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竹的眼中闪过一抹错愕。
    继而,她却是笑了。
    没错,她笑了!
    “这两件准帝器都不错,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我便不客气的收下了。”
    “你们根本想不到,我为了他的回归,准备了多少底牌!”
    “我要他死!”
    “阻我者,休要说一个仙帝的意志,哪怕这天意,我也踏碎给你看。”
    眨眼之间,陆云竹便仿佛这空间根本不存在,如同瞬移一般,便站在了老妪身前。
    然后……
    “轰!”
    “再见了!”
    她的手中多了一盏破旧的古灯,灯焰青涩,只有米粒大小,她以玉指轻弹古灯,顿时,一朵青色的火焰,盛放,宛若一朵青色的莲花,急速的放大,青光照彻九霄黄泉,放眼望去,便宛如身处琉璃世界。
    老妪身躯巨震,毫不犹豫的便是松开了弓弦。
    一颗银色的流星撕开天幕……她将一身的气血、神魂都献祭其中。
    然而,这一箭,却似是一粒沙落入了海中。
    紧紧是万分之一个刹那后。
    “嗤”……
    银光消逝,好似是幻觉,好似是从未出现过一般!准帝器射出的一箭,被生生的融成了虚无!
    而伴随着这一箭的落空,老妪身周那一层保护着她的光幕也终于无法承载,被一团青焰包裹着,扭曲,塌陷。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领域,到肉身,到神魂,在青焰中,全都脆弱如纸。
    秒杀!
    说秒杀都太慢!
    没了那件不规则立方体的保护,老妪在陆云竹面前,甚至都没能撑过万分之一个弹指。
    “九圣青焰灯!这是九圣青焰灯啊!帝器啊!没想到,当年在叶秋消失后就跟着不知所踪的九圣青焰灯竟然在主人手中,主人这真是藏的很深,连我等也丝毫不知。”红尘深吸了一口气,美眸越发的亮了。
    她身边的子墨同样满脸的震撼。
    九圣青焰灯,鼎鼎大名了!与老妪手中那两件准帝器相比,这是真正的帝器。
    九圣青焰灯,是公认最古老的帝器,它是修仙界史上第一件帝器,这是在修仙界还未诞生仙帝之前,九位古圣,为了抗争域外强敌,以血肉骨为灯具,神魂为灯焰炼出来的。
    这件帝器历经百战,当中的器灵被打散了,比之上古时的赫赫威名大不如前,但在修仙界,依旧是可以排进前十,主要是,它的灯焰九圣天火是顶级异火,它曾经在清秋仙帝手中大放异彩,一日内焚毁千城,焦土万里。
    “可悲。”红尘朝着叶晨望去,美眸之中,不由地闪过一抹怜悯。
    子墨同样是摇了摇头。
    以彼之矛,取彼性命,不得不说是莫大的讽刺。
    尤其,这个人还是,曾经威震九天十地的一代帝尊,就更是莫大悲哀!
    “呵呵。”
    “呵呵呵呵!”
    “竟然是九圣青焰灯,陆云竹啊陆云竹,你不知道在我出生的那个位面,有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此刻的叶晨,却是笑了。在旁人听来,他的笑声是悲凉,是一种山穷水尽的发泄,这也可以理解,任谁被曾经的红颜逼到这种地步。性命握于掌中,尊严被踩进泥里,都会疯的。
    可谁也不知,此刻的叶晨是真的开心,他,是真的想笑。
    “帝器不侍二主,陆云竹啊!你以为,这九圣青焰灯被打散了器灵,就会是例外嘛?”
    “小家伙,小心点,那盏灯让本小姐都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本小姐可是见过本源至宝,甚至混沌至宝的,但是,就算是它们,也是从不曾带给我这种玄乎的感觉。”正在此时,流沙那有些凝重的声音却是说道。
    “流沙啊!跟你的世界相比,修仙界只是一个小鱼塘,或许你们那里的大能挥挥手就可以将之填平,但是,即使是在小的鱼塘,也是能诞生龙种的。”
    “这九圣青焰灯虽然只是一件帝器,且,在无尽岁月的血火磋磨中已经破损不堪,但它穿越古今,照彻万古兴亡,祭炼万族枯骨,又承载九大古圣意志。”
    “它现在或许不是修仙界最强的帝器,却是修仙界最具潜力的帝器。”
    “陆云竹以为它已经失去了器灵,不过徒有其形,却不知道,它的器灵早已再次孕育。”
    “原来如此!”流沙懂了,这跟她自己的故事有点像。
    “叶晨,再见,纵你惊艳万古,终究还是变成了我之登天路上的一级阶梯,终有一日,我会忘了你。”陆云竹淡淡地道,继而,一拍手中古灯……
    顿时,那涤荡一切的青色火海,就向着叶晨汹涌而去,仅仅是遥遥溢散出的一缕气息,就让快速后退远离的一众化神、合道期窒息。
    若非几名圣人出手,缔结防御阵法,恐怕这峡谷周围,已成死地。
    而此时的叶晨,正在与之流沙交流,一张脸上,静若止水,只有眼中有着一抹玩味之色。
    “临死之前,都不反抗吗?”
