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间乐声不断,梁帝与墨云城谈笑风生。
    萧澜看着众臣恭维讨好的样子,心生厌恶。
    “澜儿妹妹与其在这儿生闷气,不如去瞧瞧你带来那位小兄弟。”
    旁边谢凛摇着一把白面折扇,莫名香气扑鼻。
    萧澜下意识皱了皱眉,没见过男子也这般爱用香的。
    她望向下席,本该坐在那里的少年已经不知所踪。
    萧澜接着便起身,却听到墨云城玩味的声音:“这宴席刚开始,萧姑娘便乏了吗?”
    “澜儿,”梁帝喝得面色微醺,“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父皇,”还未等萧澜回答,谢凛就已经起身,“钦天监上报,今晚月色甚好,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景象。慕安郡主听了饶有兴趣,便想独自一人去看看。”
    “既是赏月,一个人未免太过孤单。”墨云城笑道,“还望陛下——”
    梁帝笑得爽朗:“去吧去吧,你们年轻一辈总是爱看这些个稀奇景观。横竖是未来的夫妻,一同去赏月也无妨。”
    “谢陛下成全。”
    二人一同出了大殿,皇后温婉笑道:“未曾想今日居然能将澜儿的婚事定下,陛下当真是让臣妾措手不及,此时反倒没有了吃酒的兴致呢。”
    “哦?皇后何来的措手不及?”
    “陛下您都亲自操心澜儿的婚事,臣妾作为皇后,岂有撒手不管的道理?澜儿既是晋安侯嫡女,又是您亲封的慕安郡主,这嫁妆、礼法,臣妾可是得仔细操持着呢。”
    “原是这样,”梁帝满意地点了点头,“还要劳烦皇后操心了。”
    皇后立刻起身行礼,“臣妾看着澜儿长大,如今她要嫁人了,欣喜之余难免有些不舍,一时伤感恐扰了陛下的兴致。还望陛下体谅,允臣妾先行退下。”
    梁帝摆摆手,“皇后仁善疼爱小辈是好事,来人,送娘娘回宫。”
    “陛下,臣妇陪娘娘一同回去吧。”柳容音笑容得体,“澜儿的婚事如何操持,还需娘娘指点。”
    “也好也好,你这做母亲的,自然是百般费心了。”
    柳容音上前,按照宫中礼仪扶皇后回景仁宫。面上虽坦然,却无人知晓藏在袖中的手已经微微颤抖。
    御花园中。
    萧澜睨了眼跟出来的墨云城,“你究竟要做什么?”
    墨云城挑眉,“还能做什么,娶你,自然是看上你了。”
    “上回没扎死你,真是一大败笔。”萧澜对上他的眸子,“你要什么就直说,反正你是娶不到我的。”
    “这么肯定?”
    萧澜一笑,“我爹若是得知这消息,绝对不会同意。到时候他脾气上来,说不定直接杀到你们北渝皇宫里去,这桩婚事自然成不了。”
    “呵。”男子走近,“萧家人果然都是清一色的狂妄之徒。你爹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你便在盛京城,甚至在这皇城之中耀武扬威?”
    萧澜讽刺道:“总比有些人打不赢仗,就靠娶女人来得体面。”
    墨云城也不恼,只低头看着她,“莫不成萧姑娘还不知道,北疆突发寒潮,如今不过深秋,便已冻死了许多人。原本稳赢的局面……现也成了变数。”
    萧澜面色一僵,“你说什么?”
    “若是靠你们萧家在战场上就能赢,陛下又何必冒着得罪重臣的风险,让你联姻呢?”
    墨云城好似闲暇地望向夜空中的圆月,“若想你爹平安从北疆归来,还是听话点,嫁给我可好?”
    “为什么非得是我?”
    墨云城笑说:“萧家百年军侯,虽是北渝最大的敌人,却也是最钦佩的人。在北渝,你爹的名声可比你们这不伦不类的皇帝陛下响亮多了。”
    他凑近,“谁不知道晋安侯独宠嫡女,成了他的女婿,对我们北渝皇室来说,总不会是什么坏事。再说——”
    手指轻佻地要触碰萧澜的脸蛋,“又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何乐不为?”
    但还未碰到,就见一道黑影袭来,一道银光直冲墨云城的颈部。
    他迅速侧身一闪,刀锋擦过,留下一道血痕。
    摸了一把颈部,墨云城不怒反笑:“真是快。”
    萧戎根本没有废话,还未看清动作,他人已经到了墨云城的面前,须臾间便可将匕首插进他的胸膛。
    “阿戎!”
