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4998

    话说慕容宇自大破清军后,在军中的威信越来越高。这日慕容宇正与几个结义兄弟在聊天。忽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守城的官兵,这官兵说道:“启秉总兵大人,城外又有大批满清军队再外溺战,指名要慕容将军下去应战。”曾啸天问道:“是什么人,难道还是那个多尔衮?”官兵答道:“不是,来者带的八旗兵虽也是镶白旗的,可打着的却是英亲王。”曾啸天回头对慕容宇说道:“义兄,依你看该当如何。”慕容宇说道:“既然如此,那好。我就下去会会他。”曾啸天答道:“好,那我和司徒兄弟给你掠阵助威。”于是慕容宇穿上银白色铠甲,手中握好双锋宝剑,身后背着神剑。骑上赤炭火龙驹,带了数千人马。出了城,曾啸天和司徒义也都各自骑马配刀带人再后跟随。城里留下其余几杰守护。

    却说这来者是何人,原来正是多尔衮的亲哥哥镶白旗的旗主,大清的英亲王阿济格。这阿济格怎么想都想不过来,于是便要去会会这连破自己大清多次的小将。于是便带了三千人马赶到城下,叫嚣着让慕容宇来应战。结果见慕容宇果然出城应战,心中也不免佩服这小将有如此胆量。因为自己曾和明军打过无数次仗。明军将领皆是十分胆小,不敢应战。慕容宇见眼前这清军主将,相貌堂堂,身上的装束和他弟弟多尔衮比较相象。都是镶白旗的铠甲,但这将军长得十分粗壮有力,身型魁梧。两臂约有千钧之力,手中握一杆点纲如意枪。跨下是逍遥马。

    慕容宇便问道:“来者何人,通名报姓。”阿济格汉语不大纯熟,不过也会说几句,便答道:“吾乃大清国英亲王阿济格是也,阁下是否是慕容宇”慕容宇答道:“正是。”阿济格道;“好,我找的就是你。看枪”说罢,便催马挺枪而来。早有曾啸天舞三尖两刃刀,催马来迎。大喝一声道:“休伤我兄弟,看某家的刀”

    于是一刀一枪斗在一处。慕容宇见这阿济格果然不愧为满清勇将,曾啸天和他接战,连连招架。于是便想过去帮他,早有司徒义一挥青龙偃月刀来战阿济格。阿济格依然如故。曾司二人双战皆斗不过阿济格,慕容宇心想自己再不上,恐怕两位义弟要有危险,便喊道:“我来也”舞起双锋宝剑直逼阿济格而来,于是兄弟三人齐斗阿济格,阿济格对司曾二人不在意。惟独对慕容宇十分小心,因为慕容宇一是武功高强,而是身体内有三分仙气不同于凡人。所以招招逼人,阿济格才斗了一会便觉十分疲劳,于是使了一个虚势。将曾啸天和司徒义都震了出去,一个伤了左臂一个伤了右臂。慕容宇见两兄弟受伤更加恼怒,剑法欲加迅猛,使得阿济格渐渐招架不住。这时,阿济格才真正对这汉人青年十分看重。正要卖个虚势逃走,不想却被慕容宇弃了双剑不使,使了个大鹏展翅。将他生生的活捉了过去。只剩了马匹,而此时。曾司两人带伤冲锋,将阿济格的几千兵马都杀得一片狼籍,哭爹喊娘。慕容宇凯旋回城,而且活捉了大清的英亲王。全城上下皆万民欢腾,慕容宇将阿济格下再一个牢狱之内,派高人守卫。

    再说满清这边,多尔衮和弟弟多铎正在着急等待着大哥的消息。却好一阵没有动静。到了晚上掌灯十分,二人才十分着急。忙问范文程该如何是好,范文程想想说道:“咱们的计策正好可以施行了,还多亏了英亲王的帮助呢”多铎问道:“范先生,您是什么意思”范文程说道:“豫王爷,您先别着急。我一定把英王爷救出来,”转头对多尔衮说道:“睿亲王,您应该派一个高手偷偷潜入城中,与城中的内应接好头后。再去偷取神剑而且可以顺道把英王爷也救出来。”

    多尔衮说:“只好如此”于是派了一个叫刘光显的汉人和一个叫图海的满人一起进城,一个负责救人,一个负责盗剑。

    子时三刻,两人人偷偷靠近宁远城的后城。那个刘光显使出武当轻功‘梯云纵’先行上了城墙,收拾了两个哨兵后扔下绳梯。满洲人图海爬上绳梯,二人入了城。先行找到了两个内应一个叫郑猛,一个叫张银宝的。四人会齐后。

    开始行动。刘光显和郑猛去盗剑,图海和张银宝一个负责放哨,一个负责救人。

    先说刘郑二人潜入总兵府盗剑,因为郑猛白天时曾见慕容宇和几个亲信经常出入总兵府,而且到了晚上也没有再出来,便料到慕容宇肯定在总兵府里住。

    二人身型矫健,嗖嗖两声二人边窜入总兵府内。郑猛冒险抓了个家丁问道:“说,慕容宇住在哪”家丁吓得说不出话了,便指到住在东边。郑猛正要往左边搜,刘光显说道:“慢,不如这样。你往左,我往右分头查找。以免上当”郑猛答道:“好”二人便分头行动。这晚慕容宇果然睡在东面,不过神剑却是挂在西面的书房里。所以郑猛扑了空,而刘光显则成功的取到了神剑。但刘光显此人十分自私,什么好事都想自己独吞。所以盗得宝剑,并未通知郑猛。自己便飞身出府回营报功去了,而郑猛这边却被假寐的慕容宇抓了个正着而且将其打伤送入大狱。正巧遇上劫狱的图海和张银宝,索性将三个人都抓了起来。

    刘光显自己一人独自回到大营,向多尔衮交差。多尔衮问道:“他们几个人呢?”刘光显怎么知道便谎称自己和他们走失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多尔衮见神剑果然盗了回来便也饶了刘光显不守命令之罪。

