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在这养了一段时间的伤后,便准备起程去关内找大部队了。这些日子已来,陈家对二人十分照顾,尤其对慕容宇更是照顾的无微无至。甚至陈式都想将女儿嫁给慕容宇了,但慕容宇说自己已有妻室,不愿娶小。而且陈子丹对其虽是崇敬但并为起爱恋之心,反而十分钟情于邓玉林,邓玉林也是很喜欢她,但碍于陈式和慕容宇未敢有什么他心。慕容宇何等人,早已察觉出来,便找了个机会说服陈式将女儿许给邓玉林为妻,陈式心想:“女儿嫁给他二人哪个都行,不是元帅就是总兵,但不知女儿究竟喜欢谁”那时虽是二人成婚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时逢乱世。有些烦文襦节就顾不得了。只好去请教女儿的意见,女儿自是很愿意了,于是。陈式和慕容宇便位邓陈二人草草的办了个婚礼。请的也都是些左近的邻里乡农罢了,怕走漏了风生,引起清军的注意。便慌城二人是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不致招认怀疑。这样又过了些时日,二人真的要起程了,便来向陈家辞别。邓玉林虽是新婚之时也不敢耽误民族大义,和军国大事。只好打算将妻子陈子丹留在陈家,陈式不肯。说道:“我这女儿虽是女流,但自幼我教其习武,会些身手,不会连累你们。而且你们将他留下,这话好说不好听,别人更该怀疑你们了,所以还是请带着她罢。我还有个儿子陈子锋也曾在军中效力,后来宁远守军被打拜,我儿便设法回到家中,所以带上他或许还可多个帮手。”二人见此只好答应。陈式道:“二位放心,我料理了家事也自会去找你们的”

    于是慕容宇,邓玉林夫妇,陈子峰四个人一行出发去海边了。因为法王所说不假,此时清军正往北京迁都呢,李自成已经打败回陕西了。所以路上清兵很多,四人化装成商人去海边。陈子锋去负责租购海船,慕邓二人因是清军通缉的要犯不敢露面。其实是不想招惹是非,养精蓄锐。否则依慕容宇的功夫和手中的兵器定会将清军再败一次不可。

    而陈子丹也化装成男子去城镇上采购日用品和食物。邓玉林则拿着慕容宇的镇帮之宝打狗棒去找丐帮。想了解一些司徒义等人的消息。

    慕容宇则留在客栈等候消息。并非他要使唤人,只是其他三人不肯让他冒险罢了。怕他再被清军缉拿。

    过了三日,三人将诸般适宜料理好。海船租的不算很大,主要怕清军发现派水军来袭,但也绝非小舟。也就普通的一个客船,放了一大堆的药材木材等等防止人怀疑。又招了四个中老年船夫。不敢招年轻的一是怕其没经验,二是怕是清军的奸细,三是觉得船中有女眷,不方便。慕容宇是正人君子自然不怕,陈子锋又是其兄,更是无事,是怕年轻人会出问题。

    行船的前天晚上,,慕容宇正在挂念自己在南阳的山洞中的妻子小玉又在想几个义兄义弟在那驻扎反抗清军呢?正在这时,忽听几声极位熟悉的棍棒敲地的响动。过了一会,屋门一开。进来的邓玉林身后是丐帮的粱长老和几个丐帮四五袋的弟子。邓玉林先交还给慕容宇打狗棒,说道:“大哥,我将梁长老他们带来了,我本想找几个小乞丐问话,谁知一亮这宝物,那几个丐帮的小兄弟互相一眨眼,将我带到一个小庙里,见到了这位梁长老,长老听说您在船上一定要来见您,我边给您带回来了。我先出去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搬呢?”慕容宇道:“好罢,多谢兄弟你了”梁长老率帮中弟子给帮主敬过礼后,命随行的那几个乞丐去帮助邓玉林。自己则于慕容宇说起话来。先客气了几句后,交代了一下帮中乞丐在辽东抗清地事迹后,说道:“启秉帮主:您那义兄司徒义在带兵撤退前曾告诉几个帮中弟子说他们将兵马撤到山海关以内,但也是原九边的大同镇。说若是您得救回到中原让您去找他们然后去襄阳投奔一个叫张云举的。那几个四袋弟子便将此事告于我知,并将您被俘之事也告诉于我。我正想救你,不想您福大命大被人救了。”慕容宇听到这,很是高兴,知道了他们的下落。于是告诉梁长老继续在辽东地区搅扰清军,自己要走海路。

    梁长老辞别了慕容宇上岸后,招来了同船的其余三个人,商量下一步去哪的问题,邓玉林提出想去大同镇,但慕容宇觉得先去法王所说的孤岛去招揽义军比较好,这样万一司徒义等人的军队不敌清军也好有容身之地。邓玉林一想也是,而且船已租到若是不去辜负了法王的一份心。于是将一个年老船夫招到仓内将海图上法王所说之岛指给船夫看,船夫看了后说知道怎么去,但路程不近,需得配其水源和食物。陈子丹说已然准备好了。

    于是次日清晨大船起航,此时已时大清顺治二年,慕容宇叫此船为宏志号意义为宏炀自己保家卫国的志向。大船顺风而下直往孤岛而行。行了几天几夜,

    忽然有一天傍晚,乌云遍天。那船夫道:“几位客官,不好了,要下暴风雨,有可能要影响航程并且也怕船身惊不起风暴而翻船须得小心谨慎才是,先行退到客仓里去,四位船夫两前两后控制着此船。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果然下了倾盆大雨。船身很不牢固,而且还起风了。将船吹得遥遥惶惶,几个人在仓内也是及位难受,慕容宇小时在家乡的小河里游个泳,但此大海之上也是无法可言,陈氏兄妹更是级为怕水,陈子峰当过兵,当并未去水师效力,所以也对在水中游泳很是恐惧。主动租船是因为想在慕容宇这立功罢了。惟独邓玉林曾在南方走过水镖,有经验罢了。

    不过还是多亏几个船夫经验深厚,将此船牢牢掌控起来才不至于翻船。

    风雨过后,彩虹升起若隐若现,十分漂亮。几人站在船头欣赏美景。但祸不单行,刚避开风雨,又遭遇海盗了。近旁有个旗子上印有一个骷髅头。邓玉林小声的对慕容宇说:“小心,这帮人无恶不作,劫掠来往船只上的财务以及高兴时杀人纵火。乃是帮海寇。”慕容宇道:“邓贤弟,你将你夫人送到客仓藏起来。我们来收拾他。”邓玉林极为感动,便将妻子送入客仓。

