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伦敦
    「他在那里。」男人指向不远处正与人谈话的史宾赛。
    夏洛特把手放到男人朝她举起的手,缓缓步下阶梯。
    剎那间,她看到史宾赛转过来的脸,那双炯炯有神眼睛直直看着她。
    「公爵阁下?」
    「对不起,你说什么?」
    她对他的影响力还是很大。
    他原本已经决定忘了她。
    趁着带着夏洛特入场的前未婚妻哥哥暂时离开不在宴会厅,史宾赛把夏洛特拉到暗处。
    「你来做什么?」
    「你未婚妻的哥哥邀请我来的。」
    「是前未婚妻。」还好修那未婚妻的父亲还算好说话。
    不过大概也是怕闹出丑闻的成份居多,所以乾脆地悄悄解除婚约。
    当然,他也支付一笔不小费用,像是婚礼预备的场地、餐宴、婚纱等等,以及被迫支付的类似遮羞费的金钱补偿。
    「你不会想和他在一起。」
    「不关你的事。」
    夏洛特知道自己应该警告史宾赛,前未婚妻家似乎无意轻易放过他,起码其中一两个人,但是她无法忽视他对她的佔有慾。
    史宾赛把夏洛特拉走。
    「你做什么?放手。」
    「你父亲的朋友被杀。你不怕下一个是你吗?」
    「他或许有理由被杀,我可没有。」
    「我有一份关于你父亲的文件被偷。」
    「和我无关。」
    「但是你看过了?所以你才会离开?」
    夏洛特不语。
    史宾赛把她拉出宴会厅,要她上他自己驾驶的车。
    关上门,两个人在密闭车子里沉默着。
    「你想做什么?」夏洛特忍不住开口。
    「你说呢?」
    「你如果不从头解释,我们也没必要说些什么。」
    「那你必须解释为何会来。真正的原因」
    车子驶入夜晚墓园。
    「为什么来这里。」
    「你不是要一个解释?」
    「那也不需要来这边吓我。」
    史宾赛知道夏洛特其实有点胆小。
    「既然你不说明再度出现在我面前的原因,那我先解释。」
    他说完自己先下车。
    「等等。」夏洛特立刻打开车门追上去。
    史宾赛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
    「为什么要来这么奇怪的地方。」
    「你不亲眼看见不会相信。」
    「你不会带我去看尸体吧。」
    史宾赛不理她,继续走到前些日子夏洛特造访过的墓地。
    「你要下去?」
    见史宾赛掏出钥匙打开坟墓后方小铁门,推开通往地下墓室的木门,夏洛特尖声的轻喊。
    「走。」他矮下身子走进小门,还真的拉她一起走下阶梯。
    「你疯了吗?」
    走到最后一阶,史宾赛摸索墙边打开灯。
    「还好有灯。」夏洛特轻声细语,像是怕把死人吵醒。
    下一秒,她被眼前景象吓到。
    玻璃棺材里躺着和史宾赛很像的男人
    「夏洛特,见见前西明斯特公爵。」
    「我的天啊。」竟然把修做成木乃伊。
    「为了保存证据,我不得不保存他的尸体。」
    「他死于山难?」她忆起公爵好友秘书乔咏倩说过山难的事。
    「不。」史宾赛摇摇头。
    「那……。」
    「应该是被毒死的。」有人下毒在他平常惯用的人工泪液。
    「什么?谁那么毒的心……是老公爵夫人?」
    「和修的未婚妻。」
    「她们共谋?」难怪,她一直怀疑未婚妻怎么可能不知道史宾赛和修的差别。
    「修的未婚妻应该不知道我是替身。公爵夫人告诉她修没有因毒致死,反而告诉她因为山难个性大变。」
    「所以修知道她们的诡计,试图脱身才被毒死。」
    「公爵夫人发现修已经知道自己生母是谁,外面的小道消息,识人无数的花花公子如修怎么会没听说过,当时也已经开始找寻我。」
    「他不担心你和他争夺爵位?」
    「因为他对继承公爵身份没有兴趣,只想享受生活,公爵夫人只要他继承爵位当赚钱机器。而我刚好就是最佳人选。」
    「在他找到你之前,就被毒死。」夏洛特吞吞口水。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你,记得吗?除了找你和公司的事,我根本就无心管其他的人事物,他联络不上我。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血缘关係,因为理由太过荒谬,公司的人不断把他的来电挡下,他也在公爵夫人监视下无法亲自到美国找我。」
    「天啊,那他变成这样是我间接造成。」夏洛特从玻璃棺木前退后几步。
    「不能怪你。」史宾赛摇摇头。
