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宴上多喝了几杯,夜里萧澜口渴醒来,见屋里有一黑影,吓了一跳。
    定睛看过,这才松了口气:“你站那做什么?不是已经替你收拾好了屋子吗?”
    萧戎走过来,“他们还未离开。”
    无须多想,萧澜便明白过来。
    她坐起来,“那你消失了一下午,就是追着墨云城和殷寒去了?”
    “嗯。”
    “你不回房睡,也是要在这儿保护姐姐?”
    话说着,被子滑落下来,露出有些透的里衣。
    萧戎一见,立刻别过眼去,“嗯”了一声。
    萧澜若有所思,“前线战事正酣,他大老远从北渝来大梁,却又迟迟不进宫面圣,反倒四处闲逛,确实奇怪。”
    外面传来打更的声音。
    肩头露在外面有些冷,她重新躺下往被子里缩了缩,“那今日你还是同姐姐一起。”
    一边说着一边往里挪了挪。
    萧戎原本想拒绝,但想起上次两人僵持了半天,还是听了她的,这回便干脆听话地走过去,合衣躺下。
    温热的被子盖了上来,伴随着淡淡的香气。
    “你怎么像个火炉一般呀?”萧澜舒适地往他身边凑了凑,不经意间看到了他侧颈的疤。
    那条疤狰狞着蔓延到了衣服里面,萧澜想起了白日里赵茂的话。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了那道疤。
    少年身体一颤,侧过脸来看她。
    四目相对,心头一荡。
    他看着她唇色殷红,听见了她婉转好听的声音。
    “阿戎,这些年……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伤?”
    他看着她,却沉默着,好看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今日比武,有人看出了端倪,便来问我。”萧澜轻轻地说,“但是阿戎,比起他们说的,姐姐更愿信你。但凡有一条阳关道,都不会有人愿走那孤僻危险的独木桥的。”
    被子里,她握住了萧戎的手。
    上面是粗糙的茧和疤。
    “或许……或许以前你做了一些事,甚至……是一些不好的事,即便你不说,姐姐也明白,你不过是想活下去,是想让你母亲也活下去。”
    他的眸中微微波动。
    “阿戎,想活着并非什么罪过,即便……走错了路,也并非完全无可救药。”她看着萧戎的眼睛,“若是为银钱,那便不必再担心了。日后买药、起居,自不会短缺你们一分一毫。姐姐说到做到。”
    “所以阿戎,若是那条路……身不由己又危险万分,那便退回来可好?”
    夜很静,久久未传来打更的声音,屋内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他沉默着,看着她一点点睡熟,回想着刚才的每一句话。
    姐姐更愿信你……
    阿戎,想活着并非什么罪过……
    若是那条路身不由己又危险万分,那便退回来可好?
    夜色更深了,外面再次传来打更的声音。
    只是声音太大,在这静谧的夜里,掩盖住了那句低低的“好。”
    翌日清晨,西厢房里传来一声闷哼。
    天还未大亮,萧澜睡眼惺忪,只觉手腕被人紧紧攥住,疼得她不得不醒了过来。
    只是还未弄清原由,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睁眼,对上萧戎那双深邃……却又带着丝丝窘迫的眸子?
    萧戎声音沙哑:“你、你放开。”
    手上传来异样,似乎正握着什么硬物,萧澜朝下望去,便见被子凸起了一处……
    “啊……”她手上的东西竟活生生地还在变大,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
    这……这是男子的……
    她噌地红透了脸,手忙脚乱地想要撤了手,偏忙乱间手上使了力,须臾间只觉指尖传来湿润触感,伴随的还有一声隐忍的呻吟。
    她愣愣地仰头望向他,只见任何时候都面无表情的少年,此刻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眉宇眼梢,竟是从未见过的野性,似乎瞬时便能将她拆吞入腹。
    “对……对不起啊!”她慌忙逃出被子,穿着单薄的里衣缩在一旁,耳垂红红的,“姐姐……不是有意的。你、你别生气。”
    一声“姐姐”,刹那间让他恢复到了原本清冷淡漠,他起身将被子还给她。
    “要不……”萧澜从枕下拿出一块轻纱锦帕,“你先擦一下……”
    他看着那块锦帕,是她贴身之物。
    萧戎接过来,又拿起了她的手,仔细地擦拭。
    “抱歉。”
    “啊?”萧澜一听,连连摆手,“是姐姐不好,听说男子清晨时便会……我睡得太熟,竟……阿戎,你别生气就好。”
    他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脑中却闪过刚刚难以言喻的异样快感。
    她的手很小,又软,握住后……
    片刻地出神瞬间让下身再次蠢蠢欲动,萧戎立刻起身,“我去换件衣物。”
    “好好好,你快去吧。”
    萧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咂咂舌,回想到了以往看过的话本,喃喃自语道:“阿戎年仅十五,那物……却比寻常话本上的男子大了许多,会不会是什么隐疾?”