    忽然船身一阵摇晃,原来是海盗的船已然将此船扣住,一帮海盗冲了过来,占领了此船。为首一人长得并不十分凶恶,但眉宇间依旧透着杀气,此人一身的青绿大袍,外披一件大黑斗篷,头上是一顶宽沿帽,手中是把亮闪闪的腰刀。此人姓孙名博。外号出海蛟,他有一只人马经常在海上劫掠客商,而且做汉奸勾结满清,经常袭击近海城镇。令渔民船夫十分痛恨。此次又想劫掠慕容宇他们。不想却送了命。此人二话不说命人艘船,慕容宇亦不拦阻,正当孙博要下客仓去时,被慕容宇一镖飞去,打在后脑,顿时毙命。其余海盗见装不好,正要撤离,早被邓玉林和几个船夫制住,原来,这船夫乃是丐帮的几个会水会驾船的人所伴,他们早发现那几个船夫不地道,发现竟染要告密,被邓所暗杀,不感惊动慕容宇,边令这四个丐帮弟子装扮成船夫。

    慕容宇命他们改恶从善,有几个人不从,被邓等人毙命后仍见海中了。剩下的海盗均愿从善,撤下骷髅旗,将船随着慕容宇的船去那孤岛。

    这日行了半个月的形成终于到达了此岛,见此岛果然风景秀丽,但丛林甚多,且有很多蛇类栖息。慕容宇等人小心处置,,来到了岛中的一个巨大山洞外,发现竟有一推木材和已熄灭火。判定此处定是有人居住,并非荒岛。不过法王当时说的是孤岛,并位说是荒岛。孤岛可能有人烟,而荒岛没有人眼。慕容宇数了一下自己一行四人外还有四个丐帮弟子和七个海盗。一共十五个人,便分配起来。欲将此处便为一个可以练兵的场所。

    不料却听到山谷深初的一阵剧烈震动。并传出一阵阵低吼。几人莫名惊讶,不知又触怒了什么东西了。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十八章   降伏神龙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5 本章字数:5340

    话说那慕容宇带领邓玉林夫妇,陈子锋及四个丐帮弟子和新招降的七个海盗一干人马来到了一处位于辽东渤海上的一坐小岛,见岛上地势很好,有高山有低谷又有丛林和平地。风景秀丽,于是便在此驻扎下来。

    那投降七个海盗其实也是穷苦的渔民没办法只好做这没本钱的买卖。并非天生是恶人,而且善于捕鱼和造屋之类生计。于是慕容宇便于他们一起先将两艘船上的食品,药材和木材等等搬运下来。让他们先在这遭几个简易的木屋供大家暂时住下。自己和陈子锋,邓玉林一起进岛去勘察地势,怕陈子丹一个女子不方便,又不大对海盗们放心,便叫那四个丐帮弟子留下保护她。

    过个一两天后,三人终于再岛上发现了一处山洞,洞内竟然别有洞天,好象曾有人住过一样,石桌石椅,石床等等一应惧全。三人十分欣喜,又仔细一看,好象曾有军队在这驻扎过,发现山洞除天然形成之外仿佛还有人修筑过,竟在山洞之后发现了一处木制堡垒。但怕有危险,并未敢贸然进入。慕容宇和邓玉林依照此地方画了张地图。便叫陈子锋回海边找那些人,带他们一起来。

    此岛竟然很大,从海边到山洞,竟走了两个时辰的路。亏的有当日三人一路做记号又披开树林寻找的道路,否则恐怕走到晚上也走不到呢。

    慕容宇和邓玉林见众人都已到了,便说:“众位请坐,我有几句话要说”众人都道:“慕容侠士,你请说”慕容宇道:“我先谢谢诸位肯抛弃家园于我同来此岛,我欲以将此岛做为日后反清的义军驻地不知可否”大家自然响应了,都说;“好”慕容宇又道:“好,但是所谓蛇无头而不不行,大家须得找一位首领,日后都得听他的,否则此岛地势复杂,恐怕乱走要出危险。”邓玉林说道:“大哥,客气什么这个头领就你当好了,是不是啊”丐帮弟子因他是自己的帮主,自然无话可说,当然鼎立支持。其余海盗们见势已至此,而且此人有比那孙博仁义的多,也犹豫一下便同意了。慕容宇说道:“好吧,那我就忝位首领了,不过依我等十来人实是太少,所以我准备在岛上熟悉一阵后,便回中原招揽反清义士,这样我们的人才可壮大。不过这段时间大家须得分头行动,在岛上勘察地势,并看岛上是否有人烟,如有人住,也可招来呀。”邓玉林说:“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们了。”陈子锋道:“慕容大哥,我担心咱们的船没人看着会不会被海潮给带走啊。”慕容宇一想说道:“陈兄弟所言及是,这样叫了两个海盗说到:“有牢二位兄弟这段时间先在海边草屋住下,帮大家看看船只如何”二人道:“好,我二人一定去。”慕容宇道:“对了,诸位兄弟,我还不知你们姓子名谁,日后怕叫起来不方便,请留个名字吧”又叫陈子锋拿传上带的笔墨记录。众海盗于是一一报名,首先是那两个去守船的人,一瘦高的叫李度,另一个矮胖的叫周云,其余五个人均叫周达,王清,郭威,杨林,夏颜。四个丐帮弟子因是5袋弟子,所以也有名姓各自叫刘云,邢雨,殷雷,段风。李度和周云先去了海边,慕容宇又发现山洞后竟然有个石门,石门后竟然是个做饭用的灶台。确认这曾经有人却是住过的。慕容宇边叫陈氏兄妹在这做饭,以备大伙晚上食用。

    自己带上邓玉林和刘云,郭威去后面的木寨里探查,又命其余六人去山洞周围勘察。慕容宇四人来到那木寨已然人去楼空,并无人住了,便走了进去,见四下十分凌乱,还有十来具骷髅,旁边摆放的些刀枪棍棒。又往里走见木寨虽无人居住但还算干净,而且还有个大厅呢,在往里走宛然是一个山庄。因为还有木寨后还有很多住屋,虽然简朴但也能住人。而且还有前后院。竟然连书房都有,前面又有议事的大厅和兵器库。很是高兴。