    次日清晨,慕容宇清晨起来。正要出门之时,忽然从门外匆忙跑进一个总兵府的亲兵队长,此人负责守护慕容宇的神剑。慕容宇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那亲兵队长说道:“小的有罪,没有看好将军的神剑,您的神剑不见了。”慕容宇听完大惊,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那队长说道:“今早起来时,小的本想去看看神剑,刚推开屋门,发现两个卫兵被熏香熏了过去。神剑则踪迹不见,小的有罪。”慕容宇十分震惊,随即难受的转过身去。那队长战战兢兢的伫立在那里,不敢说话。正在这时,正好司徒义和曾啸天来到书房。

    曾啸天见此情景,便问队长道:“宋恒(那队长的名),怎么回事。慕容兄弟这是怎么了。”宋队长说道:“小的今早起来发现,慕容将军所配的神剑不见了。小的来告诉慕容将军,将军就这样了。”曾啸天和司徒义也是大惊失色,尤其是司徒义,因为司徒义知道这把神剑是慕容宇的爱妻小玉留下来的纪念。失了它非但不能保证屡胜清兵而且也对不起小玉姑娘。于是便上前劝慰慕容宇,曾啸天对那队长喝道:“还楞着做什么,还不快找。快去,叫人到较场集合,让他们都去找。”慕容宇忍着哭泣说道:“不用劳动大家了,咱们自己找吧”曾啸天道:“不可,这剑是他们弄丢的,就是挖地三尺也得让他们给你找出来,否则军法从事。你就放心吧。”转身又对队长说道:“你再去把其他几位将军找来一起商议一下,还不快去”那宋恒连忙说道:“是,小的这就去”宋恒出去了,

    不一会果然其余五杰赶来,邓玉林性格直爽。进来就嚷嚷道:“谁把我义兄的剑偷了,让我抓到。我要他狗命。”程玉嘉性格内向,做事谨慎。便说道:“对了,义兄,昨晚你不是抓了几个人吗?为何不去审审他们呢?”慕容宇方才想起昨夜抓到几个人,当时以为他们是小贼,就没放在心上。这时忽然想起,心想‘是不是自己中了钓虎离山之计。这便假装救人,那便趁势将我的宝剑偷走。’

    于是对程玉嘉说道:“对呀,你看我。一着急就全忘了。昨晚那几个人肯定都是一伙的,很有可能是他们设计来偷取宝剑,派人来大张齐鼓的救人。暗地里却派人来偷宝剑。咱们去审审他们”于是慕容宇和众人来到东城的一个监狱里,将那几个人一一提出来审。最后也什么也没审出来。

    邓玉林主张使用大刑,慕容宇为人仁厚。不肯使用残酷的刑法,只是在伤心。正在这时,刚才那个亲兵队长进来了。曾啸天道:“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去找神剑吗?”宋恒答道:“总兵大人,大门之外有人求见。”曾啸天见审了半天,也未见气色,不觉生气。便道:“什么人求见,告诉他不见。”宋恒说道:“来人乃是一个满鞑子,带着几个卫兵。说有要事求见慕容将军。”邓玉林插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没空。你怎么还在这说。”宋恒道:“他们说是关于将军的神剑的事”慕容宇惊道:“什么,神剑,快让他们进来。”其余人见此情景,而且又是关于神剑的。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于是慕容宇便来到城门之外,见堂外走进几个人来。为首的竟然又是在福建金门城遇见的那个郡主叫佟敏的。慕容宇气便不打一处来,说话也不再斯斯文文的。双目放出的寒光让人直发冷。对她说道:“这位郡主格格又来这做什么,还想让我再对付你吗?有话就快说”佟敏竟然不恼他说话的语气。笑着说道:“慕容将军的火气很大吗?不过本姑娘也不是让人吓怕的。说白了吧,我是想来归还你的神剑的。但是见将军心情不好,我看那就算了。”慕容宇听到此处,不觉两眼放光说道:“什么,你要归还神剑这么说神剑在你的手里吗?”佟敏答道;“那是,否则我干吗没事跑到这吃你的火气呢?不过神剑我并未带在身旁,你得随我去取,不知将军可有此胆量吗?”邓玉林说道:“你说什么,你没带。那你上这来干吗?你以为我们将军有那么傻,和你去取。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过,你既然来也就别走了。就在这和你的舅舅团聚吧!”说罢,便一步冲上前,伸手一下抓向佟敏的左肩。佟敏身旁一个满洲布库大汉,也上前一步。护住佟敏,邓玉林这掌已然伸出无法收回。便由掌变拳击向满洲大汉,那满人大汉见来拳凶狠,便伸一手相隔。挡住来拳,然后顺势握住此掌。由于大汉身强力壮,竟将邓玉林生擒活捉。众人大惊,慕容宇正要上前。佟敏早已命人将邓玉林押了起来。转身对慕容宇说道;“慕容将军,这会你肯来了吧。”众人都十分愤怒。韦玉华也是直性子,便道:“快放了我兄弟,否则我让你竖着进横着出。来人把他们围起来,”佟敏道:“那好呀,那你这兄弟也和本姑娘一快归天吧。”正在这时,忽然见旁边树林里出来很多满清的弓弩手和八旗精锐。原来他们早有准备。慕容宇见此情景,为了保全全军的安全。只好说道:“我跟你们走,不过得放过我的这帮朋友们。”佟敏道:“好,我放了他们。不过你得先和我回营再说。”慕容宇正要答应,程玉嘉上前说道:“义弟不可呀,全城的人都靠你呀。再说咱们还扣着他们的人呢?”慕容宇道:‘“我意已决,你们要保重。我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说罢,便大步走上前。早有两个满洲大汉上前绑住慕容宇将他和邓玉林,一起押往清营位于离此200多里的凤凰山上。

    满洲精锐也渐渐退去,众人方敢退回城里。

    放下佟敏这便如何诱降慕容宇不提,单说这边。早急坏了在城中守侯的司徒义和曾啸天。二人听说慕容宇被清军带走了,登时大惊。司徒义说道:“咱们去救大哥吧,总不能就这样眼铮铮的看着大哥被人抓走呀。我建议夜袭清营,你们看如何。”曾啸天这时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了,于是便说“好吧,咱们就这样办吧。不过要留些人负责守城,以免被清军破了城。”于是留下了心思缜密的程玉嘉和神力无比的蒋玉涵负责守城。

