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我就差点挪不开视线,幸好王瑞并没有发现,给我倒了一杯酒后,又接着给老孙倒了一杯,随后又给小刚倒了一杯,这才款款坐下来。
    老孙端起杯子,说道:“都是在自己家里,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喝吧。”
    我们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就喝了一杯。
    我才刚放下杯子,王瑞就忽而问道:“老师,你看我什么时候学习比较合适呢”
    “你的笛子买了没有”我转头过去问道:“要是买了就能任何时候都开始。”
    “我买了,还带来了呢。”王瑞道:“那等下我们吃完饭,你先教我一点点的基础,我自己私底下在多学习学习,你看可以吗”
    “可以的,那就先吃饭吧。”
    我正一边吃着,一边和坐在我旁边的老孙闲聊,可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好像是有人碰了一下我的脚。
    我登时一个激灵,难道是对面的王瑞下意识的抬眼去看了下,却发现王瑞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还在和身边的着话。
    本来我想探头去看的,可是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好按兵不动的和老孙瞎扯。
    但没想到那只脚居然又碰了我一下,刚才只是在我的鞋面上蹭,现在居然都游走到我的膝盖上了。
    但也没过多的在我的膝盖上逗留,仅仅只是碰了下,就迅速转移开来。
    我偷偷看了下,现在我们这桌,老孙是不可能碰我的,而且小刚同样也不可能用脚碰我的,除了王瑞。
    难道是她本来只想挑逗老孙,结果碰到我这里来了
    我继续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可是在做的叁个人中,没有任何一个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我现在也没办法判断到底是谁碰了我。
    总不可能是我见了鬼。
    我一边漫不经心的和老孙闲聊,一边和小刚王瑞闲扯几句,不过却再没有刚才那种撩拨的感觉。
    要不是我还没喝醉,我差点就以为自己是不是撞鬼了。
    不过等到吃完这顿饭,却还是没有弄清楚谁碰的我,看王瑞那毫无半点异常的样子,我差点就认为是不是小刚碰的我。
    在王瑞收桌子的空档,我忍不住问道:“老孙,你们家那小两口都经常一起出差的”
    “谁知道啊。”老孙满脸的不在乎:“晓岚只是这次出去学习,但我儿子就叁天两头的需要出差,其实要我说啊,年轻人还是要多拼拼的才好,要不然难道还要啃老不成”
    “对,你老人家比较有见解。”我跟着说道:“看不出来,还是你比较有觉悟,没少看哲学类的”
    “闭嘴!你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老孙没好气的道:“我们那会儿,我的成绩就一直比你的要好,难道这些事情你忘记了要不我帮你回忆回忆下”
    “打住,这个话题就不了一眼正在厨房里洗碗的王瑞,若有所指的道:“还是你好的,就算是那小两口不在家,还有小刚两口子陪你,而且小瑞还能帮你做做饭什么的。”
    其实我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完,那就是这老混蛋还有王瑞这个骚娘们帮忙暖床。
    “那是。”老孙一脸的得意:“我最高兴的就是收了小刚这个干儿子,在我那家那个混小子不在家的时候还能赖陪我说说话,而且还有小瑞,帮我收拾收拾家里,没有让我像个老无所依的空巢老人。”
    说到这里,这老东西的眼睛朝着厨房瞄了一眼,眼睛里都差点往外喷着欲火。
    这老东西装得还真像。
    我心里咒骂几声,也不知道这老东西是怎么做到如此的不要脸的。
    很快,小雅就从厨房里出来,跟我说道:“老师,你等我一下,我洗个手,然后就麻烦你教教我吧。”
    等她拿来了新买的笛子,我试了试,接着又从最简单的开始教起,至于她能学习到多少,那她的造化和毅力了。
    有句话不是说了嘛,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毕竟这些都是系统性的,还是要靠自己多多专研才行。
    等王瑞能准确的吹奏出音阶后,我就道:“你自己回头多练练,看看曲谱,这样才能掌握到要诀,回头我再教你第一课,要不然一下子教,我怕你消化不了。”
    “好的,谢谢老师。”王瑞说了一声,拿着笛子又开始吹奏起来。
    从老孙的家里出来后,一看时间还早,而且我也才刚吃饭不久,还是先去消化消化得比较好。
    回去换了身衣服后,拿着儿媳给我买的新耳机就出去遛弯。
    这边都是夜生活居多,尽管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但才是夜生活开始的节奏。s11;
    我沿着小路慢慢的小跑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九点多,现在估计儿媳也该回来了吧。
    要是我现在回去,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想到的东西,要是遇到了,那我要该怎么做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沿着小路慢慢的往回去的跑。
    在半路的小店,我买了一包烟和一瓶水,准备休息会儿。
    可我的屁股还没坐热,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我眼前的不远处。
    这不就是孔泉那小子吗
    也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准备去哪,我脑袋突然想起了田敏捷跟我说的话,说孔泉老是大晚上的出去很晚才回来,也不知道是搞什么。
    本来我还想当着看不见的,但看到孔泉似乎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我也不禁有些好奇起来,当即就将香烟揣进口袋里,慢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孔泉一直低着头朝前走,而且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要不是熟悉他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儿还认不出来。
