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丽这胎怀得还算是稳当的。
    除了比较嗜睡, 其他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这次突然之间晕倒,还有出血的状况,常秋雨和柳柔柔都很担心,忧心着是不是程丽在曾经吃过苦,继而在体内留下了什么暗疾。
    常秋雨给柳柔柔使了使眼色, 让她去找下主治医生, 问下详细情况。
    柳柔柔微微点头,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主治医生知道了柳柔柔的来意,跟她实话实说, “病人的身体素质很好,暗疾目前看不出来,得要深入检查。可她现在是名孕妇, 有些检查是不适合的, 得要等她把孩子平安生下来,那些系统的检查才能做。”又说了程丽这次晕倒和出血的事,“各人体质不同, 怀孕出现的反应也不同, 病人的血压、血糖都是正常的,也没有营养不良,可能是平时作息时候, 没有摆好姿势,有了仰卧综合征, 让增大的子宫, 压迫到了血管, 让血液不能及时回到心脏,这就很容易出现头晕的现象。当然了,具体的原因还得让病人住院几天,再好好观察下。”
    也只能这样了。
    柳柔柔道了谢,往回走。
    走到了半道,突然觉得想上厕所,柳柔柔拐了个弯,去了急诊室后面的独栋厕所。
    这个时候的厕所可没有后世那样的干净整洁,就是一排的蹲坑。
    门一打开,如果有遇到上厕所的,对方的屁股蛋子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是半夜,厕所没人。
    柳柔柔解决了生理需求,在角落的洗手池里洗了手,正准备离开,一把冰凉的水果刀突然抵住了她的后腰地方。
    她的身体下意识紧绷起来,条件反射地转身就要去夺刀。
    可厕所外面却传来了小女孩软软糯糯的撒娇声,“妈妈,我不要你抱,我要自己走。”
    “抱你还不好呀,如果不是看你生病了,我还懒得抱你呢。”
    “妈妈照顾我已经很辛苦了,我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给妈妈增加负担,让妈妈变得更辛苦。”
    小女孩这么的一说,妈妈感动得声音都哽咽了,把小女孩放在地上,让她自己走,“我家的囡囡懂事了。”
    双脚一触碰到地面,小女孩就蹦蹦跳跳地往厕所里面走,“妈妈,我会变得更懂事的。”
    柳柔柔听见小女孩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地上倒映着小女孩的影子也在逐渐展示她的全貌,柳柔柔不想小女孩卷入这危险当中,继而放弃了反抗,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想要呼救。
    还没喊出声来,身后的男人察觉到柳柔柔突然吸气,知道她想要呼救,忙把水果刀往前捅了捅,划破了柳柔柔后腰上的衣服,并刻意压着声音,厉声威吓着柳柔柔,“想要活命,就给我听话点!”
    “我,我听话……”柳柔柔颤着音乞求,“你别伤害我。”
    “走!”男人用力推搡着柳柔柔。
    柳柔柔听话地往前走。
    在小女孩和她妈妈走进厕所时候,男人从身后绕到了柳柔柔的身边,亲昵地把柳柔柔往怀里搂。
    乍看到女厕所里有男人,小女孩愣住了。
    紧跟着小女孩进来的妈妈,眉头也是拧得紧紧的,想要呵斥几句,可跟男人凶恶的眼神对视上时候,妈妈瞬间把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紧张地把小女孩给搂进了怀里,身体贴着墙壁,让柳柔柔和男人先出去。
    等他们走远了,妈妈才厌恶地撇嘴嘟囔,“现在的人呀,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小情侣亲热,也不挑地方。”
    小女孩仰着小脑袋,懵懂地望着她的妈妈。
    妈妈收住吐槽的话,拉着小女孩的手进了厕所,“没事,妈妈只是想告诉你,以后找对象得要找正经本分的,像刚才那样的可不行。”
    “哦……”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头。
    那边柳柔柔被男人挟持着走出了医院。
    在这期间,柳柔柔几次侧头,想看男人的面目。
    可男人带着白色的口罩,头上戴着顶蓝色的工作帽,帽檐压得很低,几乎盖住了眉眼,柳柔柔什么都没看到,只能偶尔瞥到他的双眼。
    感觉有点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联想到程阳去查梁栋去了,柳柔柔在心里顿时对这个男人有了基本的猜测。
    街道冷冷清清的,几乎没有人影,只有昏黄的灯光撒在水泥路上。
    男人推搡着柳柔柔往前走,没有朝郊外走去,倒是到了柳柔柔所住家属院的附近,俩人踩着有些泥泞的小路,在之前知青顾风、丁春梅遇害,以及朱巧巧被抛尸的桥墩下面停下了脚步。
    河面波光粼粼的,夜风吹过,水波浮动,野草轻摆,给这份寂静的夜晚,更加增添几分诡异。
    柳柔柔凝望着河面,静静思考着梁栋带她来这里的目的。
    应该是有意的。
    朱巧巧被杀之后,抛尸在这里,梁栋选择这里,是因为朱巧巧?