    剩下的人,由曾啸天负责分配。曾啸天分成前后中左右一共五路人马。

    韦玉华负责左路军,常玉昊负责右路军,司徒义负责前军突击,军中游击将军陈式负责后路包抄,而自己则负责中军。一共派出三万人马参加此次营救活动。

    入夜时分,宁远的守军开始突袭。不一时来到凤凰山,常玉昊先行射死了哨兵和巡夜的军兵。然后五路大军分头行动,潜入敌营。忽然一阵喊杀声,

    从树林里冲出早已埋伏好的清军,众人大惊。但为时已晚,于是便开始了激战。曾啸天也是一声的大喝:“冲啊,杀掉满洲鞑子。救会慕容将军”

    于是宁远军这边,司徒义和其余两杰一起冲锋。无奈清军势大而且分别切断了退路,而此时,城那便也传来喊杀声和火焰。原来清军趁机攻打宁远城,

    司徒义见非但不能剩反而失了城池,就要自尽。早被曾啸天一手拨开刀把道:“快走,咱们退会关内再图大事。”司徒义只好收起刀,二将带了残兵败将从西路突围了出去,而其余二杰也是突围了出去,只有中军游击陈式自己带了人仍然硬拼,这时忽然从阵外飞出一个身穿藏兰色袈裟的藏僧。手中的飞轮如飞沙走石一般。将清军的士兵刮得东倒西歪,藏僧将陈式救出。后来又教给陈式一些功夫,并且将慕容宇救出放在陈家。以后他们还会帮慕容宇很多忙,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九章 毅然从军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4673

    且说慕容宇和爱妻小玉这日来到福建省,因为义弟曾经说过他父亲是福建总督,所以二人蜒着长江南下来到了福建省。这日来到了福建省的军事重镇金门,而此时天下已然大乱。两人一路走来,见到不少逃难的人。慕容宇拉住了一个逃难的中年人问道:“这位大哥,我想问问。究竟怎么了,你们为什么都开始逃难了。”那中年汉子答道:“你们是外乡人吧,不知道吧。我劝你快别进城了赶紧逃吧,满清鞑子的军队就快打进城了。”说吧,就跑了。小玉问道:“相公,咱们还进城吗?”慕容宇心想“自己此番来不就是想亲自上战场,斩杀入侵的鞑子和流寇吗?为国增光,为君进忠,更是为了天下的百姓。所以怎会害怕。况且自己的义弟没准就在城里。这么走了,太没意气。”于是便说道:“进”二人便上马继续前进。果然来到了城门口,有两个军兵上前拦住去路道:“什么人,现在是紧要时刻。所以外来的不准入内。”慕容宇道:“我们是来找一个人的”军兵道:“什么人”慕容宇道:“他是我的金兰兄弟叫司徒义,他父亲是福建总督司徒青云。不知军爷可认识吗”军兵一听道:“的确有,这城的总兵便是司徒老将军,他儿子也是本城的副将。你们随我来吧”于是带了二人进了城门。

    一路快马加鞭来到了总兵府,原来司徒青云由于治理失当,未能平定李自成的农民军,一度城池遭陷后来经过多方援助。方才赶走了农民军,而崇祯帝大怒,本欲将其罢官免职。多亏司徒青云多方联系,有送了金银,这才有几个大臣联名上奏为其求情,总算保下了他的官。但却将他的总督之位革去了,降到总兵。虽说总兵的职位也不低。但是总兵毕竟不能与总督相比,俸禄也降了。

    况且又将他困到金门,让他守金门。所以司徒青云很是懊恼,但却无处可发。要不是自己儿子武艺高强,又很能干。自己就想告老还乡,而近来几年。天下越来越不太平了。农民军蜂起云涌,关外又有清军虎视眈眈窥伺中原。海上还有以郑之龙为首的海盗猖狂日甚,几次骚扰近海。搅的司徒父子焦头烂额。

    三人来到了城西的总兵府,慕容宇见总兵府还是比较气派的,但和自己幼时住过的忠义王府比起了来还差的远呢?只见军兵来到了府门前,早有两个亲兵拦住道:“什么人,有什么事”军兵答道:“两位大哥,我是看守城门的军兵贾六。这两位想来找总兵大人和副将,小人怕他们乱走,所以给他们带个路。”

    亲兵甲道;“原来是这样,那好,你等着。我去给你通报一声”亲兵进去不一会出来道:“不好意思,总兵老爷不在,好象是去城门那了”贾六道:“既是如此,那就谢谢你们了”转过头来对慕容宇说道:“这位小兄弟,总兵老爷既然是去城门那了,那你们就和我回去吧”慕容宇道:“那好吧,让大哥白跑一趟了。来这个给您”说罢从衣袋内掏出一锭银子来,那时一个军兵一个月才几十枚铜钱的军饷。弄的好了,才能混上一两银子。尤其是当时正值天下大乱,军饷更是不能按时分发,还有个别的军官克扣官兵的钱粮。所以贾六见到这一锭银子,十分惊喜。连声道谢,慕容宇又给守门的两个亲兵一些银两。贾六带了二人回到了城门,刚要下马。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叫,转过身一见。见从大街上向城门跑来一人,此人十分粗胖。头上是谢顶,身上是一身粗布衣裳。长相凶恶还有一脸的虬髯。手里提着一柄鬼头刀,另一手拿着一个布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看不出来,后面有一队军兵追赶,为首的是一个骑着马的军官。那军官喊道:“前面的拦住他。”贾六和另一个军兵各提手中的长枪拦住那秃顶男人的路。

    只见那汉子说道:“去你的”双手一使劲竟将两个军兵震的飞了出去。枪杆也被震折了。慕容宇心道:“这人好大的力气,一定练过功夫。这么多人都追他不上。让我来试试他”想罢,一纵身跳到那人面前说道:“站住,竟敢殴打军兵好大的胆子看掌”说罢,使出少林功夫般若掌一掌击向那汉子。秃顶汉子一见也纵身越起,也使出一掌与慕容宇相诋。二人较量了一会,慕容宇心想:“此人武艺不高,但双手非常有力。一定受过高人指点,我还是将掌力撤出几乘”于是稍稍减了些力道,然后喊一声:“走你的”使劲一推,竟将那汉子推出了两米多远。自己也收回内力,双手放下。

