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宜窝在他怀里,绞着他的手指说:“我会对你好的。艾森,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事情,我帮不上你。但我会对你很好的。你心情不好,就告诉我,我陪你说话。”
    “那你以、以后还、还要和孩、孩子一起欺、欺负我吗”艾森戏谑着问她。
    月宜斜睨着他,故意挑了挑眉:“看你表现喽……”
    “小坏蛋!”艾森看着她调皮地样子,只好不解气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艾森的爸爸艾徽其实在某些地方和艾森差不多,性子内向温吞,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科研工作上,结婚之后也是如此,也因此导致了婚姻失败。他这次本来是想看看儿子,后来听说艾森找了女朋友,便想过来考察一下。月宜一直很紧张的样子,试换了好几件衣服都不满意,艾森笑道:“随、随便一件、一件、都可以的,你穿、什么、都、都好看。”
    月宜有些羞涩,俏皮的一面倒是掩饰了过去,只剩下温婉腼腆,红嫩的唇瓣蕴出清婉的声音:“害怕你爸爸看到我会不满意。”
    “我已、已经和、爸爸、说、说过你的事、事情了,爸爸、没有意见。你不、不用紧张。”艾森走近一些,和她一起参谋,可他觉得月宜怎样都是好看的,最后也只是选择一件朴素文静的衣服。月宜换好裙子,担忧地拉着艾森的手问他:“你爸爸会不会发现我是、我是吸血鬼而不同意吧。他会不会把我赶出去?”
    艾森拍了拍她的手背,认真说:“不会的。我爸爸人、人很好的。”
    月宜见他如此答复稍稍安心下来。
    艾森买了很多食材,和月宜在厨房里清洗。他陪着她说说话,小姑娘终于没那么紧张了,否则站在自己身边,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门铃一响,艾森赶紧去开门。艾徽见到儿子,露出和暖的笑意,温柔说:“我买了一些你爱吃的枣糕。”艾森低低说了声“谢谢”,父子俩许久未见,都有些生疏拘谨。艾森弯下腰给爸爸找出拖鞋,说着“请进”,艾徽也无言,换好拖鞋,正看到玄关尽头一名小姑娘也很拘束地看着自己。
    艾森也瞧见她,赶紧走过来,握住月宜的手,鼓起勇气和爸爸说:“爸,这、这就、就是我的、女、女朋友。她叫、月宜。”
    艾徽端详着女孩儿,月宜赶紧清脆地喊了一声“叔叔好”。然后紧紧贴在艾森身侧,垂着头,不敢多看。
    艾徽其实没想到儿子能很顺利地交到女朋友,即使有,艾森也不敢奢望多么优秀,毕竟艾森的性格摆在那里,朋友都交不到,又去哪里找对象?可现在,女孩子清丽娇羞,婉约慧质,私心来说,儿子是有点配不上人家的。
    艾徽赶紧说着:“你好。你就是月宜吧。我是艾森的爸爸。初次见面。”
    月宜点点头,大眼睛好奇地看了一眼艾徽,发现艾徽和艾森长得很像,顿时觉得亲切了不少。艾森和月宜在厨房做好饭,艾森顾及月宜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爸爸,肯定很拘束,并没有劝着她去和艾徽说话。艾徽也不介意,看了会儿电视就去书房看书,倒是和艾森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只是艾森洗手的时候,艾徽一眼看到袖子挽起之后的疤痕。急忙关切地询问:“怎么了?怎么有这么多疤?”
    艾森愣了愣,立刻解释道:“前段时间心情不太好,就……”艾徽没想到儿子会有这种行为,刚要斥责,艾森却说:“后来认识月宜,情况就好多了。”艾徽舒了口气,愧疚地看着儿子:“艾森,你总是太认真,有些时候也该放松放松,和月宜出去旅旅游,或者看看电影逛逛街。对不起,爸爸妈妈很多事情都没法开解你……”
    “没、没关系。我很、很好。爸爸、你放心。”艾森莞尔一笑,宽慰艾徽,末了,艾森提起月宜,温馨地描述着,“月宜和、和我、在一起,她照、照顾我。”
    艾徽因此对月宜的印象也更好了些。
    月宜看着锅里的炸虾,咽了口口水,艾森拿了筷子夹出来一个说:“张、张嘴。”
    月宜却摇摇头,皱着小眉头认真地说:“我这样偷吃不太好,被叔叔看到怎么办?”