    四人回到石洞后,见陈氏兄妹已将晚饭做好,坐下等了一会,见其余巡岛的人回来,慕容宇便将山洞后的奇遇说了一便,其余六个人很是惊讶,也将自己勘察的事说了一番,说到岛上飞禽走兽很多,但唯有一点卓识另人担忧。原来是此岛上蛇类很多,不知是否有毒,所以不敢乱走。只是走一些比较平稳的土路,树林里是不敢进去的。慕容宇思量了一会说道:“我等临来之时听得救我们的人说过此岛以蛇类居多,所以购置了些防蛇用的药物,如雄黄等。明日可将此药带些在身上这样边可防身。”丐帮的一个弟子叫邢雨的说道:“帮主说到蛇,咱们丐帮可是非常拿手,明日我等于几位兄弟去看看便是。”

    慕容宇说:“好吧,既然如此,今晚我们便先将生活用品和衣物搬到那个庄子里去,然后周达和王清两位兄弟去给在海边守船的李兄,郭兄做个伴。已防万一。”二人答应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几人用完晚饭,便开始搬运东西,搬了大约到酉时方才完毕。王,周二人带了些晚饭去海边了。他们周围只有杨林和夏颜两个外人了,慕容宇还是不放心他们边找机会让二人守在山洞里居住,防止有野兽侵入,又给二人一人一柄钢叉做防身之中。

    次日天明,慕容宇谁在前厅旁的一个屋子内,先醒了。便来到屋外,见陈子锋和邓玉林也都醒了,而陈子丹也去山洞准备早饭了。邓玉林和陈子锋对慕容宇说道:“大哥,您昨晚是不放心他们吗?”慕容宇说道;“的确如此,他们毕竟原来做过海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对了邓兄弟你快回山洞那,我怕陈姑娘一个人不安全。”邓玉林十分感动,便说:“多谢大哥还惦记我的内人啊”慕容宇道:“她一个女子和咱们这么多男子一起,委实的不方便,日后真须得在找些女子陪伴她呀。”慕容宇又带领其余众人一起进岛查看了。

    过了大约两个月,众人已将岛上的地势查看的的清楚,哪里是平地,哪里有丛林,哪里适合练兵,哪里地势高耸适合建立哨塔。哪里毒蛇居多须的躲避。又将石洞和山壮以及将木斋堡垒翻新了一番。这日慕容宇正在离山洞不远的一处平地练武,忽然听得一阵震雷搬响动,接着又传来一阵阵的沉闷但巨大的吼教之声。早有邓玉林等人冲了过来,问道:“大哥你可听到响声了吗?”慕容宇答道;“听到了,走咱们去看看,但务必小心为事”

    于是慕容宇,邓玉林,和四个四个丐帮弟子以及四个海盗一起寻声而去,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才觉得响声越来越近了,慕容宇又对众人轻声说道;“大家小心点,以免惊动了那东西”忽然一个海盗惨叫了一声,便无声无息了。众人大为惊恐,忽然邓玉林发现前方便是一个大山洞,但山洞里很深,而且好象并没有声音,忽然又传来一声“救命啊”原来又一个海盗遇难了。

    众人猛然转身发现那发出巨吼的东西在他们后面不远处,慕容宇忙率众人隐藏起来,不一会那家伙晃着身子慢慢的走了过来,那庞然大物好像一只巨蟒,但有不是巨蟒,因为它还有四只粗壮有力的爪子,浑身通绿,而且覆盖着坚硬的鳞甲。尾巴也是如此。再看那怪物有一段比较常的脖颈,脖颈上顶着个硕大无比的脑袋,这脑袋有向是蛇一一般,但于蛇不同的是它有两着角却没有蛇芯子。而且尚有须子。慕容宇惊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龙吗?”其余诸人也都十分惊诧。那大家伙果然就是一条“龙”,其实他很有可能是巨蜥蜴和巨蟒混合体,并非真是穿说中的龙。但慕容宇他们如何知晓,但慕容宇看见一个海盗的半截身子尚挂在那怪物的嘴便上,并为来得及吞下。那怪物漫漫的正要步会自己的巢穴。慕容宇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跳将出来,挡住了怪物的去路,其余众人都是大惊失色,想喊又不敢喊。

    那怪物也是十分惊诧,它不知竟然还有人敢挡它的路。但又是随即生气起来,于是伸爪抓向慕容宇。

    慕容宇早料到了,于是纵身躲过此抓,挥剑斩向那怪物的左腿。一下砍中,竟染不见伤口,原来那怪物的鳞甲十分坚硬。寻常兵器竟伤不了他。慕容宇又没拿那神剑来。巨龙又是一声吼叫,反手一抓竟染抓住了慕容宇。将慕容宇举到身前,好象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敢砍它。慕容宇也十分惊恐。那巨龙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吃咬慕容宇,慕容宇闭上眼睛静等死亡的来临。忽然一阵躁动,那怪物竟将慕容宇拿开,并扔到地上。慕容宇一纵身使了个空翻,稳稳的落到底上并位受伤。原来是一邓玉林等人拿起手中武器纷纷打向巨龙。巨龙虽然无伤但也是感到很痛,所以先将慕容宇放回地上。慕容宇心想:“我那妻子小玉说过,她给我的一把神剑日后可招到一条神龙相随,莫非所指就是它吗?既然如此那下回再来收拾它吧。”于是一声呼哨。随即喊道:“我脱险了,兄弟们撤”邓玉林见大哥脱险,于是叫声其余众人一起奔到慕容宇身边。慕容宇和众人不一会便窜到丛林里,跑了。那巨龙找不到众人也就不追了。又回到巢穴中休息去了。

    慕容宇等人又跑了一阵,见那怪物不噌追来,便停下休息一阵。邓玉林道;“不想这岛上还有这等怪物,真是吓煞人也。”一个海盗劫后余生,说道:“可怜我那两个兄弟竟然惨遭怪物之口啊”另一个海盗也说:“我们原来只听说,者附近海域里有怪物,不想真的遇上了海龙王了。还是慕容侠士神勇替我等出了口恶气。”慕容宇说道;“我想明日再来降它。那时须得带上我那神剑来。”邓玉林说:“好,我明天跟你一起来。”慕容宇道:“好吧,不过不用来很多人,咱们再叫上陈兄弟也就是了,否则人多反而无益。”

    众人于是回到了住处。向在住处的人说了经过。其余人也都是十分惊诧。又很紧张。慕容宇先将那受害的二人的衣物拿了来,做了两个衣冠冢。其余五个海盗物伤其类自是一番悲痛。哭了一场。

