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清,你今天回来好早。”魏冰挽住了他的手臂,笑容满面,“我们一块吃晚餐吧?”
    “有事,回来拿分文件就走。”顾离清抽离了自己的手臂,面无表情地这么说。
    魏冰一下子拽住了他的手,“顾离清,你怎么能这么冷落我,你这是冷暴力!”
    “从你进这个家我就说过了,我不会和你多说一句话,只是给你和孩子提供一个住处,我也没有义务履行夫妻责任,记住你自己做过的事,魏冰。”顾离清虽然说得决绝,但他还是妥协让她住进来,并且和她订婚,全是看在顾柏冰的面子上。
    他说是说这个孩子死了也不管他的事,但实际上,他是嘴硬心软。
    他舍不得孩子受委屈,孩子长大,总不能被人说成是私生子,但他对魏冰没有半分感情,连看到她都反胃。
    “可是你就不能和我吃顿晚饭吗,我这样跟寡妇有什么区别,那我干嘛要订婚?”魏冰得寸进尺。
    顾离清冷笑,“那就不订了。”
    “别,我订,我不说了还不行吗?”魏冰咬唇,结婚后他的财产才能分她。
    “离清,至少你该看看柏冰吧?”魏冰跟随着他,拿到文件,他快要走到玄关,她皱眉,只能拿出顾柏冰。
    果然,顾离清心软了。
    她拿过文件,挽着他走到婴儿房,看着熟睡的顾柏冰,孩子看到两人高兴地伸出了肥肥白白的小手,魏冰假装母爱地伸手将他抱起,“叫爸爸,柏冰?”
    孩子现在当然不会叫,但是对着顾离清咿咿呀呀,让他记起了安宁,也极度思念安宁和桑柠。
    顾离清垂眸,最终还是伸手握住了顾柏冰的小手。
    见状,魏冰知道他软化了,果然孩子才是他的软肋,她笑道,“等会柏冰要喝奶粉,要不离清你来喂吧?”
    她就是想留下顾离清,谁知顾离清看了她一眼,冷得透彻,“别和我玩这种把戏,魏冰,借着孩子博同情的把戏用多了就不管用。”
    魏冰咬着唇,仿佛委屈之极,“我只是想和你吃一顿晚饭,很过分吗?”
    “我看到你,怎么吃得下?”顾离清冷冷扯唇,“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给我下药,魏冰,别想多余的,你能住在这里,就该感谢顾柏冰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连顾柏冰哭了,他也头也不回。
    魏冰气得直跺脚,只把孩子扔回了床上,保姆看到连忙过去抱起来哄,“夫人你怎么能这么扔孩子,摔到孩子怎么办?”
    “随便。”魏冰气得饭都吃不下了,谁还管孩子,回了房间去挑婚纱和戒指,才让她心情稍微好一点。
    ……
    季寻在家等着桑柠上楼,她上来了,他连忙问,“魏冰和你说什么了?”
    “你这么紧张干吗,她还能吃了我吗,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她能把我怎么样。”桑柠无所谓的一笑。
    但季寻还是看到了她的脆弱,他垂眸,“她是不是生了顾离清的孩子,算算时间也应该生了,这段时间她神隐了,现在出现,肯定是和你示威。”
    “嗯,叫顾柏冰是个男孩,她还是说要和顾离清订婚了。”桑柠随意地笑了笑,随即拿了盆子里他做好的小龙虾剥了起来。

章节目录

宝贝新妻太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桑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柠并收藏宝贝新妻太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