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想,他感到非常沮丧。不过手里仍旧紧紧的握着匕首。
    色厉内荏的吼道,“姓沈的,我要杀了你,给我三弟报仇!”
    沈洲背着手,稳稳的站在原地。
    “我就在这里,想要报仇,就过来吧!”
    韩晨眼珠咕噜噜转动着。他当然知道,沈洲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自己手下。
    在他们面前,自己更是不值一提。
    不过他不肯就这样认输,咬着牙根,把所有的怒气都集中到匕首上面。
    一阵风似的向着沈洲冲来,恨不得立刻在他身上刺个透明的窟窿出来。
    沈洲仍旧笑眯眯的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眼神里满是轻蔑。
    就在韩晨离沈洲一米多远时,一道身影从沈洲身后冲出来。
    韩晨只觉得手腕剧痛,像要断了似的。
    匕首当的一声落在地上,同时双手已经被人给背到后面。
    一只手臂勒住他的脖子,力量像大山一样从上面压下来。
    他的双腿一软,跪在沈洲面前。他龇牙咧嘴的,想要站起来,却根本就做不到。
    他凶巴巴的说道,“姓沈的,除非你杀了我,我是不会屈服的!”
    韩天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一幕。
    忽的把手里的匕首扔掉,然后走到沈洲面前,说道,“沈先生,我们认输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与你为敌。求求你,放过我大哥吧!”
    沈洲冷眼看着韩家兄弟二人。自己能有今天,都是被他们给逼出来的。
    见韩天认输,韩晨凶巴巴的盯着他,说道,“老二,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我们韩家人是不会认输的,除非杀了我们!”
    沈洲淡淡的说道,“我是不会杀了你们的。既然你们对沈家那座院落很感兴趣,并且不择手段把它夺过去。那么我就把那座院落送给你们吧!对了,韩阳的衣棺仍旧留在里面。为了欢迎你们回来,我特意帮你们装修了一下!”
    沈洲的话很令他们意外。
    韩晨不屑的说道,“哼,你才不会那么好心,替我们着想!”
    沈洲微微一笑,说道,“我刚好有空,不如领着二位去参观一下好了!”
    沈洲让人押着他们兄弟二人上了车。
    一行五六辆汽车向着沈家大院方向开去。
    其实韩晨想要偷袭自己的事,沈洲早就知道了。
    所以才悄悄的动手,先解决掉他们的手下。
    然后才现身制住他们兄弟二人。
    那座熟悉的院落出现在视野当中。
    韩晨微微叹了口气,想到刚到奉阳城时,因为有郑家的支持志得意满的。
    根本就没把沈洲看在眼里,并且跟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结果彻彻底底的输在他手里,一点翻身的机会也没有。
    院落虽然保持着原样,不过在高高的围墙上面,加了铁丝网。给人感觉,像座监狱似的。
    在大门口门房里面,有几道身影在晃动着。
    随着车队停下,有人从里面迎出来。
    沈洲朝着他们点点头,有人把大门打开。
    众人把韩晨兄弟二人推进院子里面。
    沈洲背着手说道,“你觉得还可以吗?对了,知道你们和韩阳兄弟情深,所以我打算让你们在这里陪他十年!十年之后,我会放你们出来的!”
    说这句话时,沈洲脸上满是狠色。
    韩晨当然明白沈洲话里的意思。
    他恶狠狠的盯着沈洲,说道,“我不会认输的!”
    “嗯,如果十年后,你还这么说的话,那么我给你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不过我怕你等不到那一天!”
    沈洲吩咐着看门的几个人,“从今天开始,韩家二位少爷就住在这里。每天按时给他们准备吃的,喝的。如果照顾不好他们,我可不会放过你们!”
    “是。”他们齐声答应着。
    其实这个院落已经成了监狱,把他们兄弟二人给关在里面。
    沈洲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们兄弟二人。
    在他眼里,他们不过是阶下囚罢了!
    他吩咐着手下,“我们走!”
    他们从院子里出来,两扇高大的铁门轰然关闭。
    整个院落里面,只剩下韩晨兄弟二人。
    在正房里面,则摆放着韩阳的衣棺。韩家三兄弟也算是到齐了!
    韩天战战兢兢的看着黑沉沉的院落,说道,“大哥,我怕!”