    阶梯上的声响让两人转过头去。
    对看一眼,两人拔腿离开墓室。
    有人正在把门关起来,还发出铁鍊声。
    夏洛特往楼梯上奔去,但是已经太慢,门被锁上。
    史宾赛试着推开门,门板纹风不动。
    「有别的出路吗?」
    「通往下水道,我看过图面但没走过。」
    希望公爵夫人或是任何他不知道的有关人士没有注意到这暗道。
    史宾赛走到一座墙边,用手敲击整面墙,确认空心处。
    最后从旁边拿来一支看似外面围篱用剩的黑色金属长骨架从墙角和地板缝隙挖进去。
    清除缝隙间填土,他用脚用力踢向墙面最底下大理石块,然后用金属架挖出碎裂开的贴上假大理石皮面的木板。
    「里面很黑。」夏洛特看了一眼,不安的问。
    「你想坐以待毙吗。」史宾赛边问边脱下西服外套,拿起手机手电筒照向黑暗通道。
    「不想。」
    「那走吧。」他率先进入黑暗里。
    刚开始还算乾燥,因为是墓地下方,夏洛特要自己别想太多。最后走到下水道支线,里面又脏又臭,还好史宾赛在她进入通道就把西服盖在她头上,好让她躲过蜘蛛丝、蝙蝠等她不喜欢的生物。
    然后她勉强跟着他走进浅水里。就在她脚上感觉有点潮湿、鞋面开始沾到水的时候,史宾赛要她往一个简陋钢筋楼梯爬,最后两人从圆孔洞里爬到马路上。
    他拉着她躲到旁边花圃,确认没人才去停车的地方。
    「看来今晚不能回去。」一上车他就意识到不能回家,他可不想自投罗网。车子是租的,他请人仔细查过,没有被追踪。
    「那怎么办。」
    「去俱乐部。」
    「安全吗?」
    「太多认识的人,公爵夫人不会选在那边动手。」
    「你还真有自信。」
    「从后门进去,我会要绅士俱乐部工作人员别透露我们在那里。」
    「有效吗?会不会反而有人密报。」
    「总比去不熟悉的地方好。」
    「你房里该不会也有暗门吧?」
    史宾赛给了夏洛特一个不置可否的眼神。
    「真的有。」
    「到了。」
    在俱乐部后门街口停好车子,史宾赛观察附近没有人才让夏洛特下车。
    「动作要快。」
    顺利的从后门刷卡进入,他拉着她快步回到自己房间。
    「你有何计画?」
    「明天装作没事回到公爵府。」
    「看来你已经想好。」
    「走一步算一步。」
    夏洛特并不相信,因为知道他向来不是没有B计画的人。
    「去洗个澡,你闻起来像是掉到水沟里。」
    「你也差不多。」
    史宾赛决定在面对公爵夫人和两人的未来之前必须把夏洛特父亲的事做个了解。他打发她进浴室,把收好的资料从保险箱拿出来放在桌上。
    「这些是?」夏洛特套着史宾赛浴室里过大浴袍走到桌旁。
    「已经请人送晚餐过来,我先去把身上味道洗掉,免得让人起疑。」他藉故让她自己去翻阅。
    「夏洛特?」史宾赛刚离开浴室,发现夏洛特站在窗前。
    「我说过,我父亲的事或许永远没有办法理解……。为了你我愿意放弃去找出答案  。」
    他要的是她一句「我相信你。」
    「但是,夏洛特,这。」这件需要告一个段落,他还来不及说完。
    「这是我现在能做的最大让步。」她截断他的话。
    她不断着挣扎在史宾赛与死去的父母之间,只能选择躲避选择相信那方的压力。
    「好。但是答应我,不可以再躲避,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试着面对。」
    「好。」
    「答应我。」他坚持。
    「我答应你。」
    隔天一早竟然收到公爵夫人的邀请函。
    「你敢去吗?」史宾赛竟然开玩笑似的问她。
    「不敢。但是不去就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说得好,你现在开始面对问题了。」
    昨天一晚都在担心之中度过,夏洛特完全没有睡好。史宾赛倒是一如往常。
    史宾赛把向绅士俱乐部借来的车子缓缓开进庄园。
    下车站在庄园古典建筑前面,夏洛特有无限感慨。
    如果她没有因为父亲的事离开美国和史宾赛,他应该不会答应变成公爵的替身,今天大概不会捲入公爵夫人的金钱和权势游戏。
    可是谁又知道呢?这世间的纷扰都是因为人而来。
    现在必须演最后一场戏,只要公爵夫人口头承认和真正公爵继承人修的死亡有关,那整件事就能结束。
    但是她父亲当年到底把史宾赛家公司帐本作假究竟是谁指使的,还是背后另有隐情,恐怕她永远也找不到答案。所有资料都证实父亲的确修改帐本,而如果指使者不是她和美国检方一直以来相信是史宾赛的父亲,那到底是谁?