    次日天明,慕容宇来到前厅,忽见有几个人在说话,其中一人是个女子,那声音十分耳熟,再上前一看竟然是自己那日思夜想的妻子小玉,十分欣喜,忙上前相认,小玉见到自己的丈夫也自然是很高兴。原来小玉回到山洞,想再修炼已十分困难,吃饭睡觉总想着慕容宇,于是便准备去寻找他。不想却发现自己已然身怀六甲,走动不方便。便静心等待生产。待到要生产之时,便请了两个附近山村的产婆帮忙。生下后竟是一个男孩。母子又在山洞里住了一年多,将养的差不多了,小玉便抱着自己的孩子去找慕容宇,因为自己已然法力失去大半,所以不能驾云。只好找了比马来步行。这日来到福建金门,找到总兵府,问道;“慕容宇可是再此”那军兵禀告了总兵司徒清云。司徒清云便告知慕容宇已然赶赴辽东了。于是小玉便一路寻来。也是机缘巧合,正巧遇上了陈式一家,陈式告知她,慕容宇等人已然去了渤海中的一做孤岛。小玉便来到海边,雇了船赶往这孤岛而来。这日来到了这神龙岛。小玉上岸来见,岸便有几个茅屋,便来询问,今天负责保卫的是两个丐帮弟子。一听说是找帮住的,边领他来到住处。正巧遇上陈子丹,二女正在说话。慕容宇便已来到了。

    二人自是十分高兴,慕容宇听说小玉给自己生了个孩子还是男孩十分高兴,便位其起名叫慕容泰安。希望的是等孩子张大,国家希望能国泰民安。但小玉觉得此名叫起来不顺口,慕容宇只好改了个名叫慕容宗弼。

    小玉见慕容宇手中持有一剑,便问道;“相公,你这是去做什么呀”慕容宇将昨日之事告于小玉,小玉便道:“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知道这怪物如何降伏”于是慕容宇带上自己的夫人小玉和邓玉林等人一起去降伏那神龙了。

    众人又来到昨日那个山洞。见那怪物已出去觅食了,便留下两个丐帮弟子在外放哨,而慕容宇,小玉和邓玉林走进山洞,见洞中十分潮湿,且腥臭无比

    慕容宇见山洞里只有些吃剩的肉,有蛇肉和一些飞禽的肉还有白骨,白骨中还有不少人骨,白森森的极为恐怖。方知岛上的人都是怎么死的了。正在这时,小玉发现山洞深处竟有很多大箱子,打开一个来,发现竟然有很多金银珠宝,另外几个箱子也都是些珠宝银两之类的。邓玉林道:“原来这家伙再看守财宝啊,那一定原来有什么人将财宝藏在此处,便匆匆而去,之后这怪物便来到此处了。然后岛上的人想夺宝,这才惨遭横死。定是这样。慕容宇等人正在勘察时,忽然听到一阵响动,想是那家伙回来了。赶忙出了山洞,藏在丐帮弟子所在的丛林中,见那龙正步回山洞。慕容宇正要跳出,见小玉拉住他,用手笔画让他再等等,于是慕容宇又等了一会。见那巨龙已染临近众人所处的藏身之处时,小玉一下跳出来,挡住了怪物的去路。那龙敌吼一声,依然伸爪抓来,小玉也是躲过此爪,但并为去砍龙爪而是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来,抽向巨龙,那鞭子竟将巨龙脖子套住。慕容宇趁此机会,也冲将出来,但并位使剑,而是空手使出了降龙十八掌,汇聚内力,连续机在巨龙身上,巨龙疼痛难忍。而正面小玉的神鞭也挣扎不掉。又斗了一阵。巨龙竟然倒在地上了。但巨尾还是来回摇摆,小玉又将那龙尾捆住。慕容宇,拔出神剑,见神剑空冲一扔,神剑落下后扎巨龙的身上,一股红血喷涌而出,巨龙又是一阵剧烈疼痛,随之一阵吼叫。竟然于神剑化为一体了。神剑因此变得十分赤红。小玉道:“这宝剑于神龙相合,日后定然威力无穷,你若须要神龙只须将此剑头的两个宝石扭转,便可招出神龙相助。”慕容宇说道:“小玉这次,可得谢谢你了”又对邓玉林说道:“来,咱们将这些箱子抬回去吧,日后招募义军,筹办起义也需要啊。”

    众人便将十箱财宝陆续抬回住处。众人准备回转中原招募人马了。

    自次江湖上多了一个以忠义而居的帮派,因总舵为于神龙岛而称位神龙教。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十九章  招贤纳士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5 本章字数:4664

    这慕容宇带领众人降伏了这神龙,将其化入神剑之内。便回转驻地。早有陈氏兄妹迎了出来,众人便回转山洞,慕容宇道:“咱们在这岛上也呆了这么长时间,岛上的东西也都探的查不多了,是该出岛招揽人马了。”邓玉林道:“是啊,不过咱们人手很少都走了,万一有人闯入怎么办呢”慕容宇道:“恩,邓兄弟所言甚是,我们本就不多才十五个人,前日又死了两位兄弟,若是都出岛,若有人再行闯入可是不妥。不如这样,我带丐帮的几个弟子回转中原,余人则在岛上守侯。”邓玉林道;“兄长,你要回转中原?太冒险了吧,不如让兄弟我回去好了。”慕容宇道:“总躲着也不是办法,何况招揽人马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需得考察所招之人的德行和人品,不一定是全是名门正派至少也得是堂堂正正的好汉啊。”邓玉林道:“那也请兄长带上我”小玉也道:“相公,我也跟你去”慕容宇回道:“小玉,你刚来岛上还是先在此休息吧,何况还有咱们的孩儿需要你呢,让陈姑娘陪你吧,我和邓贤弟以及四个丐帮兄弟回转中原便是。”又对陈子锋说道:“陈兄弟,这趟你也不用去了,还烦你在岛上保护女眷的安全”陈子锋答道:“您客气了,兄弟定然保护她们的安全不负您的期望,你们也需小心啊”慕容宇道:“那就好,其余几位兄弟,有愿意随我去中原的吗?”