    艾森笑了笑,将厨房的门阖上,小声道:“既然是、是偷、偷吃,那咱们就、就不要被、被发现。”月宜眉眼弯弯得,闻言便张开嘴,艾森把炸虾仁喂给她吃:“好、吃吗?”
    “好吃。艾森做饭超好吃。比外头的好吃。”月宜说着在艾森脸上亲了一口,她嘴上还有炸虾仁的油,艾森也不嫌弃,干脆在她唇瓣上也亲了一下。平常两人就是这样相处,你亲亲我,我摸摸你。可是隔着玻璃门看到这一幕的艾徽却很是尴尬。觉得自己成了电灯泡,同时心里也惊讶于儿子谈恋爱和别的同龄人没什么区别。
    艾森摆好盘子和艾徽说:“爸,您尝尝,月、月宜做了好、好多您、爱吃的。”
    月宜面上微红,羞赧地看了一眼艾森,心想其实自己就是打了打下手。
    艾徽在家,月宜就不再和艾森平素相处那样叽叽喳喳得,安静吃饭,不敢造次。艾森给她夹了些牙签肉,月宜很是不好意思地嗫嚅着:“你给叔叔夹菜啊……”
    艾徽忙说:“我不习惯有人给我夹菜,没事,艾森帮你不要紧。”
    月宜听了,赶紧夹起一个鸡腿放到艾森碗里,不作声了。
    艾森偷偷看她,女孩儿埋头吃着碗里的米饭,很乖巧的模样,心里一软,倒是想亲亲她,可是艾徽就在旁边,只得硬着头皮和爸爸说话:“爸,您在家里住、住一天吧。”
    艾徽点点头:“也行,明早再走也可以。”言罢,看了一眼月宜,问道:“那方不方便?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艾森忙道:“不会,月宜、睡、睡我那个屋……”说完意识到不对,赶紧找补:“我睡在书、书房、就行。”
    艾徽刚才在屋里溜达,无意中也看到了一些摆设,女孩子的衣服都在儿子房里,两人孤男寡女,肯定已经睡在一起了。他也不好意思多管闲事只得道:“学习为重,艾森,你自己好好掂量着。”
    艾森品出了爸爸的意思,立刻重重点头。
    艾徽虽然所学专业和艾森不一样,但是艾森还是愿意请教爸爸关于自己学业的问题。月宜在屋里做功课,艾森就和爸爸在书房讨论论文。艾徽询问儿子是否还要继续深造。艾森立刻想起来石子磐的事情,眼神一暗,对爸爸说:“本来是、是有机会认、认识几位、导师的,可是中、中间出、了些事情,可能又、又要重、重新选题了。”
    艾徽忙问道:“出什么事了?”艾森言简意赅的讲了讲,艾徽听完怒道:“你没有去告发他吗?”
    艾森摇摇头,提起这件事还有些小小的寞落,但是没有之前那么难过:“还是算、算了吧。这种事,他算、算是套、套作,也不算、是完、完全抄袭。”
    “那也不行。”
    艾森低着头,看向手里的论文,倦意漫上心头:“我不想再、再去告、告发谁了,前车之、之鉴已经让、让我长了、教训。”
    艾徽叹了口气,小时候的艾森虽然腼腆内向,却很正直勇敢,见义勇为还被学校宣传。艾森高中的时候因为揭发班级里最优秀的几个学生在考场作弊,差点没被人打死。就连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艾森却义无反顾地跑到教导主任那里举报。班级都把艾森看成是神经病。自那后艾森虽然依旧很端正,却再也没有做过出头鸟,性格也愈发内敛。上了大学,又因为艾森和朋友创业中的事情再次遭到校园暴力,艾森已经对这些不公正的现象变得麻木而无奈。
    艾徽揉了揉艾森的头发,唏嘘着:“好吧,那你要不要爸爸给你推荐一些老师,爸爸实验室里的老师有一些也认识高校里研究你专业的导师。”
    艾森笑道:“不用了,爸爸,你、你知道、我的,我一贯不、不喜欢这样走、关系,还是凭本、本事吧。能申、申请上就、就申请上,申请不、不上我、就、就找工作呗。没什么。”
    艾徽指了指屋内的月宜问:“那她呢?”