    父亲的老同事兼老友的死亡到底与他过给她父亲与史宾赛父亲录音是否有关?又是谁想封口?
    她现在只能相信直觉和史宾赛。
    「记住。这件事落幕之前千万不可以对公爵夫人或任何人承认你知道任何事。」史宾赛在她踏进门之前拉住她的手腕。
    「好。」夏洛特点点头。
    「不要露出马脚。」
    「嗯。」
    「最重要一点,别害怕,我会保护你。」
    「我相信你。」
    两人走进大厅,房子安静的有点奇特。
    「来人。」史宾赛喊。
    「公爵阁下。」管家匆匆忙忙出现。
    「怎么回事?」
    「公爵夫人要举办宴会。」
    「然后?」
    「大家都去忙了。」
    「临时举办宴会?」
    「我知道这有点不寻常,不像公爵夫人一贯作风。但确实是夫人下令。」
    「是什么样的宴会?」
    「我也不清楚,阁下。」管家恭敬地说。
    「房间堪用吗?」
    「阁下的房间已经打扫过。」
    「也是公爵夫人的命令?」
    「是,房间也插了鲜花。阁下有任何行李吗?我帮您拿上去。」
    「不,没有行李。」史宾赛拉着夏洛特往楼梯上走。
    「阁下还需要任何其他的东西吗?」
    「拿些瓶装矿泉水和苏打饼来。」
    「是。」管家转身去准备。
    回到房间关上门,史宾赛开始在房间里寻找有无奇怪的装置,顺便把密道打开来看。
    「我们必须在饮食上小心,只吃眾人吃的同样食物,其他只吃有包装的。」他提醒站在房中央看着他走来走去还打开奇怪地方,充满好奇看着他行为的夏洛特。
    「嗯。」
    老公爵夫人却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就在史宾赛想回到伦敦摊牌,管家宣布宴会要举行。
    「您的未婚妻会来。」
    「别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
    夏洛特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花园里。
    「和我去走走。」
    「是。」夏洛特不想激怒老夫人,因为不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她出门前把很少离身的几样手环饰品和手机放在桌上。希望史宾赛会看到。
    「我们要去哪?」
    看到老夫人走到花园园丁置放高尔夫球车的地方,夏洛特开始警觉起来。
    「你拍照没拍到的地方。」
    老夫人开着高尔夫球车直到草地尽头示意她下车。两人走到花园边缘穿过当成界线的矮树。
    「我早该知道你是个威胁,连喜爱的男人你都不肯放弃责怪她害死自己父母。」
    「您这是什么意思。」
    「别装了,我把你调查得很清楚。」
    老公爵夫人步步逼近。
    「你把我从这边推下去没有意义。」夏洛特边退后边注意自己脚步。
    「大概吧。但是史宾赛,不,西明斯特公爵会乖乖的娶我指定的新娘。」
    「然后不断的提供金钱给您?修就是这样想逃离你,所以找上史宾赛。」
    「随你怎么说。」
    「我父亲呢?我的父亲的事是否与你有关?」
    「我和你父亲的事无关。」公爵夫人肯定的说。
    「不过我父亲的老同事是您杀的吧。」
    虽然夏洛特也真的没有任何证据公爵夫人会扯上自己父亲,但是父亲的老同事大概想敲诈,这她后来领悟到,也从史宾赛在俱乐部拿给她看的东西上证实。
    「他拿着有关你父亲的报导和帐本以及录音档找上我,还说他认识史宾赛,也知道修和史宾赛是亲兄弟。」
    「他威胁你?」
    「他要钱否则会把西明斯特公爵家的丑闻发布。」
    「对你来说只要有钱就可以,他发布又如何,你就为了这个杀了他?」
    「家族荣誉像你这样的平民不会了解的。」
    「比人命重要?」
    「啊,你还在为我要史宾赛装死不悦。反正他还活着,你也发现啦。何必记仇。」
    夏洛特只是找话题周旋,她一点都不在意公爵夫人到底又做了什么。
    「是你不会吗?夫人?」
    史宾赛再不出现,她小命大概不保。
    「你能原谅他的养父害死你父亲?」
    「我父亲已经过世很久。」
    「原来你可以与敌人共枕。」
    「您也不差,明知丈夫出轨,你还捨不得走。」夏洛特装作冷静的嘲讽。
    「我之前小看你,所以计画才会失败,早知道我就应该先拉拢你而不是修那无脑的未婚妻。」
    「她知道些什么?」