    那几个海盗商量了一会都觉得在在此岛上虽吃喝不愁但终究气闷,早想回转中土了,在加上近日又死了几个兄弟,他们更不愿在此逗留。而且岛上蛇类居多,虽服有雄黄药酒但依然害怕。所以纷纷踊跃报名。慕容宇早知他们会如此于是便欣然答应。于是岛上竟然仅剩了陈氏兄妹和小玉了,慕容宇怕有不妥,便让刘云和邢雨留下。二人领命。慕容宇便又安排了一些事宜。次日一早,便与邓玉林和几个海盗一起上了船准备回转中原。

    小玉等人站在岸边目送众人。慕容宇安慰小玉道;“我此番前去,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何况有了有大家保护没事的。大约只需1,2个月也就能回来了。你在岛上好好的照顾咱们的孩儿,陈姑娘目下也要有孕。你也需帮忙照顾以下,我这次回来也带回来些青年,中年女子也方便了。”那边邓玉林也与自己的妻子相别,陈子锋则帮忙准备船上的用物。

    不一时,众人起航了,有两个海盗和两个丐帮弟子掌舵,大船往中土开去。

    此次路程及为顺畅,并未遇上什么风雨和海盗什么的。开了有半个月左右来到了渤海湾内的一个港口,众人上了船一问方知,前方不远便是山海关了。众人不愿穿关引起诸多不便,便有返回船上,又找了两三个船夫准备从威海卫登陆。避开清廷耳目。但慕容宇在准备的时候上岸去,招了些丐帮中下游的弟子带回岛充做人马。但若带多有恐不便。于是只挑了些老实的和接个精明强干但人品有很好的弟子。这些人日后成为教中的元老。为神龙教效忠了一辈子,却死在新任教主洪安通的手上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众人又起航赶去威海卫,不过几天便到了。慕容宇吩咐留下几个丐帮弟子守护船只。剩下的人全部登岸,慕容宇等人先是召集了丐帮的弟子。此时正巧丐帮的传功长老莫少奇在便询问他:“莫长老,你可知这山东境内可有什么有名侠士吗或是落难的英雄吗?我是想在海外创立一只抗清义军,要招些人马。”那莫长老说道:“好,帮主。我想到了几个人,都是近来江湖上有名的人氏但因抵抗清军或是得罪了一些邪门外道而流落的英雄好汉。”慕容宇很是高兴,便说:“这样很好,那请长老你传话给他们,说清我的意图,若是肯来的话,就于半个月后在此相聚如何。”莫长老答道:“好吧”

    而慕容宇等人也在四处寻找一些好汉或是一些旧日曾相识的部下。现下虽是顺治初年,但各地仍旧有很多反清人士和义军,那多尔衮又强令剔发更是激起了汉人的不满。因此招揽人马竟也很是容易,连一些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也要求去,他们多是十五六岁左右的孩子,也有些巾帼女杰都是刚烈女子,家中男子因被清兵所杀而流落江湖的。

    这日,慕容宇等人正走在街上,忽见前方有大堆人群围拢。于是慕容宇几人也赶上前去。走到近前,看到原来是有几个人在卖艺。有练枪法的,有练力气的,还有练杂技的。花样甚多。也极是卖力。其中有一个老汉大约是卖艺的班头。拿着一个铜盘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们是从河南来的,老家受了蝗灾颗粒无收,无法只好出来卖艺赚些小钱来养活一家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也可捧个人场啊。我们也十分感激了,大家的功夫低微,还请不见怪。”说着便围着走过来,要些赏钱。有很多人或多或少的透了几个铜钱。走到慕容宇身边时,慕容宇也拿了两串铜钱。那老者十分感激。又往下走去,忽听后面一阵吵嚷。慕容宇转身看去,见是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个满人军官。此人是正百旗的佐领,骑着一匹高头骏马。后面跟着五六个骑兵还有一小队步兵。那满人军官说了几句满语,由旁边一个人翻译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城里不许摆滩卖艺吗?”那老汉答道:“各位军爷,小的门是外地来的,并不知这里的规矩还清原谅。”那人将话翻给军官听,军官哼了一声,说了几句话。那人又说:“既然不知,那也罢了,赶紧收摊走人,而且所收的钱财全部充公。拿来吧。“说吧,将马鞭换手,另一手来拿那铜盘。老汉道:”军爷,我们乃是穷苦人啊。就靠着点小钱过日子呢,您要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那人还未答话,那满人军官已气得不行,大约看出老汉不愿交钱,便伸手挥鞭抽向老汉,将老汉打了个跟头。肩头早已被那马鞭抽的一条血印。铜钱也洒了满地。其余众卖艺的也都住了手围过来。那翻译也气的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非惹得我们老爷动手啊”几个清兵上来枪走铜钱。

    这时,慕容宇便要出手。邓玉林赶忙拉住他,小声说道;“兄长不可,免得惹出麻烦。”慕容宇只好罢手,接着看下去。正在这时对面人群中越出一人来,此人年纪已近中年,身穿青绿色袍子,五官端正,眉宇间英气逼人,但气质又像是读书之人。但又似练武之人。那人说道:“住手,大胆鞑子竟敢当街抢劫财物。”几个清兵一见都扑上来。那人手中只有一把扇子。但并不畏惧。先是躲过一个清兵的枪头,随后一拳击向那清兵的腰间直打得清兵倒退几步跌倒在地。其余清兵一起涌上。那中年人使出武当派的八卦游龙掌辗转腾挪,不一会就将那几个清兵打的翻倒在地。爬不起来,满人军官十分生气,纵马向中年人奔来,众人都提那人悬着棵心,慕容宇也是如此。心想“这人武艺高强,如有机会定要于他结识。”那中年人并不紧张。见马奔来,竟闪在一边伸出一条腿来拌马腿。这招使的十分惊险,若是一般人来使恐怕自己的腿早已折了。但这人不同,竟将那高头大马拌的摔倒了,而自己的腿竟毫发无伤。那满人军官自是被马掀翻在地。军官挣扎起来,拔出腰刀砍向那人。中年人举扇相挡。二人刀扇斗在一处。没几个回合,那满人军官的刀便被甩飞了出去。翻译一见忙名其余骑兵过来救主。慕容宇担心中年人抵挡不过,又要冲上前去。结果又被邓玉林拉住,说道:“此人功夫不在大哥之下,不用帮忙了”见那中年人拾起马鞭,运气抽将起来,将几个骑兵纷纷卷落马下。随手一刀一个料理了清兵。那翻译一惊之下,拨马就跑。慕容宇恐怕他去找救兵,飞出一镖击向那翻译,正中后心。翻译跌落马下而死。此时围观群众早已吓的散了去。那满人军官也被中年人所杀。卖艺的都赶来对中年人道谢。那中年人道:“诸位,不用道谢,我只是恨他们在我们的地盘上横行霸道,所以出来教训一下罢了。”说罢正要走。见手中的扇子失落了,转身寻找。正见慕容宇手中拿着那扇子上手奉上道:“这位大哥,小弟十分敬佩你的功夫和这出手相救的侠气,不知可否交个朋友找个地方一叙呢。”那中年人见刚才慕容宇那一镖掷得十分有力。而且准头也高,也很佩服。便道:“好。我真愁没人与我聊聊呢。走吧,前面有个馆子不错。”慕容宇便对邓玉林说:“兄弟咱们一起走吧”邓玉林见慕容宇的意思是有意要接纳这人入岛。怕自己在有什么不妥,便说:“这样吧,兄长,我带者他们先回客栈去等你们,你与这位兄台聊过了就回去找我们便是。”慕容宇其实也恼邓玉林几次三番不让自己动手,于是顺将下来,说:“好吧”

