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舞三人入宫已有一月,苏舞生辰时,云容珏一日避退所有朝事,只陪着她。
    赫宝琪从云凰那儿得知苏舞的事后,立刻和谷梁影进宫见了苏舞。
    谷梁影和萧七瑾两人生下一小男孩,比苏糖要大一些,赫宝琪小产后养了许久的身体,所幸又再次有了身孕,生下一小郡主。
    两人对这些年来苏舞经历了些什么很关心,但见苏舞不愿多说,她们便也没再多追问。
    “皇后娘娘自从皇上带她回来后,这一个多月除了在养心殿便是在那偏院,后宫一步都不曾踏足。”拂冬说道。
    江素莫剥着手中橘子,“这五年,皇上不是一直都如此。”
    “可是,原来皇上还时不时和娘娘一起用膳,这些天就连……”拂冬迎上江素莫的瞥来的眼神,默默缄口。
    “皇后娘娘,奴婢是替您担心,姜夫人五年前离开,都五年了,如今骤然又回来了,只怕皇上……”
    江素莫将剥好的橘子皮扔到一旁,“你担心皇上会再封赏她?”
    “是,而且……而且这次姜夫人回来,还带了个孩子回来,奴婢听说皇上对那丫头可是喜欢,如果皇上因为那丫头……”
    江素莫一脸淡定,“你这丫头,都说起胡话了,皇上纵是再喜欢那小女孩,她到底不是皇上的孩子,皇上又怎会因为那丫头而对她有什么,岂不惹人笑话。”
    “是。”
    ……
    自苏舞母女进宫后太医院的太医便没有一刻闲时,几乎日日给苏糖诊脉想以调配治疗的方子。
    “覃大夫,胡太医,看了这么多时日,你等可有主意了?”云容珏问道。
    覃大夫看了眼身边为首的胡太医,胡太医禀声道:“回皇上,经微臣和覃大夫等研究,已有治疗的办法,只是……”
    “只是什么?”
    苏舞转过身,看着胡太医,“胡太医,究竟有什么办法才能治好糖糖的病?”
    胡太医慢声道来,云容珏听着,面色清沉,“这些药材虽珍贵,但不是无从而得的,俞烈,吩咐下去,无论怎样要寻齐这些药材,献药者赏万金。”
    “是。”
    “皇上,这药材许还不是最难的,入药方且需要一枚药引子,方才可将药劲逼出来,才得以最好的功效。”胡太医说道。
    “药引子?何以为药引子?”云容珏问。
    胡太医下意识抬眼看了眼苏舞,缓声:“患病之人至亲者之血。”
    至亲者之血——
    云容珏蹙眉,一抬眼,看见苏舞微颤的双眼。
    “且先将这几味药材寻到。”他沉声。
    云容珏以万金悬赏寻药,大约一月的功夫,便寻齐了这些药材。
    药材虽寻齐,但入药且需药引子。
    “太医,我是糖糖的娘亲,就以我的血入药引吧。”苏舞主动说道。
    “不行!”
    云容珏厉声打断苏舞的话,迈步上前,沉着眼眸看着她,“你身体一直孱弱,朕不允许。”
    苏舞避开云容珏双眼视线,轻声:“皇上,民女是糖糖生母,这样的事,本就应是做娘亲的来做。”
    云容珏没理会她,转身,朝胡太医道:“用朕的血。”
    一句话,吓得胡太医等扑通跪下,“皇……皇上,您乃九五之尊,龙体万不可轻伤,微臣不敢。”
    “这是朕的旨意,你等若不照做,便是违抗旨意!”
    胡太医等身子颤抖,此刻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皇上,糖糖是民女的女儿,和……和皇上无关的。”苏舞咬唇启声说道。
    无关?
