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外婆看着孩子已经死寂的眼神,拉开了儿媳妇,对苏源说:“小源,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和曾蔚在一起,她家境况不错,你以后也能过得好些。再说,那是咱们家欠人家的,咱们应该还这个人情。”
    “恩情我会还,但是我不会把我自己还给她。”苏源抿着唇,看着那个箱子冷嗤,“算了,箱子我也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这就走。”
    他推开还有些犹豫的舅妈,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外婆在后头不停地唤着他的名字,走到门外,苏源忽然转过身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额上沾了血,才站起身说:“我去外面赚钱,还给曾蔚家,也再不会从家里要一分钱。”言罢,他毫不留恋地离开。走到一半,曾蔚红肿着眼睛在巷口等着他,苏源只是静静地、如普通朋友一般点了一下头就要擦肩而过。
    曾蔚注意到苏源脸上的巴掌印还有额上的血迹,心底无端一沉,她只是希望苏源的家人能够给苏源一些压力,却不料换来暴力。她愧疚地看着苏源,泪如雨下:“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离开我……你疼不疼……”
    她想要亲近,可是苏源避开,退后了一步,彼此之间隔着一些距离,静然说:“曾蔚,我没事,这与你没关系。你不用自责,是我该受着的。”
    曾蔚揪住他衣袖,放低声音哀求着:“苏源,求求你,别走好不好。别走。”
    苏源拂开她的手,眉眼垂下,用最为冷硬的声音说:“一定要走的,考上了大学,就是要离开这里。你也一样。”
    “我到你的大学,我每天都去,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曾蔚固执地叫嚷。
    但是苏源没有丝毫表示,他的唇角微微扬起,是柔和的笑意,也是曾蔚这些年一直盼望的笑容,但是此时此刻,曾蔚却只感觉到疏离:“你要是觉得这样做有意义,那你就做吧。我无法劝阻你。曾蔚,祝你一切顺利,对不起。”
    海棠回到家里时,苏振军也已经知道了苏源的事情,并且告知了海玉容。他以为苏源会和海棠一起回来,没想到只有海棠一人。
    “棠棠,你哥呢?”苏振军问道。
    海棠轻声说:“哥还在那边。”
    海玉容拉着海棠的手:“棠棠,去休息休息,休息好了,妈妈有话和你说。”海棠觑着妈妈的神色也知道她肯定听说了自己在那边闹腾了一场,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苏振军作为苏源的父亲,有些话也不好说,趁着海玉容不在时,在厨房里对海棠安抚着开口:“棠棠,叔叔也和你妈妈谈过了,你妈妈不会骂你,别害怕。”
    “嗯。”
    苏振军忽然腼腆地笑了一下,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叔叔没想到你会和小源在一起,其实要是没有曾蔚这件事,你俩在一起挺好的……”他觑着海棠神色愈发寞落,最后也停下来叹息说:“叔叔说得多了,你想怎样都好。放宽心。”
    海玉容在书房等着海棠,她吃了晚饭,洗了个澡就去找海玉容。海玉容指了指沙发:“坐吧。”海棠很是紧张无措,绞着手指垂下脑袋面对着海玉容。
    海玉容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底的不悦,缓和语气说:“路上累不累?”
    海棠摇头。
    海玉容虽然在事业上雷厉风行,但平常对待海棠是温柔亲切的,甚至有时候像是海棠的好朋友。可是自己做错事的时候,妈妈也是很严厉得,现在自己胡闹了这一场,妈妈一定会说自己。她眉眼郁郁,有些畏惧,声音轻飘飘的:“不累。一路上都是坐着。”
    “那就好。”海玉容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在苏源家乡玩了几天,原本白皙的皮肤也晒黑了一些。海玉容叹息问:“棠棠,你和小源谈恋爱呢?”
    海棠闻言,眼神略有些茫然,却还是点点头:“是我喜欢我哥,然后就在一起了。他、他一开始其实不同意。”
    “你哥喜欢你吗?”
    海棠摇摇头然后又点了一下头:“可能最初不怎么喜欢吧,现在喜欢了。”
    “那,你哥哥那个未婚妻是怎么回事?”
    海棠抿了抿唇,低语着:“我哥说,那是他小时候订的未婚妻,现在已经断了。我哥告诉我,他只喜欢我。”她说到最后几个字,面上还不由自主的浮现一抹如花的珊瑚红,透着小女儿恋爱的甜蜜和温柔。
    海玉容是过来人,知道女儿用情已深,如果女儿大一些她是不会多管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走错了路那也是自作自受,可海棠才上高一,和苏源这般纠缠不清,以后又要怎么办?“棠棠,那你哥和你说过以后吗?我听你苏叔叔说,小源离家出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你还读高中,他要去读大学,这样一南一北,怎么见得了面?感情又要怎么维系?”
