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柳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牧泽。
    此去寻找天材地宝,一走不知又要多少时日,临走之前,她想同他见上一面。
    只是连送了几道传音,却都没有得到回信。
    又给洛青发了两道,也无人回答。
    正要再给寒舟发一道打听时,牧泽来了消息。
    “阿柳,你回来了?”他的声音轻柔,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虚弱。
    “你在哪里?”折柳问的直接。
    “我……我有些事。”
    “那你何时能回来?我想见你。”
    牧泽静默了一瞬,道:“明日,阿柳等我一日,可以吗?”
    只是一日,倒还耽搁的起,只是折柳也好奇:“你在做什么?”
    “铸剑,”牧泽轻笑一声,“明日带给阿柳一柄完美的剑。”
    折柳还要再问,牧泽却不肯答了。
    她犹豫片刻,终勉强应道:“好。”
    牧泽松了一口气,掐断传音,回头对一旁的洛青道:“继续罢。”
    十日之前,云鹤峰。
    牧泽抱着小饕餮找到了寒舟。
    “师尊。”他在寒舟面前叩首,虽只是记名,但寒舟如今也确实算是他的师父。
    寒舟在玉石棋盘上落下一子,平静的问:“何事?”
    “不知师尊可知,世上有无将魂魄一分为二之法?”
    寒舟动作顿住,抬眼看向牧泽。
    作为清玄宗的大师兄,寒舟的容貌也是极好看的。
    浅淡的眼珠,乌浓的青丝,整个人仿佛一枝玉雕的翠竹。
    只是他的眉眼间总是冷冷清清,像是竹叶蒙上了白雪,湖水凝上了冰霜,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肃然,让观者敬而远之,不敢生出半分轻亵。
    折柳曾同牧泽说过,别看寒舟师兄冷的像座冰山,其实内里是个极善良心软的好人。
    牧泽对此十分赞同。
    寒舟真人收留了灵根俱损的他,又给予许多庇护和方便,他对他是从心底里的尊敬和感激。
    寒舟看着牧泽,手指轻敲棋盘,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能操控魂魄者,多为世间罕见的高阶法宝,玄霞真人手中便有一二,皆为他亲手炼制。”
    牧泽心中微沉,却又听寒舟继续道:“除此之外,苦雨峰有一套剑法,名为碎魂归元剑,乃是景枫玄君所创,他曾用这套剑法斩杀十万怨鬼恶魂,名震天下。”
    话到此处,寒舟顿了顿,似有些迟疑,但还是说了下去:“据说此剑法,可将活人的叁魂七魄引出体外,但能不能一分为二,本座并不清楚,你不妨去问问洛青。”
    洛青确实学过这套剑法。
    作为景枫玄君的成名之作,折柳很早就教了他。
    只是他从未想过用此剑法为活人分魂。
    而且这个被分魂的人,还是牧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十分惊讶。
    牧泽拿出那柄修复好的剑放在洛青面前。
    叁尺六寸五分的剑,剑身骨白,毫无灵气。
    “这把剑已死了,就算修好剑身也没了意义。若要它活过来,须让剑拥有剑魂,”牧泽手指轻抚剑身,缓缓说道,“只是剑魂的产生需要时间和机缘,我,我没有这个时间,思来想去,倒不如由我来做这个剑魂。”
    “你可知魂魄一分为二,以后修行必会十分艰难?”
    “我本就不能再……若能让这剑魂替我永远守在阿柳身边,便是死,我也再无遗憾。”
    洛青沉默下来。
    他从未想过,一个人能为另一个人做到如此地步。
    只因一个情字。
    少年时,他追寻折柳而来,是依着本能跟随仰慕之人。
    那时的他尚不知情为何物。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见到师尊与牧师兄站在一起,他便会生出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师尊和牧泽,就好像一株坚韧的柳和一池清澈的水,坚韧的是师尊同他在一起的心,清澈的是牧泽看她时的眼睛。
    有那么一刻,洛青甚至会想,如果站在师尊身边的是我就好了。
    如果师尊眼里看到的是我就好了。
    如果牧师兄消失就好了……
    他知那是不对的。
    牧师兄待他极好,将他当做亲弟弟般疼爱。
    他却想着他死。
    卑劣而阴暗的心事使他五内俱焚,羞愧万分。
    他越发沉默寡言,强迫自己不停的接取宗门任务,只为有借口逃离,如掩耳盗铃。
    那时他想,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
    牧师兄总有寿终的一日,而他可以陪在师尊身边,千年万年,一道飞升。
    而到如今,洛青终于明白了自己与牧泽的差距。
    他想,他是输了的。
    不是输给师徒伦常,不是输给先来后到,是输给眼前这个人。
    牧泽抱剑站在一旁,安静的等着他的回答。
    许久许久之后,洛青终于开了口。
    “好,”他说,“我帮你。”
    ……
    作为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洛青的天资无疑是极高的。
    只经过数日摸索,他便掌握了分魂之法。
    碎魂归元剑法被他运用的娴熟自如,牧泽的叁魂七魄皆被一分为二。
    整个过程持续了叁日,十分痛苦而残忍。
    鲜活的魂魄被硬生生切为两半,剑刃上的灵气如烙铁般灼烧着魂魄的切面,那是直达灵魂深处的剧痛。
    牧泽汗出如浆,脸色惨白。
    眉梢眼角却带着笑意。
    他将自己的魂魄铸进了剑里。
    而这把剑会代替他,永远陪在他的阿柳身边。
    白骨般的剑身如枯枝逢雨,渐渐有了水蓝的光泽。
    牧泽温柔的抚摸着长剑,像是在透过它看某个思慕之人。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他轻声道,“就叫它,只影剑罢。”

章节目录

折柳枝(仙侠短篇,NP,BE)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夏挽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挽月并收藏折柳枝(仙侠短篇,NP,BE)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