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滴滴答答,时间走到十一点二十分。
    周停棹看了眼手表,又回头看了看药店里的那人,他们竟一起待了叁个多小时。
    门吱呀一声打开,桑如推门出来,把药递给他说:“不是让你在车上等我吗?”
    “出来透气。”
    “哦,”桑如转告医师的叮嘱,“消毒水可以现在用,消除淤青的这支药膏,要洗干净再涂,一天两次。”
    周停棹顺着她的话看袋子里的药,说:“嗯,谢谢。”
    道谢时眼睛看向她,瞳孔里好似蕴藏着深沉的漩涡,桑如已经接受这个帅哥是死对头的事实,却没想过能被他的眼神看得莫名心慌。
    她敛眸移开视线,说:“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
    “嗯?”
    周停棹面不改色道:“疼。”
    桑如:“啊?”
    “可能需要现在就上药,”周停棹说,“能麻烦你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她也算造成他伤势的罪魁祸首,桑如不好拒绝,于是说:“不麻烦。”
    她从袋子里拿出消毒水和棉签,扫了眼四周说:“在这里弄?”
    “嗯。”
    到了这个点,小区楼下的这条路便只有零星的人来,倒是路过的车辆不少。
    桑如把消毒水盖子塞进周停棹手里,将棉签伸进去蘸了些,抬手却顿住,示意他:“你低下来一点。”
    周停棹如她所说地微微俯身靠近,那张脸倏然在眼前放大,眉眼深邃,连额角的伤都算锦上添花的好看。
    桑如敛着心神,抑住往后退或者往前一些的念头,看似云淡风轻地给他上药。
    “嘶……”
    “弄疼你了?”
    “没有。”
    “我轻一点。”
    桑如减了手下力气,越发小心翼翼地动作,盯着那处伤口,察觉他的视线似乎一直在自己脸上。
    皮肤碰到的是凉凉的触感,晚风一拂,便带着伤口一起又疼又麻。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桑如忽然问。
    周停棹沉默良久,说了句:“好久不见。”
    桑如看他一眼,复又低眉处理他的伤,笑说:“我们不是已经寒暄过了。”
    周停棹没说话,桑如便也不再说。
    他就算再怎么变,不爱说话的毛病好像一如往常。
    伤口处理好,他还没站回去,桑如提醒他:“好了。”
    周停棹鼻间发出沉沉一声“嗯”,人却没动作。
    空气蓦然安静下来,周遭事物在退去,在沉寂,视线成为两人之间唯一的牵连,引出暧昧的心跳曲线。
    桑如开口,音量也不觉低下来:“不站回去吗?”
    他的睫毛很长,垂下来时掩去眼里的许多不知名的意味,那道存在感极强的目光终于隐没。
    周停棹正要后退,那个他不敢突破的距离骤然被压缩,大着胆子看了许久的人忽然这么靠过来,在他没反应过来的分秒间,唇瓣忽而湿热了一瞬。
    一触即离,他讶然顿住,眼睛陡然睁大。
    却见元凶轻松得恍若什么都没发生,说:“晚安。”
    -
    周停棹接连失眠了好几天,一闭上眼就是她蜻蜓点水似的吻,和遽然抽身的那句晚安。消息列表里她的头像从未亮起过,桑如没对这样亲昵的举动作出任何解释。
    午休时间,周停棹去茶水间时听见有女同事在聊天,其中一个说:“怎么办啊,他都好几天没联系我了。”
    另一个惊讶道:“他上次不是还亲你了吗?”
    “对啊,可是我们又没有确立关系……”
    周停棹心里咯噔一下,站在外面听她们继续说话。
    “他是吊着你吧?渣男!”
    女主人公叹口气,懊恼道:“谁让是我先喜欢他的呢。”
    “那怎么了,你不是还没表白么,那就他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他,别做他召之即来的人,要做他抓不住的女人,懂?”
    “哎,再说吧。”
    她们边说边往外走,发现周停棹站在门口,吓了一跳忙道,“周总……”
    周停棹回神,点了下头,而后跟她们擦肩而过进了茶水间。
    她们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
    到了下班点,周停棹又特意留了几个小时才走。
    电梯下行到十六楼,她竟真走了进来,两人皆是一愣。
    电梯里没有别人,他们一前一后站着,谁也没开口,直到到了某一层,乌泱泱进来了一堆人。人挤着人往后退,桑如一个不防被挤得向后倒去,肩臂被一双大掌拦住,热度透过衣服熨帖进来。
    “没事吧?”