    云容珏眼睑微眯,薄唇唇角溢出淡浅的笑,片刻后,他唤来人,强制将苏舞带出内殿。
    殿内,胡太医等几人,迟迟不敢下手做什么,云容珏取来利刃,直接将自己的手划出一口子,鲜血滴落,落在翡翠玉碗里。
    “皇上!”
    众人扑跪在地。
    “都起来,该怎么煎煮药,吩咐下去。”
    众人连忙站起身,覃大夫连忙拿着药材和药引子走出内殿,胡太医凑到云容珏面前,替他处理抱扎着伤口。
    苏舞赶进来时,就看见胡太医正给云容珏处理着伤口,那伤口,清晰刺眼,令她呼吸一重,她慢走到他面前,呐声开口:“皇上……”
    云容珏抬眼,看着苏舞,“覃大夫已经去调配煎煮药了,你放心吧。”
    苏舞喉间微哽,一时无言。
    云容珏划破手以血做药引之事,传进江素莫的耳里,江素莫震惊,气恼,担心,所有情绪都涌了上来,她牵挂着云容珏,忍不住去找他,但云容珏三两句话便将她应对回去,令她再无能话语。
    王太妃得知云容珏以自身血做药引后,虽诧异,但又非意料之外。
    云容珏对苏舞的情深,这些年,她都是看着过来的。
    傍晚时分,王太妃去看了看小家伙。
    “这孩子长得可爱,也非常懂事,若是今后能健康成长起来,是再好不过的了。”王太妃看着熟睡的小家伙,也是喜欢。
    苏舞望着,轻点头,“只要糖糖能平安健康长大,我……再无其他所求了。”
    王太妃若意瞥了苏舞一眼,“丫头,人这一生,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珍惜当下是最为重要的,糖糖年纪还小,正是需要娘亲和爹爹疼爱的时候,丫头,哀家想,你也不忍心吧。”
    苏舞望着苏糖,王太妃的话窜入耳中,勾起她心底的思绪。
    是啊,糖糖这个时候是最需要爹娘的疼爱的时候。
    她眼前,不自觉的闪过从前一幕幕的画面。
    在南姜的时候,母妃时常站在宫门口朝外望着,盼着,她也跟着母妃朝外盼着望着。
    只想盼到父皇能来看她们一眼,能来和她们说说话,哪怕就一句。
    可是,父皇从不曾踏足。
    一直以来,她最遗憾的事便是没能感受到一星半点来自爹爹的宠爱。
    而如今……
    糖糖是可以有的。
    但她却要将她本可拥有的这一切拿走。
    “丫头,从前的事,哀家知道你心里对皇上有结,有怨,但丫头你要知道,皇上身处高位并不容易,他有他的无可奈何,你可知,他决定要争取皇位这个位子,可都是为了丫头你。”
    苏舞微怔,“为了我?”
    “是啊,皇上和我说过,从前他对皇位根本没有兴趣,当年,是楚太后步步紧逼,他若不争取,只怕,早就不能护着你了,他是为了你,才坐上这高处不胜寒的位置,难道丫头,你忍心弃他一人在这高处吗?”