    陆云竹只觉压在心中的一座大山消失了,整个人,都是从未有过的轻松,甚至连那张布满寒霜的俏脸上都浮现了一抹笑容。
    “小九。”
    一刹后,叶晨终于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了空中的帝器,只是,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做,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那声音不是很大,悠悠的,只不过,在这里的人,听力自然远非凡人可比,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小九?那是谁?他的情人吗?”
    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有相同的疑问。生死关头,情不自禁地唤出情人的名字,倒也不奇怪。
    没有人把这一声放在心上,也包括陆云竹,只觉得他有些可悲。
    或许,亲者在此,会为他留几滴眼泪,但此时在此地诸人眼中,却只觉得滑稽。
    然而,让所有人都跌破眼球的是。
    眼看着,他就要在火海中彻底落幕的时候。
    突兀的。
    “呼呼呼……”
    莫名其妙的,青色火海静止了。就像飞流直下的瀑布,静止在空中一般,就连每一颗火星,都悬停着,停止了下落。
    时间,像是停止了,可是,所有人的思维分明还在运转。
    万众瞩目中,汹涌的九圣天火,一吸消失。
    “主人!”也就是那一刹,在无数人骇变的表情中,他们的眼前,一只狐狸出现了。
    一只有着九条尾巴的狐狸。
    “器灵!不,这不可能!”
    陆云竹的情绪,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她不自由主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竟是生生地将一缕长发扯了下来。
    她低头,朝着手中的灯盏望去,脸色惨白。
    她明白了。
    为何,叶晨面对着九圣天火可以面不改色。
    因为他知道这灯有器灵,器灵听他的命令,会反噬!
    “我的东西,你拿不走!”叶晨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她的耳边响起。
    陆云竹想丢掉灯盏,可是还是慢了。
    就在这一刻。
    “轰!”
    从右臂开始,九圣天火眨眼之间就将她全身包裹。
    “我生命中,曾经有两个女人将我推入地狱。”
    “曾经,我想过,待我回来,要与你玩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叶晨望着那燃烧的人形,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陈安琪的身影。
    “让你生时,在痛悔的梦魇中沉沦。”
    “可是,我不想玩了,没意思!”
    “你说的没错,你们只是命里的尘埃,人不该为了一粒微尘驻足。”
    清冷的声音,无爱,无恨,彻底的漠然。
    炼狱中挣扎的陆云竹,将之听在耳里,不甘无比。她伸出一只燃烧的手臂,指着叶晨,但除了嘶吼,惨叫,却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宁可这个男人恨她,用尽手段折磨她,也不想被他这样无视。
    最开始,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农女,他是高不可攀的仙人,她在他面前,连一根草都不如。
    那时候,她用尽心机手段靠近他,拼劲全力往上爬,就是为了能站在与之同样的高度。
    她做到了,甚至,两人之间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转。
    但是,这一刻,一切,竟是又回到了原点。
    她仿佛是这个男人掌心中的蝼蚁,永远爬不出这座五指山,当他有一天玩腻了,便可随手拍死。
    “你,叶秋,你……”陆云竹怕了,她用尽全力地想要求饶,想求叶秋放过自己,哪怕为奴为婢,她以为,她还有机会,毕竟,曾经两人之间也是有感情的。
    可惜,她忘记了叶秋是个怎么样的人,片刻后,器灵甩动九尾,一根贯穿天地的火柱灼目耀眼,几个呼吸后,空间中,留下一道久久不散的尾迹。
    终结。
    那个曾经君临修仙界的女人,在此时此地,彻底地被终结。
    直到九圣青焰灯飞回叶晨手中,山谷周围依旧是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成为了雕塑,完全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
    一位仙帝,就这样陨落了。
    结局竟是如此!
    太荒谬了!
    太讽刺了!
    直到叶晨的身影蹒跚着脚步离开,红尘,子墨,扶摇三老等人才反应过来。
    他们神色复杂。
    眼中,杀意,恐惧交替。
    但最后,还是没有人动手。
    陆云竹都死了,他们更没有信心在帝器的反击中活下来。
    陆云竹一死,依附她而生的势力,终究还是树倒猢狲散了。
    陆云竹陨落的消息震动了整个修仙界,而更为轰动的,是清秋仙帝的回归,消息就像风暴般传遍了修仙界的每一个角落,几乎所有的大势力都被惊动了。
    而叶晨,却是躲了起来,不知所踪,趁众多仙帝还被困在神国遗迹的这段时间,他需要抓紧时间让自己回到巅峰状态。
    曾经他在这里主宰沉浮,多年后归来,依然可以搅动大势,再凌巅峰俯瞰万界,而这一切,只是起点。
    完结。

章节目录

绝品透视狂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笑步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步笑并收藏绝品透视狂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