    桑如没回头:“没事。”
    那双手松开,又变回规矩的站姿。
    只是他们贴得很近,而后面又有零星的人上来,一退再退,桑如只觉自己都快贴在了周停棹身上。
    二人各怀心事,直到忽然电梯一抖,紧接着全部陷入昏暗,满满一电梯的人都慌乱起来,七嘴八舌地躁动着。
    人一慌就容易有多余动作,桑如被挤得脚下一崴,往后倒在了周停棹身上,立刻被他扶住。
    他应该是低下了头,问话的声音就在耳边:“怎么样?”
    桑如摇摇头:“没事。”
    “大家冷静,离楼梯按钮近的先按报警按钮,”手机没有信号无法联络外界,周停棹提高声音对众人说,“还要麻烦把每个楼层都按一遍。”
    “好。”另一边有人应。
    手机照明这时已被叁叁两两打开,显得不那么黑暗骇人。
    “应该会有人很快就来抢修,大家安心等待一会儿。”
    有些人就是有天生的领导力和让人安心的能力,桑如直观察觉到他身上成熟男人的特质,那点惊慌渐渐散去。
    相熟的人开始对话打气,他们在这个角落里紧紧贴着,周停棹说:“不要怕。”
    “我不怕”叁个字已经到嘴边,又被咽回去。
    臀后贴着的硬物不容忽视,早在没出事之前就隐隐抵住她。
    最近办公室里总听她们聊恋爱细节,攀比似的说得一个比一个甜,桑如却下意识想到了那晚的那个人。
    欲望水涨船高,想恋爱,想做爱,这些想法随着周停棹的出现越发猖狂。
    桑如侧转过头,放下平日的倨傲,撒娇一样低声道:“不行,我怕。”
    周停棹瞬间愣住,沉声说:“很快就没事了,害怕的话就抓住我的衣服。”
    桑如乖乖“哦”了一声,伸手向后摸捉几下,衣服没抓着,倒是握住了他的手。
    “介意吗?”
    周停棹指尖微颤:“随你。”
    纤若无骨的手主动牵住他的,偏她手指还不安分,时不时动一下,连同心好像也被她挠出了痒。
    她应该是有些紧张,总是动来动去,于是一次又一次蹭过他的裆部,本就被臀肉蹭出的火更是无法浇熄。
    桑如不动声色地作恶,听见他在身后闷哼一声,偷笑后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
    相安无事了片刻,忽然灭顶的失重感来袭,电梯开始急速下坠,桑如下意识紧紧抓住他的手,下一秒手上腰上俱是一紧,周停棹同她换了位置,将她护在墙角。
    “贴墙站好,”周停棹在一片惊惧声里将另一只手垫在她脑后,说,“别怕,不会有事。”
    好在下坠了几层就停住,抢修的人员还没来,桑如提起的心复又渐渐放下,这才发觉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她戳戳周停棹的胸口:“你压到我了。”
    “抱歉。”周停棹欲往后退一些,却忽然被后面的人再度挤过来,更进一步贴在她身上。
    桑如发出声气音,气息就在他脖颈间,可爱而性感,像是……喘息。
    这不是该想那些事的时候,周停棹却几乎被她的声音立刻弄得更硬。
    “周停棹……”
    她很少这么叫他的名字,遑论这样娇软的语调,周停棹微低头:“嗯?”
    桑如埋进他颈间,用只有他能听见的音量说:“你是不是硬了?”
    “……”
    “是不是啊?”
    周停棹长长舒出口气,放弃抵抗似的:“嗯……”
    她低低笑起来,湿热气不要命地往他脖颈间的皮肤上洒,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吻竟就这么落在上面。
    周停棹掌下用力握紧她的腰:“做什么?”
    “如果能出去,我们做爱吧。”
    -
    这是他们第一次踏进这间酒店,并不知道这会是日后常来光顾的场所。
    桑如赶周停棹先去洗澡,结果水阀刚一打开,她就推门闯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也脱了个干净,进了浴缸就把他摁在墙上亲。
    她的每一寸肌肤都长得恰到好处,掌心滑腻,引人握得紧一点,再紧一点。
    与上回教人魂牵梦萦许久的吻截然不同,她就像一团火,朝他扑来,带着所有的炽热,要让他跟着一起燃烧。
    唇齿热烈地纠缠,她的手悄悄下去握住他的性器,边摸边分神说:“好大……”
    周停棹再难忍住,含住她的嘴唇以免她再说出什么要人命的话来。
    浴缸里的水半满,桑如示意他坐下,随后径直坐在他身上,说:“一起泡澡。”
    周停棹扶住她,喑哑道:“别乱动。”
    “刚刚你就是这么抵着我的,”桑如蹭蹭臀下的性器,“隔着裤子也特别明显。”
    周停棹没说话,桑如搂着他的脖子凑近到他耳边:“刚刚在电梯里就想对你说了,那时候悄悄插进去也不会被人发现吧……”
    额上青筋暴起,周停棹咬牙说:“别说。”
    “怎么不说?”桑如问,“你受不了吗?”