    「她什么都不知道。我只告诉她要帮她挽回修的心。」
    「那是你毒死修的,还有史宾赛的山难?」
    「史宾赛从没遇过山难。那只是来到英国假扮修怕被识破的藉口,遇到山难的是修,他纵慾过度不会注意到太多事,我才有机会慢慢对他下毒。」
    「您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同情?你会同情我吗?」
    「不会。」
    「那就是了。我也不会同情背叛我而生下的孽种。我嫁给公爵不是要受到这样的羞辱。」
    「我想我们走太远了。」夏洛特想从公爵夫人身旁逃开。
    「想逃?」公爵夫人冷冷的笑容出现在看似高雅的五官上。
    鸡爪般的手抓住她手臂。
    「你夺走我的一切。」
    「不,您还是公爵夫人。」
    在下起的大雨之中,夏洛特连眼前都看不清楚,头发上的水不断从眼前滴落。
    脚底土地突然有些怪异,松软起来,夏洛特连想都没想就甩开公爵夫人的手跳到一旁。在美国佛罗里达州长大,她看多突然变成大洞的土地。
    整块草坪滑落,夏洛特就算想救也不可能。
    史宾赛以及管家从远处赶来看见一切。
    警察在随后到场的救护车上简单盘问夏洛特和史宾赛,要两人回去休息再到警局。
    「走吧。」史宾赛接过等在一旁的管家手中雨伞。
    「嗯。」夏洛特拉好身上披着的毯子。
    「我已经吩咐厨子准备晚餐和热茶。我先回去看准备得如何。」管家撑着另一隻伞先行走在前方。
    花园里的花、草、木被雨水淋得湿答荅。
    就像夏洛特的心情有些沉重,希望老公爵夫人是这整件事里最后一位失去生命的人。
    老西明斯特公爵夫人从高处坠落死亡的消息很快传出。
    为避免丑闻扩大,皇室声称老夫人天雨路滑摔落。
    史宾赛在姓名中保留原本的姓氏,再加上西明斯特公爵家的姓氏。
    在皇家授意下,两人举办不公开的简单结婚仪式。
    西明斯特公爵和公爵夫人正式加入皇室,必须执行皇室指定公务。
    美国  佛罗里达州  迈阿密
    海岸边某个高级公寓里堆满纸箱子。
    公寓里的人正忙着打包,这里已经出售,主人已经是别人。
    「午餐。」女人从外面回来,洋洋手上提着的一个塑胶袋。
    「我只需要你。」男人迎上前去接下,把袋子放到餐桌。
    「贫嘴。」女人失笑。
    「是真的。」男人从后抱住女人身体。
    「你会不会觉得很可惜。」女人在男人怀中转了个圈,双臂圈着他颈子,手指在他颈后交叉。
    「把手边剩馀的公司股票和这个房子出售?不会。」过去最好是留在过去。
    「你确定不把钱留着?」
    「那是我给你的结婚礼物,随你运用。」男人轻抚她头发。
    「我一夜之间变成富婆。」女人打算捐出,以慰父母在天之灵。
    男人给女人一个亲吻。
    「把这里卖掉你真的不觉得可惜吗?」
    「不,我们需要新开始。」往后,他们的家不在这里,也不在这个国度。
    「这是什么。」
    「别动。」
    女人看到餐旁地上,那盖子打开、外面写着『丢弃』字样的箱子里的东西,瞬间就红了眼眶。
    「对不起,我让你吃苦。」
    那是他装死的时候从警方处拿回的物品。
    史宾赛把夏洛特拉到沙发旁,他坐上沙发,让她坐在他腿上,双手圈着她腰际。
    「你那时候爱我吗?」
    「爱,我爱你很久很久了。」
    「以后不可以没有讨论就自己擅自做决定。」
    「是,我的公爵夫人。」
    「公爵阁下,你知道我们生活中还缺一样重要东西吗?」夏洛特抱着他的颈项。
    「缺什么?」史宾赛把头枕在她胸前,闭上双眼。
    「你的继承人啊。」
    「那我们要快点製造一个。」
    「你肚子不饿吗?」她也闭上双眼。
    「饿,但是『它』等不及了。」
    夏洛特感觉到臀部下方坚硬物体顶着她,忍不住笑出声。
    「好啊,你嘲笑我,公爵夫人。」
    「那你要怎么处罚我,公爵阁下?」
    「我们走着瞧。」史宾赛把夏洛特抱起来,走进房间。
    许久,房间传出男人和女人欢愉声音。

章节目录

非典情人 - 紳士俱樂部 IV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Chiar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Chiara并收藏非典情人 - 紳士俱樂部 IV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