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dia!来嘛,你都好久不出来玩的,去那边咯,我们几个一块玩的都在啊。”黎晴率先看见何林曼,笑着走到她身旁,又对着何淮安那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
    微微颔首回了礼,何淮安低着对何林曼道::“去吧,玩得开心点啊,哪些东西能碰哪些不能碰不用我说吧?”其实是不太放心的,何林曼就没让他放心过。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当然知道哪些东西能不能吃啊。你好啰嗦嘛,喏,宋书佑找你啊!”
    “坏脾气!”目送着她离开,宋书佑不知何时窜到了边上,“做什么啊,分开一下就受不了啦?”
    “你有病去治,不行我送你去疗养院住,钱我出啊。”
    那边,黎晴拉着何林曼穿过人群,时不时地和些人打招呼,好容易有空机会才道:“哇,刚才你们手挽手进来的时候好多双眼睛在看的。你们的蜜月旅行怎么样啊?你大哥疼不疼你的,他会不会管你啊?”
    “还行咯,反正我爸爸很疼我。”
    “是啊,你结婚那天他都哭了,lydia,也不是我戳你痛处,你自己的爸妈到底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一个也不来,都有人说闲话的。”
    “身份太特殊了,不方便。”何林曼面色不变地取了一杯葡萄酒,真正的想法她永远不会告诉外人。
    “但是……哎,算啦,反正现在你还是在何家啊,何生照样疼你的。啧,你瞧,我那蠢爸爸果然带了周繁丹过来。真是不知廉耻……”
    何林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在黎生边上,巧笑嫣然与人说话的,恍然间和记忆里的人突然重合,她下意识看向何淮安,呼吸的频率比平时快了些。
    “怎么了?”和宋书佑打了招呼,何淮安迈步至她身旁,“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是啊,lydia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黎晴,我想和他说几句话啊,一会再去找你们可以吗?”
    黎晴马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笑着抬手比了OK的手势,“都说新婚燕尔啊,你们真的好恩爱的。那我先过去啦,lydia!”
    “什么事?”何淮安太懂她了,见着黎晴走远,才出声问:“身体不舒服是不是?”摸了摸她的手心,不禁皱眉,“怎么全是手汗,不舒服我们回家。”
    “没有不舒服,只是,只是头有点晕……可能低血糖嘛,你也知道的,弄点甜的就好啦。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们站一起……”莫名的恐慌让她喘不过气,拉着何淮安的袖子,想再说什么,突然一阵眩晕,眼睛发黑,腿也软了下来,若非何淮安手快,她必定摔在地上。
    “回家,回家!叫医生过来好不好,啊?身体不舒服是不是,你低血糖也不是这样的啊,心跳没这么快,曼曼……”何淮安被她这样吓了一跳,马上扶着她去休息室休息,黎家有安排医
    医护人员备着以防万一,粗略检查也没看出何林曼到底哪里不好。
    何淮安这时候已经很没耐心了,但又顾着何林曼在也不想发火,压着脾气跟她道:“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不好,你这样我很不放心。”
    “我没事,真的。我不想去医院,我们回家可以吗?我躺一下就好啦,如果再不舒服,我肯定会说的。”
    “你听话,去一趟也放心。”
    “我不想,你不要说了,我真的不想去。”她一边是医生啰哩巴嗦的念叨,一边是何淮安哄她去医院,一股子邪火蹿得爆发出来,“我说了不想去,不想去,你听不懂吗?你是不是盼着我有事?滚出去,谁让你待在这里。”前者是对何淮安后面一句是对医生  。
    “我要回家。”
    “你脸色很难看,非要等出大问题才甘心吗?何林曼,事情轻重你难道分不清么?”何淮安拽着她的手直接拉外面,跟黎老先生打了招呼,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医院。
    一系列检查下来,何淮安盯着那份报告单脸色不太好,“你总是把我话当耳旁风,现在看看,什么毛病这么多,Lydia,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弄吧。”
    “你这是心疼么?那我可真是感动。”她抱着手把脸撇到一边,独自生着闷气。
    “lydia,你要再说话阴阳怪气的——你给我好好说话,自己做错事还发脾气了?我听爸爸说你小时候不乖就是打手心或者是关房间反省是不是,那我以后也这样安排好了,你自已选。行了,回家,早点睡觉,天天想着玩玩玩,玩什么东西不知道。”何淮安的外套给何林曼了,外面风大,他也没觉得冷,反倒是何林曼那披着个外套里面是单薄的裙子,“快点啊,很冷的是不是,你穿这么少,快点去车上啊。”
    何淮安一想到那报告单上的东西就头痛,语气也没那么好了,他觉得有时候何林曼太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了,年纪轻轻的就乱七八糟的毛病很多,也不知道她浑身上下到底哪里是好的。见她没动,何淮安又催了声,“上车啊,要留着吹冷风吗?lydia,上去!”