    香荷很快便来伺候更衣,萧澜一边捯饬着自己,一边暗自思忖着这事。
    他那木讷的性子,又是隐私之处,断不会自己去瞧大夫。
    横竖这事还得她这当姐姐的多操心下才是,万不能误了弟弟将来娶亲这等大事。
    原本只打算陪赵宛然过完生辰便离开的,谁知帮她解决了终身大事,反而被缠得脱不开身。
    女儿家的私房话说起来没完没了,原本两日的安排,竟硬生生地拖了快半个月。
    最终,还是萧澜一脸决绝地站在马车旁:“赵大小姐,您老回去陪您那未来夫君不成吗?我娘都口信催了叁回了,我回去挨鞭子你能替我啊?”
    “哎呀,郡主娘娘又不会真的打你。澜儿,你真要走啊?”
    萧澜重重地点头,“待你成亲时我再来吃喜酒!”
    马车终于驶上了官道,夕阳下,尘土飞扬着,赵宛然远远地目送着萧澜的马车越走越远,直至快要看不见。
    秦孝陪着她站在原地,“宛儿,日子还长,你们姐妹俩若是想见,随时都能见的。”
    听了秦孝的话,赵宛然才轻叹口气,捂了捂胸口,“也不知怎的,这回见面,竟怎么也不想让澜儿离开。就好像……不过或许是我近日睡得不安稳,神思忧虑了。”
    马车上,萧澜满意地瞧着那盒桃花软玉糕,“这是母亲最爱吃的,她见了准保舍不得骂我贪玩了。”
    香荷笑道:“小姐买了这么多,怕是早给自己也留出一份了吧?”
    “啧,就你机灵。”正说着,萧澜拉开车帘四处望望,“好些天都没见阿戎了,莫非他先回去了?”
    香荷摇头:“不知道呢,萧戎……少爷好像总是突然出现,然后突然就又消失了。”
    萧澜点点头,“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回到侯府的时候,已到晚膳时分。萧澜下马车时,正碰见前面国相府的马车离开。
    她挑眉:“上次秋猎的银子居然现在才送来?下回我必得好好收拾收拾那燕符!”
    柳容音见着女儿回来,柳叶眉一挑:“你还知道回来?”
    萧澜嬉笑地挽上柳容音的胳膊,“当然要回来,娘亲最重要呀!香荷,快帮我把那盒桃花软玉糕呈上来。”
    “你就仗着这张甜嘴。”柳容音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国相府上的马车你瞧见了吗?”
    “自然是瞧见了,满盛京城也就他家的马车最花枝招展。怎么,娘也喜欢那样的马车?那改日我也弄一辆来!”
    “少贫嘴。燕国相夫人今日亲自登门,替他家的独苗求亲。”
    萧澜一愣:“他们想让我嫁给燕符?”
    柳容音点头。
    “我呸!忒不要脸了!就燕符那文不成武不就的阿斗样子,还妄想跟咱家攀亲?娘您没答应吧?”
    柳容音先是皱眉:“姑娘家的怎么如此粗俗?”
    萧澜抿抿唇,“就是被气到了嘛。娘您不会答应了吧?您若是答应了,我立刻去北渝找爹爹做主!”
    “啧,你这孩子,娘能害你?自然是不答应的。只是国相夫人走的时候面色不佳,想是一辈子顺风顺水,临到老了竟被人驳了这么大的面子。”
    萧澜不以为然:“那也是她咎由自取,自己孙儿是个什么德行莫非心里没数?还妄想般配与我,那厮怕是在爹爹手下连叁招都过不了,更别提进咱们晋安侯府的大门了。”
    闻言,柳容音上下打量了她:“澜儿,你如今看人,竟是把身手武功放在首位了?莫不成将来也要嫁个像你爹那样的将军?”
    萧澜歪歪头:“横竖是不嫁王公贵族的,您与皇后娘娘就省点心吧。”
    说完不等柳容音反应过来,萧澜便拉着香荷跑了出去。
    两人去南院溜达了一圈,也没见到萧戎。
    萧澜留了张字条在南院门口,便回房沐浴睡下。
    却未想当日夜里,就被十分吵闹的声音扰了美梦。
    睁眼便瞧见屋里有个黑影,那人迅速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巴,萧澜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来者的脸,这才松了口气。
    “你刚回来?”
    萧戎点头,“看见你的字条就来了。有事?”
    “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问问你这些日子去哪了。”她裹了裹身上的被子。
    萧戎没说什么,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放到她手上。
    萧澜一看,立刻笑出来:“不过一块锦帕,你怎么还亲自去买?嗯……”她仔细看了看,“倒是与原先那块相差无两。哎对了,原本那块你放哪去了?”
    萧戎一顿,随后道:“扔了。”
    萧澜见他面色尴尬,后知后觉这问题问的不妥,都擦了他那些东西……怎会拿回来还给她?真是……说话不过脑子!
    萧澜收起新的锦帕,此时忽然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萧戎立刻起身,萧澜一怔,清晰地看见了他袖口的一圈血迹。
    还未等她应,门边已经开了,香荷气喘吁吁地推门进来却见一黑影,当即吓得腿一软,下一刻便被萧戎捂住了嘴。
    “香荷别怕,是阿戎。”
    香荷立刻点点头。
    萧戎松开了手。
    “这么晚了,你这般匆忙地过来有何事?”萧澜问道。
    “小、小姐,今夜全城戒备,出了大事!”
    萧澜起身披了件衣服,走到香荷面前,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你慢慢说。”
    “今、今夜国相府进了刺客,燕符死了!”
    追-更:po18w.vip (woo18.vip)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