    走了一会儿后,我就见到他拐进一条巷子里,接着一直朝前走。
    我继续跟在后面,这条巷子也不止我们两个,人来人往的,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会被孔泉发现。
    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后,我就看到孔泉转身进了一栋写着金色港湾的里。
    我心里不禁暗道,难道他只是为了出来唱歌
    可是脑袋里却一直有个声音在说,这事确定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没有迟疑,也跟了上去。
    才走了没两步,突然旁边窜出来一个人拉住我,把我吓了一跳,差点就一脚踹了出去。
    幸好这人及时低声喊了我一句:“马老师。”
    我定眼一看,发现居然是田敏捷!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来的。
    我疑惑的道:“你的腿好了”
    “还没有呢,老师我们出去聊。”田敏捷拉着我从门口出来,找个角落,这才跟我道:“我下午就来这里的。”
    “你下午就来”我愣了下,道:“那你这是……弄清楚里面什么情况了”
    田敏捷摇摇头,苦笑一声:“我本来还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可是我没想到里面居
    然不简单!”
    说到这里,她脸上居然闪过一抹落寞:“更没想到孔泉来这里,居然还是带着那种目的来的。”
    “那种目的”我心里更加好奇起来,难道这个地方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到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她犹豫了下,给我递上来一张纸,跟着道:“这是我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从里面拿到的,老师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一头雾水的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张制作很精美的卡片。
    上面用五颜六色的字体写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面对家里面的那个他她,是不是觉得生活缺少了激情快加入我们俱乐部,让我们一起促进幸福和谐的生活。”
    除了这么一行字以外,就只有下面的一串数字,背景则是几个带着猫面具的男男女女。
    怎么看,都觉得这不是个什么好的东西。
    只是我还是没能从里面判断出什么东西出来,我有些疑惑的道:“小田,我还是看不懂这是什么东西,你来了一下午,有什么收获吗”
    田敏捷点点头,跟着道:“从表面上看确实是看不出任何的东西,这是一个微信群的加入方式,入会需要交钱,只要入了会之后,里面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到这里时,脸上居然闪过一抹羞涩,但一闪即逝,同时恨声道:“我没想到孔泉居然会参加这种俱乐部,结婚之前,我怎么没发现他居然会是这种人。”
    我不知道田敏捷说的是什么,可是她这句话弄得我更是好奇心起,心里暗道,难道这又是个什么邪恶的俱乐部不成
    “马老师,我想麻烦你送我回家可以吗”田敏捷突然开口道。
    我想了下,不管孔泉做什么活着是参加什么俱乐部,似乎都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而且我也没必要深入研究,就算是现在进入到里面了,又能怎么样呢
    于是我点点头道:“好,我送你回去吧。”
    我在路边拦了一辆车,把田敏捷送到车上。
    一路上田敏捷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盯着窗外的风景看,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弄得我自己也有些尴尬,因为我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好在不到十分钟后,就到了她们家楼下,我把田敏捷从车里搀扶出来。
    田敏捷抬眼看了看楼上,忽而幽幽的道:“原本我以为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任何一个人在家里,只要亮着灯,那么对方不管多远,都能找得到回家的方向,原来一切都只是我以为。”
    我不知道孔泉到底做了什么让田敏捷这么失望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要有些尴尬的在一旁看着田敏捷。
    “不好意思马老师,让你见笑了。”田敏捷轻声说了一句,跟着道:“今晚上又麻烦你送我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这都是道:“都到这里了,应该不用我送你上去了吧”
    “马老师,要不上来坐坐吧,都到这里了。”田敏捷跟着道:“上去喝杯茶再回去吧,现在时间还早着呢。”
    我摇摇头:“我回去还有些事情,就不送你上去了。”
    见到我坚持,田敏捷也只好道:“那下次再请马老师你来做客,那马老师,我先上去了。”
    说着,她就迈步朝着楼上走,可没想到也不知道是谁倒了一滩水在地上,田敏捷一踩上去,一下子没站稳,脚下一崴。
    砰的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屁股和地板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章节目录

欲界(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月光里的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光里的鱼并收藏欲界(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