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正僵持不下,赵夫人听了底下婢女传上来的话,立刻起身说道:“既然今日是为我女儿择婿,那诸位可否容我说几句?”
    “这是理所应当!赵夫人请讲!”
    赵夫人看了眼台上的萧戎,又看了眼台下的殷寒。
    “刚才见出手的这位少年身手不凡,又闻北渝剑客天下无双,灵文山庄既昭告天下比武招亲,自然也不会食言。不过二位既是高手,那么再加一条比试规矩来逗逗趣,想必也无伤大雅?”
    未等二位回答,家仆便已上来,在比武场上圈出了一块地方。
    “两位都是天生武才,不如加上这限制比武场地一条如何?若越了界,便算输了。”
    听起来,倒也不是什么刁钻的规矩。
    赵宛然不明所以:“澜儿,这法子当真管用?听起来似乎……也没多大用处。”
    萧澜耸耸肩:“障眼法罢了,以前在一本武学古籍上看到的。听闻练剑之人须得专注,若是时时要注意着脚下不能越界,应该能使他分神一二。”
    “那你找来的那个高手,岂不是也要分神?”
    “我那是让他打不赢就赶紧踩线出来,免得被这什么北渝剑客追着刺,万一伤着可怎么办?”
    赵宛然歪了歪头:“你怎么这么关心他?”
    萧澜挑眉:“谁让他长得好看呢。比你的秦孝哥还好看!”
    赵宛然脸红了红:“什么我的……”
    此时比武钟声响起,萧澜和赵宛然看过去,便见殷寒飞身上台,身姿轻巧,落脚没有半点声音。
    两人站在同一圈内。
    萧戎难得主动开口说了话:“你若输了,把你的剑给我玩玩。”
    殷寒冷笑:“自古剑客剑不离身。人在剑在,人亡剑毁。”
    萧戎转了转脖子,眸中有些兴奋。
    刹那间殷寒拔剑袭来,剑身泛着银光,如响尾毒蛇般瞬时便到了萧戎的颈部。
    少年不躲反攻,一脚踢向殷寒握着剑的手腕,殷寒闪身换了方向,剑锋直指萧戎的胸膛。
    台下萧澜看得心惊胆颤,眼睛紧紧盯着台上交手的二人,却忽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她本能地看过去,就看见墨云城正拿着酒杯,笑着朝她举了举。
    那笑容,挑衅又风流。
    台上打得如火如荼,每每双方行至险招,众人皆满脸震惊之时,偏二人又见招拆招,化险为夷。
    惊险万分,却又无比过瘾。
    连连有人赞道:“好久没见过这般热血的比武了!”
    只是整整叁刻钟都未见比武分晓。
    萧澜正捉摸着使个什么歪路子,倏地便见萧戎在殷寒一剑刺来时忽然手腕一动,殷寒猝不及防突然收招躲避,脚下毫无意外地就越了界。
    越界即为输。
    殷寒怒道:“你使什么暗器!”
    萧戎面无表情:“没说不让用暗器。”
    正派剑道出来的殷寒,被这光明正大的耍赖给噎得说不出话。
    虽胜之不武,却也将这北渝剑客挡了下来,赵茂立刻笑道:“是赵某未将规矩说清楚,是赵某的错。在我们大梁的比武擂台上,各凭本事。想来与北渝比武规矩不同,还请殷公子多担待。”
    墨云城起身,“无妨无妨,本来也是切磋武艺,输了一两分也没什么所谓。今日叨扰了,还望诸位海涵。”
    赵茂从善如流:“恕不远送。”
    出了灵文山庄,墨云城敛了笑容,侧过头来:“如何。”
    殷寒颔首:“变化莫测,招招致命。必是血衣阁的招数。且他已练得炉火纯青,百招之内,我并无胜算。”
    墨云城一笑:“果然有意思。”
    此番比试下来,在坐诸位无不见识到了台上少年的路数。
    见没人再敢上台比试,萧澜忙对赵宛然说:“该你家秦孝哥上场了。”
    但不用萧澜和赵宛然提醒,秦孝便已经上台了。再不上台,恐怕就要默认这黑衣少年胜出,成为灵文山庄的乘龙快婿。
    难得见一如此根骨天赋的好苗子,赵茂却并不欢喜,他走到了台下,唤了声“徒儿”。
    秦孝立刻单膝蹲下,恭敬道:“师父自不必担心,此人虽武功高强,徒儿未必能赢。但为了宛然妹妹,即便拼上徒儿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
    “好孩子。”赵茂拍了拍秦孝的肩膀,“为师自然是希望你能娶了宛然。”
    他看向萧戎,低声道:“此人功夫诡谲,招招之间尽是果决杀意。小小年纪便习得如此狠毒嗜血的招数,必不会师从什么好路子。你多加小心。”
    这边赵茂叮嘱着秦孝,那边萧澜也匆匆跑到台下,朝着萧戎招手。
    萧戎走过去蹲下,萧澜仰着头:“这个秦孝绝对打不过你,一会儿你就踩线出来,让他赢,好不好?“
    萧戎不说话。
    一见他是这个态度,萧澜美眸一瞪,又问了一遍:“听没听见姐姐说话?”
