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寒冕伸出手来,在他的头发上揉了揉,将她带到cba,买了身合适的衣服便迫不及待的赶往家中。
    大概是近乡情怯,温清在开门的时候手微微有些颤抖,厉寒冕轻轻握住她的手,轻柔的操控着她的动作,只听咔吧一声,门开了。
    没关系并没有如往常一样飞奔过来迎接,温清轻轻推开门,只听到一声声稚嫩的童声正在那里自言自语。
    “小狗狗,你好可爱呀,他们说你叫对不起,可是你的名字好怪哦,像是小狗狗该有的名字,我要给你起一个新名字,就叫……”
    说着说着她迟疑了一会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好名字一样开心道,“叫你旺财怎么样,别人家的狗狗也叫旺财,所以你也叫旺财。”
    听到她天真的话语,温清忍不住笑出声来,湿润的眼眶更像是激动而来的惊喜。
    她慢慢走过去,只见一个熟悉的小身影正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小狗,在那里天真的自言自语。
    这么久不见,他好像长高了一些,而且长胖了,看来厉家那边并没有过分的为难,他毕竟也是厉家的亲孙子,他们不喜自己也不会不喜这个孙子。
    温清缓缓来到小泽身边,轻声唤到,“小泽?”
    小男孩立刻抬起头来,欣喜的看向身后的人。
    “妈妈,妈妈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飞扑而来,直接扑到了温清的身上,看样子是真的长大了不少,温清都能明显感觉到他增加的体重。
    温清抚摸着他的碎发,满眼疼爱,“小泽这些日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妈妈?”
    小泽非常认真的回答,“非常想妈妈特别想,虽然奶奶对我也很好,可是小泽还是想要和妈妈住在一起。”
    孩子与母亲总是一条心的,即使远隔千里,两个人也会互相彼此思念。
    温清将他紧紧的搂入怀中,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小泽还天真的问,“妈妈你怎么哭了,难道是看到小泽不开心吗?”
    温清抹掉眼泪安慰道,“怎么会不开心?妈妈最想见到的人就是小泽啊,妈妈这是太激动了,这么久没有见到小泽,小泽你要不要跟妈妈讲讲你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小泽疯狂点头,拉着温清坐到沙发上,紧紧的贴着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是装进了万丈星辰。
    “当然要讲啦,我最近学会了弹钢琴,而且弹的特别好,奶奶都夸我有天赋,”
    弹钢琴?
    温清一愣,诧异的看向厉寒冕,虞旃怎么会让小泽弹钢琴,他们家里人似乎对这种古典乐器都并不怎么感兴趣。
    厉寒冕温声道,“是我让他学的,而且他自己也很感兴趣,所以给他找了钢琴老师。”
    温清怎么也没想到小泽居然会弹钢琴,她本来觉得小泽只要平安长大就好,不需要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每天学习那么多的课余知识。
    在她的心里,孩子的成长最重要,至于那些爱好,除非是他自己喜欢,不然是不会强迫他去学习的。
    “你喜欢钢琴吗?”
    小泽点头,“喜欢,而且我总觉得我以前听过这种乐器的声音,觉得非常熟悉,手指放到上面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弹他。”
    温清之前备孕的时候曾经在家里住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她不用担心会惹厉寒冕不开心,便过足了手瘾,每天都要弹好多遍,没想到胎教原来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你还想继续学下去吗?”
    小泽道,“当然要学习,钢琴那么有趣,我为什么不学?”
    温清欣慰,又问道,”那小泽最近都学会弹什么曲子了,要不要弹给妈妈听听?”
    “我早就准备好了给妈妈你弹钢琴呢。”小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母亲看到自己的学习成果。
    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家里的钢琴房,当真像一个小艺术家一样坐在钢琴前。
    他还在生长阶段,手指不够纤长,并不能一下盖住所有琴键,但是相对于同龄人而言,他的手法已经非常厉害。
    温清欣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这个弹出如此流畅音乐的孩子这会是自己的儿子。
    分别这么久,他已经成长成了一个翩翩的小少年。
    “我母亲说她很有天赋,请来学习的钢琴老师也对他赞赏有加,这点跟你很像。”
    厉寒冕就站在温清的身侧,同她一起看着坐在钢琴前自信的小泽。
    温清轻笑,“看来对于小泽,你比我了解的更加深刻,我一直不敢让他去触碰这些东西,就是害怕他会变成我现在的样子,不过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的母亲那么优秀,小泽自然也不会差,接下来对于他的教育我不会再插手,如果你希望他继续弹钢琴,那么就继续学习,如果你希望让他去学习别的,我也不会再插手。
    从今往后我会尊重你的任何决定,即使你想重来一遍,去奥地利去学习,我也不会再干涉。”
    他已经耽误了温清太多,现在只能用自己剩下的时间来补偿。
    温清抱臂,重来一遍也未尝不可,不过她现在更希望将自己的所有时间用来陪伴自己的家人。
    “重来一遍就算了,现在这样挺好的,如今艺考成绩已经下来了,我的学生们全部拿到了证书,现在他们只要补习文化课,就能够考上自己想去的学院,这也是我第一次为教书育人而感到快乐。”
    当拿到成绩的时候,温清觉得他比学生们还要兴奋,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把握住自己的未来了。
    厉寒冕轻轻搂住温清的肩膀,小泽的曲子弹完了,兴奋地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椅子大声对温清道。
    “妈妈要不要和小泽一起弹琴。”
    温清笑道,“那当然啦,不过你可不要嫌弃妈妈拖你后腿哦。”
    温清走向小泽,昏黄的灯光给她产生了一种错觉,此时坐在钢琴前的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十三岁的自己。
    乐曲流畅而又美好,会带着温清缓缓踏入那些旧时光,逐渐走向一直爱着自己的人。

章节目录

原谅这一生的不期而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日万不是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万不是梦并收藏原谅这一生的不期而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