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武场四周的架起了火把,驱除黑暗,让这广阔的空间灯火通明。
    魏公子脸色很是难看,他和罗纤云道:“那些仙长救过我的命,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们啊!”
    罗纤云很瞧不起这胖呼呼的表哥,一脸高傲的说道:“我是不会放水的,不过若她不敌,我自然是不会痛下杀手。”
    “我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哦!”玉娆微笑地看着罗纤云,她从手腕处取下青幽,原本看着像是手链挂件的木制小剑,变成了通体呈紫铜色的长剑,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把木制的长剑。
    握着系着墨青色的冰蚕丝线剑把,玉娆挽了个剑花。
    罗纤云看到能变化大小形态的青幽,略有惊讶。
    看着九崖派众人那吃惊的眼光,玉娆微微一笑:“青幽—我的本命剑器。”
    她都没筑基,未能将器物放入体内温养,哪里来的本命剑器,罗纤云对玉娆的话嗤之以鼻。
    可见多识广的齐悦却是心惊不已,能随意变换形态的,那是件灵器吧?  没想到一个练气十一层的小修士居然还会有这等宝物,他忽然有些不妙的预感。
    若无相应的实力就算拿着法宝又怎么样,罗纤云轻哼一声,从腰间拔出自己的轻云剑,薄如蝉翼的剑身在这四周的熊熊火把下晃荡着折射了光线,摆了个起剑式,她毕竟是筑基修士,面对着一个才是练气后期的修者,还拉不下脸来主动攻击。
    玉娆见状也不为意,微微一笑,便毫不客气,踏着轻梅剑步冲上平刺而去,
    罗纤云弓步向前,手中软剑往向下如游龙般的要绕过玉娆手中的剑身直卷她的手腕。
    然而此时只见玉娆脚步轻点,整个人跃入空中,手中木剑改为迎面下劈。
    原来那平刺不过是个虚招。
    罗纤云连忙改变剑招,回手相挡。
    被真气灌入剑身之中的轻云剑倏然变得坚硬起来,挡住了玉娆下劈的剑势。
    然而此时一丝电气从长剑中传来,将罗纤云持剑的手电得酥痛,她心里大惊,使出浑身力气,咬牙用力一甩,将玉娆格挡了出去。
    玉娆身子轻盈借势飞去一丈远后才飘然落地,没给罗纤云任何借机进攻的机会。
    “你……你这是什么剑!”罗纤云手持着轻云剑,剑指玉娆问道,“为何有我九崖派,九崖壁内电字剑招的感觉?”
    “这是碧霞宗一位金丹长老,去了你们九崖派观九崖壁后所悟,他还结合了上古某本功法,自创出的一本剑法,唤做伏魔剑法。”
    什么伏魔剑法,听都没听过,但罗纤云心中对秦玉娆却是起了忌惮之心,即使是在九崖派观能练出电字招的剑术无一不是强大至极的。
    九崖派和其他门派不同,那九块映有上古功法的九块悬壁是允许外人观看的,当年的天心上人从九块悬壁内悟出了不世的剑法,便建立了九崖派,
    为了避免宝物蒙尘,九崖派每年都会放出大量的名额让外人进入九崖派内参详九崖壁。
    这究竟是不是怕宝物蒙尘还是怕持至宝自藏会被天下人围攻,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看着太虚门弟子手中那把唤做青幽的剑器,叁尺长的剑身上,中间镶嵌着一道银色的金属长线,卖相很是不俗,而且细细看去不时可观到一丝丝雷电从中泛起,整把法剑看起来灵动无比,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灵识。
    这把青幽如此不凡应该是上品灵器,再进一步温养便可化为法宝的存在。
    “你这是上品灵器法剑是从何而来!”齐悦在一旁追问。
    “我家师姐乃是玄风真君的关门弟子,有一两件灵器又有什么奇怪,是你们见识太少,才会在那里大惊小怪!”
    婉婷在那里出言讽刺,她其实很不喜欢玉娆,但这小师姐怎么说也是自己人,捡到的山河珠也说了有自己的一份,不管是不是被自己喊破的缘故。
    至少这些九崖派的家伙说要换的时候,小师姐也没有将其当做自己的东西,而是说和他们商量后在决定。
    九崖派的人如此过分,婉婷实在看不过眼,如今肯定是要站在自家师姐那边的。
    “她是玄风真君的关门弟子?”崔监侯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位秦姑娘居然有如此深厚的背景。
    玄风真君的弟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稀罕,毕竟真君掌管着清虚阁,每叁年都会收一批弟子在自己名下,但那只是名义上的弟子,教授的人经常都是玉英和玉衡两位真人,玄风真君几乎不过问,就是进阶之后会赐下一些法器和丹药而已。
    玄风真君几乎很少自己主动收弟子,如今还传下了灵器,对这位秦姑娘可谓是关爱有加。
    于是他看向玉娆的眼光都不同了。
    “真君的关门弟子那又如何?”罗纤云收起来轻视之心,手中软剑一荡,身如飞燕掠水,向玉娆攻去。
    原本只想使出轻梅剑法的玉娆改变了想法,脚下如风,踏出了那九幽幻身步,顿时幻现出无数残影。
    罗纤云只见玉娆身影闪动,有无数的残影在眼前晃动,让她心中大惊,手中剑势威力顿时大减。
    然而就在她心神晃荡之际,一道银光朝着她门面直击而来,罗纤云赶忙用剑一挡。
    铛的一声,这轻云剑竟然被击断了剑尖,那断裂的剑尖,飞过了罗纤云光滑的脸颊,划出了一道不浅的伤痕。
    “我的脸!”她用手捂着左脸颊,鲜血从指缝中溢出一滴滴地掉落在地面。
    玉娆收起了剑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有意的。”
    被伤了脸的罗纤云已无心再战。
    胜负已分,即使玉娆仗着几分灵器之威,那也是她赢了。
    齐悦将青锋剑交上,脸上那不甘愿的表情看着让婉婷心里一阵舒爽。
    等九崖派众人走后。
    关上门,玉娆连忙拉过崔监侯,“大人可有飞行的法器?”
    崔监侯不明所以,“是有一座玉质飞舟只是速度不快也就勉强能用而已。”
    所谓的速度不快,是和那飞剑相比。
    比起步行来说可就快多了。
    玉娆道:“有就好,大人我看九崖派那些人临走时心有不甘,我怕他们心怀不轨,不如我们趁夜赶路去泾阳,同金石长老他们汇合。”
    如今鬼蜮横行,夜里行路的确不太安全,有飞行法器自然是要好上许多,崔监候想了想,确实是个好办法,于是众人便收拾了下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就是多了一样东西,玉娆从那未成的绝地带回来的小狗—小黑。
    之前将它交与下人喂养,那小黑却滴水未进,正怏怏的躺在地上,见到玉娆过来抱它,高兴的摇着尾巴的站了起来。

章节目录

卖身求荣:挣扎在修仙世界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咸鱼的素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的素儿并收藏卖身求荣:挣扎在修仙世界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