    可感觉这个理由有些怪怪的。
    正想着,梁栋从背后猛地推了她一下,柳柔柔往前趔趄了几步,勉强扶住桥墩,才不让自己摔倒在地上。
    梁栋似乎不想在柳柔柔面前伪装了,摘下帽子和口罩,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你还记得我吧。”
    柳柔柔抬头直视着梁栋,没有说话。
    梁栋不满意柳柔柔表情太过镇定,眼神里没有流露出他想要看到的惊恐,把手中的水果刀重重插在了柳柔柔的脚跟前,嘴角往上扬了下,勾出阴森可怖的笑,“你就住在这附近,应该知道这桥墩旁边死过不少人吧。知青顾风、丁春梅、朱巧巧,明面上就已经有三个人了,但大家都不知道,这桥墩还隐藏着第四条人命,就是我现在谈的对象卓淑兰。”
    “这里是卓淑兰被杀的案发地点?”柳柔柔只听卓淑雨说,卓淑兰的尸体是在河边发现的。
    “是的呀,你不怕吗?”梁栋兴致勃勃地观察着柳柔柔的神色。
    柳柔柔镇定地说道:“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鬼敲门,我堂堂正正做人,有什么好怕的?”
    梁栋轻嗤了声,“我刚才的话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是杀人犯,卓淑兰是我杀的,你现在在我的手里,鬼神你可以不惧怕,但我随时会要了你的命!而且,我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怕告诉你,我手上不仅仅是沾了一条人命,死在这桥墩旁边的四条人命,其中一半有我的功劳,丁春梅不是被她父亲误杀的,是我!是我趁着丁春梅被丁来福砸晕了过去,丁来福慌张逃跑,我捡起丁来福丢弃的石头,狠狠地补了几下,让丁春梅彻底咽气了!”
    “丁春梅竟然是你杀的?”柳柔柔惊讶无比。
    “是呀,没想到吧!”梁栋得意洋洋地说道,“所有人都以为丁春梅是被丁来福杀的呢。”
    “你为什么要杀她?”柳柔柔问。
    梁栋瞬间收敛起了笑意,表情丧丧的,“杀人是件不好的事情,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杀人。可我没有办法呀!”音量陡然拔高,脖子上的青筋都贲张了起来,拔起插在泥地里的水果刀,用力地对着空气挥舞着,刀刀带着劲风,“人人都在逼我,让我不得不变得凶狠,没有仁义道德,这都是他们的错!是他们让我变成了杀人犯!人人畏惧,又憎恨的杀人犯!是他们!”
