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红没想到来接他们的人不是郭建设的那些安保人员,而是警察。
    这让她更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陈艳红,刘百合死了,你婆婆孙月华在昏迷之前只提到你的名字,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
    听完警察的话,陈艳红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暗想,郭建设,难道你也认为我是幕后主使者吗?
    一天一夜的盘问,就算陈国柱把往事都说出来,可是警察还是不放人。
    整个东林村都认为是陈艳红自编自导的一场骗局,害死了刘百合,孙月华也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三天后,刘百合下葬,陈艳红被放回来。
    失去妻子的郭展鹏冲到面前,他还没碰到陈艳红就被人给拦住,气得破口大骂,“陈艳红,你这个杀人凶手。”
    被郭建设护着的陈艳红冷笑说:“三叔,你别乱说,警察还在这里,我要是杀人凶手,他们还会放我回来吗?”
    “呸,谁是你三叔,少来恶心我,滚,滚出郭家,滚出东林村。”
    郭展鹏的话刚说完,围观的村民大声喊:“滚出东林村。”
    陈国栋赶紧上前,对陈艳红说:“艳红,你还是走吧。”
    正挣扎着想跟郭展鹏理论的陈艳红听到她大伯的话,整个人都傻眼了,这可是从小就疼她,处处为她着想的亲人,竟然也在赶她走。
    陈艳红还没消化掉,村长拉着她的手臂一个劲的往她们郭家大门去,“走,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村长和陈国栋把陈艳红拉到了孙月华的床前。
    孙月华的后脑撞到,有淤血,必须取出来,郭展兴得知一切手术后,死活不让人住院,非带回家,还说就算死也不能让她死在医院里。
    村长指着床上一动也不动像睡着了的孙月华说:“看到没有,你娘都被你害成这样,医生说要开脑取出里面的血块,而且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我……”
    “你什么你,还有什么脸在这里说,走,快走,这里不欢迎你。”陈国栋说。
    他拉着陈艳红离开房间,经过中厅时,以最快的速度在她耳边说:“先离开,什么都别问。”
    陈艳红一惊,原来他们是在保护她,刚刚受伤受委屈都在瞬间烟消云散。
    她还没来得及看儿子一眼,就被送出了东林村,甚至连夜被黄宝柱他们送到台州。
    刘百合头七一过,郭展飞夫妇也将回到台州,许梅一走,郭建设儿子郭思源谁来照顾成了最大问题。
    郭建设既要照顾母亲又要负责东林村的开发区,也不可能让陈家人带,最后商议之后让许梅带到台州去一段时间。
    陈艳红虽在台州,但知道的人并不多,她不住在郭展飞的住处,而是在茶园山村里。
    即使许梅把儿子带到台州,陈艳红也是不能天天见面,隔三差五见一次。
    一个月后,得到姓赵的落网,终于说服自己的胡美丽来到东林村,道出了陈年旧事,控诉赵敏慧这个假圣母,揭穿张卫南一家当年帮陈艳红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
    简直是人心叵测。
    东林村被张氏家族所管理的袋泡茶和茶饮料两家公司早已经百孔千疮,面临一大堆问题,村民们醒悟过来,纷纷想请陈艳红回村。
    “村长,国栋,既然知道艳红在台州,你们去请她,一定会回来的。”
    “对呀,建设还在东林村,孙月华也还没醒来,相信她也会回来看看。”
    村长看着围着他们的村民,露出一个无奈的说:“这样吧,我给艳红打电话,你们自己跟她说。”
    嘟嘟。
    免提电话发出一声声嘟嘟声,牵动着村民们的心,也都非常紧张,他们都在想着该如何跟陈艳红说,该如何让她回来?
    “喂,村长,怎么啦?”电话里传出陈艳红的声音。
    使处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兴奋的叫起来,“是艳红,是艳红。”
    “艳红,我是杨梨花,我们求你快回来。”
    “艳红,我是吴月娥,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求你快回来。”
    “艳红,我是……”
    村民们一个个对着免提电话跟陈艳红说话,向她道歉,请求她回来。
    可陈艳红一声都没有回应,默默的听着,直到最后听到有哀求的哽咽声,让她受不了挂了电话。
    冰冷的嘟嘟已经告诉村民们,陈艳红根本不接受他们的道歉。
    一个个看着村长,“村长,再打一次。”
    村长为难着说:“再打只怕她不会接。”
    话刚说完,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陈艳红的号码,村长非常兴奋,让大家先别出声,他按了免提键,“艳红……”
    “村长,你们别再劝我,从我离开东林村就对天发誓,不会再插手东林村的任何生意。”
    陈艳红的话犹如给村民们判了死刑,他们终于自食恶果。
    好在郭建设负责,把开发区发展起来,在陈艳红暗中的帮助下,东林村的旅游业还算是可以的,吃喝玩乐住让村民们每个月或多或少都能得到一笔收入。
    郭展兴坚持不让孙月华开脑做手术,郭建设和陈艳红寻医问药。
    在保守治疗下,一年后,孙月华终于醒来,她告诉大家,自己是被刘百合骗走的,也是刘百合在最后良心发现护着她而死的。
    真相大白,村民们更愧对陈艳红。
    茶多酚具有抗癌功效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也让茶业界更加的重视,国内茶王比赛,各茶展销会有声有色,多姿多彩。
    五月,闷热的夜晚,村民们三五成群聚在某家门庭上喝茶聊天,郭展兴家门庭几乎每晚都坐满了人。
    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大家快看,是艳红,她终于参加比赛了。”
    不大一会儿,门庭上的人聚集在郭展兴的客厅里,一双双眼睛盯着电视,看着里面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那是就一年多没回东林村的陈艳红。
    孙月华眼睛直视着陈艳红,眼里闪着泪花,嘴上喃喃着,“艳红,加油!艳红,你一定能行!”
    一场比赛,将近两个小时,所有人都没有离开,守在电视机前为陈艳红打气。
    “各位观众朋友们,在场的女士们先生们,本次茶王比赛结果已经出来,谁将成为本次大赛的冠军,将代表我国参加茶文化国际比赛的参赛者?让我们掌声有请国家茶协会主席为我们公布获胜者。”
    就在茶协会主席的一些解说时,聚集在郭展兴客厅里的人都在大声的吼着陈艳红的名字。
    “现在,我宣布这次获得本次比赛的冠军是铁娘子茶,获得奖者是来自茶庄艳红茶庄的陈艳红。”
    刚刚安静的客厅里响起了阵阵掌听,欢呼声。
    这意味着陈艳红将把茶文化推动茶产业走向国际。

章节目录

重回八零:农媳好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晗程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晗程程并收藏重回八零:农媳好撩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