    “哼,真没出息!怕什么,我们韩家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其实韩晨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如果真像沈洲所说的那样,被关在这里十年。
    那么无论什么样的意志,都被消磨光,估计再也没有机会了。
    大约一年之后,整个奉阳城像要过节了似的,变得非常热闹。
    因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沈洲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传播开之后,整个国内,跟沈洲有生意往来的人,都来参加他的婚礼。
    整个奉阳城都要沸腾了。几乎所有的宾馆都被宾客住满。
    到了举行婚礼的那一天,方盛特意开着自己那辆超跑赶来。
    在奉阳城最有名气的富丽酒楼外面广场上,他把车停住,然后从车上下来。
    几名手下簇拥着他,向着酒楼门口走去。
    因为是沈洲的婚礼,整个酒楼都布置得异常豪华隆重。
    方盛微微点头,说道,“看来师父的排场还是不小的。”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诗涵,真是太可惜了,盟主居然跟楚岚结婚了。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听到说话声,方盛扭头看了一眼。
    看到徐朗父女在几名手下的陪同下,向着这边来。
    徐朗边走边摇头叹息着,一副非常惋惜的模样。
    徐诗涵扶着她父亲手臂,说道,“爸,你别胡说八道,盟主跟楚小姐早就有了婚约。”
    “唉。”徐朗仍旧摇头叹息不已的。
    他忽然看到,站在一边,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方盛。
    忽的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笑着说道,“既然师父没有机会,那么徒弟也可以啊!”
    赶紧三两步走过来。
    方盛笑着跟他打招呼,“伯父,您好!”
    “好,”徐朗忙不迭拉着方盛手臂,问道,“方少,你有女朋友没?”
    方盛苦着脸看着徐朗,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到这个茬。
    徐诗涵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无奈的拉着父亲手臂,说道,“爸,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然后扭头,凶巴巴的跟方盛说道,“不许你说没有女朋友!”
    方盛无奈说道,“因为一直在忙着家里的生意,我真没有女朋友!”
    “真的?”徐朗脸上是兴奋的神色,“这样最好,方少人缘还不错,要不……”
    徐诗涵的瞪了他父亲一眼。
    徐朗忽的哈哈笑着,说道,“这种事不能着急,你们慢慢来。”
    方盛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扭头看了楚岚一眼。
    楚岚凶巴巴的说道,“不许你乱看,否则把你眼珠挖出来!”
    方盛伸了伸舌头,忽然看着不远处,说道,“连大明星也来了!”
    徐诗涵也感到有些尴尬。听到他的话,向着不远处望去。
    果然看到,最近红得发紫的刘琪,正挎着一个年轻人的手臂,向着酒楼里款款走去。
    方盛连忙跑过去,笑着问道,“小邵,你怎么跟大明星在一块?”
    看到他,小邵脸一红,示意刘琪松手。不过刘琪仍旧抓着他的手臂不肯松开。
    笑着说道,“你这个人真够腼腆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是不会松手的。”
    小邵无奈的朝着方盛点点头。满脸通红的说道,“方少,你也来了!”
    “是啊,师父结婚,我这个当徒弟的当然要来了!”
    他们一行,向着酒楼里面走去。
    酒楼里面人山人海的,非常热闹。在人群里面,方盛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包括曹骏宇,许凌枫,高瑶,陈远,连朱阳和李祥元祖孙等人都赶了来。
    作为方家大少爷,方盛见过很多大场面。可这么隆重的婚礼,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眼看到了结婚典礼时间,大伙都坐下,现场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典礼平台。
    随着红色大幕缓缓被拉开,大伙都满怀期待的望着前方。
    打算一睹沈洲夫妇的风采。
    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出现在平台上的,根本就不是沈洲夫妇。
    而是沈平川夫妇和楚权夫妇。他们都拉长着苦瓜脸。
    楚权有些尴尬的说道,“各位,不好意思。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婚礼要延后举行,各位尽情开怀痛饮。”
    “什么?”人群立刻议论纷纷的。
    谁也不知道沈洲在搞什么鬼,居然连婚礼都推辞了。
    虽然他们有些意外,可在场的都是熟人。
    倒是没有人客气,随着酒席摆上来,现场也跟着热闹起来。
    似乎把婚礼的事情,都给忘掉了。
    方盛却很纳闷,赶紧走到楚权跟前,问道,“楚叔,师父去了哪里?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推辞了?”
    楚权苦笑着说道,“这个家伙捡漏捡上瘾了。听说万陵城出土了一套战国时期的编钟,就忙不迭的捡漏去了!”
    这个答案,很令方盛意外。
    这个师父果然是死性不改,连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推辞。
    他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
    这样的好事,当然不能让师父独享,得赶紧去凑热闹才行。
    他也顾不上吃饭,急忙和吴欢从酒店里出来。忙不迭的上车,打算去万陵城。
    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出来。
    “编钟是文物,不许随便买卖!”
    方盛跟楚权说的话,被徐诗涵给听到了。她正凶巴巴的追出来。
    方盛很调皮的说道,“徐小姐,我才不管那么多,被我捡到的都是漏!”
    “哼,有我在就不行!”
    吴欢踩了一脚油门,汽车飞速的向着远处开去。
    “别想从我手里逃掉!”徐诗涵忙不迭的上车,随后追了过去。
    两辆汽车一前一后的向着远处飞驰而去。
    徐朗正背着手站在酒店门口,脸上满是笑容,欣慰的说道,“这次我的宝贝闺女,应该能嫁出去了!”(完)

章节目录

重生捡漏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吵夜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吵夜郎并收藏重生捡漏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