叫什么呀”小玉赌气道:“我的名字可不是什么珍贵的名字,但也不逊色于你。实话说了吧!我是个玉兔精,我叫小玉,我相公便是慕容宇,你若是想以身相许。只怕晚了点。”众人听此话大惊。心想这女子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肯定是气气这满人女子。慕容少侠怎么会娶一个妖精做妻子呢?可也没准,否则怎么能这么年轻就有如此能耐两次打败清军,以至于对方都派来使节讲和呢?

    再说慕容宇听了此言,也是一惊。心想:“小玉对我十分恩爱,怕我受委屈或是上当受骗所以才出言相助,只是她不该说自己是妖精。这样岂不是人怀疑我慕容宇路道不正,竟娶了妖女为妻。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自我二人下山后还从未对旁人说过小玉的身世,甚至连我义父和义弟都不知道。唉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的。既然来了就得去面对”司徒父子听到也是心中一惊,但他二人未来得及多想。佟敏便答道:“原来是这样,看来中原女子也挺豪爽。居然为了保护夫君,不惜作践自己的声誉,小妹佩服。既然如此,小妹便告辞了。慕容侠士,请你自己考虑是要投降还是等着送死,想通了去福建莆田少林寺找我们。这位高僧便是莆田少林寺的般若堂首座下的得意门生。法号法空。而这位是江湖上号称:“闹海蛟”的姚胜远,要不是他,我们也不知道阁下在福建呀。”

    慕容宇听到此言,更是心中火起。便道:“不必了,我是决计不会投降的。至于你吗?我想你还是快走,因为两国叫战不伤来使。所以我不想伤你,但你得将你手下这两人交给我。他们一个是我的师侄,当年在南阳他不顾戒条。妄自尊大,想比武招亲,被我惩戒。不想却要逃到这来而且还做了汉奸。我要为佛门清理门户。这位姚胜远更是与我有深仇大恨。他杀了我全家十口人。却有逃跑了。留下他们你自己带人走罢。”佟敏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能走了,我要留下来看场好戏呢?法大师,你请上前去。看你师叔怎么为少林清理门户。”

    法空明知是送死,确也不好反驳。况且自己已投到福建莆田少林寺学了几年工夫。虽不如河南嵩山少林寺的功夫厉害,但也绝不可小视。于是上前道:“是,小僧遵郡主之命。”上前一步道:“慕容宇,你出手吧”慕容宇道:“好,我就为少林清理门户,为佛门清理门户。看掌”

    说罢,劈手就是一掌,这一掌使了三成力。先给法空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自己虽恨他。但却也是同门,而姚胜远则是自己的仇人。不料法空竟摆开阵势,准备受其一掌。其实法空已使出了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之中的千斤坠和金钟罩功夫。这两项功夫是将敌人的进攻力量吸收后反给对方。造成中伤。

    慕容宇打到他胸口时。忽然发现法口眉头紧锁,目光锐利。心中一想不好,他想用金钟罩功夫伤我。幸好我发现得早。于是将掌力又撤了一成,打在法空胸前,而自己的双腿使了个扫堂腿,向法空下盘攻去。法空大惊。忙注意脚下却不料慕容宇虽下山多年,但少林功夫却是一点没扔。将双腿纵起,击向法空前胸,使了招连环腿。连揣了法空十脚,方才落地。直踢得法空连连后退,直到十步以外方才停住。双手合十道:“阿弥驼佛,善哉,善哉。快快退去吧”法空早知不是对手。于是也和掌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不杀之恩,小僧认输便是”

    于是退下来对佟敏说道:“郡主,小僧不才。对付不了这个慕容宇。”佟敏说道:“如此没用,要你有何用。快快退下”又道:“姚壮士,你去收拾他。”姚胜远也不是慕容宇的对手,但也只得上前去迎战。

    姚胜远道:“慕容宇,你当年杀我兄弟六人,我要宰了你,为他们报仇。”

    慕容宇道:“好啊,你出招吧”姚胜远使出“黑虎掏心”抓向慕容宇的胸口。

    慕容宇出手相格,十分迅速。抓住来掌,扣住姚的脉门。使的姚胜远不敢轻举妄动。随即劈手一掌,这一掌有了十成力。拍在姚的胸口处,他手一撒,姚胜远象纸一样飘出去。倒在地上,早已击毙了。

章节目录

神龙剑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纳兰惠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惠宇并收藏神龙剑侠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