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
    腿心疼,腰疼,小腹疼,头也疼。
    一双还有些肿的眼睛睁开,身旁空空如也,烟岚费力地支起身子看了眼外面,日头高照,至少已过午时。
    门吱呀一声打开,萧戎走了进来。
    四目相对,烟岚耳朵红红的。然对方却是一脸坦然,丝毫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刚要开口喊公子,就见萧戎身后出现一抹红色。
    烟岚忙低头看了看,穿戴完好,不至于失了礼数。
    萧戎将剑放回原位,净了手,这才转过身来朝苏焰说:“给我。”
    苏焰偏要反着来,脚下轻移,晃眼就到了榻边,“喏,给你的。”
    熟悉的味道,烟岚看了眼萧戎,后者没什么表情。
    她垂眸,接过那碗避子汤,还不忘说句:“有劳苏公子。”
    见她唇上血色较淡,眉心紧促,苏焰看着萧戎直咂舌:“说了多少次烟岚姑娘身体娇弱,让你注意点,合着是半点没听进去。”
    萧戎吐出两个字:“出去。”
    明摆着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苏焰正要开口,就被烟岚扯了扯袖子。
    两个男人同时望向她。
    烟岚忙松开,说:“苏公子,能否劳烦你帮我把下脉……”
    萧戎走了过去:“怎么了?”
    “让开让开,”苏焰靠近,捏上烟岚的手腕,片刻后摇摇头,“没什么异处,哪里不适?”
    烟岚闭了闭眼说,“今日醒来,头疼得有些厉害。”
    苏焰摸着下巴,“从脉象上看,确实没什么不妥。但这段时间你确实服了太多常人不会服用的东西。其中九幽盟的毒和解药效力是最大的,再加上情蛊、碎乌草和……避子汤,这么多毒药蛊混在一起,确实会吃不消。”
    “不过,”烟岚说,“现在渐渐服的少了,是不是之后便会好些?”
    “也有可能。”苏焰说,“巧的是我们此番出任务经过蓬莱岛,那里名贵东西多,正好寻来给你补补身子。”
    烟岚一怔,看向萧戎:“公子也要出去吗?”
    “嗯。”他看了眼苏焰,一副再不出去就活剐了他的不耐烦表情。
    苏焰摆摆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堂堂血衣阁二阁主,这么大的人物竟被人当小厮使唤。天理何在,王法何在啊……”
    烟岚被逗笑,抬头对上萧戎的视线,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汤药,唇边的笑意渐渐消失。
    原以为孤儿都是想要亲人的,现在看来……或许也不尽是。
    又或者……
    临到唇边的药碗停住,烟岚抬眸,“公子……是不想有孩子吗?”
    萧戎没说话。
    但一种莫名的直觉涌上心头,手不禁有些颤。
    她沉住气,试探着问:“还是……只是不想与我有孩子?”
    见他眸中微动,烟岚一噎,明白了大半。
    萧戎坐到床榻边,手抚上了她的脸蛋,动作温柔,但语气不容拒绝:“趁热喝。”
    烟岚微微偏头,躲开了他的手。
    萧戎手一顿,只见她将避子汤一饮而尽,一滴不剩。
    烟岚将空碗放到了小桌上,起身整理好被子,温声道:“公子既然要出去,烟岚这就将一应物品准备妥当。”
    这是第一次,她说话时没有看着他。
    萧戎握上她的手腕:“不必,你好好休息。”
    烟岚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微微一笑:“公子不必担心。”
    “我很快便回来。这两天让古月陪你。”
    烟岚点头:“好。”
    直到萧戎走了出去,烟岚都只是静静地忙着整理屋子,没有看他一眼。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她这才停下,转身望向门口。
    不知为何,只觉得心中有些酸涩。
    殊不知门外的人也是久久未离开。末了,只留下了低低的一句——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直到古月来了,烟岚才知道此番任务价值万金,一次便出动了血衣阁四大杀手的其中叁位。
    烟岚不清楚阁中事务,不过很清楚此番有人是闹了脾气的。
    “听说战风公子嚷着有人跟他抢人,”烟岚笑说,“原来是指我啊。”
    “别听他瞎说。”古月看了眼外面,“看这天色约莫是要下雨了,你还是想下山去逛吗?”
    烟岚也看了眼外面,“看样子雨应该不会小,还是不去了,找些别的事情来打发片刻。月姑娘有没有什么想做的?”
    古月一笑,“我若无事,不是练武就是睡觉,从未像寻常姑娘家那般绣花写字打发过时间,还是听你的好了。”
    听到寻常姑娘,两人默契地互相看了看,忽然都笑了。
    烟岚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素衣,又看了看古月的一身素衣,“那便做一回寻常姑娘?”
    古月一愣:“我不会的。”
    烟岚拉着她,“走,咱们找师傅去。”
    一刻钟后,家仆住所的廊外,一位又聋又哑的妇人身边,一左一右地坐着两位手法极其笨重的姑娘。
    烟岚凭着一块遗落在房中的精致绣纹的锦帕,找到了当日服侍过她的哑娘,拉着古月诚恳地想要学刺绣。
    哑娘极有耐心,几乎是手把手地教,两个姑娘看得仔细,学得也仔细,就是手上不听使唤。
    古月看了眼烟岚手上的帕子,点点头:“还是烟岚姑娘有天分些,这鸡绣得跟后厨跑的一模一样。”
    “啊,月姑娘,我绣的是鸳鸯啊。”烟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像鸡吗?”
    说着她看了眼古月手上的东西,“月姑娘是在绣你的佩剑吗?原来月姑娘这般爱武。”
    古月看了看,说:“这是竹子。”
    烟岚一噎,随即两人都笑了出来。
    哑娘虽然听不见,但瞧着两个姑娘可爱得紧,起身去了屋里,拿出了两张更加精巧的锦帕,给了她们一人一张。
    烟岚忙道谢,做了手势让哑娘自去忙,不好意思再耽搁她。
    哑娘走后,两人瞧着手中的锦帕。
    烟岚笑说:“寻常姑娘真是不好当啊。”
    古月坐回到原来的地方,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是啊,寻常二字,听起来普通,其实却也珍贵。”
    烟岚坐到了她身边,与她望向同一片天。
    “月姑娘想做寻常人吗?”
    古月一笑:“想过,很久以前。”
    她看了看手中自己歪歪扭扭的绣纹,侧过头来:“只怕也是做不来的。”
    烟岚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东西,那绣迹滑稽得很,却有些似曾相识,手指抚摸着那针线,她低低地说:“可我却一直很想。”
    后院很静,家仆们都在前院忙着浆洗洒扫,备着晚膳。
    两个女子就那样并肩坐在一起。
    “虽然没了记忆,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在拉扯着我,隐隐告诉着曾经我的身上,发生过大事。”
    古月看着她,静静地听。
    “月姑娘知道我的救命恩人林公子吗?”
    古月点头。
    “他这人,绝非寻常人物。可是……为何他单单救了我,叁年来关怀备至,但又要关着我呢?”
    烟岚声音很轻很柔,“那该是说明,我是个能被他放入眼里的人,若是寻常人,恐不会让他做到这般。”
    “就连公子,初遇时,也是一副要杀了我的样子。”提到萧戎,她垂眸,“能惹到你们这样的人物,应该……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吧。”
    古月看着烟岚。
    这才发现原来外表看起来娇柔单纯之人,也并非真的只知畏惧和哭泣。
    作者有话要说:首-发:tianmeixs.com (woo16.com)

章节目录

血衣客 (姐弟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血衣客 (姐弟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