    “他们?”柳柔柔慢悠悠重复了句,“他们指得是你的父母、朱巧巧,还有……你自己吧。”
    “我?不是我!我都是被他们给逼的,我有什么错?”梁栋激动地反驳。
    “可他们没让你杀人不是?”柳柔柔问。
    梁栋没对柳柔柔的问话做出回应,只冷笑着,阴狠地怒瞪着柳柔柔,“我调查过你,从小家庭优渥,生活幸福,全家人都把你捧在手心里,当掌上宝一样宠着。这样的你,自然是不明白不被父母理解,被父母逼迫,甚至是质疑,心理得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柳柔柔坦白承认,“我没有经历过这些,的确无法感同身受,但全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不被父母理解、逼迫,以及质疑着。人生有很多选择,是你给你自己选择了条绝路。”在说这些话的同时,柳柔柔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顾风和耿乃佳的身影来。
    顾风的父亲还好,算是通情达理的,但顾妈的话,跟顾风的意见相左,一直想让顾风往上爬。
    对此,顾风没有顺着顾妈的意思来。
    他决绝地离开了城市,回到了小乡村,当了名山村教师。
    特别是前世,顾风的遭遇比今世还糟糕,被丁来福、丁春梅联合设计,不得不娶了丁春梅,可他也没有跟梁栋这样,用血腥的手段,宣泄着心中的不满,抵抗着世界对他的不公。
    还有耿乃佳,两世都被家里人给逼迫得差点走上了绝路。
    涅槃重生了,她比之前活得更加的积极向上,珍惜着来之不易的幸福。
    柳柔柔很直率地把这俩人的事情跟梁栋说,“……你不要为自己找借口,杀人是你的个人行为,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绝路。而且,在当初朱巧巧设计你的时候,你明明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你的工作是不少下乡知青羡慕的铁饭碗,如果你当时宁愿被单位辞退,也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再加上你平时对人的态度和行为处事,我不信还有人会偏信朱巧巧的胡言乱语。”
    “如果没有了这份工作,我拿什么吃饭?”梁栋红着眼睛反驳了柳柔柔的话。
    柳柔柔摊手,“所以说,当时你是想到了这个主意,可你不想冒险,不想失去眼下的安慰日子,只能无奈地接受了朱巧巧。”
    “可我有错吗?我不想失去原本就属于我的工作,我有错吗?”梁栋声嘶力竭地怒吼。
    柳柔柔摇摇头,“你没有错,人人都不想改变自己原有安稳的生活,你想维持原有的现状,你当然没有错。可你不该不给自己划下底线,法律的底线,做人的底线。丁春梅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杀她?难道你还要把杀丁春梅的事情推锅给你父母,还要朱巧巧,甚至是其他人吗?他们没让你杀丁春梅吧,或者你想说,在遇到丁春梅时候,你刚巧被你父母、朱巧巧给狠狠伤害了,你无处发泄,凑巧看到丁春梅被丁来福砸伤,没有力气反抗,你就把丁春梅当成了你的发泄对象,但这样的你跟把脾气发泄在你身上的父母、朱巧巧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觉得你不会反抗,任由他们泄恨,你又觉得受伤的丁春梅可以任由你摆布……所以说,你跟你父母、朱巧巧都是同一类的人,都是欺软怕硬,专门捡软柿子捏。”
    “不!不是!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受害者!无辜的受害者!”梁栋激动地冲到柳柔柔面前,一把拽住了柳柔柔的衣领。
    柳柔柔攥着梁栋的手腕,轻轻松松地就把他拉开了。
    “曾经,你的确是受害者,但手上已经沾了两条人命的你,已经不是受害者,而是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
    “不!我不是人人厌憎的杀人犯!”梁栋咬着牙地不承认,“我是正义使者!为人民除害的英雄!丁春梅的确跟我无冤无仇,我杀她的时候,她的确无力反抗,可她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抛弃她的知青,拉另外一个知青下水,是我!是我救了差点被她拉下水的知青!还有那卓淑兰,压根就不是正经的女人,简直是朱巧巧的翻版,我杀了她,也是免得她跟朱巧巧一样,祸害跟我一样无辜的男人!所以,我没有罪!和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是不一样的!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柳柔柔没有跟梁栋争辩,只冷冷地看着梁栋。
    梁栋顿觉得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上不上,下不下的。
    不过,转念想当把柳柔柔挟持到这里的目的,梁栋又开怀地笑了,“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类家庭幸福,有父母托底的人!我也很想知道,如果有天你变成了杀人犯,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亲人们还不会像从前那样,把你当宝贝一样宠着。”
    听到这话,柳柔柔心中立即起了戒备。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梁栋后退了几步,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我想知道你的下场,想知道当你成为杀人嫌疑犯的时候,你该怎么应对。说真的,起初时候,我没想这么对你的,可谁让你大哥,你的男人,还有你的姐夫这几日都想抓住我呢?他们都想我死,我当然要拉你下水,给我当垫背的了!”说完这些,梁栋突然仰头大声呼救了起来,“救命呀!杀人了!谁来救救我!柳柔柔要杀我!她要杀我!”
