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盛则不止一次想过,同是温家人,怎么妹妹温盛云就是比他运气好,比他更讨人喜欢?
    他明明是温家嫡长子,是忠亲王唯一的儿子,可一个小他六岁的妹妹,就能轻而易举夺走所有他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最开始,是父亲的宠爱。
    温盛云是女孩,年纪又小,父亲偏心于她很正常,这点温盛则可以接受。
    可后面的习武天赋、军中威望呢?
    他二十岁也不过炼骨境,温盛云十四岁就跟他一样了,甚至战斗意识也比他高出一大截,军中的将领都喜欢她,夸她巾帼不让须眉,夸忠亲王……后继有人!
    后继有人?呵呵,那他算什么?
    温盛则第一次在这个看起来精致漂亮的妹妹身上,感到自卑和焦虑。
    后来,温盛云及笄了,该嫁人了。
    温盛则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可谁知她要嫁的竟然是江南世家谢家的嫡长子!而忠亲王更是将大部分温家家产都当做嫁妆送出去了!!!
    温盛则无法忍受,也无法理解。
    他去找忠亲王据理力争,忠亲王却给了他一耳光,“眼皮子就这么浅?跟自家妹子争家里这一亩三分地,你可真有出息!身为男儿,就该自己建功立业!总盯着你老子的东西,算什么本事?!”
    温盛则捂着脸心里阴郁,他不明白,他本就是继承人不是吗?继承自己该有的东西,怎么就没出息了?
    温盛云出嫁那天,十里红妆,排场仅次于皇家公主。
    第二年,温盛云的丈夫谢道渊金榜题名,跨马游街,春风得意。
    而他,却在军中磨炼体魄,备受煎熬。
    汗水流了一地,耳边响起将士的窃窃私语——
    “温世子不行啊,二十多了还没突破血境,不如他妹妹!”
    “瞧你说的,温大小姐天资聪颖,一点就通,哪儿像她哥哥,跟个榆木疙瘩一样!”
    “嘿!关键气性还挺大,打不得,骂不得,也说不得!”
    “可惜了,温大小姐是女儿身啊!”
    温盛则指甲深深的嵌进了掌心,鲜血从指缝渗了出来。
    他想,京都没有任何一家继承人,会被自己的妹妹压的喘不过气来。
    只有他这个废物!
    第三年,温盛云的孩子出生了,第一胎就是儿子,老天实在厚待她。
    不过,听说这个孩子先天不足,身体不好……温盛则心里莫明觉得舒坦。
    都说爱屋及乌,想来恨屋及乌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就对这个孩子喜欢不起来。
    后又过了几年,温盛则因为谢道渊拒绝收自己儿子为徒一事,彻底跟温盛云闹翻了。
    虽然因为忠亲王的缘故,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但确实疏离了不少,言谈举止间尽是虚与委蛇。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小外甥十二岁那一年。
    温盛云夫妇死了。
    小外甥谢明夷寄居在了忠亲王府,开始了他寄人篱下的生活。
    不得不说,听到温盛云死讯的那一刻,温盛则是轻松惬意的,他甚至有种大仇得报的愉悦。
    他清醒的意识到,他是个心胸狭隘的人。
    嗤,狭隘就狭隘吧,反正这辈子他做不了大度的君子。
    忠亲王年迈,失去了掌家之权后,温盛则更加肆无忌惮了。
    他由着自己的妻子女儿磋磨谢明夷,由着王府奴仆轻视表少爷,他甚至断绝了谢明夷任何一丝习武的可能。
    他担心自己的小外甥和他娘一样,拥有出色的武学天赋。
    谢明夷一日日的长大,温盛则看着他越发单薄的身躯,终于哂笑一声,对自己的妻子说:“他和靖远侯府的亲事,还需要你多操劳。”
    妻子微笑着说:“这门亲事能不能成还不好说呢,你看他身子骨这般差,又是个父母双亡的命格,侯府那边指不定觉得多晦气!”