    苏舞沉默。
    “丫头,先皇在世时,哀家和先皇恩爱非凡,哀家的任性,也是先皇一直包容着的,那时候哀家以为,能和先皇一起,白首到老,可先皇骤染疾病,突然薨逝,哀家才知道,很多事,不是你想,就可以的。”
    “先皇病的突然,走的也突然,哀家有许多话都没能来及和他说,许多事,没来及和他一起做完,丫头,不要真等到猝不及防的意外来时,才后悔。”
    王太妃离开了偏院。
    但她的话,始终萦绕在她耳边,难以挥去。
    入夜。
    “皇上,苏姑娘求见。”
    云容珏正批阅奏折,闻声立刻放下了手中毫笔。
    苏舞走进殿,云容珏迎上前,“怎么过来了,是糖糖有什么不妥吗?”他关心问道。
    苏舞摇摇头,“民女熬煮了些补血的汤,皇上用些吧。”
    云容珏看着她端来的一小碗汤水,眼底划过一抹微诧。
    这是他们重逢后她第一次主动来找他,也是第一次,她主动的关心。
    苏舞将汤碗递给云容珏,他接过,她启声说道:“民女听俞烈和太妃说起,皇上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太好,以后这样莽撞伤身的事,皇上还是不要再做了。”
    云容珏喝着苏舞熬煮的汤水,只觉得心满意足。
    “无妨,不过是流点血,还伤不了朕。”
    苏舞望着云淡风轻的云容珏,一声长叹,“皇上是万民之首,九五之尊,该保重龙体的。”
    “为了百姓,也……为了糖糖,糖糖也不希望她的爹爹出事的。”
    “朕知道。”云容珏下意识的一应声。话出后,才猛然反过神,倏然抬眼,看着苏舞。
    “你方才说什么。”
    苏舞黑漆的眼珠转了转,启声道:“太医说糖糖用药将养小半月精神就能恢复了,糖糖是最喜欢放纸鸢的,也一直说想和爹爹一起放纸鸢,皇上可愿陪陪糖糖?”
    云容珏微怔的眼换之一抹欢喜之笑,伸手握住苏舞的手。
    这一次,苏舞没有挣脱开。
    “好,朕会陪她,会陪她一起放纸鸢。”
    半月后。
    苏糖身体好转起来,云容珏按照答应过她的,带着她和苏舞一起放着纸鸢。
    小丫头身体好了许多,心情也好了许多。
    “过些时日,朕便昭告天下,复妹妹位,也将糖糖公主之身公之于下。”云容珏握着苏舞的手,说道。
    苏舞轻眨眼,“位份什么的,小舞不在乎。”
    云容珏轻笑,“朕知道,但在这深宫中,这些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糖糖,她本是公主,总不能让她遭非议。”
    苏舞抿唇,轻点头。
    五日后,云容珏下了旨,复苏舞位份,以苏夫人为敬称,苏糖为公主。
    宫中因此涌起不小的议论。
    江素莫更是未曾想到,云容珏会如此这般。饶是她再镇定,此时也没有办法再镇定了。
    她去了趟养心殿,找了云容珏。
    “皇上,你骤然封赏苏姑娘,这……不合规矩啊。”江素莫说道。
    云容珏低头书写着字,“有何不合规矩的?难道朕要封赏个人,都没有权力了?”
    “不是……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江素莫犹豫开口,“这苏姑娘且也罢了,皇上,公主需是皇上亲生骨肉,皇室正统血脉方才可,苏糖非也,如此就封赏了她成公主,实在不妥。”
    云容珏放下手中笔,抬眼看着江素莫,沉声开口,“糖糖是朕亲生的女儿。”
    江素莫怔然,“什么?”
    “糖糖是朕和苏夫人的骨血,当年苏夫人离开时就已有身孕,所以,糖糖乃正统皇室血脉,皇后可听清楚了。”
    江素莫从养心殿出来,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下。
    “皇后娘娘,这……这可怎么办啊?如今苏夫人骤然复位得宠,那苏糖竟是皇上的骨肉,她有苏糖在身边,还不将皇上的心攥的牢牢的?若日后再生下皇子,皇上……”拂冬后半句话,忍住未说出口。
    但江素莫也然知晓她想说的是什么。
    她和皇上之间情分本就不深,如今苏舞重回来,还带着个女儿,如拂冬所说,若日后苏舞再生下个皇子……
    她这皇后的宝座,只怕是要让贤了。
    江素莫沉默,慢朝前走着。
    一直到穿过御花园,她才顿下脚步,“那位最近怎么样了?”
