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高飞凯的武功远远超乎我的想象,他反手一掌,将我击出了数米之外。
    “挡我者死……”高飞凯狂傲的大笑起来。我挣扎着走了过来。
    “高飞凯,你难道忘了高爷爷对你的叮嘱吗?”我心痛的说道。
    “他一辈子也只是一个奴才的命,做不了什么大事。做大事者,当不拘小节。”高飞凯在说话的同时,周璐突然出手。她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对着高飞凯猛刺。
    只是,她更加不是高飞凯的对手。高飞凯只一脚,便将周璐踢出很远。
    “周然,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古墓。在古墓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出口,直接通往江心,只是你们现在已经知道得太迟了。哈哈……”
    也只有到了现在,众人才知道了高飞凯的狼子野心。只是在场的人谁也不是她的对手。我和周璐明显 都受了伤,倚靠在一起。
    突然,一个身影在我的眼前晃过,居然是张晓楠。高飞凯以为张晓楠就是受伤的周璐,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张晓楠便是利用这个机会,狠狠的刺了高飞凯一匕首。高飞凯吃痛,一掌将张晓楠击出了数米之远。一口鲜血从张晓楠从嘴里喷出,周璐飞奔过去将张晓楠抱住。
    “姐,千万不能让高飞凯的阴谋得逞。师傅老人家再三叮嘱我们,要阻止这场浩劫。”
    张晓楠微弱的声音让我热血翻腾,我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一跃而起,便和高飞凯战到了一处。朱焕天和赵东阁此刻也识破了高飞凯的阴谋,所以想出手帮忙。只是他们已然中毒,自保都很困难。
    周璐挣扎着起来,跟我一起和高飞凯战到了一处。
    高飞凯对付我和周璐二人,居然是气定神闲,一点也不吃力。我被高飞凯强大的功力逼得节节败退,周璐奋不顾身的扑到了我的前面。
    又是一掌,周璐如同一片树叶飘了出去。我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挥动着双臂向高飞凯猛攻。高飞凯的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柄长剑,而我已然不顾自己的生死了。只有高飞凯死了,才能阻止这场浩劫。
    高飞凯的长剑向我刺来,我从身上掏出了手枪。此刻只有手枪能够对付他了,无奈他的长剑比我开枪的速度还快。
    来不及扣动扳机,手枪已经落地。而长剑已经到了胸前,便在我无法闪避的时候,周璐突然一把将我拉开,长剑直接刺入了周璐的胸膛。
    我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手枪到手,对准高飞凯就是一枪。高飞凯应声倒下,而周璐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周璐……”我大喊着扑了过去。高飞凯却在临死之时,触动了案上的夜明珠。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顷刻间,石头从头顶雨点般的落了下来。
    “快跟我来……”我身后传来了陈龙的声音。陈龙带着众人躲进了一个洞穴之中,直到那些奇珍异宝被完全埋没之后,轰隆隆的声音才消停了起来。
    周璐已然奄奄一息了,慌乱中张晓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周璐,你坚持住,我一定把你带出去……”我安慰着周璐。周璐反而笑了。
    “周然,这样不更好吗?你一直心里纠结着,我也不是不知道。现在你可以跟艾丽正大光明的处下去了。我和妹妹晓楠心灵感应极深,根本就无治。现在我妹妹已经死了,我就在这里陪她了。”
    周璐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终于闭上了眼睛。我抬眼看身边的人只剩下孙少,朱焕天以及安轩等人了,其他的人现在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拿出了那两个半张地图,合在了一处。上面隐隐现出两个字。一个生字,一个死字。分别有两个箭头,继续往里便是死,而往外则是生。
    我背着周璐,按照地图箭头所指,往前而行。终于,在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出口,天空,乌云已经将一轮圆月完全遮住。
    紧接着又是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西山几乎一半塌陷了下去。那些来不及逃离的人全部被埋在了里面。
    回去之后的我,终于大病了一场。艾丽一直细心的照料着我,包括我的众诚集团也是艾丽一手在料理。警察署对着张蕊最终将朱焕天等一些在蓉城的恶势力一网打尽,众诚集团的所以工程项目在和平祥和的环境中,更加显得欣欣向荣。
    朱七七继承了她父亲的遗产,和众诚集团亲密合作着。我的梦中情人,后来嫁给了陈龙,至于幸福吗?我不知道。谢染回头嫁给了安轩,安轩从此不再张扬跋扈,做了一个低调的商人。
    孙少和张飞鹰等人被绳之以法,判了重刑。他们之前贩卖毒品,终于全部曝光。艾丽的影视城也开工建设了,我妈有开始将我的婚事提上了日程。
    其实我一直担心着刘琪,高飞凯命丧古墓,刘琪将倚靠何人?刘琪最终去了哪里,我不得而知。但是高爷爷却一直跟我外公住在一起。
    婚礼终于可以举行了,蓉城,甚至a省最大的集团公司的老总举行婚礼,自然是惊动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送来了极具真诚的贺礼,当然他们能够和众诚集团一起精诚团结,搞好蓉城的建设,才是我最想看到了。
    艾丽穿着洁白的婚纱,与我一起走在红地毯上。司仪宣读着双方的誓言,我刚刚想说出我愿意三个字时,婚礼现场却响起了另外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周然,你之前说的话作数吗?”是张小雨,她手里举着一张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表哥,你说过的,等我考上了清华或者北大,你就会娶我。你难道一直在哄我吗?”张小雨泪水盈盈,我几乎不知道如何回答。
    婚礼现场,一度变得尴尬,却不知道,艾丽如何来,化解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了,而我,倒底有没有和艾丽走入婚姻的殿堂,则有待考究了……

章节目录

男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风烟望五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烟望五津并收藏男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