    早有几个军兵上前捆住那秃顶汉子。那军官上前一抱拳道:“这位兄弟,年纪轻轻却身手不凡实在令小将佩服,不知高姓大名如何称呼”慕容宇也抱拳回礼道:“小民不敢,在下复姓慕容。单字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份内之事,何足挂齿”那军官吃惊的问道:“阁下可曾在少林学过艺吗?”慕容宇回道:“在下不才,的确在少林学过几年武艺。不知将军怎么知道”那军官道:“你看我是谁,说罢揭下头上的钢盔。原来这人正是慕容宇苦心找寻的义弟司徒义,因为司徒义和慕容宇一别两年有余,所以声音上有些变化听不出了,而且司徒义又带着封锁严密的头盔。所以慕容宇认不出他来了。慕容宇一见,很是高兴道:“兄弟是你呀,你可让为兄找的好苦呀”司徒义道:“大哥,我也是自从你我苏州一别已有两年多了。大哥武艺又有增进,大哥刚才使的那招般若掌。小弟一直不会,以后还请大哥多多指教。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叙叙话”司徒义安排了好了之后。见慕容宇从人群中领来一个女子,这女子长的碧月羞花十分美丽。司徒义便问道:“大哥,这位是?”慕容宇道:“这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玉给司徒义施了个礼道:“小女有礼了”司徒义赶紧掺起小玉道:“小弟不敢,小弟给嫂嫂请安了”慕容宇道:“都不用多礼的,都是自己人”司徒义带了二人往城里走,不一会来到城内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泰和楼,三人走了进去,早有伙计迎了出来招呼道:“三位客官里面请”司徒义道:“给我们找一间单间要好一点的,明白吗”伙计答道:“好勒,三位楼上请”便领三人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屋子门前,一堆门。让三人进去。司徒义见房间还不错,面朝后院十分安静。房间里不算很大,但容得下十几个人了。房间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旁边还有一个屏风。屏风上画着的是黄石公与张良在桥上对答的图。房间正中是一张八仙桌。司徒义道:“好了,你给我们上些你们这拿手的饭菜罢”伙计应了声出去了。不一会,饭菜就上来了。有五道菜,都是福建省有名的菜。有一盘龙身凤尾虾,一只香露鸡,一盘淡炒螺片,一盘荔枝肉,还有福建有名的佛跳墙。此菜乃是由多种美食相互搭配混合在一起,有荤有素。味道鲜美。连寺院的和尚都要跳出墙来吃了,所以送了个美称:‘佛跳墙’。

    司徒义问道:“大哥,你找到你家人了吗?”慕容宇听到此,便黯然泪下道:“我家人确实到过云南,可惜因为小人所排挤。于是便又往京城而去,想投靠我叔父。无奈路上被一伙山贼所害,他们本是为了抢劫。因为我家人抵抗。于是便将我家上下几十口人全害了”司徒义听到此处,很是生气。便问:“杀你全家的是什么人”慕容宇道:“好像是梅山七怪,我已经将他们全杀了,给我家人报仇后来。我独自一人来到湖北襄樊地界,遇上南阳王比武招亲我便去了。碰巧便真被招为驸马。于是我便开始在南阳城住下了。结果有一日,我出门打猎,便遇上了小玉。她被敌人追捕,我将她救了下来。”说到此处,小玉心想;“相公果然仁义,没有说我是一个兔精。否则他义弟一定惊慌。也算给我一个面子。”司徒义又问道:“然后呢?”慕容宇接着说道:“后来,我又一次奉命出征平定山贼。而这伙山贼又是杀我全家的仇人。可惜他们会妖法,结果我险些丧命。多亏小玉搭救,我在她家住了一段时间。养好了身体,小玉她也委身于我。我二人便出山了。先杀了那伙贼人。这才来找你。我想参加朝廷的军队。然后报效国家,为民造福。”司徒义道:“大哥,我也正有此意,你听说了吗?

    如今天下大乱。辽东的满清鞑子侵我大明疆土,现在朝廷正在招兵买马,准备抵抗外敌。像大哥你这样的人才,文武兼备。为何不去应征呢?而且满人铁骑十分精锐,杀害不少大明子民。辽东的地方大半都被满洲鞑子所占有,所以我父亲要我去辽东抗敌。而且负责征兵事宜的正是我们在少林寺结交的兄弟曾啸天。”慕容宇道:“既是如此,那你让我想想吧”司徒义道:“可得快点想,时间不长了。你们和我回总兵府吧”慕容宇说;“好吧”于是三人吃罢了饭。结了帐。司徒义道:“你们在这等会,我去召集他们回府。”于是往城门去了。

    慕容宇对小玉说道:“刚才司徒兄弟所言,你也听到了。你怎么想”小玉道:“相公,我认为你应该去辽东应征,这样也好为苍生造福。你不能因为掂念儿女私情就荒废了武艺和事业。你去辽东作战,我可以回我的洞府等你。这样你就不会分心了。等你干出了大事业再来接我也为时不晚。如何”慕容宇道:“真没想到,你如此通情达理”两人正说着,司徒义已经把三匹高头大马牵了过来。

    见到二人说道:“大哥,大嫂你们随小弟回府吧。”慕容宇道:“不麻烦兄弟了,我们在城里找家客店住就好了”司徒义道:“都到兄弟的地面了,小弟怎么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呀。别客气了。走吧”慕容宇还想推辞,小玉劝道:“司徒将军如此盛情,若不答应。岂不是有失礼数。咱们就答应了吧。最多少待几日好了慕容宇一想也是,便道:“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司徒义笑道:“这就对了吗?走回府”三人各乘一马,便往先前去过的总兵府走了。