    “回娘娘,还是老样子。”
    “哎,苏夫人归来复位,女儿得公主之位,是喜事,这样的喜事,就应该满宫尽知。”
    …………
    苏糖身体好起来后,苏舞时常带着她去寿康宫给王太妃请安。
    王太妃是喜欢小孩的,尤其是苏糖又甚是可爱,总是将她哄得嘴都合不上。
    苏糖捧着王太妃给的糕饼,欢喜的一路都蹦蹦跳跳的。
    小家伙每天都高高兴兴,身体也日渐好转起来,是苏舞最欣慰高兴的了。
    “姜舞。”
    忽然一声,苏舞本能抬起头,就看见眼前出现的人,这人,她不陌生,很熟悉。
    “姜舞,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竟还有回来的一天!”张若边说,边快步走到苏舞面前。
    如今的张若,已不似从前那般穿着华贵,有一众奴才跟随伺候着。
    苏舞回宫后也听说了。
    当年事后,云容珏攀丝牵藤,牵出了不少东西,其中就有张若。本要处置了张若,但顾及着张家在前朝的位子,云容珏将张若贬为良人,这五年时间,也不曾和她见面。
    “姜舞,你好本事,不仅躲过了火刑,竟还有能再回宫的时日,”她边说,边望向姜舞身边的小丫头,“还带回一个孽种!”
    苏舞轻和的眼神瞬然染上一抹凌冽,“张良人,请注意你的说辞。”
    “说辞?你的孩子,不是孽种是什么?!当年若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会落到今日这地步!是你,是你毁了我!姜舞!你欠我的!”
    张若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剪子,竟直接朝苏舞刺来!
    苏舞本能避开,张若落了个空,眼珠一转,将主意打到苏糖身上。
    眼看剪子要刺到苏糖,苏舞连忙护住苏糖!
    “啊——”
    忽然惊呼一声。紧接着剪子砰的落地的声音。
    苏舞护着苏糖,转眼看去,看见骤然出现的云容珏。
    云容珏扣住张若的手,张若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皇上……”
    “五年前朕放过你,未彻底处置你,还让你保着良人之尊,原以为你能安分守己,没想到,你还是如此不知悔改!”云容珏一把甩开张若,示意柴内官一眼。
    两个内官当即一左一右钳制住张若。
    “皇上……您别被这妖星蒙蔽了!她是妖星啊!是会带来灾难的妖星啊!”张若奋力想挣脱开。
    云容珏冷眼,“张良人行事不端意图谋害嫔妃和公主,即刻起,贬为庶人,逐出宫!”
    张若眼睛倏然瞪大,“皇上!您不能这样对臣妾,不能啊!”
    云容珏没理会张若的喊叫,转身看向苏舞母女,“你们可有伤到?”
    苏舞摇头,“还好,没有伤到。”
    “父皇,你出现的好及时呀。”苏糖软声说道。
    云容珏轻笑,将小丫头抱起来,“父皇答应过你母妃,会保护好你们的。”
    张若被贬庶人逐出宫一事,很快传开。
    “苏夫人毫发无伤?”江素莫修剪着花枝,问道。
    “是,听说是皇上及时出现,护住了苏夫人母女。”
    江素莫一声轻叹,“可惜了,可惜了。”
    …………
    三日后。
    一向甚少踏足椒房殿的云容珏,在傍晚的时候,去了椒房殿用膳。
    没有人知道,云容珏和江素莫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次日,云容珏便下了一道旨意,废黜皇后。
    此事出,前朝自是一片哗然。
    就连苏舞也甚是意外不解,不知发生了什么,令云容珏突下了这样大的决定。
    在众人皆疑惑时,云容珏将江素莫所做之事一一曝之。
    这些年,江素莫看似是掌管后宫得力,但背地里,做的污脏之事也不少,张若等人行事,多有她在背后推波助澜。
    皇后失德自然要废。
    江素莫被废后,被云容珏安置于皇宫外的行宫,不准其再踏进宫半步。
    中宫骤无,前朝议论纷纷,都望云容珏再立新后。
    但这中间也有不少朝臣顾忌,担心云容珏会立苏舞为后,一时,朝中满是声音。
    而令人万没想到的是,云容珏没有重新立后,而是另下了道旨意。
    更是令人哗然。
    不仅满朝,就是长安城街头巷尾都在议论。
    大凉皇帝废除后宫之事。
    偌大的后宫被废除,云容珏只留苏舞在身边。
    这样的事,是大凉历代都不曾有过的!
