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偏僻,又是敌人在暗我在明的处境。
    烟岚被萧戎挡得严严实实,若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有两人。
    只见萧戎从腰间取出一物,一道烟火冲向漆黑夜幕,刺耳的声音瞬时响彻云霄,惊了林中飞鸟四散而逃。
    眼下被堵在客栈门口,不能进去,亦不能离开。这样有备而来的袭击,实在太巧。可却又巧得诡异,像是早已安排好一般。
    他们落脚此处是临时起意。她看了眼趴在地上的老头,但此人该是早就被收买了。
    烟岚看着面前的背影,敌人不知多少,但他只有一把利剑。身体尚未恢复,还带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累赘。
    好在此处离祁冥山不远,如若只有他一个人,顺利离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烟岚看着萧戎的后背,却莫名觉得他不会丢下她。女子的直觉向来莫名其妙,却又准得可怕。
    脚步声渐近。
    踩在雪地中发出声音,深林中逐渐出现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持盾持弩着先行,而后跟着持剑之人。连同藏匿于客栈中的刺客,此时也自客栈左右而出,与深林所出的同伙们合流。
    合围之势渐成,但萧戎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只要他一动,便会露出身后之人。
    她背后的客栈木门尚且可以抵挡从客栈里面射来的箭,可一旦他动了,直冲面门的数箭齐发,任是何等高人都不可能同时保全两个人。
    眼见着,对方弓弩已经拉满。
    他微微侧头,“待我冲过去之时,立刻躲到门栏空隙间。”
    烟岚看了眼身旁的木门。只要拉过来,这扇门便能与身后所靠之地形成一道狭窄的空隙,虽然很窄,但若缩着身子定是可以进去的。
    木门很厚,足以抵挡利箭。
    但也只能抵挡片刻,一旦有人靠近,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门拉开,到时候便是毋庸置疑的刀下亡魂。
    “听懂没有?”
    烟岚点头,“公子小心。”
    就在她拉动门的刹那,客栈内外立刻传来弓箭射出的声音,萧戎立刻闪身,右手持剑砍断飞射而来的羽箭,左手用力一击,将木门重重扣了过来,将烟岚牢牢地关在了空隙当中。
    紧接着包围着客栈的黑衣人们,看见一道黑影腾空而起,不仅躲过了利箭,反而挥着手中泛着冰冷银光的剑直直地朝这边砍来。
    扑哧一声,红白相间的东西喷得到处都是,只见为首的那个黑衣人直愣愣地倒地,而他的脑袋从正中间被砍成了两半,刚刚喷溅出的便红色鲜血和白色脑浆。
    而那白浆正顺着萧戎的剑身缓慢滑落,当即便有人哇哇地吐了出来。
    明明以多欺少,偏偏他独身一人在弓弩利箭中一步步走了过来。
    其余人不禁后退。
    萧戎甩了甩剑身上的污物,再次转了转手腕,“当啷”一声,有人的兵器落在了地上。萧戎眸光一凛,抬手便是叁根银针朝着传出声音的地方刺去,被吓得掉了武器的人哐地倒地,叁根银针自他双眼而入,后脑而出,将眼球扎进了内里,此时眼眶成了两个大大的黑洞。
    突如其来的惨烈死状,引得那群黑衣人面面相觑,心中忐忑得连脚下也生了迟疑。
    虽是以多欺少,而对方还是个极为年轻的男子。
    但他们隐约觉着,这单重金生意来得蹊跷。一旦心生疑虑,便无法全心全意。
    一时间谁都不敢上去,却也没有离开。毕竟取他人头者,能得黄金万两。
    萧戎转了转脖子,神情很是不耐烦。
    忽然夜空飞过一只硕大的猎鹰,叫声嘹亮,任谁看了都知是引路用的。
    “不好!”一个黑衣人立刻后退,“来援如此之快!撤!”
    未出半刻,刺客们便从林中小路撤退得无影无踪。
    萧戎皱眉,此番攻击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既然大张旗鼓动用了这么多人,就不该草草退去。
    但此刻容不得多思,他迅速回到客栈门口,拉开了木门。
    里面太过狭窄,烟岚只能缩着肩膀蹲在里面。而此时她正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她担心地看着他独自一人冲了过去,却未想到会看见那般血腥作呕的场面,一时腹中翻涌,却又死死地咬住唇不敢出声怕扰了他的心绪。
    直至再次看见他的脸,她这才松开已经咬破的嘴唇。
    萧戎见她脸色苍白,蹲下身来,一手抚上了烟岚的脸蛋,“没事了。”
    可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萧戎感觉到了她的后退和瑟缩,那只沾着血污的大手骤然掐住了她的下颌,声音清冷:“你怕我?”
    脸蛋被掐得生疼,烟岚声音很小:“没……没有。”
    她何尝不知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只是初次眼睁睁地见到了那场面,心中震撼太过,有些控制不住地畏惧和颤抖。
    见他不悦,烟岚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然后用干净的衣袖,擦拭了他下颌沾到的血迹。
    女子的馨香和柔和的动作,总算缓了他的几分怒气。
    他伸手,要将她拉起来。
    烟岚配合地握住了他的手,却忽然眸中一惊:“公子!”
    骤然一道黑影映在地上,萧戎只觉一道娇软的身子靠了上来,从侧面抱住了他。
    手中之剑反手便砍了回去,身后行刺之人右腿被连骨砍断,顺着客栈台阶滚了下去。
    刀光掠影间热得烫人的血顺着他的脖颈流到了衣衫中。
    于是苏焰到的时候,便远远看见一个没了小腿的老人,重重地倒在了客栈门口。
    而原本背对他,怀中还抱着个姑娘的男子,则是起身一剑削掉了他的脑袋,刀口平整得刽子手都比不过。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苏焰慢悠悠地走过去,“是生是死要亲自检查,切莫让人钻了空子。这不是入师门学的第一条规矩么?啧啧,净顾着风花雪月了。”
    经过地上那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时,苏焰歪歪头,仔细地绕过,没脏了衣襟分毫。
    手下少年们极有章法地检查客栈内外是否仍有危险,一队人马顺着林中小路追查刺客行踪。
    苏焰像个甩手掌柜,闲庭信步地朝着客栈门口走去。
    越走近,便越看出萧戎脸色不对。
    那把不离身的剑此刻被随意地扔在地上,而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两只手上尽是鲜血,连同他包扎到女子手腕上的锦帕也被染得血红。
    余光见到红色衣襟,萧戎侧过头来:“快点。”
    苏焰见他满身血污,嫌弃地避开,俯身伸手探上了烟岚的手腕,脸上笑意僵住。
    萧戎眉心一皱:“如何。”
    苏焰没说话,将烟岚的手腕抬起闻了闻,对上萧戎的双眸:“剧毒。”
    他看向地上无头无腿的尸体,旁边的匕首此时已经泛黑。
    “邱良驹服侍师父叁十年,是血衣阁的老人。能收买他做这等不要命的事,还用得了如此剧毒之人——”
    苏焰看向萧戎,“也就只有曾经的那位少阁主了。”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