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萧澜伸着懒腰醒来,发现床边空空的。
    “阿戎?”
    屋里却没动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赵宛然走了进来。
    外面似乎很热闹,萧澜探头望了望:“宛然,这一大早的也有客人来?你的生辰宴不是在晚上吗?”
    赵宛然叹了口气,“是家仆在张罗比武招亲的活计。一个时辰过后就要开始了。”
    一边说着,眼泪便簌簌地落下来,“罢了,若是师兄要以命相搏,那我宁可不与他成亲了!我看了来客名单,江湖高手有半数都在其中,今日……成败已成定局了……”
    看她哭得伤心,萧澜皱眉,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忽然想到了什么,脑中灵光一现,“还有个法子,不知行不行,但也只能一试了!”
    赵宛然脸上还挂着泪珠,虽不知萧澜想出了什么法子,但见她颇为笃定,也只能相信了。
    此次比武招亲的阵仗,堪比武林大会。
    江湖各路英雄奔波沉寂了多年,今日终得以机会可以切磋武艺,一睹后生风采。
    比武台上,赵茂身姿挺拔,即便上了年纪,也丝毫不减当年武林盟主的气度。
    “今日我灵文山庄比武招亲,为小女择婿。承蒙诸位多年来对赵某的赏识,对宛然的怜爱,提亲帖子过多,赵某与夫人实在不好定夺。既如此,便干脆以武会友,以定输赢!”
    话音刚落,便立刻有人答道:“赵庄主家教森严,赵小姐文貌俱佳,若有幸得此佳人,定不负赵庄主期望!”
    鼓掌声,叫好声一片。
    赵宛然紧张地拉着萧澜的手。
    “比武招亲与以往规矩相同,两两对战,胜者守擂,直至下一任胜者决出!最终站在这比武场上的英才,便是我灵文山庄的女婿!”
    “既如此,我先来!”此时台下一位身高八尺的彪形大汉站了起来,此人魁梧健壮,一脚踏在台阶上,台阶立刻便有了裂缝。
    萧澜一见,眉头一皱,“怎么头一个便看着这么难搞?”
    “津南斧王孟克生,诚意求娶赵小姐!”
    声音粗犷地两个姑娘下意识一颤,面面相觑。
    赵茂问:“谁来迎战?”
    台下一片安静。
    若是拳脚功夫便也罢了,偏偏孟克生双手持斧,素来便以下手狠毒为名,一桩婚事实则犯不上搭上性命。
    赵茂看出众人的顾虑,对孟克生说道:“孟公子是武林英杰,当知比武的规矩,切磋为主,点到为止。切莫伤了性命,伤了和气——”
    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黑衣少年走了上来。
    萧戎回屋见到萧澜留的字条,便照着字条上的意思来了比武场。
    见他脸生,赵茂刚想问其来路姓名,萧戎却已经出手了。
    他大老远就瞧见孟克生手上这对斧子,根本没兴趣听废话,只想见识见识这津南斧王的厉害。
    快到几乎反应不过来的一招,径直朝着孟克生的面门,若不是赵茂侧身得快,只怕就被结结实实地误伤在这比武台上。
    孟克生抬斧便挡,只见那掌风忽然停住,面前的人倏地飞跃而起,踩着他的斧子一脚飞踢,孟克生全力一躲,萧戎的脚尖擦着他的鼻尖掠过。
    台下皆是倒吸一口气,太险!这结结实实的一脚若是踢到了脸上,只怕连鼻子都要砸到嘴里去!
    只是这一躲,让大块头的孟克生失了准心,脚下一踉跄,须臾间被人从后面掐住了脖子,一只胳膊从身后袭来,攥住他的手腕夺了斧子。
    紧接着孟克生整个人被猛地摁到了地上,膝盖重重地砸在地面,瞬时那几十斤重的斧子高高举起,少年眼都不眨地双斧砍下——
    “阿戎!”
    萧澜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便叫了出来。
    “嘭!”斧子擦着孟克生的脸砍入,深深地扎在了擂台上。
    几许头发被斧子斩断,孟克生睁大了眼,半天没缓过神来。
    萧戎起身,理了理衣袖,“不过如此。”
    堂堂津南斧王,不过区区几招便败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
    直到孟克生被抬下去,也未有人敢上来与之一战。
    平静了多年的江湖,在今日掀起波澜。台下几个老者摸着胡子,连连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此时一道突兀的声音由远及近。
    “真是精彩!久闻灵文山庄少庄主美貌动人,文采俱佳,刚到及笄之礼便提亲帖子无数。如今见到这各家英雄纷纷前来,当真是应了那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萧澜听着声音觉得耳熟,定睛看了看,火从丹田涌来:“他来凑什么热闹!”
    墨云城一身白衣,闲庭信步地走了过来。
    身旁仅跟着一名侍卫,也敢大摇大摆地来此招摇。
    “既然是以武取胜,便是武艺高超者皆有机会了?”墨云城好似闲暇地走近,对赵茂道:“北渝剑客不远千里特来讨教,就是不知赵庄主肯否舍得令媛远嫁北渝?”
    见墨云城胸有成竹地来砸场子,萧澜倏地看向比武台上的萧戎。
    原是想着让萧戎来抵挡几人,总能让秦孝多几分胜算,帮赵宛然争取些机会。
    却不曾想武林高手并非想象般好对付,初来一个津南斧王便让她紧了心,而这个北渝剑客……分明就是墨云城找来的顶尖高手。
    她望着萧戎,却见人家正饶有兴趣地盯着北渝剑客手里那把剑。
    分明是等不及要应战了。
    萧澜肩膀一垮。
    这可倒好,请神容易送神难,事事都听她话的乖弟弟,偏偏见了兵械不要命。
    “敢问……来者何人,姓甚名谁?”
    “鄙人一介书生,不足挂齿。”墨云城笑道,“我身旁这位,想必大家也听说过,独孤剑仙门下仅有一名高徒——”
    “莫、莫不是殷寒?”
    墨云城挑眉,“北渝第一剑客,赵姑娘若是嫁了,也不算委屈吧?”
    赵茂根本没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原本仅是相识的世家之间的比试,眼下竟骑虎难下,若是不应战便是惧了北渝,若是应战……恐必输无疑。
    “听闻北渝独孤剑仙盛名天下,寻遍了列国才找到一个合他眼缘的徒弟,将毕生所学都倾囊相授。且他天赋异禀提前出师,是北渝皇族钦点的门客。”
    赵宛然看了眼不远处的秦孝,低低地说,“我宁可抹脖子拒婚,也不能让秦师兄与之比试。”
    萧澜歪了歪头,盯着墨云城那张讨厌的脸,忽然计上心来。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