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隔着裙子舔穴,被看到里面没穿内裤

拍戏时候被叔叔真做了 作者:促精灵

戏中:隔着裙子舔穴,被看到里面没穿内裤

      宋离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只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喷了很多水。
    她不敢看宋弦思的手,靠在他怀里喘息沉默。
    宋弦思抽过旁边的纸递到她面前:“是想自己擦,还是我帮你?”
    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有经过询问的,可是为什么明明都不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怎么……怎么就做到了这个份上?
    宋离此时脑子也清醒了很多,开始懊恼起来。
    叔叔的经验那么丰富,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很多别的女人?
    她接过纸,努力站稳,却依然连头都不敢回,细声细语道:“您,您能不能先出去?”
    她擦着自己身上的痕迹,越擦越脸红。
    地上到处都是水渍,居然还有流到下水口的,她从来都不敢想像自己能流这么多水,可是刚才那种感觉……
    一回想起来,下面居然又忍不住淌水。
    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宋离取过旁边的内裤,手一轻,内裤却直接滑过了她的手指,掉到了湿漉漉的地方。
    她连忙捡起来,可也没能挡住内裤沾染上地上东西的速度,水渍瞬间晕染了一大片。
    完了,内裤穿不了了。
    “小宋老师,这边可以开始了!”
    外头忽然传来催促的声音。
    宋离拿着已经弄脏的内裤,十分迷茫。
    一到现场机器开机,宋弦思就能立刻进入状态,是个名不虚传的好演员,可即使他那么认真,宋离还是有点融不进去。
    双腿间是空落落的,完全没有一点遮掩,她刻意将腿夹紧了一些,走动之间,就蹭着双腿,刚刚经历过大量潮喷的她下面也是敏感的很,走两步路,竟就把自己摩擦到走神了。
    “阿离,你将我关在这里,可知外面多少妖兽肆虐?”
    宋弦思开口了。
    男主砚尘的人设本就很难起波澜,就算他被迫跟女主发生了关系,事后对他来说,也不过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他也会尽量控制自己,比如,现在就在乖乖喝茶。只要喝够了茶,他就不会想着去喝女主身上花蜜。
    这种无动于衷也激起了女主心头的愤怒。
    “妖兽,我都替你杀了。”宋离蹲到他面前,手指划过他的杯缘,又滑到他的手上,眼神暧昧而充满挑衅:“师尊和弟子共欢之时,身体动作可不是这样的。”
    宋弦思静静地看着她。
    是失望,是难过。
    自己亲手养大的弟子,最关心的小弟子。
    宋离凑上前去,吻上宋弦思的额头,又将手放在他的胸口,一层一层剥开他的衣服。
    “师尊,弟子又发作了,需要师尊帮弟子释放体内的花蜜……”
    她将手放到宋弦思的里面,尽情侵犯。
    他胸口的肌肉也是紧实的,宋离的手包裹在他的衣服里面,外面看不出来,宋弦思却能感受到,她的紧张完全体现在她颤抖的双手上。
    能不紧张吗?下面什么都没穿,她甚至能感觉到外面的凉风吹得她瑟瑟发抖。
    宋弦思手紧紧捏着茶杯,强行把戏抢到了自己的手上。
    他反抗也没用,所以认命,任由对方动作,他忍不住的是对女主的挑逗。
    宋离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却始终没有碰到她觉得敏感的一点上,倒是宋弦思,抓住了她的手,抖着抖着就抖到了他的胸上,宋离感觉自己的手心有着一颗红点点在手心划过。
    硬的。
    宋离咽了咽口水,一只手碰住宋弦思的脸,舔上他的唇,从轻到重,这都是跟宋弦思学的,这一招很有杀伤力。
    大约是为了展示男主的自控力,直到宋离舔到他的耳朵上,他的脸色才点崩,闭了闭眼,手里的茶杯应声而碎,碎片掉了一桌子,宋弦思手里拿着其中一个碎片,抖得厉害。