    自然是引起波澜如洪。
    然云容珏意已决,并未理会。
    苏舞在后宫,也能听到这些议论纷纷的声音。
    “皇上您当真要这样做吗?”苏舞担心问道。
    云容珏握住苏舞的小手,轻笑点头。
    “可是……大凉历代君王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如今朝里朝外都在议论此事。”那些议论等同于一座座无形的大山压向他的。
    云容珏望着苏舞,眼神缱绻柔和,温声道:“他们的议论是一时,过些日子自然就好了,这偌大的后宫,于朕来说,本就是形同虚设,那些后妃,朕也从未碰过。”
    苏舞一怔,诧异看着云容珏,“皇上……”
    “自妹妹来了朕身边,朕这一门心思都只在妹妹身上,”他抬手将她落下的青丝捋到耳后,“以后朕身边只有妹妹一人。”
    苏舞心底缱绻温柔,靠在云容珏怀中,“珏哥哥。”
    江素莫被挪到宫外行宫后,云容珏没去看过她一次,她在行宫呆了一月左右,便服毒自尽了。只留下一封书信给云容珏。
    书信的内容很长,很多。苏舞和云容珏一起看着,她才知道,云容珏和江素莫之间的那些协定。
    起初两人是协定,互相帮衬,但到最后……
    江素莫对云容珏产生了感情。
    人最难控制的便是自己的感情,江素莫也不例外。也是因为有了对云容珏的这份感情,她才越陷越深,甚至,做出那些事来。
    ————
    云容珏废后,废后宫掀起朝内宫外一片热议,但事已成定局,这番热议,随着时间的散逝,声响也逐渐落下。
    在这之后不久,苏舞再次有孕,云容珏借此机会,将苏舞册封为后。
    至此,只一帝一后。
    十个月后,苏舞诞下一男婴,也是云容珏第一个皇子,取名池。
    云池出生后,云容珏和苏舞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更恩爱了。
    苏糖对云池更是极尽做姐姐的宠爱,时时来看望弟弟,照顾弟弟。孟霖一如从前,无时不刻不跟着苏糖身后,尽自己所能来保护苏糖。
    “孟霖这孩子,对糖糖是真好。”
    苏舞望去,展颜一笑,“是,霖霖是个知感恩的,糖糖救了他一次,他便倾心对糖糖好。”
    云容珏望着,笑,“前些日子俞烈和朕说起过,孟霖这孩子是块练武的材料,等过些时日,让俞烈亲教他些功夫,他如今跟着糖糖到书院学礼仪诗文,等他长大了,能文能武,朕也好给他安排个合适的位置。”
    “珏哥哥想的周全。”苏舞歪着头,靠在云容珏肩头,望着不远处玩闹的俩小家伙。
    “霖霖,这个送给你。”
    “娘亲说了,这个送给最重要的人。”
    苏糖将结好的红绳结送给孟霖,孟霖接过看着,“给最重要的人吗?那霖霖是糖糖最重要的人吗?”他看着苏糖。
    苏糖两眼弯眯而笑,重重点头然后牵起孟霖的手,“是呀,霖霖是糖糖最重要的人,糖糖要和霖霖永远在一起的!”
    孟霖望着苏糖,下一瞬,扑上前,抱住苏糖,“霖霖会永远在糖糖身边保护糖糖的!”
    苏舞和云容珏看着被朝阳映照的两个小家伙,似乎以后的日子一点一点浮现于眼前。

章节目录

只为相思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宋清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清音并收藏只为相思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