    夜深人静的,梁栋这声嘶裂肺地呼救把住在附近的居民都给吵醒了。
    黑漆漆的夜晚,渐渐地有灯光亮了起来。
    狗吠声、孩子啼哭声、大人的议论声顿时让夜晚变得不再安静。
    “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了,等他们过来,看到我死在你的面前,你猜他们会说你什么?杀人犯吧!”梁栋嘴角飞扬着,努力克制着笑意,而他的手也没闲着,用力朝心脏刺了进去。
    刀尖刺破了梁栋的衣服,扎进了皮肉里。
    待要扎得更深的时候,拿着水果刀的手被柳柔柔抓住了,“想自杀?没这么容易!”
    紧接着,抬脚朝梁栋的下三路一个猛踹。
    梁栋痛得脸色发白,弯腰捂着下身,不住痛呼。
    柳柔柔顺势把梁栋的外衣给拉扯下来,拧成一根绳,把梁栋的手脚给牢牢捆绑住。
    蹲在满脸不甘心的梁栋跟前,柳柔柔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虽然有些人在出生时候,注定要比其他人辛苦百倍、千倍,但肯脚踏实地的过日子,认真地过日子,再坎坷的命运也会变得顺畅起来,可惜你……”还是跟前世一样,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却死不承认。
    在刚才柳柔柔触碰到梁栋血液的时候,前世缺失的记忆就跟潮水那般,一股脑地涌进她的大脑里。
    原来她前世的死,还真的跟程阳猜测的那样,跟梁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天,还不到程阳的周年忌日,她背着程柳,偷偷地去程阳的墓地看他。
    雨下得很大。
    淋在身上凉丝丝的,很冷很冷。
    可她的心更冷。
    因为没有程阳的日子,她过得度日如年。
    她想天天都到程阳的墓前去,慢慢地消磨没有程阳的时光,可程阳却给她和程柳留下了遗嘱,不到忌日,不准她去,因为程阳想让她尽快走出没有他的日子,想让她找个不错的老伴,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魂不守舍的走到程阳的墓前。
    还没开口说话,她的后脑勺突然受到了重击。
    是梁栋,年老的梁栋,他拿着沾着她血的石头,站在雨里对她笑,笑得很阴森,话里还是带着恨的,“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早个几十年把朱巧巧送进牢里,滚出我的生活,我的世界!你知道不知道,在这几十年里,我都快被她折磨得不成人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不早点帮我脱离苦海?为什么?为什么!我恨你!恨你!”
    当时,柳柔柔一脸的迷茫。
    听不太懂梁栋的话。
    经过梁栋的提醒,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前些时候遇上的碰瓷团伙,然后被她打电话报警给一锅端的碰瓷老太太是这个老头子的老伴。
    那时,她的意识已经在迷糊了,可梁栋碎碎念念,带着强烈恨意的话不断钻进她的耳朵里。
    每句话都在埋怨。
    埋怨他的父母,他的老伴,他的人生。
    特别是他的老伴朱巧巧,他格外的恨。
    他说,如果没有朱巧巧当年的诬蔑,让他不得不娶了她,他的生活会一切都变得很美好,都怪这个朱巧巧毁了他,害了他……字字句句都铿锵有力,充满仇恨,并且深深刻印在柳柔柔的脑海里,成为了她的执念。
    如果一个人的人生里,没有突然的横插一杠,也就不会有毁人一生的苦难。
    也因为这样,对于耿乃佳偏离了前世生活轨迹,没有嫁给她大哥,反而跟苟大勇在一起了,她一直纠结着,深怕毁了耿乃佳这生的幸福,也深怕大哥没有跟耿乃佳在一起,要打一辈子的光棍。
    现在柳柔柔放下了执念。
    因为她知道,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变化着,无法跟前世一模一样。
    想要把日子过好,还得要靠自己。
    前世能过好的人,今世即使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和经历,可只要人还是那个人,日子也不会太差。
    ……
    被梁栋挟制的事,尽管柳柔柔毫发无伤,可还是被程阳念叨了好几天。
    直到……
    柳柔柔哭丧着脸,摸着肉肉的肚子,对程阳说,“我怀孕了。”
    “真的!”程阳欣喜万分,收起碎碎念,把柳柔柔当易碎的宝贝一样拉坐在自己的腿上,“小家伙这么快来了,肯定是个闺女!”