    艾森一提起月宜,眸光顿时柔和起来,声音也是甜蜜得:“月宜和我一、一起,我会好、好好照顾她的。”
    “看起来,月宜是个好女孩儿,你们在一起爸爸放心。等着有空了,你也给你妈妈打个电话,把这件事和她说了。你妈妈一直希望你能有个女朋友,别天天宅在家里,也出去走走。现在有对象了,等着假期就去旅个游,散散心。”
    艾森点头,站起身:“我记下了。那爸爸先、娴休息吧。”
    “去找月宜?”艾徽笑眯眯地觑着儿子急匆匆去到门边的身影。
    艾森颊边一热,嗫嚅着说:“我就、就、就是去、去看看月、月宜功课怎、怎样了。会不会有、难题……”
    艾徽不再逗弄儿子,挥挥手示意他去玩吧。
    艾森立刻跑到月宜卧室,和月宜你侬我侬得。月宜担心艾徽不喜欢自己,偷偷问艾森自己表现得怎么样,艾森瞧了一眼外头,爸爸还在书房,抱紧月宜在她肉肉的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高兴地说:“小乖、表、表现、最、最好了。爸爸很、很喜欢、你。”
    艾徽眼看着儿子的手机落在了桌子上,本想叫儿子过来拿走,却发现儿子的手机并没有锁屏,手机屏幕上有一个奇怪的软件,看起来是一款普通的属于宅男的游戏。艾森起初没在意,但是觉得那个软件很熟悉,仔细打量了几眼回忆起来,似乎是实验室研究私下里讨论的那一款……
    月宜入睡后,艾徽立刻把艾森叫到书房质问:“艾森,这个软件你是从哪里下载来的?”
    艾森端详着手机屏幕,就是那款游戏,不以为意地回答:“就是、随、随便从网、网上看到的,然后便下、下载了。怎么了,爸爸?”
    艾徽说:“你把软件打开给我看看。”
    艾森只好打开,自从月宜来到自己身边,这个软件好久都没有打开过了,所以信息板上还是写着“月宜”两个字。艾森很是不好意思,生怕爸爸觉得自己意淫女孩儿,在游戏里起同样的名字,连忙解释着:“爸爸,这、这、这个游戏是、是很久之前……”
    “月宜……”艾徽沉吟着。
    “不、不是,我当时想不、不出好的名字……”艾森脸色胀红。
    “艾森,月宜是不是从这里面出来的?”艾徽忽然站起身,指着屏幕严肃地问。
    艾森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看着艾徽:“不、不是……”
    “艾森,爸爸和你说过的,做人要诚实。你告诉爸爸,到底是不是?”
    这种事情说出去很难相信,可是艾徽却斩钉截铁地这样询问艾森。
    艾森讷讷地说:“爸爸,你是怎、怎么知道的?”
    艾徽夺过他的手机最后一遍质问:“真的吗?艾森,月宜真的是来自于这个软件?”
    艾森感觉事情不太对劲,站起身面对着艾徽,认真地道:“爸爸,你不、不要和别人说,月宜的、的确是从、从这里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为什么。月宜自己也没、没有搞清楚。但她、是、是个好姑娘,我很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们已经决、决定永远在一起了。”
    “她来自于这个软件,那么,她是人还是……”
    艾徽凌厉的目光让艾森无处可逃,他偏过头,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艾徽眼看着儿子目光闪躲,再次问道:“艾森,你实话和爸爸说。”
    艾森咽了咽,摇摇头嗫嚅着:“她是人……”
    “艾森!”艾徽高声呵斥。
    艾森眼圈一红,双膝一软,猛地跪在地上哀求着:“爸爸,求、求求你,你不要、不要和别人说,月宜她只、只是和别人不、不太一样,但她很好,她、很好,很完美。我不要失去她。也、不、不能失去她。”
    儿子的哭求让艾徽原本惊恐愤怒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他弯下腰搀起自己的儿子,凝视着儿子慌乱地神色,声音缓了缓才开口安抚着:“艾森,爸爸相信你,相信你口中的月宜是个好女孩儿,爸爸今天和她相处了一会儿,也觉得月宜无可挑剔。爸爸刚才也是头脑一热对你发了火,你别害怕,爸爸不会告诉别人。”
    (月宜:糟糕……被发现了……)

章节目录

快穿之小白狐报恩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弗里敦的小柏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里敦的小柏林并收藏快穿之小白狐报恩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