    慕容宇边走便问:“义弟,我一路来此见不少平民百姓都在逃难。不知是何原因”司徒义叹道:“唉,天灾人祸。怎么能不跑呢。近些年,朝廷总是让我们征收钱粮。以抗外敌,可是气候不好。不是旱就是涝。庄稼没有收成,百姓都在饿肚子,哪来的钱粮。而且朝廷派下来的收税官吏又都横不讲理,有时比土匪还凶。弄的饿郛遍地,百姓流利失所。妻离子散,而且海上还有郑之龙等海盗为非作歹。骚扰临海百姓。真是让人发愁呀。”慕容宇道:“我很久没出来,天下既然如此大乱。那皇上就不管吗”司徒义道:“管?就是皇上派他们来的。”

    “而且,中原还有李自成的农民军在作乱,关外的满清鞑子也在窥伺我中原了。听说最近还要派兵骚扰呢!”慕容宇叹道:“真是大乱了,我们真应该报效国家,为民造福,赶走作乱的农民军和满洲鞑子。”司徒义道:“咱们待上几日,和我父亲告个别就可以上路了。在辽东负责征兵的就是咱们在少林寺认识的那个曾啸天。咱们可以投靠他”慕容宇道:“好吧,”三人说着就到了总兵府,三人下马,早有亲兵上来接过马匹。司徒义道;“大哥请进吧,兄弟寒舍不大但也宽敞。肯定没有大哥曾住过的王府豪华,还请见谅”慕容宇道:“不妨,这就很不错了。我小时候住过的宅子,现在不也没了。”司徒义让人收拾了两间干净的上房。给慕容宇两人住。有人放好行李。便道:“大哥,大嫂请随我去见我父亲吧”两人随司徒义往后院书房走去。不一会来到了书斋外,司徒义道:“两位稍等,我去通报一声。说罢便进了书斋。

    司徒青云正在书房中看兵书,见儿子来了便问;“义儿,可有事吗?”司徒义道:“父亲,小儿今日在大街上巡街,遇到两个朋友。便大胆请他们来到咱家了。”司徒青云问道:“是什么人呢?”司徒义答道:“父亲,这人就是我常跟你说的,我在少林寺认识并义结金兰的慕容宇呀。他祖父被皇上亲自封为忠义王。慕容宇武艺高强,在少林寺学武时便帮寺里捉到偷取经书的贼子。”司徒青云十分敬佩慕容宇的祖父忠义亲王慕容守绪,一听慕容宇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事,便道:“他在哪,快让他进来。”司徒义道:“他就在外面,我让他们进来。”

    司徒义出来道:“大哥,我父亲让你们进去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十六章  异人相救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4 本章字数:5678

    话说满清大军设计擒获了慕容宇,打败了宁锦守军,摄政王多尔衮十分高兴,心想“这下可除了心腹大患了,大明江山指日可待了。”于是率领八旗劲旅回归大营。见大营门口早已站了很多人,为首的是自己的弟弟多铎,其次是谋士范文程和侄女佟敏以及哥哥阿济格以及正白,镶白,正黄,镶黄四旗的将士。

    各个十分威武,慕容宇见敌军军阵如此整齐,心想大明军队可绝比不上,暗自十分佩服。多尔衮走到大营前,勒住马。早有心腹何洛会上前帮助他下马,并命人将马拉走去喂了。多铎说道:‘哥,你此战大败明军,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又设计抓来了仇敌慕容宇,一定要好好庆贺啊。’

    多尔衮答道:“是啊,不过不可麻痹大意,已防敌军深夜来袭”多铎答道:‘是,弟弟遵命’阿济格插道:“十四弟,你要是审完了他,可以交给我吗?我要找他好好算帐,已雪其耻”多尔衮道:‘好吧,不过且不可将他杀死,他还是一员虎将。’阿济格只好答道:“是,属下遵命”佟敏又插道;“十四叔,十一叔处理过了,可以交给小女审问她。我也想一雪前耻。”多尔衮道:“好吧,不过不可放走他,明白吗”佟敏道:“侄女自然明白,多谢舅父恩典”多尔衮说道:“多铎,先将他囚禁起来。待我处理完有关事宜再来审他。若有差错,拿你们试问”

    多铎道:“是,哥,小弟一定好好看管他”多尔衮说完,便与众人一齐进了帅营,多铎则命正白旗亲兵和几个步库大汉将慕容宇和邓玉林带至一个帐篷中囚禁,并命其严密看守。说完便也进去开会了。

    谁知慕容宇福大命大,被高人所救。

    多尔衮进入帅帐之内,召集了两白,两黄旗将军及几个亲王,豫亲王多铎,英亲王阿济格,肃亲王豪格及诚亲王阿巴泰和大学士范文程等人开了个军事会议。正再讨论何时入主中原,统一中华之时,忽听帐外有人吵闹。多尔衮便欲命人去问,突然帐篷被人打开。从帐外扔进来两个亲兵,被打得爬不起来。多尔衮大惊,不知是何人如此能力。

    原来,这两个亲兵正在守卫大帐,忽见从营外大步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藏僧,这藏僧正是前日在战场上救走了司徒义和曾啸天以及副将陈式的那僧人。这藏僧身穿藏蓝色袈裟,外套一见毛披风。胸前挂了一串佛珠,足澄云履白袜。

    身后背着两只大轮,一金一银。这藏僧本是西藏密宗第二十六代传人,武艺高强,对各种武功都极为深感兴趣。尤其喜欢中原武功,而中原武功中最崇敬的是嵩山少林寺的武功。所以只身来到中原,又来到少林寺。于是便与少林寺的方丈也就是慕容宇的恩师慧海结下了很深的渊源。得知方丈有一爱徒唤作慕容宇,又在辽东抗敌,十分欣赏。便应方丈之求去辽东助慕容宇一臂之力,无奈到了辽东即使遇上了之前说的那场大战。救走了副将得知慕容宇被清军捉去,便孤身一人来救慕容宇,可见清军守卫森严。硬闯肯定不可以,便想到智取。先假意投敌,戴赚取信任后,饲机盗走神剑并救走慕容宇。