    几人分开了,慕容宇与这中年人走到一家饭馆内,早有伙计前来接待。中年人要了个单间,又要了几个菜和一壶酒。二人落座。慕容宇道:“不知先生台甫怎么称呼”那中年人道:“不才复姓欧阳,单字臻。乃四川绵阳人。不知兄弟你如何称呼”慕容宇答道;“在下复姓慕容,单字宇,乃江苏苏州府人氏。”欧阳臻惊呼道:“原来江湖上胜传几次三番大破清军,又击破邪教的人物就是兄弟你呀。真是令人佩服的很呢”慕容宇自谦道;“不敢不敢,小弟本领没多大,只是江湖的朋友太高台我了”欧阳臻道;“在下本是四川人,但四川被张献忠带兵烧杀抢掠,将四川人杀光了但半人。我父母兄弟姐妹都没杀了。唯我当时年轻,也就是兄弟你这个岁数吧,被一个道人所救带回武当,做了武当的门徒,学了一身武艺,这才下山。其实我也大不了你几岁。刚到而立之年。只是长的有些老成罢了。如若不嫌可否于你义结金兰呀。”慕容宇道:“那小弟是求之不得,小弟是少林门人,已下山五六年了。今年已是年方二五了。”二人又吃了会子饭。慕容宇便对欧阳臻道:“兄长,不知日后作何打算呀。”欧阳臻道:“还能有何打算啊。浪迹天涯吧”慕容宇道:“小弟在辽东找了孤岛,欲以此为根据地建立个抗清的组织,不知兄弟可否愿意加入啊”欧阳臻道:“那好,我当然愿意了,自己一人自由虽是自由但毕竟孤立。就拿今天的事说,若非兄弟襄助,我就决计对付不了。”慕容宇便道:“好,依兄长的武艺,自然不能做普通人氏,我定然找个高的职位让你坐。”二人谈笑风生的说了一会,便起程回转客栈。

    回到客栈,慕容宇将欧阳臻介绍给其余人认识。邓玉林也对慕容宇介绍了几个他们下午寻找的几个有意抗清有是正直的人氏。不一会,又有莫长老带了几个他所结识的遭难或是流浪的江湖侠士。其中有日后为赤龙门掌使和洪安通一起的无根道人,还有有名的药师陆高轩,胖瘦二头陀,和日后为护教法王的姜宇,朱文彪,以及欧阳臻。邓玉林所接纳的则是一些女侠和宁远军旧部以及一些年轻的男女和丐帮的一些小乞丐。

    慕容宇觉得差不多了。便对邓玉林说道;“咱们可以回岛了,这次所招之人已有一二百人。再多恐怕招来灾祸。”于是次日众人又购买了许多船只分成四五个船。起程回转神龙岛。但留下几个旧日的部下在大陆继续艘找大部队和抗清的人氏。

    在岛上慕容宇便对众人说道:“我欲给咱们这个组织起个名字,不知各位可有什么好建议吗”邓玉林道:“不妨叫杀鞑帮吧”慕容宇道:“不好,这名字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而且也甚是粗俗。”姜宇说:“那就叫锄奸帮吧”无根道人道:“还是叫神龙帮把”欧阳臻等人也纷纷发言。但没有使慕容宇觉得好的名字。陆高轩甚是精明,便道:“不如起个教门吧,这样更如意招揽人马”慕容宇觉得不错,便说:“好,就依陆先生之意好了。但叫什么名呢”众人又是说了一阵。慕容宇忽然说道:“不如叫神龙教了”众人都觉不错。齐声响应。

    船行了1个多月,回转神龙岛,早有岛上的人来迎接了。慕容宇下船与爱妻小玉和儿子慕容宗弼相见。邓玉林也与陈子丹将聚,一别数月。陈子丹已怀胎十月就要分娩了。慕容宇吩咐人将所用之物拿下船来。由邓玉林为新招教众安排住所。

    从此神龙岛上便是人丁兴旺,一直到康熙中期,方才没落。被康熙宠臣韦小宝带兵所灭。

    第二部 扬威沙场 第二十章   创建神教

    更新时间:2011-9-20 16:19:45 本章字数:5250

    上次说道,慕容宇从中原带回了很多人马。有僧侣道人,有贞节烈女,有宁远旧部的军士,还有很多浪迹天涯的侠客和名门所出的年轻男女,还有抗清义士或是家人全被清兵所杀而流落江湖的苦命人。但有都是人品很好的人。

    慕容宇便于此岛上创立一个教派,名曰:“神龙教”有三种含义。其一是此岛上蛇类居多,而蛇乃小龙也。其二是他新进降伏了神龙,自身又有神龙剑。其三岛又被自己称之为神龙岛。所以叫做神龙教。之所以叫教。乃是以宗教为掩护来筹备反清的大业,不会被人所怀疑。但慕容宇却是个极正直的人,不肯做危害百姓的事,所以神龙教虽说是宗教但并不奉什么神仙。也不要百姓什么香火钱,钱财乃有教众自己作些生意来牟利罢了。

    慕容宇带人在岛上原有山庄,石洞的基础上,有在岛中心建立了一个木石搭建而城的殿堂,平时教中凡有大事需要商议的或是举行什么仪式需要有个地方容纳。此殿没花多长时间便造好了,殿内的宽敞度和京城的金銮殿自是没法比了。但和一般山寨比还是大得多了。邓玉林又带人在殿外修了哨塔,哨塔乃是木头所搭,但也是极为坚固的。后来在临海的岛边上有弄了个船坞,船坞中停泊着大小船只二十几艘,早了个水闸挡住船只。在岛上高处造了一派木排墙,墙垒的很高,绵延几公里将岛上几乎前后左右都拦住了。后来又加固了。防止清军水师的火炮。又于山庄之内修建了炼制药物的药房,搁置很多武器刀剑房,议事读书的书房,还有其他一些房间。又在岛内分别修建了五座寨子,正好岛上地势所行成的五个小山。分别是五个支派,青龙门,白龙门,赤龙门。黄龙门,和黑龙门。这个门派又分别包含了五行堂和八卦堂的总舵。每个门下有30多个教众,因是初期,所以人少。日后则有100个教众。而大部分教众则分布在中原各处。岛上乃是总舵之所在。