    萧澜忙喝道,“皇宫大内不得动手。过来。”
    萧戎顿了顿,最终收刃,回到了萧澜身边,“我可以弄死他的。”
    他声音淡漠,远不像平日里的温顺听话的样子。
    这冰冷至极的声音,听得萧澜不禁抬头看他。
    这张侧颜她看过好多次,却从未有一次觉得这般骇人。
    她想起了听到过很多次的话——
    小小年纪便如此杀性。
    起初从未感觉到,所以从未相信过。
    可今夜,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她下意识双手握住了萧戎的手,温热的触感袭来,他这才低头看她。
    “姐姐有话与你说。”
    萧澜又看向墨云城,“你想要什么我明白,我考虑清楚后便答复你。”
    “但今夜动手之事,你若敢声张半点,我保证你走不出盛京城。你们北渝没了太子,想必少不了一场大乱,以我爹的性子,即便冷死也会趁机杀进皇城,生擒你那年逾古稀的父皇。”
    墨云城能屈能伸,半点没犹豫:“那我等你答复。”
    话毕他便离开,只剩萧澜和萧戎两人在静谧的花园凉亭中。
    萧澜仰头望向萧戎,“你做什么去了?”
    萧戎没说话。
    “是不是打算埋伏在宫外,寻机杀了他?”
    见他还是没回答,萧澜说:“阿戎,他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萧戎看着她:“你不许去北渝。”
    萧澜一愣,不禁笑道:“好,姐姐当然不会去北渝。”
    “只是阿戎,他此刻死了,任谁都会把罪责推到咱们萧家身上。若他说的是真的,那父亲在北疆的境遇便十分艰难,一旦墨云城出事,北渝倾举国之力反击,父亲就危险了。”
    但萧戎不为所动。
    萧澜口中的“父亲”,于他而言不过是带着血缘的陌生人罢了。
    萧澜握着他的手,哄道:“况且姐姐也不想你杀人,虽然我知道你做得到。只是一旦沾了人命,便无法回头了。”
    她声音温柔动听,在冷下来的夜里,如丝丝暖流划过,一路温润到心底。
    见他神色缓和了些,萧澜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说:“墨云城不过是想让父亲退兵而已。”
    “北疆寒潮肆虐,父亲和边疆将士们的日子不好过,北渝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听闻近些年天灾不断,收成也不好,想是连军饷也必定吃紧。”
    “否则,他也不会刚当上太子便匆匆来了大梁。那边应该也是火烧眉毛的光景。想来提出联姻,要么便是想扰乱军心,要么便是真的求和。”
    说到这里,萧澜冷哼:“但太子妃人选若真是大梁人,北渝皇室的脸色也必然好不到哪里去。”
    “既如此,待我与母亲书信一封,与父亲商议此事。他们二人与陛下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总能寻得解决之法的。”
    萧澜想了想,又说:“眼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姐姐需要你去做。”
    感受到那双手渐渐变凉,萧戎单手握住了她的双手。
    他掌心灼热的温度传来,立刻让萧澜觉得没那么冷了。
    她说:“陛下知道我是不愿嫁的,约莫从今夜起便会派人看着我了。我不便走动,你去城隍庙替我取一样东西。”
    “如若陛下执拗不愿退兵,这东西,就是咱们最后的筹码。迟则生变,但眼下也找不到更信任的人了。”
    萧戎没问是什么,只应道:“好。”
    萧澜低声,告知了具体位置。
    萧戎点头。
    “宴席应该也要散了,我出来太久也不妥。”
    萧澜叮嘱:“你要小心些,墨云城这人心思多。上次灵文山庄比武一事,我便觉得他是冲着咱们来的。如果遇到什么变数,即刻离开,任何东西都没有你的安危重要。”
    少年怔了怔,对上她的眼睛。
    月光下,那对眸子灵动圣洁,此时此刻里面只有他。
    立时乐声传来,昭示着宴席即将结束。
    纤细干净的手要从他手中抽出来,“姐姐先回去了。”
    还未完全抽出,忽然手腕被握住。
    萧澜被拉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
    温香软玉的身子嵌入怀里,萧戎才恍然发现自己做了什么。
    萧澜小巧精致的脸蛋贴在他胸膛上,有点不明白:“阿戎?”
    此时头顶传来声音。
    “姐,等我回来。”
    她一愣,“你、你叫我什么?”
    下一刻萧澜便抱住了萧戎的腰,“我还以为你一直不想认我!”
    一时喜极,她湿了眼眶,在他怀里仰起小脸,哽咽着说:“你再喊一声。”
    见了这副可怜又可爱的模样,萧戎难得一笑。
    “你再叫一声啊。”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她的脸蛋,帮她擦了眼泪。
    “姐。”
    “我、我……”萧澜有点哽咽,“这是我过的最开心的生辰了……”
    “好了,别哭了。”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东西拿到我就回去找你。”
    “好,好。”萧澜点头,“姐姐等你。”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