    于是便欲进中军帅帐之内,那两个亲兵自然上前拦阻道:“里面正在开会,不能进去。”藏僧不管,硬要闯进大帐。那两个亲兵举枪相拦。那藏僧将两只枪拨开,双手一使劲将两亲兵击近了大帐之内。随即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多铎大惊,忙道:“哪里来的野和尚,竟敢擅闯帅营,给我拿下”说罢又冲进几个大内侍卫和亲兵。藏僧面不改色,只是呵呵冷笑着,那几个亲兵持枪刺来,藏僧躲过来枪,两只手抓住枪杆。一使内力震折两只铁枪。使劲一推将两个亲兵径直击了出去。余下的亲兵不敢再靠近。多铎见状,忙命几个步库大汉进来抓住藏僧。这藏僧更不理睬,一个大汉使一招:黑虎掏心直抓向藏僧。藏僧躲过此一抓,使手扣住大汉脉门,将大汉扣得不敢乱动。另外一个大汉见状也要冲上,被藏僧一个扫堂腿扫倒在地,另一只手使出;大摔碑手将手中扣住脉门的大汉直摔了出去,正好砸在刚从帐外冲进帐内的两个大汉身上。那个被扫倒在地的大汉这时已然站起身来,摇晃着冲上来抱住藏僧的身子企图将藏僧摔倒在地,其余三个大汉也均扑上来分别抱住藏僧的手臂及双腿。多铎见大势已成,多尔衮也松了口气,余下的亲兵抬枪逼住藏僧。这藏僧暗怀内力。使劲一发,将四个大汉径直的震出了大帐,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连几个亲兵的枪头也被内力震折了,枪头竟然直刺向多尔衮。早有护驾的亲兵前来相拦,被枪头所刺死。但多尔衮算是躲过此劫。众人大惊,多铎正要叫人。多尔衮说道:“慢,”又对藏僧问道:“不知高僧法号如何称呼,高僧武艺高强不知来此有何事找小王?”这藏僧说道:“老衲身居西藏,对中原的武功十分崇敬,故此来中原于武学名家切磋武艺,老衲并无什么法号。只有个别称,称为银轮法王。得知贵国正在招贤纳士,便来了。不想你们是这么招待人的。况且我曾在江南帮过你们擒拿丐帮的人,你们竟然以怨报德,算老衲看走眼了。”多尔衮一听此言,自是高兴,心想就凭刚才那几下,自己军中便无几个人能敌得过了。此人若是归为己用,何愁不能早日统一全国。便道:“好好,高僧既然肯来,小王一定接纳。以后高僧就给我做保镖好了,”这时手下一个将官凑到多尔衮耳便说;“前些日确实有个藏僧帮过他们的忙,结果被慕容宇所扰,之后便找不到藏僧了。大概就是这位高僧了。”多尔衮更是对其另眼相看。

    多尔衮对多铎说道:“把慕容宇押来。本王要亲自审问他”多铎答道:“好,属下尊令”出到大帐之外对手下亲兵道:“去,把慕容宇押来帅帐,要严加防守”

    亲兵答道:‘是“于是便去了,不一时,将慕容宇押了来。慕容宇不愧为大侠。丝毫不屈服,虽然被清兵折磨的蓬头垢面,但依然英姿勃发。大义凛然。慕容宇被押至大帐外,由亲兵押着,多铎进帅帐回报道:“禀报摄政王,慕容宇带到”

    多尔衮道:“押他进来”多铎道:“押他进来”慕容宇被带到大帐之内,立而不跪。多尔衮道:“下边囚犯可是慕容宇,见到本王为何不跪”慕容宇答道:“我跪天跪地跪君王,跪父跪母跪祖宗,就是不跪你们鞑子。有本事杀了我好了。”

    法王在旁边见他。心中一凛然,眼前之人不正是当年在江南酒馆大败自己的那个人吗,原来少林寺的方丈徒弟竟然也是他,他果然是条好汉。身处敌营却毫无惧色,实乃豪杰。

    多铎还要强迫,多尔衮一摆手,意思是不用了。多尔衮又问道:“你战败被我等所俘,可服输吗?”慕容宇答道:“不服,你们使用奸计,先偷盗我的宝剑,又派人诳骗我入清营,随即便带兵攻下我军城池,完全是小人之计。可惜我慕容宇一世英明,未能保卫疆土,保护百姓。死也不会瞑目的”多尔衮又道:“慕容宇,我敬你武艺高强,且忠肝义胆,而且还是青年才竣,不如你归降我大清如何,我大清统一华夏乃是迟早之时,大明已然亡国,李自成也败退西安。其他抗清组织无非是乌合之众,迟早是要灭的。大明自万历年到现在,能够多次击退我清军的,除了当年的蓟辽督师袁崇涣外,也就是你了。所以我才想要招降你”慕容宇道:“要杀要剐随你,让我降清,那是休想。袁督师也是被你们施奸计所害,你们对付忠义之士也只有这种方法了。大明虽亡,但大明千万子民未亡,大明虽然腐败堕落,以至江山失落。但我大明千万百姓绝不会任你们满请鞑子所祸害的。元朝怎么样,虽入主中原。但做久了江山吗?最后还不是被赶回大漠了吗?所以你们也会被赶回辽东的,还是那句话,要我死容易,要我降休想”

    多尔衮道:“不错,你说的不错,元朝要比我朝厉害多了,疆土也非我朝所能比拟,但他们就是不懂爱惜百姓,故此失去了江山,所以我朝入主中原一定会爱惜百姓的,李自成还是百姓呢,还是汉人呢?怎么样不也是滥杀无辜吗?以至山海关大败吗?所以你们汉人也不可全信,还是让我们来帮你们吧”

    慕容宇道:“我们汉人的事自然我们自己料理,用不着你们。你们还是退回老家吧。”众将无不心生恼怒,纷纷要拔刀。多铎也是极为愤恨,说道:“胡说八道,来人给我拉下去砍了”正在这时,范文城凑到多尔衮身边道;“王爷,不可,此人乃有大才,不如先行囚禁起来。待我等慢慢招降,你可还记得洪承畴吗?”