    这日升殿,慕容宇身披黑色大袍。袍子上绣着一团火球,周围是青,赤,黄。白,黑五条龙。身后坐椅也是一条坐龙,旁边下首一个椅子坐着他夫人小玉。正殿虽是木石所铸但也是极未有气势,下面也摆着五张坐椅,乃为五龙门掌门使所坐,后来又便成四把椅子。因增设了护教法王而命五龙使站立了。其下是诸教众,还有大半人在外驻守,无法进来。进来的有五多人。五龙使分别是青龙使邓玉林,白龙使姜宇,黑龙使陆高轩,黄龙使殷鸿,赤龙使无根道人。

    而护教法王是朱文彪和欧阳臻,二人一个身材瘦高,另一个身材匀称。此二人欧阳臻是武当门徒,学的一好武艺。另一个朱文彪也是有名的高手,曾学师华山派,是第二代门徒,金蛇大侠袁承志是他的师叔。

    慕容宇站起身说道:“诸位,满请鞑子侵我疆土,屠戮我百姓,甚是可恶。我等要立志将他们赶出中原。所以凡愿加入我教的均需起誓以抗清救民为己任,除暴安良,行侠仗义。”众人都应道:“我等愿起誓,谨遵教主旨意”慕容宇答道:“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去开香堂歃血为盟好了。”众人都答应了。于是慕容宇带着30多人一起往后殿走去。早有陈子锋和几个丐帮弟子将供品和香烛都准备好了。慕容宇又转过身对大家说道:“既然愿意加入,需得遵守教规,教规也不多共有十条。听好了”“一,不许偷盗,抢劫,二不许奸淫调戏妇女,三不许欺压百姓,以武欺人。四不许危害武林,结交武林败类,五不许饮酒作乐。六不许赌博,七不许勾结清廷,以图求荣,八不许目无尊长,以下犯上,九不许结党某私,十凡有教内有大事集合时不许故意迟到或不到。大家可有何异议吗?”众人都觉这十条甚为妥善没有什么苛刻之处,故都同意。

    慕容宇道:“那就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可一定要遵守,违反者,轻者关禁闭,或发落到丐帮中行乞一年。重者废其武艺,并投入神龙洞,为神龙所噬”

    众人都齐声道:“属下们定谨守教规,不敢违反”慕容宇便对着佛祖敬了一柱香,然后又恭敬的双手合十道:“佛祖在上,弟子慕容宇今日创此教乃为救天下黎民苍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与诸位兄弟姐妹一起共图大业。若违此誓,天地共诛,将我打下十八曾层地狱永不超生。”说完后敬香,而后用刀在臂膊上手指上划了一下,流出一些鲜血,熔在碗内的酒中。其余诸教众也都依此发誓,并歃血为誓。不一会整个碗就满了,慕容宇又命人拿来很多碗将血酒倒入其内,一起举杯一口喝了。又叫五龙使将外面放哨的人叫进来气势歃血。大约过了大半天,所有教众都正式加入了。

    众人又回到正殿,商议了一下接下来的事宜,先是将教内的口号和暗号都确定了。接着又将旗帜设计了,旗帜是五色旗共是青赤黄白黑。和一把五彩主旗,这五旗上分别画了五色神龙。五彩主旗则是五条龙为者一个太阳。

    一天就过去了,次日众人接着讨论和确定教内的一些规矩和事宜。这天则命教内的一些能工巧匠制作了五个扳指,扳指上都刻有一条龙和一个桶牌,牌子子上也照着五色主旗那样绘制成了一个五龙令,五龙令代表教主本人,只有教中奉命公干的方可掌握此令,而且必须是掌门使才可掌握的。用完后立即归还。因慕容宇为人正派不喜滥施淫威,所以此时还没有什么毒药呢。陆高轩带人只是用岛上的发现的草药和自己带来得药物做些强身健体的药物和被毒蛇或暗器所伤的治疗解药,至于什么豹胎易筋丸都是后来的洪安通所设。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这日,慕容宇叫来两个护教法王欧阳臻和朱文彪,以及邓玉林,加上自己的妻子小玉。慕容宇对四个人说道:“我近日要回中原一趟,有些要事要办。”邓玉林向来直爽,说道:“教主,您有什么事交给我们属下办好了,何必自己亲自去呢,眼下满清正带兵横扫江南,意图是除去各地抗清义军。我劝您还是不要犯险了罢。”朱文彪道:“青龙使说的不错,有什么事我们自可帮你去办,你还是留在岛上主持教内大事吧”慕容宇答道:“你等不知,此事必须我去办,近日我听说江湖之上有人冒充咱们的旗号去危害武林人士。并且企图勾结清廷,我要去铲除这些人。以正我教之名,否则他日谁肯相信我们呢。而且若是惹怒了其余各大名门正派,我等还如何在江湖上混呀。而且我还要去联络各大门派一起联合抗清,而且也要打听一下我那几个结义弟兄所带的军队眼下在哪,将他们找到后,岂不更可成大事了吗,这些事甚是麻烦也必须保证秘密。若是派了人做不好反而漏了行迹,就坏了大事啊。”其余四人听后都觉得此行任务很是麻烦,自己确实没有把握作好。欧阳臻道;“那教主,你此行需的带些人帮你啊。”邓玉林道:“既然是这样那不如叫上一二十个人一同前往啊。”欧阳臻道:“不可,人多了反而无益。不如我和朱兄弟一起去陪教主去好了。”慕容宇道:“好,此计甚为妥善,就依欧阳臻的吧”邓玉林说道:“我也陪你去好了”慕容宇道:“算了,此行你不必去了,你夫人现下已然要临产了,你还是留在岛上照料你夫人吧,还有教中大小事宜也交给你来处置,明日我就升殿宣布你为代理教主,教中事宜,除重大事外其余完全可以便宜行事。”邓玉林只好答道:“谢教主,属下一定努力处理好教中事宜,教主和两位也需注意安全,若有紧急,需得派人回岛上传信才是啊”慕容宇道:“好,大家先去罢”三人都走了出去,各自准备。慕容宇回到住处,对小玉说道:“夫人啊,我近日要回中原一趟,此去需得几个月方可回来,惟恐你担心我,这趟你就随我一起去好了。”小玉自然高兴,说道:“你总算想起来带我了,从你我出山的那日起,一直到福建分别你我共同行走江湖的日子一同也没几天。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慕容宇道:“我哪敢呢,对了。咱们孩子放在岛上恐怕他思念父母,不如也将他带上吧”小玉道;“中原武林风险很大,我怕孩子他害怕。还是留在岛上好好和师傅们学武才是啊”慕容宇道:“我自幼便投到少林学武,下山时有才不到二十岁。咱们孩子如今已有十岁了,就是学武也该找个名门正派去学。在说也该让他去经历一下啊,否则日后你我二人离他而去,他总不能走在岛上生存啊。”小玉一想也是于是说道:“就依你的好了。”小玉于是叫门口的一个赤龙使门下的年轻女教徒道:“侍书啊,你将小公子带来。”原来小玉身边又四个文武双全的女俾,分别是侍书,入画,抱琴,司棋。此四人隶属赤龙门,因长的漂亮,又文武双全很得小玉喜爱便调来伺候自己和儿子。不一会,侍书带着小宗弼来了。