    “那儿子咋办?”柳柔柔很忧心。
    程阳光棍地说道:“看他自己努力了,他来,我们就生,他不来,我们也没折。”
    柳柔柔气恼得不行,腮帮子鼓鼓的。
    程阳伸手戳了下柳柔柔的脸,耐心哄着她,“好了好了,别气了,肚子里揣着娃呢,这对孩子的胎教不好。”为了不让柳柔柔老是纠结着前世儿子的事,程阳转移了话题,说起了程丽,“姐在我们家养得很好,她会突然晕倒出血就是经常仰卧的缘故,让增大的子宫压倒了脊椎和血管,你现在也有了孩子了,可别仗着有前世生孩子的经历就不注意了。”
    程丽经过系统的检查,没查出任何暗疾来。
    她在那晚会不舒服,就是得了仰卧综合征。
    柳柔柔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纠结前世儿子没来,倒是有了不一样的新生命,可到底是自己的孩子,柳柔柔同样的疼爱,立即被程阳成功地转移了话题,让程阳拿来纸笔,把怀孕的注意事项给一一写出来。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
    柳柔柔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
    终于在细雨绵绵的夏天,柳柔柔顺利地生产了一名健康的女婴。
    怀里抱着粉嫩嫩的孩子,背靠在程阳温暖的怀抱里,柳柔柔望着窗外的细雨,想起前世死前的那场夏雨,她仰头看向了正低眸凝视她的程阳,甜蜜地说道:“在这世,我终于不用感受冰雪严寒般的冷了。”
    程阳微微低头。
    一个炙热的亲吻,轻轻落在了柳柔柔的额头上。
    “在这世,我会挡住外面的冰雪严寒,让你永远活在四季如春的日子里,直到我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
    感谢小仙女们一路的支持!谢谢!
    #####
    预收文,求收藏
    《全村疯抢女配到家住一晚》:
    简介:【祝雨晴版】
    即将继承千亿家产的祝雨晴被继妹暗算,穿进60年代小说中,成了人见人厌的霉运女配。
    一出生,父死母亡。
    叔伯轮流收养,住谁家,谁家倒霉,就连村口大黄狗都被她的霉运连累过。
    祝雨晴不信命,不认命,强势扭转局面,利用自身霉运体质,提前帮人避开祸事。
    拦住大伯不让出门,保住了双腿,活到九十九。
    阻止二堂姐到闺蜜家玩耍,避开暗算,获得了真爱。
    劝说小婶善待乞讨小孩,得到对方父母回报,当月工分翻两倍。
    于是,村民发现祝雨晴住谁家,谁家就能避开霉运,得到好运。
    全村顿时掀起整修房子热潮,只求祝雨晴住上一晚。
    到最后,就连全村最俊知青,也热火朝天地盖起了新房,想让她住一辈子。
    【陈逸版】
    陈逸是全村少女最想嫁的知青。
    面容英俊,知识渊博,待人又真诚,村里上下没一人不喜欢他。
    唯一缺点是不懂风情。
    邻家女孩特意化妆,问他好不好看。
    陈逸嫌弃,“脸涂得太红,像猴子屁股……”
    能干姑娘帮他收拾屋子,做饭洗衣服。
    陈逸推荐,“谢谢你,但住我隔壁的孤寡张老太更需要你的帮助。”
    漂亮村花向他倾诉,追她的男人太多,她又都不喜欢,好烦恼。
    陈逸保证,“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多添一份烦恼的。”
    全村少女一致认为,陈逸这样不解风情,估计是要孤独终老了。
    然而,没多久,她们就被打脸了。
    “我家雨晴最好看,顶着鸡窝头都像仙女下凡。”
    “我家雨晴最能干,我负责干活,她负责监督我。”
    “我家雨晴人缘最好,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她,但她是我的!”
    全村少女吐血:谁说陈逸是不解风情的?出来,让我们打屎你!
    阅读提示:
    1、1v1,苏爽甜文
    2、霉运逆转成好运的穿书千金*白切黑的全村最俊知青

章节目录

老夫老妻回七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叶禾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禾苗并收藏老夫老妻回七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