    多尔衮也不忍杀害慕容宇,便道:“多铎慢,将他押回大帐好好待他。不可无理”多铎知道长兄喜欢招贤纳士,尤其是对明降将。像祖大寿,洪承畴,以及吴三桂等几个藩王都是如此。所以也就罢手道:“来人将他押回去,牢劳看守。”

    慕容宇被押了下去,多铎又问:“还有一个呢,用不用将他押来审问”多尔衮道:“不用了,那人乃是个粗人,不会说话。也没什么用。押来也是一口废话,只不过我想这慕容宇说的倒很有礼,我等入主中原却要爱惜百姓,不可滥杀无辜。而且要减轻徭役,这样方得人心,否则真要像元朝一样了。因他汉人众多,真要反起来,非我大清所能抵,我等之所以可以打败李自成,打败崇祯,一半是因为他们汉人内讧,若是齐心反清,我等也未尝进得了关呢。你等日后需得记住,打下城池不许屠城。明白吗?好了,本王累了,散会。”多铎道:“是,散回”众将退出大帐,多尔衮道:“法王留下”法王道:“是”

    多尔衮问道:“法王,刚才那人,你可曾见过”法王道:“老衲见过,在江南酒馆内便是此人打拜我的”多尔衮道:‘依你之见,咱们可能招降他吗?“法王道:“老衲妄谈国事”多尔衮笑道:“无事,但说无妨,我又不是那崇祯,什么都不听”法王道:“那好,老衲觉得此人头角峥嵘,英姿勃发且大义凛然,而且还有为国为民的侠气,若是杀了恐怕可惜,而金明朝也亡了,我等亦不能用对付那些明将的方法来对付他。所以还真需慢慢琢磨,不如我等将他放了,这样让他在心里有一快矛盾,日后对付大清也回留下点力气,不至于现在这样。”

    多尔衮道:“放了他?那下回再想抓他可就不易了,”法王道:“他虽厉害但一般也是占着他手里的宝剑,若是光放人,而不放宝剑,谅他在有能乃也无济于世。”多尔衮道:“你先下去,容我再想想。”法王道:“好,不过老衲有一事相求”多尔衮问道;“何事”法王道:“我想见识见识那把宝剑。”多尔衮道:“晚上再说,本王现在累了”法王道:“是,王爷请休息吧”出了大帐。心中盘算着晚上如何赚取神剑又救慕容宇。

    当日晚上,多尔衮又招法王前去,多尔衮道:“法王,我想过你说过的话了,范先生也同意你的说法,好吧,咱们放了他,这样他日后也会亏欠我大清的人情。”法王道:“王爷圣明,谅他慕容宇日后必能来降。不过这人不过不可随意放,否则他会认为我大清设计,他更不会随意相信了。需得找个人来暗自放他,这样他就不会太过警惕了。”多尔衮说:“好,不过谁可担此任呢,”范文程道:“不妨让佟郡主去,我看郡主似乎对那人有些情谊,这样他就不会疑心了。”多尔衮道:“让小敏去?万一那慕容宇伤了她怎么办,我和她父亲可是有着照顾的责任呢。”法王道:“老衲愿做后盾保护郡主不受伤害。”多尔衮说:“好,就这么办,对了法王,你不是想看宝剑吗?我让他们拿来了,来看吧”说罢,命亲兵将宝剑抬到令桌上,宝剑是被一个大布所包,打开包布,见一柄宝剑赫然放在那里,说是剑,但怎么看都像是把刀,剑柄是三个龙头,剑壳之上也刻着一条金龙,打开剑鞘,见剑封凌厉,十分扎眼。寒光锐气。一看便知是把神剑。

    剑身上一样科着是一条盘旋的巨龙,龙目上有两只红宝石。但现在是暗淡无光的。日后降得神龙后,红宝石便可亮,一亮便可招出神龙来。法王道:“多谢王爷,老衲才得有缘观此神剑。今生值了。不过不知这剑可以送给老衲吗?这宝剑放于王爷这,实非安全。且宝剑时时吐露出杀气。放于老衲处包管,日后替王爷收拾慕容宇时也自会派上用场。”多尔衮想了一会道:“送给你了,可要好生替本王保管才是。”法王谢过多尔衮,多尔衮便又对范文程道:“纵放慕容宇之事,惟有你我,法王以及郡主四人知道,明白吗?否则让他们知道了又该罗嗦了。”二人都道:“属下明白”多尔衮道:“好你们下去准备吧”

    入夜三更,慕容宇正在营帐内想白天之事,忽然听见帐外有人说话,不一会进来一个人,此人乃是前日所见的佟敏。慕容宇不愿意理他,便转过身去。佟敏道:“慕容侠士,委屈你了。来我帮你解开绳索。”慕容宇道:“慢,不用。郡主,在下乃是阶下之囚。自该带着这绳索。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佟敏笑道:“慕容侠士,我舅父敬你是汉子,所以不会伤你的,还望你能归顺我大清”慕容宇道:“你放心,我宁死不降,郡主若是做此主意的话,还请免开尊口。”

    佟敏不气不恼,依旧是温柔的说:“既然侠士不肯投降,那和我说说话吧”慕容宇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于室,让人知道了,有伤姑娘你的名声还请自重”并不理她,佟敏见他依旧不肯说话,便想学习庄妃诱降洪承畴那样以色诱之。便脱去外衣衫,靠在慕容宇身边。说道:“慕容侠士,小女自那日见你,心中一动,想侠士如此骏郎,却无美女相伴,不免有些孤独,不如让你小女陪你如何。”慕容宇更加不理道:“姑娘自重,在下已是有妻室之人。”佟敏道:“小女知道慕容侠士是前明所封的王侯,自不肯随意投降,不如这样你投降我大清,我便替你秉奏我舅父,让他依然赐你王爵,绝不会让你低于其他异性藩王的。如何?”慕容宇说道:“我岂能于吴三桂他们一起,我宁可不要王爵也绝不做被主求荣的汉奸。”佟敏道:“那我就让我舅父赐你一半土地,于我大清共同治理天下如何”慕容宇道:“郡主好意,在下心领了,劝降之事休要在提。”佟敏真的是又羞又恼,又恨又爱。与是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得罪了。”说罢站起身来,拔出腰刀举起来径直刺下来。慕容宇早已将生死至之度外,冲天喊道:“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动手吧”忽然感到身上一松,原来绳索已开,慕容宇惊道:“这是何意”正在这时,佟敏却被人从被后击了一掌,昏了过去,原来是法王所为,法王见大事已成,恐郡主走漏风生,便出此下策。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十七章   神龙孤岛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5 本章字数:5125