    慕容宗弼今年已然十岁了,很是懂事。上午刚和教中的陆高轩学完论语,进来便对自己的父母鞠躬施礼,慕容夫妇自是高兴。小玉道:“弼儿呀,今天和先生都学什么了?”小宗弼答道:“娘,今天跟先生学了论语中有关孝道的一篇课文。说的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慕容宇听到也很是高兴,自己孩子喜欢学习。慕容宇道;“那最近有没有练习武艺啊,父亲可要考考你呀”小宗弼答道:“爹爹,最近孩儿耽于学论语,并未练武还请爹爹原谅”慕容宇道:“读书固然很好,但咱们也不是要考他满清的状元,也无需过于认真。如今战祸连年,还是多学点武艺有用啊,改日我找陆高轩说说去。你父亲我教中事物繁忙,无法一一指点你武艺,可他也并非书呆子出身,也算教中高手。为何不教你武艺。不过也好,他那武艺也不算厉害到哪去。再说并不知是何门派,不学也罢。我问你想不想去中原啊”宗弼听完说:“去倒是想去,不过听说中原很乱啊。再说为何不要学文呀,学文日后虽不说什么治国安邦,但至少德行上不亏,也识得字,再说世上不是以理服人吗,我不去打他们,他们回来打我吗”慕容宇道:“我不是不让你学文,只是时逢乱世学武不仅为了自己防身,也是为了搭救天下百姓啊。看来再这样,就要让人耽误了。我带你回中原,找我师傅去教你。你回去吧,咱们明日动身。”慕容宗弼不敢顶撞父亲,也觉得父亲说的确有道理,只是一时想不通罢了。于是答道:“是,爹爹,我这就回去。

    慕容宇又对小玉说道:“你也准备准备吧”说罢回转自己的书房去,早有伺候的弟子刘仁清前来问安,慕容宇最近几个月将一些自家的武艺还有一些新创的功夫传给一些年轻教徒,收为弟子。分别以仁,义,礼,智,信等排行。剩下的则由其余五龙使传授。慕容宇对刘仁清道:“你去找你们掌门使来见我。”这刘仁清身着白衣,乃是白龙门的。刘仁清答道;“是,师傅”因他是慕容宇的开山大弟子,所以准许他叫自己师傅不必叫教主。不一会,陆高轩便来了,在门外站着道:“属下陆高轩参见教主,不知教主有何事传诏属下。”慕容宇虽然心中有些恼怒他不教自己儿子武功反而叫他来顶撞自己。但此人于处理教中之事还算认真,所以不加以任何辞色。平和的说道;“进来吧,陆先生”陆高轩进了书房。垂手站立。慕容宇道:“你近来可有什么好的药炼制出来了吗?”陆高轩答道:“属下近来在研制一种可防蛇的一种奇药,此药可于雄黄酒一般,但也可替代雄黄酒,这样有些不喜和那酒的人也可防蛇了。”,慕容宇道:“好,接着认真研制吧,我问你件事。”陆高轩答道:“不知教主询问何事。”慕容宇道:“近日你可教了我儿子什么东西了,使的他不愿学武,只想学文,而且还来顶撞于我”此话一问出,吓的陆高轩一打冷战道:“属下不敢乱教啊,只说了些论语上的东西呀。大概是公子自己的主意吧”慕容宇又问道:“你倒是会推卸责任啊,这事暂且不说,还有我儿为何说你并未曾教过他武艺呀,我当时将他交给你教授时可时说过文武都由你来接受啊,你忘了还是故意不肯教。恩”

    陆高轩心想:“原来他是责怪我不传授你儿子武艺呀。看我应付于他”想罢道:“启秉教主,属下的武功不入流,不敢妄自传授给公子。还有属下身兼本门掌门使和药房总药师双职还要教授公子学业,实在忙不过来呀。请教主原谅。属下日后定努力教公子武艺,不敢再有私心了”慕容宇听他这话显然是在应付自己了。其实他心下早已不喜这陆高轩了。他狡猾多端,早有其他四龙使告诉他一状说他暗自储备粮食和船只想私回中原并还要带走所有药物,慕容宇原想夺了他掌门使的职位。不料自己儿子前些日生病,多亏他治疗得痊愈。所以并未削夺他职位了。今日听他这一说。意思是他忙不过来了。慕容宇将计就计,说道:“那真忙坏了陆先生你了,既然如此你就只研制药好了。白龙门掌门使就不要担当了。还有我最近要回中原办事,我儿子吗也随我回去。我送他去少林学艺,先生也可省了教书之事。下去吧”

    陆高轩听到削了的职位,心下一凉。心想只好如此了。便客客气气答道:“是,属下遵命”正要退出。慕容宇道:“你可还记得当初我们怎么起誓的,违反教规是什么处置啊。你好自为之。”这话一说,那陆高轩顿时冷汗如雨下。战战兢兢的推出书房了。

    次日天明,慕容宇升殿,先是宣布邓玉林容升代理教主之位,众人很是吃惊,接着又说了陆高轩的贬职。并将给他配了其余各门的精通医药之理的教众。意为监视他不得私制不和规矩的药品。最后说道自己即将远行的事。

    然后掌管船只的青龙门邓玉林早准备好了大船供教主等人出行了。

    真不知此时一走何日方能归转呢。

章节目录

神龙剑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纳兰惠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惠宇并收藏神龙剑侠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