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主寝殿比外面暖和不少。
    仅穿着轻纱里衣也不觉冷。
    许久没有像今夜这般多走了些路,烟岚沐浴过后,躺下不一会儿便昏昏欲睡。
    萧戎换了衣物走过来时,就看见她背对着外侧,被子没有盖好,反而被她抱在了胸前。
    里衣轻薄,柔顺地贴在她身上,隐约间能看见里面白嫩的肌肤。而勾勒出来的腰线凹得诱人,这样看过去,似乎一只手就能握过来。
    那夜百转娇媚的声音隐隐回荡在耳边。
    下身不由分说地硬了起来。
    女子单薄的后背忽然贴上热热的胸膛,男子的手从轻纱衣摆下探了进去。胸前不轻不重地拈捏,睡得半熟地人儿皱着眉轻哼一声。
    身上的被子滑落,紧接着衣衫也被解开,触上男子炙热的身体,烟岚这才醒过来,对上那双满是欲望的黑眸,烟岚不由心中一颤。
    初夜那晚记忆涌来,那时撕裂的疼痛感记忆犹新。虽早知他脾气不好,却没想在这事上竟格外残暴些,心头漫上害怕,眼眶便不由发红,烟岚有些无措地推着他的胸膛。
    身上男子感受到了她的害怕,顿了顿,挑起她的下巴吻上去。
    “不怕。”
    难得的温柔语气,抚了她心中些许紧张和畏惧。烟岚尽可能放松自己,听话地环上了他的脖颈,任由他一边吻着,一边拨开她的亵裤,轻捻着羞处。
    “嗯……”她被拨弄得忍不住出声。
    男子手指粗糙,却偏偏触碰着她最娇嫩的地方,摩擦按揉间股股热液流出,沾湿了他的手。
    烟岚被吻得头发晕,浑身酥软,随便触碰任何一处都颤栗不止。
    而他故意地自嫩乳一路轻咬舔弄,折磨得女子不住地呻吟。手指探入,立刻被紧紧绞住。
    知道她上回吃了苦头,这次他也有了新法子。那根手指缓缓抽插,他俯身吻上烟岚泛着粉红得小腹,轻轻一舔。
    “啊……别……”甬道内热液不住地涌出,烟岚羞耻地想要夹住腿,却没想反而迎来了第二根手指。
    那手指故意在她身体里打着转地摩擦,粉嫩的脚趾蜷缩,她不住地扭动腰肢,想要那两根手指退出去。
    一声声隐忍的媚叫早就让萧戎硬得发疼,他低头看了眼含着他手指的小口,似乎……还是不太行。
    于是下一刻,烟岚惊恐地感知到第叁根手指的挤入,还未等叫出口,胸前的粉红已经被含住,舌尖的挑逗立刻使她全身酥麻,小腹不住地抽搐,此时勉强挤进身体的手指开始抽插,忽然小腹身处一热,大量热流喷射,尽数浇在了他的手上。
    被褥湿了大半,湿渍浸到后腰,烟岚羞耻得哭出声来。
    而那哽咽哭泣声落在男子耳中却变成了邀请。
    萧戎抽出手指,将硬得骇人的阳器抵上还未来得及合上的穴口。尽管已经帮着她扩张,但实打实的男人性器,远比手指要粗长得多。
    熟悉的撑涨和痛感再度袭来,烟岚不由抓着床头想要逃离。
    下一刻却被攥住了腰重重地撞了过来。
    “啊——”
    通畅无比地一捅到底,爽得男子手臂汗毛乍起,他停下,静静地感受那嫩肉绵密缠上来包裹住的快意。
    而身下之人近乎觉得这一捅,捅到了五脏六腑,深得她不敢乱动,只呜呜噎噎地开口:“太……太深了……”
    萧戎看着她小腹处鼓起的轮廓,只要一动,那轮廓也会动。
    牢牢地嵌在她身体里,两人紧密地连在一起,这种完整契合的感觉,竟比刚才那一阵阵快感还要令他着魔。
    他俯下身吻着她的脸蛋,将她的眼泪吻干,“澜儿不哭。”
    烟岚一怔,公子竟唤她“岚儿”?
    原以为上次迷迷糊糊间听错了,原来真的这么叫过她。
    可未等她多想,腰上一紧,她被猛地抱起坐在了他身上,这结结实实地一坐,直接尽根没入,紧接着无休止的律动交合声音,和夹杂着既痛苦又欢愉的叫声充斥在偌大的寝殿中。
    这个姿势实在太深,不过一会儿她便承受不住了,又哭又亲地求了他,这才换得他同意换个姿势。
    总算停了片刻,烟岚嗓子疼得厉害,小脸埋在他颈间,“公子……我口渴,让……让我去喝点水可以吗?”
    萧戎正在兴头上,但看她可怜兮兮的,双手握住她的脚踝往自己腰上一圈。
    “公子!”她没想到连自己喝水也不成,竟是直接被抱起来下榻,那处紧密相连,没有半点要出来的意思。
    他随手将地上的衣物拿起来垫在桌边,让她坐在了衣物上。
    烟岚低头便看见两人交合处,一时羞得语无伦次,“你、你……”
    茶盏放到了她的手里,他声音透着沙哑:“慢点喝。”
    嗓子疼得厉害,烟岚双手捧着茶盏,刚喝了一口便被一顶,顶得她手一抖,茶盏中的水溢了出来,溅在了两人连接处。
    水凉体热,瞬间带来的刺激使得萧戎失控,他亲了一口烟岚的脸蛋,“你喝你的。”
    烟岚一惊,紧接着双腿被抬起,大张着放到了桌上,这般羞耻的姿势顿时让她拿不稳手中的茶盏,他的双臂绕过她漂亮的腿弯掐住了她的腰,开始大开大合地撞击,肉体碰撞的声音和身下木桌的吱呀声清晰无比,烟岚不敢睁眼,此情此景竟是淫靡得让她不敢面对。
    “啊……公……公子……去、去榻上……”
    交合处嫩肉不住地翻出,还泛着白沫,身体中掺杂着两人的东西不断滴落到地上,连垫在身下的衣物都湿透了。
    这屋子常有人来,若、若是让旁人瞧出端倪的痕迹……
    烟岚脸红得能滴出血来,“求你了……去榻上好不好……云策……”
    “呃嗯——”忽然一声低喘,他的速度忽然变得更快更用力,女子双乳被随着身下的撞击不住地晃动,晃得男子眼神越来越暗。原本撑在桌面上的纤细手臂眼下也没了力气,被他一把拉住拽向自己,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地贴到了一起,紧接着一股股白浊射进她体内,直冲宫腔内里,烟岚也没忍住地叫了出来,小腹一抽一抽地瘫软在萧戎怀里。
    感觉到一只大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那吻来到了耳边,“再叫一声。”
    “什么?”
    他仍在她体内,固执地不肯出来,“再叫一声云策。”
    烟岚看着外面泛了白的天空,心想今夜总算过去,她对上他的双眸,乖巧低开口:“云策。”
    忽地体内传来异样,烟岚身子一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了眼,还未来的及开口便被一把抱起来,走向了床榻。
    虽然明知他要做什么,但烟岚还是不死心地结结巴巴地问:“做、做什么?”
    “你不是想去榻上?”
    被子被揉作一团,尽数垫在她身下,这次是从身后进来。烟岚双腿发软根本跪不住,浑身无力地趴在被褥上,最终体力耗尽而昏睡了过去。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