    “我——”
    “快点上去!你想感冒是不是,上回感冒难受没长教训吗?体质那么差也不知道自己注意,闹脾气也要有个度的啊。”脾气蹭地就上来了,也不管何林曼高不高兴了,何淮安直接把她塞车里,完全称得上是粗暴。
    气氛陡然变得十分凝固,何林曼几次试着想开口,却又被何淮安吓得嗫嚅了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
    到家以后,何林曼率先下了车,逃命似的往房间跑,一人待在浴室里越想越觉得委屈,整个人泡仔浴缸,动也不想动。
    “你在里面待很久了知道吗?洗好了就出来,阿姨煮了姜糖水你拿去喝。”外面是何淮安敲门的声音,见里面的人迟迟没有声音便推门进去,何林曼吓了一跳,“为什么你能进来,我锁门了。”
    “门没锁。”
    “可我记得锁了的啊……可能我记错了……”她又放松了身子泡在水里,仰着头从瓷砖看到了天花板,下巴微微碰着水面,“你进来干嘛,我现在连洗澡都不能了吗?”
    “你待了很久了。”
    “洗澡也有规定么?我觉得泡水里很舒服,你不是说只要我高兴什么都可以么?我现在就很高兴。”
    “OK,我们谈谈,嗯?lydia,你为什么发脾气?”
    “我没有。”
    “你如果没有就该出来了。怎么,因为我刚才那样生气了吗?可是你也要知道啊,现在降温了,晚上本来风大,你还穿那么少,感冒不舒服的啊。而且你自己都没注意好身体,曼曼,我不能时时刻刻地看着你的,你要学会自己把自己照顾好的啊。”何淮安刚才在外面抽了烟缓了会,现在能好声好气地跟何林曼说话。
    “你又要走了吗?”
    “不是,我没有要走。只是我想你好好的,把自己弄得好好的可以吗?比如按时吃饭,少吃点甜的,这些都是照顾自己啊。你又不是那些刚出生的仔仔,什么都要人看的。曼曼,你很聪明的啊,有些话我说一次就能做到的对不对?”何淮安有时候也觉得何林曼被养得太娇,什么都不懂,做事也跟小孩一样不成熟。他能看着护着是没事,可万一……
    “那我试试吧……可是你很凶……”
    “什么?”
    “我说你很凶,我是你老婆不是你下属,为什么你不能温柔点和我说话。你刚才很吓人,力气也很大,我肩膀这边还好痛。”她稍稍抬了身子,露着泛红的肩,挺委屈的,“我没有天天想着玩,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毛病,我不是故意的。”正常情况下,何淮安要是发火了何林曼根本不敢跟他硬对硬,平常胡闹也是知道底线在哪。
    “抱歉,我刚才很冲动,说得话也不是故意的,可是我的确不喜欢你出去玩。我很不放心你的啊,你看今天晚上这样……”手划开水面轻轻揉着她的肩,何淮安低着头突然道:“曼曼,你乖乖在家不好吗?”
    “淮安,你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没什么,行了,可以出来了,你泡很久了。”他起身要出去,若在这个话题上说多了又该吵了。

章节目录

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阿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濑并收藏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