    宋离将他带着碎片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继续挑衅他:“师尊,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杀了我,我对你灵力的封印就不复存在,你还能当回曾经为民除害的仙尊……”
    宋弦思瞪着她,眼睛又红了。
    从喜怒不形于色,最近在她面前总是会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宋离笑:“你果然不舍得杀我……”
    她自己将碎片往自己脖子上滑过,宋弦思眼里闪过惊慌,直到她脖子上出现了血痕。
    那是宋弦思藏在手里的小血珠。
    宋离又近身了一寸:“师尊,是不是很香?”
    宋弦思脸色越变越深,最终手还是一软,碎片掉在了地上。
    他对宋离身上的味道是忍不住的,尤其是尝试过了之后。
    他埋头在宋离那沾染了血迹的脖子上,吸吻着她流血的那处。
    宋离一抽气,在宋弦思还没推她的情况下,差点自己就倒了。
    怎么办,身体刚才经历过太刺激的事情,空着下面摩擦,更敏感了,这点吻就让她招架不住,抱着宋弦思埋头在他肩膀上,拼命隐藏自己的表情和声音。
    宋弦思虽然不清楚她下面没穿内裤,但认为她里面只有内裤的情况下,也会尽量保护好不让她走光,动作间很小心。他把手别在宋离腰上,谨慎地把她放在地上,对着她那处舔吻。
    宋离的脑袋被带出来了,没办法用宋弦思的肩膀当遮羞布,绯红的脸顿时露了出来,效果那么好的粉底也没遮住她脸红的样子。
    “师尊!千机阁那边派人来,说有要事和您商量。”
    这是外头传进来的,可是听到弟子的声音,宋弦思也不能停下。
    一来他被对花蜜的渴求让他失去了本性,二来木离的血液催情效果很强烈,没了灵力的砚尘只能从本能去吸她的脖子。
    宋离推着他的脑袋,他便去解开宋离的衣服,从她身上找可以吸到花蜜的地方。
    “师尊?”
    外头又喊了一声。
    宋离连忙回应:“师尊……刚刚收服一只……嗯……高阶妖兽,正在,正在闭关……不方便见人……呃嗯……”
    她这里是该演出来的,但实际上她确实有点难以自持,声音都出自本能的停顿。
    门外的人关怀道:“阿离,师尊伤势怎么样了?”
    宋弦思从她身上一路往下吻,似乎是寻着味道,在她的裙子上,隔着裙子,将唇贴了上去。
    “呃啊……”
    裙子挡不住他唇的热度,直接就贴在了她的腿心上,绵密的快感混合着方才被眉笔弄到里面的余韵渗透上来,叫嚣着要吞没她的身体。
    这是在表面,所以这个动作宋弦思不得不做。
    宋离往后爬,也是本能的反应。
    最香的地方远离,宋弦思便跟着追上去,原本宋离就因为这一下弄到没多少力气了,爬不快也爬不远。
    宋弦思再次将唇贴到了她的腿心上,还刻意偏离了一点,可就算是那里的周围,也都足够让人身体发麻发痒,没穿内裤的宋离明显感觉到身体又溢出了液体,顺着自己的下面迅速往下流。
    完了完了,这回遭不住了。万一喊咔,她起身得被发现自己的裙子被自己弄湿了。
    宋离努力适应,小心喘息调整,不让镜头拍摄出自己有过多的浮动。
    可她不管怎么装,那种难耐的情欲还是难以隐藏。
    台词,对,台词。
    宋离喘着粗气:“师尊……并无,大碍……唉啊……就是灵耗损……了一点,需要,需要时间……嗯……调息,我也不不不不清楚多久能……呃嗯……出关……”
    “有劳小师妹照顾一下师尊了。之前对付高阶妖兽受的伤,小师妹身体可还好?”
    宋离撑不住了,她现在特别紧张,可是精神注意力又在宋弦思的唇上,自主情绪和被迫情绪在不断打架,可她还要抽出精力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是木离,自是享受的,可也不想被门人发现,
    她无力地往下推着宋弦思,让他不触碰那个位置,宋弦思表面上不愿,实际上却配合地往下。
    宋离憋了憋快感:“我,还好,休息几天……嗯……就没事了……”
    “你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生病了吗?”
    宋弦思和宋离二人纠缠之间,裙子已经往上走了一点,宋弦思钻到了她的裙子里,两人的身体都僵了一下,
    宋弦思他,他钻进去了!
    他看到了!!
    自己没穿内裤!!
    宋?石化?离!

戏中:隔着裙子舔穴,被看到里面没穿内裤

- 新御书屋 https://www.woo17.com