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飘了雨,整个后宫都静得很。
    萧澜沐浴过后便早早睡下,睡前不忘上了柱香。
    雨声渐大,她翻了个身,却猛然碰到了什么,睁眼来看,一道黑影坐在床边。
    “是我。”萧戎先出了声,及时阻止了萧澜下一刻便要扇过来的一巴掌。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她捂着胸口坐起来,长发垂顺下来,衬得精致的脸蛋楚楚动人。
    萧戎不自觉地看入了神。
    他说:“你睡得熟,我看着便好。”
    萧澜一点也不知晓他已回来的消息,不由问道:“军队入城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军队还没入城。我想见你,就先回来了。”
    这话说得直白,萧澜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复,最后抿抿唇,含糊地问了句:“路上可有好好吃饭休息?”
    他摇头。
    “……那你饿吗?”
    他点头。
    萧澜环视屋里,也没瞧见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她理了理长发,掀开被子下床:“这么晚了就不叫玉离了,我去小厨灶做点吃的,你……风尘仆仆的,先洗洗。”
    “好。”
    萧澜端着一碗热汤面回来时,萧戎已经坐在桌前了。
    见她进来,萧戎起身,从她手上端过那碗热汤面放到桌上,放在了别致的酒壶旁边。
    萧澜一眼便看见,顺手拿起那酒壶:“还带了酒回来?”
    她拔了酒塞闻了闻,“这酒香好独特,从西境带回来的?”
    “西境最贵的,带回来给你尝尝。”
    一听价格不菲,萧澜二话没说就喝了一口,入口清冽甘甜,一路滑到心底。
    “果然好喝!”又是一大口。
    见萧戎盯着她,萧澜看了看手里的酒壶,“我给你也倒一杯!”
    却未想萧戎握住了她的手腕,“我不能喝酒,身上有伤。”
    “什么?!”萧澜倏地站起来,“哪里伤了?给我看看。”
    不用萧戎动手,她这样站着,一低头就能从他松松垮垮的里衣口看进去,看到他腹部一道长长的红痕。
    她抬手就解了他的衣衫,“为何不早说!姐姐让你去洗你就真的去洗?现下沾了水岂不是更疼!”
    她一边说着一边去找金疮药,转身间头晕,被萧戎一把扶住。
    “没事没事,约莫是这酒后劲有点大。”萧澜挣脱开他的手,走到了橱柜前。
    但不知为何,小腹和胸口慢慢开始灼热,她面上微微泛上潮红。
    一切尽数落在某人眼里,他唇角勾起,“姐,找到了吗?”
    “找到了。”萧澜拿着药瓶转过身来,就见萧戎已经脱了衣衫,赤着上半身躺在了床榻外侧。
    “你,你怎么躺下了啊?”她脚下发飘,走到床前有些手足无措。
    “坐着不好涂药,”他神色如常地拍了拍床榻里侧,“上来涂吧。”
    鬼使神差,萧澜听话地爬到了床榻里侧,纤细的手指沾了药膏,她俯身靠近,轻轻吹了吹他腹部的伤口,随后轻柔地药膏一点点涂在了他的小腹。
    “呃……”
    听见他低喘,萧澜立马抬手,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满是试探:“弄疼你了吗?”
    她不知道的是,俯身上药时领口低落,里面的一对浑圆尽数落在他眼中,那娇乳上粉嫩小巧的乳珠微微凸起,勾得男子血脉喷张。
    “不疼,继续。”他隐忍着,感受着她的手指在小腹涂涂抹抹,脑海中不断涌现出她曾用幽窄紧致的穴口,含着他绞着他的画面,就那样交合纠缠香汗交织……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女子娇软的细腰。
    萧澜身子一颤,下面竟有一股热流涌出。
    她忙夹紧了腿,下一刻就慌慌张张地要爬下床。
    可还未至榻边,便被拦腰抱了回去,萧戎将她扣在怀里,凑到她耳边:“还没涂完。”
    身后顶着的东西过于明显,萧澜想挣脱,眼前却又不停地划过两人赤身裸体连接在一起场面……
    带着情欲和挑逗的吻落在发间耳际。
    “嗯……”一声没忍住的媚叫,把萧澜自己都吓了一跳。
    身子忽然被翻过来,她对上那双幽深的黑眸,萧戎声音沙哑:“澜儿。”
    萧澜还未回答,吻已经落了下来。他吮着她的唇瓣,舌尖探入她的口中纠缠,衣衫褪尽,赤裸交缠。
    萧澜被他吻得燥热难耐,体内一股股热流涌动,她不知到底是为何,却又不住地想要更多。
    “啊……”软红的乳珠被人一口含住,女子纤细腰身难忍的弓起,“别……”
    百转娇媚,声声勾人。
    他的吻顺着双乳,一点点向下,滑向小腹……
    “嗯……”敏感细嫩的大腿根传来湿热的舔弄,那股莫名的欢愉折磨得她无措地摆动着腰肢,“别……阿戎……啊……”
    萧戎再也忍不住。
    手指没入湿润的穴口,就立刻被嫩肉包裹。他眸色一暗,手指在里面有了动作。
    “唔……”灵活的指尖辗转摩挲,萧澜双眸半睁,迷离地看着自己双腿大张,女儿家最隐秘的羞处就那样展现在男子眼前,甚至还任由他放入手指为所欲为。
    萧戎俯下身亲她,从眉梢亲到唇角,从下颌亲到鼻头,最后覆上樱唇撬开贝齿,吮吸着她的舌尖。放在她里面的手指撤出,转而换成骇人的粗长硬物。