    他眼里起了火,半晌吐出个字:“嗯。”
    桑如笑倒在他胸膛上,而后止住笑道:“不洗了,该吃饭了。”
    周停棹没反应过来:“饿了?我去叫餐。”
    桑如把他摁下来:“不是这个饿了。”
    周停棹没说话。
    周停棹已经疯了。
    叁两下将人擦干,周停棹公主抱着她去了床上。
    “想从哪里先开始?”桑如手撑在身后,歪歪头问他。
    她的身体也该是美好的代名词,周停棹倾身上去,手撑在她身侧,视线垂落在她嘴唇上:“这里,可不可以?”
    他好喜欢接吻,桑如不知道别人是否如此,不过周停棹确实太爱这一项环节了。她点头,唇瓣便立刻被他含住。
    周停棹亲她亲得规矩,桑如牵着他的手覆在乳上:“摸摸这里。”
    力道由轻及重,柔软的乳肉在掌心变换形状,亲吻换到这里来,乳头被他哺进嘴里,桑如不由地挺起胸给他吃。
    他的舌面从乳头上舔过,战栗的快感密密漫开,他带来陌生的快意,让人如坠深渊。
    理论知识第一次付诸实践,桑如恨不能一下子使完,她喘着说:“嗯……你吃慢点……”
    周停棹几乎把她全身亲了个遍,桑如拉着他的手放到小穴:“怎么不敢摸这里?”
    他顿时僵住,完全不敢拿出力气来弄她,倒是她施加来的压力愈来愈大,手指随之陷入她的泥泞里。
    “还不进来吗?”
    来时顺路买了盒避孕套,桑如拆了个给他戴上,旋即领着他一点点戳进去。
    甫一进入就感觉到那股子绞着他的劲儿,周停棹闷哼一声,却还只顾着问她:“疼不疼?”
    桑如整张脸都皱在一起:“疼……”
    “太紧了……要不要我出来?”
    “不要,”桑如攥紧他的手臂,“只是很久没进去过了,你慢点。”
    一盆凉水兜头浇下,周停棹沉默不言。
    明白她讨人喜欢,这些年不可能没什么恋情过往,这些亲密事也轮不到他第一个跟她做,然而她这样直白说出来,却让他忍不住吃起莫须有的醋来。
    你在他,或是他们那里也是这样可爱?他们也看过你这些样子了?
    周停棹问不出这些话,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没到那样的地步。然而他怎么知道,桑如口中的很久没进去,不过是自我聊慰的按摩棒而已。
    桑如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只是等她慢慢适应之后,周停棹进来的攻势愈猛,一下下捣到深处去,桑如抽搐着喘:“你轻点……嗯……肉棒太粗了……”
    他粗喘着说:“这样不好吗?”
    她不答,周停棹就继续深顶进去:“不喜欢它吗?”
    “呜呜慢点,喜欢……喜欢……”
    谁知周停棹就好像突然被刺激到了,握着她的腰狠命操弄着送到深处,勃发的青筋脉络碾着她体内最柔嫩的地方,把人的理智逐渐击碎。
    桑如被他翻来覆去地进入,生平第一次跟人做爱,就陡生出要被操死在这里的错觉。
    听说男人的第一次都很快,周停棹这样持久,桑如暗自将他归为万花丛中过的类型。
    于是临了周停棹替她洗了澡,弄回干净清爽的样,要名分的话头还没提起,却见她已经把衣服又穿了回去。
    临走前亲了他一下,说:“今天很愉快,下次再约。”
    不会是约会的约,周停棹明白过来,她是要把他当作约炮的对象而已。
    周停棹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间房,回家喝了半夜的酒,可到最后还是觉得,只要靠近她就好了,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无论以什么身份。
    桑如也没能睡着,情欲退去,跟他相对总觉得尴尬,只好装出洒脱的样子赶紧离开。圈子里灯红酒绿,混乱的关系里,炮友是最常见的。
    对他产生了想要,并且不是一次就餍足的念头,可他们远没有到谈情的程度,头脑发热由肉体关系展开关联,只好此时此刻,他们只谈爱欲。
    彼时谁也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想法,更不知道,这段走上岔路的关系,仍会迎来新的转机。

章节目录

熟人作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在言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言外并收藏熟人作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