    温盛则沉吟道:“毕竟是我温盛则的外甥,侯府那边如果不想娶,还是要给我温家一个交代的……这件事,你思量着办吧。”
    他把谢明夷的婚事交给了妻子处理,他相信,妻子会“处理”好的。
    果不其然,最终婚事发生了变动。
    谢明夷与一个乡野来的侯府堂少爷定了亲。
    温盛则本以为谢明夷这辈子就这样了,但他没想到,阴差阳错,倒是让这小兔崽子觅得了真正的如意郎君。
    最初他不太了解,只觉得那位侯府堂少爷诡异神秘的很,后来中域大开,修士进入大楚,温盛则才逐渐想通,原来那靖远侯府早就出了真仙了!
    而这真仙,还和他外甥结了亲!
    温盛则说不出自己什么心情,失落?有,悔恨?也有。
    但更多的,还是怅然和疲惫吧。
    他到底还是斗不过。
    或许,这就是命吧。
    有些人,天生命好。
    之后的几年,大楚风起云涌,皇座上接连换了三人。
    但无一例外,他得不到从龙之功的馈赠。
    他和靖远侯府一样选择了支持二皇子,最后的待遇却天差地别。
    他只得到了一个看似清贵却无实权的职位,比之前的禁军统领还要不如。
    他儿子笑话他:“人家靖远侯府忠心不二,自始至终选择的都是现今的陛下,可咱们家呢,先是表面跟四皇子亲近,背地里又支持六皇子,后来还跟大皇子有接触,你当人家皇子是什么?轮得到你挑挑拣拣?!现在陛下不找你麻烦,已经是看在你及时醒悟弃暗投明的份上了,还想跟靖远侯府比?呵!”
    温盛则颓然。
    七皇子继位后的第二年,谢明夷回来了。
    在忠亲王和侯府老夫人的见证下,他和侯府那位堂少爷正式拜堂成亲。
    温盛则作为长辈,也得到了新人的敬酒。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他目光复杂的看着小外甥。
    谢明夷轻轻颔首:“托你的福,还不错。”
    “托我的福……”温盛则低声重复一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可不是托他的福吗?若不是他,也不会有这门因缘巧合的亲事。
    谢明夷淡淡道:“关于我的父母,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但你应该也不需要我的原谅,所以,我对你的惩罚是,不可掌兵权,不得入朝堂。”
    温盛则的手猛的颤抖了一下,酒杯都要拿不稳了,他怎么没想到,无论是二皇子,还是七皇子,都无比看重侯府的那位堂少爷!
    杀人诛心,这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
    他为权势劳碌半辈子,最终一事无成!
    宴席上,谢明夷眉目间流露着清浅的笑意,与顾长庚每每对视一眼,便是柔情似水。
    无人不称道,好般配的一对新人!
    ……
    在本源空间里,顾长庚领悟了剑道真意,他的轮回剑域越发圆满。
    而谢明夷都得天独厚,得到了五行大道的青睐。
    金木水火土,虽不是至高法则,却是最基础的法则,后续若能继续领悟,潜力无穷。
    两人在十方界逗留了将近千年,最终破碎虚空离去。
    离开前,顾长庚带走了山海界灵。
    突破十方界晶壁的那一刻,顾长庚立于虚空,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谢明夷,面无表情。
    山海界灵战战兢兢的问:“谢元君怎么了?”
    顾长庚在谢明夷额头上落下一吻,“没事,等着我去找他呢。”
    说完,将谢明夷送入须弥洞府休养。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
    界灵:“……什么?”
    顾长庚勾起唇角:“世界这么大,一起去转转?”
    “那、那我们……去、去哪个世界?”界灵说话带着小颤音。
    “当然是,有谢明夷的世界。”顾长庚伸了个懒腰,“只是,茫茫虚空中,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如此繁多的世界,找人如海底捞针,难、难、难!”
    界灵惊觉是时候发挥自己的用处了,遂挺起胸膛:“交、交给我好了!我们世界意识是有自己专门的沟通渠道的,我一定帮您找到谢元君!”
    顾长庚轻笑,表情隐于虚空的暗流中,语气却温柔至极。
    “那就……拜托你了。”
    执子之手,与君同归。

章节目录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禅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禅时并收藏论一名剑修的素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