    那慕容宇正闭眼等待死亡的降临,忽然感到一阵掌风席过。一声闷响。慕容宇睁眼一看,见佟敏倒在地上人事不醒。而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高瘦的西藏僧人,左手中一个大轮子乃是纯银所制。忙问:“这位高僧,不知如何称呼,为何要搭救于我”法王道:“这位慕容少侠,老衲乃西藏僧人,法号:银轮。与你恩师少林寺方丈交情颇深,故特来搭救于你,白天之时我就混入清营,争取那多尔衮的信任,将你的宝剑骗到手,并且今晚特来营救。快随我逃走吧”,慕容宇听此忙挣扎起来,因为他身上依旧绑着锁链呢。说道:“多谢高僧出手相救,日后定会厚报于您。可我带着这个如何能跑远呢”法王一看,说道:“瞧我光记着来救你,竟忘了你还被人锁着呢,等一下,我找找这女子身上是否有钥匙。”

    说罢,在佟敏身上找了一下,竟染真有钥匙,于是忙打开了锁链。拉着慕容宇就出了大帐,帐外守着的两名清兵已然毙命了。均是法王杰作,法王道:来,从这边走。可以一直离开清营。见慕容宇受伤过多,踉踉跄跄的。也跑不快。怕时间过长被人发觉,于是将慕容宇跨在腰间,使出轻功。一阵风工夫就出了清营。又跑了一会见清兵追不上来方才将其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在地上休息了阵。对慕容宇说:“少侠。这是你的宝剑,和你那削铁如泥,颇有威力的神剑。还有前面那科树下是你的宝马良驹。从这走下山后离此20里外有个房子,那里有你的属下在接应你,日后再会吧”慕容宇道:“多些高僧,不过弟子还有一事相求”法王痛快的说道:“还要何事,说来,我定然帮你”慕容宇道:“和我一起被抓来的还有一个兄弟叫邓玉林,请您将他也搭救出来,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落入敌手的。弟子不能忘恩负义呀”法王道:“果然是大英雄,重义气。好我帮你,还要什么事,不妨一起说来”慕容宇道:“那姑娘切无伤她,她并无恶意,只是上命难为罢了”法王又赞道:“不想你还如此怜香惜玉,义气外还有仁善,日后定成大事。你放心她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我救了你们后还需回到清营中做为内应,并劝其少杀良民。”,慕容宇又要施礼,法王搀起他说:“你伤势未好,还是不要太过客气了,我先去了”说罢转头跑回清营。

    慕容宇坐在一快大石之上,想到这端时间的奇遇,先上于清军对阵,被人算计拿走了神剑,后又被人诓入清营,被审后本以为活不成了,要成仁了。不想又被人所搭救,看来自己真还有佛祖和神灵庇佑,日后一定将满清鞑子赶回辽东,保卫千万无辜百姓呀。正想着,见又是一阵风。两个人来到他面前正是法王和自己的兄弟及手下邓玉林。那邓玉林受伤反而不重,见自己的长兄在这,忙上前施礼。说道:“大哥,是我害了你呀,让你受到这样的耻辱。我真该死”慕容宇道:“不用这样,不怪你。没有你,他们照样要抓我的,不想却累了兄弟。”

    法王道:“兄弟之间何需如此客气,快走吧,夜长梦多呀。还有给你们一些银两,留坐路费。以免日后无钱受窘。另外在告诉二位,陆路风险太大,不妨走水路,而且辽东靠近朝鲜附近有一左孤岛,地势极好。不如先去那里,招揽兵马,再图东山再起也好啊。我走了。若是走海路,这是一张海图,依此图可到一些码头登陆,还有也可到我说的孤岛之上,我走了。”说罢,便拨马就走。

    兄弟二人望着法王的背影,心中真是一番滋味呀。二人上马依法王所指路线下山去了那个有人接应的地方。

    再说那法王,救走了二人。本想也一走了之但又怕清军怀疑并又追杀那二人。只好又返回清营,来到慕容宇帐前,将佟敏带回了她自己的营帐中,命人好生照顾。心想此番混入清营好歹也要收拾他几个满洲大员以为抗清义士的内应。却不想时间一长,竟然又成了大清的护国法师。并且为清朝入主中原做了领路人,以至江湖中人十分憎恨于他,但又无法怪他,谁让他并非是汉人而是西藏僧人呢。而西藏早被清军所招抚了。但还是最好丧命于泰山之上。

    慕容宇二人行了大约半个时辰的路方才来到那所房子外,见乃是一座不大的四合小院。邓玉林先行下马,又扶着慕容宇下马后,来到院外扣相大门,不一时门开了,出来的乃是一个中年汉子,眉宇间有股军人的威武之气,便认为此人定是从军之人而且还不是小兵。那汉子穿着普通的开衫大敞,下身蹬着双布鞋,打扮的像是个小农。此人见面前有两个人,都是伤员。但所乘之马却非凡马,乃是宝驹,又见二人携有兵仞。便认定这二人是清军捉拿的人了,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曾在辽东抗敌的鼎鼎有名的慕容宇和邓玉林。此人正是法王在乱阵中所救之人陈式,“慕容元帅,邓总兵。末将是宁远城的副将陈式呀。我就是在这接应你们的”邓玉林说:“太神了,救我们的一个法王也说这有人接应我们呢”陈式道:“我也是那高僧在乱阵救出来的,还说让我在这等二位呢,快进来吧,外面不安全”让二人进来,陈式命自己的儿子陈子清去将马牵进来。又让自己的妻子郑氏带着女儿陈子丹去准备空屋和作些饭菜去。自己带着二人进了大屋。三人坐下后,陈式命女儿去准备一些金疮药来给二人清理伤口,因慕容宇和邓玉林受的均是外伤并未伤及内脏。所以还可恢复,而且痊愈后还可练武。幸亏清营中没有什么武林高手否则定将二人打得无法练功恢复呢。

章节目录

神龙剑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纳兰惠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惠宇并收藏神龙剑侠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