    时隔许久的再次进入,不比初夜时候容易。他隐忍着,尽可能温柔地一寸寸顶进去,却还是将那处窄小的地方撑得发白,看起来吓人。
    “疼……云策……疼……”
    怀里小猫一样的叫声,听得萧戎心都在颤动,她嘤嘤地喊疼,又喊得他不敢再往里,此番不上不下的情势,两个人都不好受。
    体内的热潮还在翻涌,可下身被撑到极致的疼痛又让她害怕,可怜的人儿抱着他的脖颈,委屈又哽咽:“难受……”
    萧澜根本不知道这娇娇软软要他哄的样子,无异于是在给萧戎下猛药,卡在里面的东西瞬时涨得更大,尽力保持的理智也在这一刹那烟消云散。
    他握上萧澜的腰,用唇堵住了她的嘴,下一刻猛地一撞整根没入,一下撞到了宫腔口,幸由大手护着她的头,这才没一下撞到床栏上去,惊呼被堵了回去,仅剩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
    萧澜一点都不敢动,那东西进得太深,几乎要戳到胸口,她推着萧戎滚烫的胸膛,“太……太深了……”
    可话还没说完,双腿就被分得更开,体内的东西已经驰骋起来,一下一下撞入宫腔,随后艰难地退出,转而又残忍地顶了进去……
    她胸前的一对雪玉白兔被撞击得上下晃动,小腹鼓起粗粗一条,整个身子泛着潮红,极致的酥麻快感阵阵袭来。
    “啊……嗯……慢……慢点……”他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整个屋子都响彻肉体碰撞的声音,忽然门外异动,一声小心翼翼的“小姐”,立刻使得房内一片安静。
    玉离又小声敲了敲门,“小姐是在唤玉离吗?”
    可此时的萧澜已经应付不来了,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眼角还挂着泪,一双眸子湿湿的,望着身上面色紧绷的男子。
    极致的欢愉骤然停下,取而代之地竟是丝丝不满,她不自觉地动了动,两人的连接处立刻传来嘶磨的愉悦。
    “呃嗯……”萧戎一僵,低头对上她的眼睛,里面委屈和妩媚交织。
    看来是还想要。
    他笑了,凑上去亲了亲萧澜的额头,继续捂着她的嘴,下身慢慢律动起来。
    很慢,却很折磨人。他整根退出来,又整根顶进去,顶得萧澜腰眼酸软,体内止不住地涌出热液,呜呜噎噎的娇哼从萧戎指缝溢出。
    玉离仔细听了听,似乎又听不见刚刚的声音了。她心想,许是小姐说了梦话?夜里的风有些凉,吹得她缩了缩脖子,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外面的黑影彻底离开,萧戎这才松开手,捏着她的下巴重重地亲了一口:“还想要么?”
    她凭着本能点头,娇着嗓子:“嗯……”
    忽然身子一轻,腰下被塞了被褥,这个姿势让她红肿的小穴更好地对上男子的性器,萧戎抓着她的脚踝将人拉向自己。
    此时此刻,萧澜一条细长白嫩的腿放在萧戎肩上,另一条则跨在他结实有力的臂弯,两人下身紧紧连在一起,进进出出带出汁水和壁肉,清清楚楚地落在萧戎眼里。
    越看,就越硬。
    翻来覆去,摆弄出了各种羞耻的姿势。下身被抽插得逐渐麻木,萧澜实在体力不支眼前发晕,一张小脸埋在枕中,承受着他从后面的再次闯入——
    “不、不要了……”
    做得久了,她里面竟变得更烫,又紧又热,夹得萧戎欲罢不能。听见这话他凑下去吻她后背,“姐姐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
    萧澜被亲得身子发颤,“够了……太久了……”
    “可我还不够。”又是一记耸入,她下意识的收缩让他爽到后脊发麻,连声音都带着粗喘:“床下事事都依姐姐,只床上之事也依依我,好不好?”
    身子又被翻了过来,萧戎临到巅峰,动作愈来愈烈,萧澜招架不住小腹不断抽搐——
    “呃……”
    “啊……”
    萧戎及时拔了出来,大股白浊尽数射在了她的腿心。而身下之人没忍住地低叫出声,体内喷涌而出,沾湿了大片被褥,更溅在了他的身上。
    “啊……我……我……”萧澜先是愣住,最后双手捂住了脸,羞耻地全身都红了。
    余韵未过,她的身子还在发颤,萧戎低笑着抱住她,“澜儿今夜好热情。”
    她整个人缩在萧戎怀里,浑身滚烫。
    萧戎拿下她捂在脸上的手,再度抚着她的脸蛋吻了上去。
    这种极致的欢愉,若能让她终生难忘,日后……是不是也更容易些?
    他心里盘算着,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再度硬起的东西抵在了湿泞的地方。正要再来一次,未想竟听见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顿了顿,离开她的唇。
    “澜儿?”
    她闭着眼睫毛微颤,没有回应。
    他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  “姐。”
    怀中之人不仅不回应,反而翻了个身,睡得还挺香甜。
    萧戎愣了半晌,终是无奈地从后面把人圈进怀里,就那样硬挺着同她一齐入睡。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