    海棠落下泪,惶然摇着头:“我不知道……”
    海玉容心疼地抱着女儿,叹了一声:“棠棠,妈妈都知道了。你现在还是要好好读书,之前的事情妈妈也不说你了。是对是错,你心里懂。妈妈之前和你说过想送你去国外读书,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海棠想起来程瑜、林述等伙伴开学之后可能也要走了,她现在心头烦乱不堪,要是能离开这里也是好的。她下意识地点点头,海玉容温然一笑:“出去好好念书,感情这种事读了大学再考虑。”
    海棠看着妈妈,她知道,海玉容其实并不太同意她和苏源的感情。
    苏源在外头找了很多工作,他不停联系着海棠,却联系不上,最后不得已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苏振军老泪纵横地劝苏源过来和自己一起住,苏源拒绝了:“我在外头吃饱穿暖,挺好的。就不回去了。”
    “钱够吗?爸爸给你打钱。”
    “足够了。我自己一个人,吃的也不多。没那么多要求。”苏源顿了顿,旋而说,“爸爸,以后不要给舅舅家那么多钱了,你就单给外公外婆,我也会寄过去一些。”
    “好,我知道。”苏振军劝不动儿子,只好嘱咐着,“你一个人在外面打工,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和人家发生争执,凡事低调忍让些。”
    “我明白。爸,谢谢。”苏源诚恳地道谢。苏振军又是哽咽,听得儿子又在那边问:“海棠呢?她躲着我,我能不能听听她的声音?”
    苏振军沉默了会儿,回眸看了一眼海玉容,海玉容用口型告诉他“实话实说”,苏振军只得和儿子说:“棠棠出国读书了。刚走。”
    苏源想过千百种可能,却从未想过海棠会离自己那么远。他在电话那边有片刻的无语凝噎,苏振军想安慰他,他却自嘲地说:“挺好的,我很羡慕。那等她以后回国我再找她吧。”
    海棠的微信号没有变,苏源也没有更换手机号,但是他们却再也没有联系过。曾蔚后来果然像是之前说的那样,天天去苏源的大学找他,逢人就说自己是苏源的未婚妻。每当有人拿这件事和苏源开玩笑,苏源都会平静却坚持地否认。
    曾蔚的坚持不懈持续了将近两年,哪怕放假,也是痴缠着苏源,让他不要离开自己。曾蔚做了很多事,也曾经来到苏源在外头租的房间试图勾引他上床,苏源都非常冷漠的拒绝了。曾蔚怨恨地瞪着苏源:“海棠她不要你了。我早都和你说过,是她玩玩你,她根本看不上你。可我爱你,苏源,你回来吧,我们在一起,会幸福的。”
    苏源摇摇头,淡漠地说:“我爸爸和妈妈没有感情,他们在一起并不幸福。海棠的父母也没有感情,后来也离婚了。倒是棠棠的妈妈和我爸爸,他们走到一起,很幸福,因为他们深爱彼此。”他看着曾蔚,徐徐开口:“想想我们如果在一起了,会是怎么样?”
    “我不要想,我只要你!”曾蔚尖叫着。
    苏源见她油盐不进,无奈地笑了一下:“随你吧。我言尽于此。”
    相比于曾蔚对苏源的纠缠,海棠在海外的生活平淡许多,年岁渐长,回忆起自己和苏源那段因为少年心性而混乱的感情,心里百感交集。只是这其中的情愫从未减少。
    大学毕业那个暑假,海棠和程瑜、林述回国。林述怀念家乡美食,一连几天都约程瑜、海棠出来下馆子。恨不得所有附近口碑好的餐馆都吃一遍。程瑜掩唇笑道:“某些人以前吹嘘就爱吃西餐,现在怎么转性了?”
    海棠闻言也忍俊不禁,方要一同打趣,却听到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棠棠。”
    她回眸,却是几年未见的苏源。
    他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刚刚来上班,他又高了一些,愈发英俊,只是皮肤倒比从前粗糙黑了不少,人却比少时精壮了许多。林述一眼认出苏源,欣然说:“是海棠的哥哥,你好啊,我以前见过你的。”
    苏源点了点头,还在上班不能多说,只好走过来小声道了句“待会儿到后门等等我”便去别的位置服务了。
    程瑜和林述察觉出其中的微妙,却谁都没多嘴。
    海棠心不在焉得,吃完饭,没有和他们去看电影,而是在饭店后门那条巷子里等着苏源。没多久,他就信步而来,急急地从身后抱住海棠,声音沉甸甸得,饱含相思:“棠棠,我很想你。你呢?”
    (海棠:我不想……)

章节目录

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哈拉雷的小椰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哈拉雷的小椰粉并收藏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