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保护,却也是另一种冷漠与客套。
    二皇子身为继皇后的孩子,作为嫡子出生即被皇帝立为太子。要说多爱重继后也不尽然,却还是极为宠爱二皇子。自幼长在乾清宫,是皇帝一手带大的,感情极为深厚。
    太子从小即在乾清宫与父亲一起长大,到进学时便搬入东宫。皇帝封张家领头人,即贾赦的外公作为太子太傅,专门教导东宫太子一人。
    可以说张家就是皇帝为太子准备的势力,以此增加太子在清流读书人间的影响力。
    但张家曾将嫡女嫁入荣国府,虽然张家女福薄早逝,却留下一个嫡子。皇帝为了阻止张家与贾家联合起来站在太子身后,便暗示张家外公一番。闻弦歌而知雅意,张家外公便只当没这个外孙子,就只在启蒙时让他打了底子便赶到书院去了。
    皇帝成功了,或许他作为掌权者本就不会失败。贾赦与外家疏远,自己也可以放心用贾家。作为父亲,哪怕在外人看来足够宠爱太子,却还是始终保留了戒心。
    贾赦并不在意这背后有什么算计,他只需要知道张家与他确实是疏远的。虽然他始终对自己的外家有期待,但这并不影响他稳住自己的心神。
    抱着药玉和软膏去正房找水泽,发现水泽还带着人在库房盘账。手里拿着册子一样一样检查了,确认无误后打上对勾。把年久褪色的布匹缎子都搬出来,失色的饰品都清点了要去重新融了再打,书籍画布要好好检查是否有虫洞......
    两代主母的嫁妆实在丰厚,再加上当初贾家老太爷打仗时私自扣下的财务,已经盘了将近一天也没有弄完,将将一半罢了。那些东西多是珍品古董,有些就连水泽看了也是喜爱非常。
    贾赦在旁边看了挺久,发现水泽时不时就要把玩一个放在一旁盒子里的玉牌。那是块儿上好的暖玉雕琢的牌子,身体虚弱的人长期佩戴会有很大好处,可以改善体质。
    除去玉本身的作用,还有大师的工艺。上面雕刻的是百花闹春图,花朵繁多,精细入微。水泽一向喜欢这些玉制品,如今更有大师级雕工在上面,自然更是爱不释手。
    “喜欢就拿着。”贾赦斜斜倚在月亮门上,眼中含笑望着水泽。
    水泽被吓了一跳,猛然回头看是贾赦才松了口气。“这是祖母的嫁妆,我拿着合适吗?”
    水泽有些纠结但又是真的很喜爱,反过来想问贾赦拿个主意。
    “祖母喜欢我,若是还在世定然也喜欢你。说不定自己就要把它送给你哩!喜欢就拿着,日后为你找更多的。”
    贾赦浑不在意,淡定开口安抚水泽。水泽有些开心的把玉牌收好,“莺歌,你一会儿子替我找根红绳来,我把玉牌穿起来带上。”
    莺歌点头答应后,水泽宣布停工。把盘好的放在新库房,等明日再来盘剩下的。
    “我盘了一天了,腿肚子和手都疼死了~”水泽把手伸出来让贾赦看,负责固定册子的两根手指确实很是僵硬。
    “诶,辛苦我们清远了,过来让我抱抱,咱们不疼了啊。回去给你按按好不好?”贾赦把水泽的手拢住,轻轻按压摩擦缓解手的压力。
    “还好啦,这是在外面呢,快放开我!”水泽有些脸红,忙看向周围站着的下人,却见他们皆是低眉敛目。水泽的脸颊更是艳若桃花,羞的无法见人。
    贾赦笑着揽水泽进房门,把自己放屋里的药玉拿给他看。水泽原本不明就里,看着贾赦让他打开便伸手打开了。发现盒子里是粗细大小不一的药玉,人都傻掉了。
    “这,这,这...”水泽彻底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贾赦的意思。他在知道自己是男子之后也曾托王嬷嬷找来一些资料,他很清楚位于下方的男子寿数并不长久。多是肠胃出了问题胡乱用药,或是有了些不干净的病症。
    他只是没想到贾赦竟然也私下里为他考虑了那么多。他一直觉得贾赦这样的人感情很内敛,即使与他在一起也很少说些什么甜言蜜语,多是让他放心。
    在上方的男子不必考虑那么多,与他两情相悦也不过是前戏上多费些时间,其余的与抱女子并无什么不同。没想到他竟然也会私下打听,为他准备药玉软膏,为他保养身体。
    贾赦看水泽反应不对有些疑惑。这不是应该害羞的嘛?怎么就哭上了?心里突然有些慌乱,轻轻为水泽拭泪,抱住他拍打后背。
    “恩侯,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水泽抬起头露出哭得肿胀的眼睛,轻声细语的问着。
    “我曾给过你的定情玉佩你不是一直戴着吗?你不相信我吗?”贾赦定定的看着水泽的眼睛,严肃的问到。
    “永结同心。我知道的,我只是不敢相信,你会接受我这样不男不女的怪物啊…”水泽有些难过,狠狠闭了下眼睛。
    贾赦捧着水泽的脸,很认真的看着他,“我从第一面就知道你是个少年,从未真正把你当作女子看待。我喜欢的就是你,不要害怕,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水泽泣不成声,在他的怀里不住点头。“谢谢你谢谢你...”
    贾赦有些无奈,他知道水泽的心病在哪里,但也只能慢慢开导劝说。在这样的事上他只能辅助水泽自己想明白,别人谁劝说也没有用处。
    一把抱起水泽,把他放在床上放下帷幔。贾赦坐在床边,轻轻哄着水泽的同时揭开他的衣带。“快别哭了,我帮你推进去可好?不要想那么多,来来来翻个身。”
    水泽停止抽泣,却还是止不住的打嗝儿。  “恩..嗝侯,你..嗝慢点...”
    “好了,咱们从最细的开始啊,马上就好。”
    贾赦边安慰水泽,边将最细的药玉涂上软膏,轻轻旋转进去。水泽刚开始有些不适应,觉得凉凉的不舒服,但很快就感觉到热热的。把药玉完全推进去,顶端有拴系线的小孔,到时候直接拉出来即可。
    两人很快收拾好自己便出去用饭了,水泽的走路姿势本还有些别扭,过一会儿发现没什么感觉就放开了。两人用着饭,也说起明日去舅家拜访的事。
    若是单考中举人也不值得去专程拜访,但两人祭祖过后就想离家,自然趁此刻先把事情与舅家说了。
    虽然两家因为皇帝暗示并不曾走近,但毕竟也是甥舅关系,要出远门还是应当告知一声才是礼数。
    “明日去了你只管跟着我就好,不要紧张。你是我拜堂成亲的爱人,我自然向着你的。礼品就依从旧例即可,别的不用再加。”
    “那是恩侯的舅家,我第一次上门不需要厚三分吗?”水泽有些疑惑,希望贾赦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只管做就是了,我们两家不过是面子情罢了,不值当拿厚礼去。”听着贾赦的若有深意的话,水泽仔细想了便也明白。这也原是学过的,但一时没往深处想罢了。

章节目录

[红楼]人生赢家的快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屋只为原作者绿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淇并收藏[红楼]人生赢家的快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