    萧戎说:“我不喜欢输。”
    “……”萧澜被他气笑:“那你赢吧,这可是比武招亲,赢了就要娶媳妇的!”
    萧澜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赵宛然,“喏,看见没,就是那个漂亮姑娘,与你一般大。是姐姐的好姐妹,你若赢了,正好她嫁到咱们府上,我倒是乐得自在。”
    萧戎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赵宛然正担心地抹着眼泪。那副柔弱含羞的样子,看得萧戎皱了眉。
    萧澜趁热打铁:“此后你们便要同桌吃饭,同榻而寝……”
    “……好了,知道了。”
    他站起身,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个纸团还给萧澜,“下次写清楚。”
    萧澜打开纸团,噗嗤笑出来,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怕他不识字,她还专门画了比武的场面叫萧戎来比武,却没告知是比武招亲。
    “姐姐这不是怕你不识字嘛。”
    萧戎没好气道:“母亲教过我识字。”
    “好好好,下回一定说清楚。一会儿让秦孝赢得好看点,咱们这可是在做好事。你乖乖听话,姐姐有奖赏!”
    让一个输比死还难受的热血少年认输,着实费了萧澜一番口舌。
    好在萧戎听话,真真假假地与秦孝过了几十招,将人打了个鼻青脸肿,最后自己脚一滑,踩越了界。
    原本一桩严肃的比武招亲,最终以莫须有的一次失误,惹得大伙哄堂大笑,直赞秦孝运气好,也笑他与赵宛然是天生的姻缘。
    迟则生变,赵茂当场就宣布了秦孝和赵宛然的婚事。好在是虚惊一场,赵宛然一把抱住萧澜,“澜儿!你可真是我们的福星!下辈子我要当牛做马报答你!”
    萧澜心里也高兴,“那我可就记下了,你和你那未来夫君可是欠我一个人情。”
    赵宛然重重的点头。
    萧澜一笑:“好啦,我得去哄哄我家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高手了。”
    萧戎下了比武台,就看见一张嫣然笑脸。
    萧澜迎上去,正准备与萧戎一同离开,就听见身后赵茂的声音,“贵客请留步!”
    萧戎没兴趣听寒暄,便独自离开了。
    萧澜挑眉,脾气还挺臭。她转过头来对赵茂道:“赵伯父勿怪,他比较认生。”
    赵茂看着萧戎走远的背影,问道:“听夫人和宛然说,是你找来这位高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萧澜刚想说这是我弟弟,还未开口,便见赵茂一脸严肃道:“我与你父亲从十几岁时便认识。有些话即便难听,伯父也需叮嘱与你。”
    萧澜也正色:“您请说。”
    “此人身手招数不同于正道门派,他出招利落,身形诡异,每一步,都是奔着取人性命去的。他似乎根本不知什么叫切磋武艺,什么叫点到为止。”
    “伯父以为如何?”
    赵茂直言不讳:“自然不是什么好事!恐怕,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此年纪已有如此杀性,该是从小练出来的。据我所知,这是江湖上那些见不得光的组织培养杀手的法子。”
    萧澜不可置信地怔在原地。
    “伯父知道你是担心宛然才出此下策,想必也是花了重金才请到如此高手。银钱伯父会一分不少地送到你府上,澜儿,好孩子,快快用银钱打发了他。此后,切勿再见面了。否则他日血灾临门,便悔不当初啊。”
    萧澜沉默许久,终道:“我知道了。”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